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1章 红月之患

    严蕊见爷爷醒了明白是眼前青年出手相助,心里是感激万分,严蕊也是像模像样,对着月天凡低首一福说:“奴家见过公子,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奴家与爷爷无端受公子大恩,唯有日后相报了。”

    月天凡不由心中笑道,我一个堂堂玄月门嫡传弟子,那有需要你这小女子相报的地方的?

    低头打量了一下这小女孩,见这丫头虽只七、八岁年纪却言谈气度不凡,这一福身上却显出些大气度来,暗自赞叹一声,不由多问了一句:“你这般小年纪,怎不在父母身边呆着,和爷爷去京城干什么。”

    严蕊听月天凡问到这个问题,也是得意地笑着说:“你不知道,听说都城出了个诗圣,还成立了诗社,我要去都城参加诗社的。”

    月天凡暗思,这些年没有在都城,都城看来变化很大,看着小严蕊开着玩笑说:“都城出现了诗圣,成立了诗社,这些事又关着你这小丫头什么事,你巴巴地去了,就能入了诗社了?”

    严蕊噔着大眼睛,嘟着小嘴说:“不许你小看人,我答应爷爷了,到都城后一定能参加诗社,我记东西可快了,到时可以给爷爷把诗全抄出来。”

    月天凡这时就对这诗圣产生了些兴趣,这人是谁,竟然做的诗让老爷子也如此作为,欲让孙女去背诗抄出,到了都城倒要见识一下的。

    一丝笑一展即敛,月天凡这时还有王平的事要处理,这个王平却是如此无礼,倒要教训他一下,想着,月天凡遂开口说:“小丫头,等会儿哥哥先去办点事,再过来和你聊天,看看你记东西是怎么快的。”说罢,身形已是一正,转头向王平看去。

    安抚好严端祖孙二人,转身走到王平身前站定,月天凡平静地看着王平说:“这位王公子,你去向严老先生道歉。”

    看着不带一丝烟火气的月天凡,王平心里不由莫名地感到了妒意。

    他随即笑了下,甩手挥去这一丝莫名地妒意,心想我是王家子弟,却不知你是那里来的无名小卒。

    想着,王平已经斜着头,挑畔似地盯着月天凡,盯着这不带一丝烟火气的平静的脸。

    忽尔,他仰天大笑,笑罢对月天凡说:“道歉啊,没问题,只不过这还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月天凡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噢,看来你们王家的人是有些本事的喽?”

    王平冷笑着说:“王家有没有本事,大家自然心里明白。可是如今本少爷也不仗着王家来欺负你,看本公子亲自动手来教训你。”

    月天凡是玄月门内公认的千年以来第一天才,仅仅五十岁年纪的月天凡,就已经把《幻天隐地万法空诀》修至结丹初期之境了。

    六十六岁的云朵儿行将结丹,结丹与否却还要看运气,这已经是中央大陆罕见的天才了。

    月天凡这般年龄,竟然就已结丹,如果有人知道不知会怎样惊讶呢。

    如今虽然玄月门内是隐而不传,但他无疑是斗觚星的当之无愧的天才了。

    这时听到王平如此自矜,月天凡也只是淡淡一笑道:“也好,在下早就等着少爷来教训了。”

    王平如今也是筑基顶峰的修为,他行走于红月王国数年,除了些老祖类人物,他何曾怕过谁来?

    尤其是如今,王家王权已至元婴,这红月王国,真还不够这王平嚣张地了。

    见月天凡不拉架势,双腿微分,双手背于身后,抬眼看过来。

    王平吸了口气,有些烦躁的心顿时平静下来。

    别看他看着莽撞,毕竟是多年修练的,这一看月天凡站定,他也将家传功法运行周身一遍。

    这时王平双手于胸前一分,探手就是一掌向月天凡头上拍去。

    月天凡仍是不动,脚尖一点地,就是灰尘不起,人已经向轻飘飘地退出十余米。

    王平见状心里一惊,知道遇上了硬茬子,这对手不凡啊。

    历练了十余年的王平却也是不惧,猛然提腿跟上,另一手如托日般一捧,一环飞出,直取月天凡。

    月天凡脸色一凝,这是“困天环”昔日王家老祖王权以之成名,会遍天下高手。见“困天环”飞来,也不敢怠慢,手一抬,一口灵剑应手而出,一招“夜战八方”,剑气纵横托住小环,小环与剑尚未相交就听“砰”一声响,小环应声飞回王平手中。

    王平握环捏个法诀,脱手小环飞出又一次拦腰向月天凡砸去。

    月天凡横剑一磕,手上一轻,明白这眼前一环却是虚影,他立刻一吸气飘向上空,就觉头上有吸力生出,不及变向,遂伸剑向上运足灵气直刺,就见一束光直冲宵汉而去。

    这一剑,月天凡运足灵气直破“困天环”。

    那知“困天环”竟毫不受力般,不但未被击退,反而加速直直而下套住月天凡,压得月天凡落下地来。

    这时小环已环环相扣,一环出八环来,将月天凡紧紧困住。

    王平暗运灵气双手一合,八环格格作响,向环中虚套着的月天凡直直挤去,月天凡脸色一红,又平静下来,就见八环齐颤,挤之不动。

    月天凡抬头看了王平一眼,说:“法宝不错,不如今天就这样,你向老爷子赔个不是,你我就全当从没有见过,你看如何啊?”

    王平这时略占着些上风,虽暂时不能奈何月天凡,但见月天凡困在环中,是无计可施,他不由从对月天凡的忌惮到对“困天环”又产生了极度的信心,这时他不由心中大畅,讥笑道:“这时候怕了是不是有点晚了?”

    月天凡车座旁一众弟子见月天凡好像是吃了暗亏,不由齐齐向前,王平的侍卫从人也不甘示弱,一齐逼上前来。

    “困天环”内月天凡脸色竟是不变,只沉声说:“退下!”

    众玄月门弟子低头应道:“是”,又齐齐退回。

    月天凡又看着王平说:“这困天环是昔日王家王权所持,以之纵横天下,如今到了你手中,如此看来你就是王家嫡传了。这就收手吧,即然你不肯向严老爷子道歉,日后自有人能让你家做个交待的。”

    王平狂笑着说:“哈哈哈,我正是王家嫡孙,向严老爷子道歉不道歉的是我的事,与你何干,想让我收手,那要看你表现怎样了,不过如今看来,你却是没这个本事了。”

    月天凡见王平仍不甘罢休,月天凡这时只是初涉江湖,想着这王家是红月王国世家,不愿得罪过份,那里却会怕这王家。

    见王平不识相,月天凡金丹之力一运,“乌”的声,困天环啪地被震开起来,离体已达三尺。

    见“困天环”上灵气一阵急闪,王平一惊,这是“困天环”即将被损坏的先兆,“困天环”可是家中至宝,王平将之借出行走江湖,也是有几分炫耀的意思在,那里敢将之毁坏的。

    见情况不妙,王平也急了,他双手青筋一现,十二分灵气全力向困天环冲去,手上急速掐了一个剑诀,身侧一道灵剑刷地直刺月天凡,同时奋身急冲,双手施出王家“惊天掌”绝学“破灭击”直冲月天凡,这一击如果击在实处,金丹期的月天凡怕是也只有魂飞魄灭的下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