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0章 祸首王平

    看着前方这一队虽有男有女,扮相普通却明显不是一般人的一队人马,严端不由对玄月门的作风大起好感,可这王家的人却如此不智,这两家如果有了争端,对红月王国一定会产生不良的影响的。想到这,严端神色一正,玄月门如此不凡却甚是谨慎,不愧是红月的根基,赞叹着,严端又是拈须一笑,那好就由他出来卖个老脸做这个和事佬吧,老人家拿定主意,就又打量了四周一眼,看见王家子弟中有一位士子般打扮的青年站在一旁,猜测是车队中有点地位的首领之一。

    严端打量着走向这青年士子说:“你们可是王家子弟啊?”

    那青衣士子打扮青年见这老者气度不凡,也不敢失了礼数,拱手说:“正是王家大少爷车驾在此。”

    严端听说是王家大少在此,遂对青年说:“老夫严端,可否请你家少爷一见?”

    青年拱手说:“原来是相爷大驾在此了,我这就去请少爷过来。”

    不一会青年就陪着一位一身黑衣,身佩长剑,也自英气不凡少年走出来,这少年见有人前来却是一个老者,不由上下打量了一番严端,却是他识得的,正是红月国相,当下也不敢太失礼数。于是王平对着严端轻拱了下手说:“在下王平,见过相爷,相爷此来何事啊?不知这挡住我王家车队的可否就是相爷属下了?”

    严端见这少年倨傲,见了他也是这般模样,这王家是红月第二世家不假,可是王家家主见了他也不敢这般无礼的,这少年却是如此啊,严端心下不喜,却不欲与这小子一般见识。

    可这少年那一边争道纷争未息,却仍是锋芒毕现的,严端心里想着,这王家子弟教育的不是甚好啊,这出门招惹事非的本事却是不小,与对面这路人马碰上,却不知退让,却明显眼光也不怎么样啊。

    想着心里不仅暗自叹息。

    这严端却是心计甚深,心里想着,面上也不动声色,只笑着对王平说:“这一队人马却不是老夫的下属,老夫这次却是来调解的,王公子,老夫看对方这些人也是无意争吵的,只怕是碍着车内那人,这才有这般争道之举,不如公子看在老夫的面子上,移驾让上这一次,老夫的车驾也在那这,刚好有事老夫与公子一促膝相谈,如何啊?”

    王平那里听不出来严老爷了话里的意思,这严端分明想让自己低头让路,心中早已有了几分不悦,暗想莫非我王家如今在红月王国还有需要避讳的。

    想着,王平又瞪眼看着严端,却是呲牙大声笑着说:“老相爷,如果是你的车队,本公子看在你老人家的面子上倒是可以让让的,只是这又不是你家的车队,我让不让的又干你何事的,话再说回来这路是谁家的啊?为何偏要我家相让,我还就是不让了,相爷有事,等本少爷上了路再说。”

    严端暗想着这王平果然不晓事,这种情况也不动下脑子,看着这般事还能分析不出来的。

    想着王家平日里也多有走动,这次就当是还王家的情了,他也不心急,细细开解起来:“王公子,你看这一队青衣人年纪相当,看起来都是约三十岁左右,却个个修为不凡的样子,这显然是一大派中弟子下山历练啊,我红月王国的大派想必公子也知道一二的,我观诸弟子不敢相让,却拿眼看这那辆车,老夫猜测车中必有此派中长者…….。”

    严端只是引导着王平自己想,他却不敢轻易地将玄月门之事说出,否则万一有了一点忌讳的事,那就不好了,可这个看着精明的王平听着,却仍毫不在意,却如若未闻,双目看天,只是不理会。

    严端一阵头疼,他正要再细细地说来,这时就见对面车上车帘一掀,就有一青衣男子走下车来。

    果然不出严端所料却正是下山历练的月天凡了,月天凡才下车,一脸不悦地先对众弟子说:“我以为你们平时在山中学的如何如何的,怎么个个这么没用?在山上各各自以为是,一心想着下山做些大事,如今下山了,看看,这般小事你们谁能处理的来啊,如今在这耽误了多少事?指望你们这样办事,这样的能耐,我红月王国还不得天下大乱!”

    众弟子羞愧地低头拱手连声说:“弟子等无能,请师祖指点!”

    月天凡一拂袖,转身向王平、严端二人走来。

    走到二人身前,月天凡躬身一揖说:“二位先生好,这件事是在下草率从事,想看看门下弟子处事心性,却耽误了二位的事,在下向二位赔罪了,这就请二位先行。”

    严端一见这青年如此风度,见他指责门下众弟子,知道这一定是玄月门中重要人物,这青年看着年纪甚小,难得却是胸襟宽广,顿时有些心折,也拱手笑着说:“在下倒是不急,本来下车来这也是想劝王家公子能给公子让路的,如何能与公子争先啊,呵呵!”

    王平一听,顿时生怒,这二人客气起来了,倒把自己这个人晾在一边。这一说反而是自己过于小气了。

    王平遂挥手向严端推去,一边说:“老相爷让开,这是我的事却与你无关,你且让开些。”

    严端乃是红月王国宰相,治国、学问堪称绝世,深得大正王信任,可是老先生于功法一道却一无所成。如今已一百二十余岁的他,因操劳国事更是弱不禁风。而王平心里吃了气,也是手上没有了分寸,这一推手上却不由得了几分,严老爷子却吃王平这一推顿时翻倒在地,一口气没接上来,已经晕了过去。

    一边孙女严蕊见爷爷翻身倒地,不由大急,哭着扑上前大呼:“爷爷,你没事吧。”

    喊完,转头看着王平说:“坏蛋,你敢打我爷爷,你这个坏蛋。”

    月天凡见严端倒地不起,也是心中一急,忙走上去,将严端扶着坐起,探灵气一查,已知严端并无大碍,只是一口气没喘均。

    于是放下心来探手于怀中取出一枚灵丹,放入严端口中,喂了灵丹,月天凡也不停下,却又伸出手运灵气缓缓在严端胸口处推拿几下,不一会儿就见严端悠然而醒。

    红月国民一般长寿者达三百余岁,平均寿命约二百余年。这严端一百二十余岁在红月也算老者了。本来月天凡放手让众弟子处理争道一事,也是本着让弟子历练之心的。见弟子将事越闹越大,方才出面让路,以平息事态。可是如今见这方天将严端推倒,月天凡已是不喜。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