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9章 争道

    这天,阳光明媚,正是春夏之交季节,天上却没有一丝云,将诗社的一应事儿处理完毕,已经没有了担心的方天、方雪等五人一起冲向了方天的新府前,一行人这才有了少年鲜衣怒马的范儿,在大街上招摇过众,谈笑风生的。

    方天一行人这时都是骑着高头大马,衣着光鲜地直奔方天的新府邸而去。

    这个心里得意洋洋的方天脸上也是透着笑,他却故作谦逊地让方片与方雪先行,二人那里理会得方天的小心思,方片与方雪就毫不逊让与方立先行,方天与朵儿也带着直卫随后也是急行而去。

    一路上就见行人如浚,客商云集,好一派盛世景像,五人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着那里都是新鲜的。

    方雪等五人就这样一起冲向了方天的新府前,就见新府门前已经挂着大正王手书的“文渊阁学士方府”几个大字。

    五人刚站定,府门口的几个方老爷子安排的仆从早就纷纷迎了上来,这些人在以前也就是个副手,这会儿纷纷提正,心里也十分欢喜,加倍的仔细小心,这时各各躬身对方天一揖,齐声说:“少爷回府了!”

    这时方天心里也十分满意,暗想如今我也不是当年的穷措大了,我也是“有权、有钱、有房、有车”的少爷了,想着也不由志得意满起来,五人进入府内游荡起来,方天也给众人一一安排客房,一副主人模样。

    此后方雪遂每月去王宫与众红月贵妇人一起在诗社品诗,方天偶尔也写上首诗,让方雪带着去诗社。

    红月贵妇参加诗社不久,就渐渐放开,没多久就将各自的女儿也带着一同参加了。这一来二往地,诗社就成了红月王国女人们最为重要的社交活动,这诗社也成就了许多姻缘,更成为了红月王国的一方隐势力,而方雪却也隐隐地成了红月王国一众女子的带头大姐,甚至能带动红月王国的流行趋势了。

    方天才子之名更是随着诗社的壮大,在红月王国已经家喻户晓,甚至于闻名整个中央大陆了,这会儿提起诗圣来,已经是无人不晓了,更令方天不高兴的是,如今家里的门槛已经被前来提亲的人踏坏了无数次了,此时方天要在紫红月出入,随身的八名直卫就明显是不足了,这都给方天逛街带来了无数麻烦,幸好他不常逛街,否则怕不是会引起踩踏事件来。

    方天这时心怀大畅,没有了后顾之忧,只是每日练练功,在街上游荡几圈,日子过得也算随意。

    再说玄月门少主,大正王嫡子将要继位大统的月天凡带领着五十多名弟子也离开了玄月门,也向着红月都城而行着,月天凡却没有方天的随性,虽然从没有不顺心的事,但他一路上却摆着一张脸,跟着的一行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月天凡是月含烟嫡亲子孙,若论起辈分来,是月含烟二十几代孙了,只因大正王月赉娶妻郁秀兰乃是月含烟的小弟子,月天凡在玄月门也是师祖辈的。

    玄月门一众男女弟子对月天凡拱若明珠,加上月天凡本身就一身威严,众弟子竟不敢轻易看上他一眼。

    这一众弟子一路向王城行来,虽然在月天凡约束下都不敢惹事,却在路上遇上了一个蛮横的主,这主就是王平,王平也是游历红月,正要归家他这一路却是直占着大路正中,凡是有人没有不避让的,更是助长了他的骄横之气。

    其实要说这月天凡与王平二人与道左相逢,二人也是不相识,这车马交错而过,互不搭理是常事。可是在离“碎星城”百里的官道上,正齐齐行上官道的两列队伍却在道口处相遇了,两队人马却各有所侍,偏偏互不相让起来。

    这王家在红月王国虽排第二,可是月门弟子或在王城内行走,或几个在边城领着大军,红月王国内竟是不见几个月家人,这王家车队行走王国何时让过别人。

    月门弟子才出江湖,本来也很低调,然而如今车内坐着师祖,弟子让得,可师祖让不得啊,两边队伍就对峙起来,起始是几个前头开道的互争,后来争斗升级,争的也越发剑拔弩张起来。

    两边争执良久,道旁已排起了车队,有许多人见这边起了争执,早早就离开官道,从旁边绕过。有车的人都是有些身份的,这时见前方是王家车队,也不敢造次,就只能排队相候,却不敢吭声了。

    这时一辆车内,就看着车帘轻轻一掀,就见一个女童已经伸出头来,向两个互不相让僵侍不下的车队处看去,细看这个女童生的眉清目秀,双目炯炯的,远远看去,一股灵秀之气透体而出,却是让人观之心喜。

    这女童一边看一边回头对车内说:“爷爷,前面有人在争道呢,可是如果他们互让一步的话,大家伙不是早就过去了吗?”车内一高冠老者,面如古玉,车队早已停下多里,老人家却如未知,似是正闭目养神呢,这老者却正是大正王朝当朝宰相严端严老大人。

    严端这边车队却也是人多车多的,除了几个家仆外更有大正王宫派下的侍从,他身边大约也有着数百人扈从着。

    这会儿正闭目养神的严端见孙女沉不住气,笑了笑,睁开眼对这小孙女说:“这事却不是你想到那般简单呢,这两家争道,还不是一个面子在作怪,如果人人向你这般还那有事端的?”

    老者这会儿说完,也就不在闭目养神了,遂起身下车,带着几个随从,一手携着年仅八岁的孙女缓缓向道中行去。

    走到道中,站了一会儿,老人家见双方争执着互不相让,两家争道,也细细地打量着两边人马,这一看就发现两边却气度明显不同。

    这一边是一队黑衣劲装打扮从人,看穿着式样,正是红月王朝第二世家王家打扮,这些侍从个个高呼小叫,按刀跃跃而试。

    另一队却是一耿青衣人,个个着粗布宽袍,头上一只木簪于头上一绾,打扮都十分简单,但却着装统一,行止拘谨的。这一众人虽看着相貌各异,有男有女的,严端打量着这些人却是个个气宇轩昂,神完气足,个个功力不凡的样子,这一看着就知道,这些人显然是某个大派弟子首次出山历练,红月王国的大派弟子用小脑想一下也知道必是玄月门弟子无疑了,严端想着一由拈了一把长须。

    可是这些弟子显见是少了些历练经验,如今见此情况他们只是不敢相让,却不停拿眼看着一辆五匹马拉的大车。严端立刻就有了判断,他已经猜到,这车中一定正坐着这玄月门中的前辈高人了,众人才不敢轻易相让,只怕失了这前辈人的面子,他们这里却不敢自拿主意,咬着牙也不让路的,严端想着也是叹服,玄月门弟子果然不凡啊,不张扬,不霸道,实在是红月王国之福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