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6章 传承神府

    月含烟一脸满意地看着月天凡转身而去,也是身形一隐,大殿的光顿时熄去。

    听得月含烟吩咐完毕,月天凡已然躬身退下,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月含烟洞府,他却未回平日练功的洞府,而是直向后山行去,行至一座荒山处,就见月天凡双手如同抱月,体内却隐有一股肉眼不可察觉的淡绿色的气体如烟雾而出,向荒山处笼罩而去。

    未过一会儿,月天凡的身体就一下不见了,如同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而在一个比玄月门群山高出数百倍的大殿之外,月天凡正如影子般地现出身形来,大殿却与紫红月的王宫有三分相似之处,却显得古拙无比,材质非铜非铁,非金非木的,更没有一丝斧斫的痕迹来,如同天然生成般的,殿表面如同数万枝不知名的各种花朵正在以不明的轨迹运行着,细看去,花朵却又隐而不见了。

    这座神殿没有一个可供出入的门,月天凡打量了一会,仍是有些不明白神殿的构成来,只是他站定后,再次举步向前行去,走着,他神识一闪,前主有一丝绿光闪烁,月天凡神向着光芒处迎去,这一举步,人已经进入了殿内了,于是月天凡在殿内继续向前走去,神殿无门,却有进入之法,路有万条,就月天凡知道的,每一个进入神殿的人,包括一直教导他的师祖进入的方法也和他不同,实是因人而异,没有一丝可借鉴的,这座神殿能进的自然能进,进不去的,真是不得门而入的。

    没走上几步,月天凡身周处却已是春暖花开了。

    这时月天凡如同进入了另一界般,此处有无数鸟、兽、鱼、虫飞行奔走于其间,然而月天凡却无法用手去触摸它们,这些动物们依着各自的习性,不停地演化着看不明白的动作,然后一一逝去,月天凡坐在地上,细心参悟着。

    在他细心参悟这动物的动作与外形时,每一次都会有新的收获,而且每一次的若有所获,就会有一丝丝绿光,漫漫地渗透入月天凡体内,这些绿光却不是灵气,灵气是比空气更加细小的,灵识如果不够精细凝实,灵气却是无法发现的,这才造成了许人无法修练。

    而这一丝丝的绿光,却有如奶液之稠,有如清水之质,宛如实物一般缓缓注入月天凡体内,进得体内,绿光也不化去,却仍自跳动着,如同生长在月天凡的体内般地,在月天主的体内三柱附近盘旋起来,等到绿光慢慢地壮大后,这一束练光开始在月天凡体内不停地进出着,每进出一次,月天凡的身体就肉眼可见地强壮上几分。

    一个多时辰后,月天凡感觉到体内的绿光已经吸收到了极点,月天凡站起身来举步再次向前走去。

    他似乎也没有走上几步,却又是到了一界了,然而这里却是与春光灿烂不同,这里赫然已经是夏日炎炎的,月天凡直走到日头之下,这夏日仿佛受到指引,直向着月天凡吐出了一股明焰来。

    这时一轮火日于天空不时喷出火焰,这火焰直入月天凡体内,仍是这般出而复进,进而又出的。

    春、夏、秋、冬四季月天凡一夜即过,感受到身体内似乎有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月天凡伸出手握了一下,体内一股充沛的神力就于体内穿梭来回了不知多少次了,这是一股无法控制的力量,至少月天凡暂时还无法完全控制它。

    过得四景,月天凡站在一座更为宏大的宫殿处,这里他也来过数百次了,他知道,只有进入这里,他才能自行体悟到神术的运用,才能真正地进入传承的领域,否则那怕得到再多的神力,那也只能做为一个载体的存在。

    然而以他如今的修为,他却也始终不得门而入,月天凡站了片刻,这时他四周是一片荒芜,没有任何生命,也没有一点启示,他找不到方向,甚至也找不到自我了,月天凡有些失望,但却没有多想,他转身向外行去。

    这大殿竟是含着春、夏、秋、冬四景,四景之后更有巨殿是月天凡所未探索过的,这个神秘地大殿却不是此界之物,这个传承神殿却正是万蕊神侍带来的传承神府,然而万蕊神侍被万劫魔祖所杀,这神府竟自落入了中央大陆,并落到了月家先祖的手中,这一切是连神主也想不到的,神府却脱离了万蕊界神主的控制,依着本能地自行传承了下来。

    而月家也是在得到此殿之后方才得立玄月门建红月王国。

    带着一丝失望出了殿,月天凡想着,难道一定要先做过国主,在世俗中修练有成,再回来继续吗?

    且说另一面,大正王后参加完诗社,她这才发现,红月王国还有比玄月门更有趣的人,那就是方天与方雪了。本来不愿参予到世俗中去的王后,竟也动了一点凡念来,也罢,这点小事,就帮方家一把吧,毕竟不好白白地受了人家的好的,且不说在她的心里这个方天与方雪竟有着不下儿女般的让她怜爱着。

    大正王后思忖了一会,就决定将力度稍微提高一点,派出一个有份量的,这样才能显示她对方家的回护之心的。

    回宫大正王后坐在春宁殿中,伸手唤来一名太监,低语一声,就见太监出门而去。

    不一会儿一名华服金袍大汉就出现在宫门外,这大汉一脸张扬般的英气,似是直要腾空而去,如今仍是春寒料峭,殿门口回堂风刮处,如刀般的冷利,然而这风似是也避着这个汉子,竟没有吹起他的一片衣角,一丝头发去,这汉子一身却是如同钢铁所铸,一阵剧风吹过,一至大汉身边,风声也是一驻而停。

    华服金袍大汉这会儿在殿门外,虽然这会儿大正王后还看不到他,他却在殿外恭敬低首一揖道:“月行见过太师叔祖。”

    大正王后是月含烟小弟子,按辈份,却正是月行太太师叔祖了,听外面月行已到。

    大正王后端起身向着外面轻声说:“是月行到了啊,进来吧。”

    月行这时才领命而入,低首站在大正王后身前又是一揖。

    大正王后抬手虚让了一上说:“月行啊,这李家的人最近是不是很嚣张的啊。”

    月行想了一会说:“这个弟子倒是不知的,只是弟子想我红月王国如果有家族嚣张的话,应该只有王家吧。”

    大正王后想了一会说:“王家,那王权已经达元婴了啊。”

    月行躬身答道:“是的,请太师叔祖放心,弟子六年前就知道王权已达元婴,只因弟子刚出百万大山,在山中受了些伤,且已经元气耗尽,也就没有动手,弟子正想着这几年找个时间去教训下他,以免他忘了本份,不知天高地厚了。”

    大正王后轻笑一声说:“这些事就都随你自己看着办吧,只是这李家去方家逼亲,我不喜欢。

    细细想了一下,王后又说:“我是应承过方家的,方家这一家人,我看着都还不错的,尤其是方天、方雪这二人,我玄月门外难得出此人才啊,嗯,这样吧,你去李家说一声,让这些李家的人都本份些,别再去骚扰方家了,省得让人烦的。”

    月行呆了一会,心想这李、方二家的小事实在是不值得一提的,就是李家的人,那也不是挥手就灭了的?可即然太师叔祖提起,又只是让李家别骚扰方家了,倒是没有说怎么处理这事,月行也觉得有些棘手,也罢就去李家走走吧。

    月行听得王后吩咐,拱手遂说:“弟子这就去李家转转。”

    里面大正王后也不多吩咐,却挥挥手说:“去吧。”

    月行也是个直接人,转身走出王宫,也不带随从就向李家走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