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5章 天命者月天凡

    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啊,有票的投个票,推荐票、月票都好,呵呵,喜欢的请加收藏,谢谢大家支持。

    大正王后前来方府也是听到了紫红月传的纷纷扬扬的关于方天的谣言,也亏得方府众人虽然传的很离谱了,但“雪儿小姐请众姐妹一起品诗”这一句话却都还算没有传错,大正王后在都城里的耳目也算是多的了,这么有趣的事她当然要来看一下了,果然她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方天的诗作,而且正如小女儿说的,这里好热闹,更有许多好玩的事儿,每月来一次也是不错的,可她毕竟是王后,身份与从不同,这会儿的确是该回了,于是她取走了方天的诗,心满意足地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大正王后转回头来顿时发现不对了,这一院子数百上千人一直都默不作声的,可这些人却是紫红月的官员夫人们,这些人什么时候聚在一起过了?

    大正王后站在门口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了。

    这会儿众夫人们虽然与大正王后一样,她们也从没有参予过这样的聚会,这一次她们也是冲着方天的诗来的,这次来的算是对了,可是见了世面了,这人那叫一个多,而且全是女人,除了男人们时常在一起聚着玩乐,众女人那里见过这些,她们虽然身份也是不凡,却那里参加过这种诗会,这诗会那叫一个精彩,只是大正王后在,众女人只是互相惊喜地注视着,那里能互相探问交流的。

    这会儿见大正王后向门口走去,这些夫人小姐们就跃跃欲试地准备聊起来。

    幸好这会还有几个有点理智地,这就要说宰相夫人到底不寻常,这严端的十夫人这时就站出来了。

    这十夫人也是十分伶俐的角儿,这时见大正王后在门口伫立良久,似要离去,却未动身,遂起身一福说:“臣妾胡氏,躬送王后。”

    大正王后站了一会儿,正不知说些什么的,见十夫人说出相送的话来,她也不由笑着随口说:“这诗会也散了,你们还在这准备品诗啊?不如我们一起边走边聊,也让这方家整理打扫可好?”

    十夫人这时那里舍得离开,偏她也是个八面玲珑,随口就说:“禀告王后,臣妾听得这诗好,可是臣妾学识浅薄,家里的下人们也没有几个识字的,,听了几首诗却无法全数记下来,如今这般回去,夫君问起诗会的诗,臣妾却无法交待了,臣妾只有在这里找几个人对一下,多抄上几首的,也好回复夫君,臣妾不是只为贪玩的。”

    众女人纷纷点头表示要留下抄诗回去好向家里交差。

    大正王后那里不了解这群女人,这些个人,好不容易凑在一起,却是不会那么容易散了。她也只有点着头,却又交待道:“你们啊,也罢了,抄完也早些散了,不要在这久耽了。”

    众女纷纷应承着,起身纷纷福着,躬送王后回宫。

    大正王后转身拉着女儿“玉清公主”上车,身后是依依不舍跟随的一众公主。

    看着王后走了,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不知道多少。于是一众打开了话匣子的女人们一边吩咐婢女抄诗,一边捉对儿、拉伙般的自由结合幸存聊起天来,外面方天见里面莺声燕语的,那里敢呆在外面,他只是不讲义气的,丢下方雪与朵儿二人,独自一溜烟地向偏宅逃去。

    方家京内主宅里却是只有些婢女,方雪与朵儿就傻站着看着众女人聊着,偶尔被想起来的夫人们拉着聊几句,众女人那里管得许多,直聊到日头西落方想起要回家,才依依不舍地要离去了。

    这一群莺莺燕燕地这时互相告别着,也互相约定下次诗社再见,还有几个聊得投机的女子竟就地学着江湖习气结拜,互换信物起来,看得众人又是眼热,良久方才依依地向自向方雪辞别,这才离府自去。

    这时才见方天贼头贼脑地摸了进来,三人笑着互视一眼方天、方雪击掌大呼:“成了。”

    笑着闹了一会,就听到方雪说:“每月一次诗会,在王宫举行,天子,你每月准备做几首诗让我们诗社品评啊?”

    方天听了这话,低头想了一会儿,这才说:“你以为写诗是下蛋啊,还每月几首呢,一年也没有几首的。”

    转身与朵儿是夺门而去。

    身后方雪叫道:“天子,不行,每月最少一首,否则我们品评什么?”

    方天头也不回:“即然有了诗社,你们诗社自己想办法,我又不是你们诗社的,那还管得了这些。”

    走进了自己居室外就看见方片还呆站在那,方天能理解方片的感受。妹妹被逼亲、离家、诗社方片没有一件帮得上的,他心里这会儿是十分痛恨自己,见妹妹如今没了麻烦,他如今能做的就仅仅是谢谢这个兄弟。

    方天见方片欲言又止,不由上前轻轻地在方片胸前一击说:“都是自己兄弟,啥都别说了。”

    方片一下子裂开嘴笑了。

    方片和大多数人一样,他就是一个正常的、普通的人,然而生在方家,必然会比别人会有许多益处,但是,相比较他也失去了许多,同时他也将面对更多大家族所面临的困难。

    玄月门内,月天凡站在危然耸立的大殿内,丝丝凉意袭上心头,忽见一弯明月悬于天际,那弯弯的钩月立时就像一把弯钩,紧紧地钩住了他的心。山风岚,山花漫,苍山一弦月,如画的美景把个玄月门的传法大殿烘托的是一派仙家气像,月天凡更显得悠然自得,霸气外露,但却与这大殿显得十分相合。

    月天凡就这样站着,就把带着些柔情的大殿也站出了一丝威严,如同在一朵玫瑰上染上了一丝铁血。

    月含烟如今的玄月门门主,元婴顶期修者,于高高的座上,满意地看了眼月天凡说:“天凡,如今即然金丹已成,就归家且随你父亲修行,也好先学些治国的经验吧。”

    月天凡恭敬地对坐在对面的老祖说道:“是。”

    这个月天凡正是大正王与王后郁秀兰的嫡长子,自小入玄月门修行。

    月天凡却是含着金钥匙而生的,自出生起,月家长辈就得了神喻,已经知道他的不凡之处。故尔在呱呱落地,他就受了月家一众长辈灵气灌体,小小年纪就已经筑基有成。四岁后,月天凡就被送入了玄月门,在门主月含烟座下修行。

    如今在这中央大陆虽有着八大修真门派,却是无一个似月天凡般小小年纪就有金丹修为的,这却不是另外八大门派对弟子培养不够,只是因为月天凡身上还有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那怕在玄月门也只了几人知道,如今的大正王国主,月天凡的生父也是不清楚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