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4章 诗社3

    大正王后目光随着方天的身影移动着,在方天离去的方向又是注目了一会儿,这才又怜爱地看着方雪,说:“前些日子听说李家来提亲,后来李家竟尔悔亲,可有此事啊?”

    方雪听到这,眼里一红,不由低头双目微垂强忍着泪说:“正是,雪儿不想嫁到李家的。”

    大正王后目中光芒一闪,竟就看出了方雪的一身的破绽来,她不由笑着说:“你这丫头鬼心眼真多,别怕,如今即然我知道了这事,明天我就找人去李家,这祖孙两我想起来却也是觉着是有些可恶的,明天我找人帮你出出气。”

    说完,大正王后目光一峻,又看了几眼方雪才又说着,“把嘴里的珠儿吐了,洗个脸,对了还有腿上的木板也取了吧,做这些怪样子,让我好好看看你。”

    方雪才听得大正王后要把这事接了下来,心中也万分欢喜的,不由忙答应着转身收拾打扮起来,毕竟女儿家没有一个不爱美的不是。

    方雪领命收拾毕,这才重新前来向王后陪罪见礼;

    此时大正王后再次细细打量着方雪,就惊觉这丫头果然是个绝世的美人胚子。

    看着方雪英姿飒爽,王后心想,这容貌,这资质,可惜已过十五,年龄大了啊,否则倒可以收个小徒儿的。

    这大正王后乃是玄月门门主月含烟之四徒郁秀兰。

    玄月门的《幻天隐地万法空诀》是门极其霸道的法诀,要修至元婴,必得破世间万法,方才能修得王道。

    月含烟元婴后初成便于门中觅良材传位。那时门中月行才能资质不在月赉之下,只是因为月含烟见小徒郁秀兰对月赉大有好感,方传位于月赉。

    月家本是大河世家,偶得《幻天隐地万法空诀》家中老祖即开始修练,忽得神喻月家将于红月发家,成宗立派,千年后家将出明主,统一中央大陆,月家彼时将成红月第一大家。月家遂举家迁来红月,依神喻而行,果然月家步步顺利,如今即成大陆七派之一,而且红月王国国势如日冲天。

    郁秀兰会是继位王位的主要原因也与神喻有关,月门长老得神喻,“郁秀兰身有王气,旺夫兴家之兆”。

    故而才能在月家众多天才子弟中脱颖而出,助月赉继王位而续成大统。

    月赉也算是不凡了,继位十年而成元婴;

    虽然当初与他平辈,且资质不在他之下的月行散功修《破魔诀》已已经达成元婴,但如今境界功力却已远在月赉之下。

    大正王后还在暗叹着方雪的不凡,这时想着,却更加怜惜地看着方雪,微笑着说:“嗯,不错,还有诗吗?再念一首就让无关的人散了。”

    方雪点头应是取了另一帛念“

    《山中》

    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

    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待众人记毕,就有大正王宫的太监于门上台阶处高声宣王后谕令:“王后有令,今日的诗会罢了,一众人等不得再围观了,都散了吧。”

    这时才见这些门内,门外的聚着的众人都不甘心的散了,却个个都是一步三回头的,生怕又有诗念将出来,不小心错过了。

    外面的众人已经散去了,方府四处围观的人群也便慢慢一一回家各忙各的了,这时才见方府内外却有众人遗下了一地鞋、袜、碎木屑。

    方府内外诸人纷纷散去,这时大正王后抬头看着自己的几个女儿问道:“怎么,今天座师没有授课吗?你们都没有事做了?那里热闹你们就往那儿凑啊,你们的座师平日里都是怎么教的?”

    大正王后板着脸,凤目圆睁着,环视着众女儿们,众人同时低头认错,那有一个敢多话的。

    在压抑气氛下,就见一个小家伙不知从那位公主身后钻将出来,却正是玉清公主,玉清公主见姐姐们不敢吭声,她却跳着上前,如同未见母亲不喜般,冲入王后怀里,在腿上挪动着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定。

    等坐得稳了,小家伙这才抬头笑嘻嘻地看了母亲一眼,一片娇憨地开口说:“母后,孩儿听说诗圣今日在家里评诗,这诗圣可是父王封的,孩儿没有说错吧?”

    看母亲脸上虽神色不动,却不见多生气的样子,这小丫头接着痴笑着说:“父王还不停地夸这个方天学问高,日后成就不在孟夫子之下呢,嘻嘻。”

    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的公主喘了口气接着说道:“孩儿就想着,这方天的学问应该也不在座师之下的,他的诗孩儿如何能不来听听?”

    听着女儿这番话,王后不由也敛了怒气,无奈地伸手在这如粉雕玉琢的可爱女儿头上轻轻一弹,苦笑不得的说“你这小家伙,你总是有理。”

    话还未说完,就听女儿接着说道:“嘻嘻,来这里一看,果然比家里热闹得多,好多人啊,好好玩啊,还有,还有,方天这小子生的还算俊俏,没一个哥哥能及得上他的。”

    听到这原形毕露的话,王后不由苦笑,这女儿是没教好了,什么话她都敢说啊,可这时她竟也不忍深责的。

    沉吟了一会儿,王后也想着这方家虽是豪门,但毕竟却是民间之地,众目睽睽之下,身为一国之后,万人之上,更何况如今一众公主、太监的,也是不好在方家再多呆了。

    想到这里,大正王后抬头笑着对方雪说:“把你怀里的布帛一并给本宫,本宫却要再看看还有没有更好的。”

    接过方雪递来的布帛,王后又细细地看着几首诗词,脸上喜色更盛。

    看了一会儿诗,大正王后这才抬头又看了一眼天色,大概大朝也将散了。

    想着,王后含着笑就站起身来,却也不将诗稿交还方雪,点头对旁边太监示意了一下。

    这太监即道:“大正王后摆驾回宫。”

    转身走到门口,大正王后转身对方雪说:“即然是诗社已成,也不好这样就散了,本宫出来也不容易,这样罢,诗社就每月一次,下次可以在宫里办,本宫也可以约几个人,到时本宫派人来接你。”

    方雪那里还敢反驳,忙点头应是。

    大正王后却又转身逐一打量着这一堆官员太太们,她直觉得应该对这些女人们说上点啥,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即要不失体面,又要让这些女人们觉得自己重视她们,这大正王后又没有参加过礼仪培训怎能知道这些,就站在门口处有些犹豫了。

    这个时代女人还没有像儒教兴起后那样有诸多约束,但毕竟还是男人为尊的时代,这些女人们也没有什么社交活动,更没有什么交际可言。最多也只是几个要好的府里女人们走动一下,聊一下,代表家族联络一下感情的。

    这会儿大家看着大正王后站在门口欲去未去的,也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可要让她们随着王后一起离去,一是舍不得,最重要的是,她们也不知道合不合适,这气氛也就有了一丝沉重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