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2章 乱子

    话说三日前,方天早早地就召来了众方府的下人们,他传下令去,说是红月有人造少爷的谣,要为自己正名一话,可是方天竟见这一众下人们都各有想法,竟然无法按他设想的步骤完成一个小小的剧本来;于是最后无奈的方天遂将话题一转竟让大家说方雪儿小姐请一众姐妹们在这一日前来评诗。

    于是这一通前后不搭的命令下来,一众下人可没有分明白其中的主次,更没有明白方天的意图何在的。他们只知道这一次是少爷为了正自己的诗圣之名,让雪儿小姐将他数年精心准备的诗词纷纷取出,要自行辟谣了。

    在一众下人心里,少爷的名声那可是大事,是他们所有的事里排在第一位的了,大家谁敢不出力的?一时一众下人们纷纷出马,摩拳擦掌地要为少爷正名声出一份力的,谁知道这一众下人们都个个是个没有分寸的,更不知道要做什么,他们能做的就是凑到一堆人中,把这些日子少爷在府中的作为夸大几分传将出去,以突现少爷的英明神武来,就这样,这谣竟是越传越离谱了。

    三日来,一众方府下人们纷纷借着采购、访友、与家人谈心等多种方式,一次又一次地、连白带夜地出去为方天辟谣了,可这谣言在这一日里又传出了无数的花样来,眼看着明日就是大朝了,听着种种不同版本的谣传,一众下人们已经欲哭无泪了。

    这些谣言初时还是小范围内流转着,经过这几天的四处辟谣,那可是传的四处都可以听到了。

    更可怕的是,他们自己也是不知道,该向那个方向去辟谣,至于那个版本更真实,更靠谱,更是连两位管家也摸不着头脑了,最主要的是,要最符合少爷的心思的,可明日还要怎样再辟谣,谁也没有一个准谱。

    深夜里,四处已经一片寂静,两位管家站在内外府相隔的大门侧影里,老福含着泪看着成哥说,“成子,这事这样做怕是不成的,明日是不是请少爷再想个法子啊?”成哥也是红着双眼泣不成声地说:“福爷,我认识王府与李府的管家,明日再找他们想想办法,实在不成,我们就只有报官了,我不信这些造谣生事的还没有红月王法了。”老福叹了口气说:“明日发动所有势力吧,报官的事再看看,再看看!!!”

    两位管家一时间也是心力交瘁,相顾泣然。

    这三日工夫,一众管家下人们的这一通辟谣下来,这方府谣言却传得是更加沸沸扬扬的了。

    终于到了大朝的日子,起了个大早的方万胜早早地向府外行去,因为今天是大朝,他特意地叫上儿子,二人早早的吃罢了饭,收拾停当,老人家这才精神抖擞地参加早朝去也。

    那知两位大人迈着官步,一步三摇地边走边聊着,这还没走到府门口,二人就听门前一片女子的娇笑声,人群的嘈杂声、叫闹声来,再细听下去,竟还有一阵哭喊声隐隐地传入耳来。

    听到这时,正欲出门的方万胜不由大怒起来,方家如今虽势力大不如前,家里众人也十分低调的,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都城里有谁敢如此放肆,敢围在方府大门外喧哗,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方万胜急喝令满头是汗,正不知所措的门房打开府门,他老人家亲自推门一看,就见门口处,一条长长的街道已经站满了人,许多小轿排成一个长排,一时间红肥绿瘦的,看着大多都是年轻女子。

    可这一众随从却抬着轿子,人人争先恐后的,你争我抢,只欲进巷子,排在前面,硬生生的把方府前一个宽大的巷子挤的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方万胜不由好生疑惑,上前一看里面竟有他识得的,他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这紫红月城当红名妓那有几个他不识得的,这会儿,稍有些名气的居然个个都在。

    老爷子这时也有些举止无措了,如果这时寻常百姓,吩咐下人打散了也就是了,可这一众姑娘们,让他老人家如何下手,伤得几个,怕不是在紫红月里还不知要闹出什么笑话来,方万胜脑筋急速转着,这是那一家的手笔,竟然引来了一街人,再向后看,后面有一群士子打扮的人,也有几个识得的,竟是红月王国的一些读书人,他们这时凑得什么热闹?平日里这些人个个没什么本事,却个个眼睛长在了头顶上,这会儿争抢之际,竟被一众妓女挤在身后,也算是奇事了。

    方万胜老爷子正沉吟着如何善后,有一位与方万胜有过数面之交的馆院的头牌这时却发现了老爷子在门口向这处张望着,顿时几个头牌的冲到方万胜身边,一阵莺声燕语传来,就听有一位娇怯怯地眼中含着泪说着:“方老爷了啊,你今天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令孙如今整日不归,到底是在那家唱诗,老爷啥时候让他到奴家那儿去唱啊,莫不是老爷子看不上奴家了?”

    方万胜回头看着儿子,两人都是目目瞪口呆地。

    又一位娇柔可爱的嘟着嘴,带着点娇憨,脆声说着:“方老爷,奴家这是来请老爷和公子去奴家那里小坐的,只要老爷、公子赏脸,唱不唱诗地,奴家也不在意。”

    …………………….。

    方万胜这才如雷击体般地无语了,他呆立看着众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都是什么,谁说天儿整日里不归家在妓馆唱诗的,天儿整日在家里不是练功就是与他聊天,那里出过门的,这是谁传的,这里一定有阴谋。

    方万胜毕竟是久以政治斗争的,对阴谋那是有一定的嗅觉的,那里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阴谋却正是他从不出门的孙子方天所设。

    方万胜还在纠结着,这一众女子那里肯依,早就纷纷冲上来,一时有给方万胜捶肩的,有揉前的,更有拉手扯胳膊的,方震武这时想冲进去,竟是找不到一点缝隙来,眼看着老爷子就要淹没在花海中了。

    正在纠缠不清中就听远处传来一声高喊:“大正王后到,诸人速速避让”。

    就见长街远处,有一顶轿缓缓而来,却气势惊人,轿过处如刀过雪,如火入油,这一众太监都是练过的,这时更是那里管得眼前是谁人,但有挡路的就径直撞开去,这轿也如入无人之境地直抵府前。

    到得方万胜身前,有一太监瞟了眼方万胜,竟也是不理,自顾自地唱道:“大正王后驾到,有令,方雪速前来接驾。”

    早等在门前无计可施的方天、方雪二人也没料到是这种结果,本想着稍微有点声势,来几个官府太太夫人的捧个场,发几首诗,张点名声也就不得了了,可这门口瞧瞧都是些什么人,大多竟是妓馆之人,这日后传出去这名声果然没法保住了,二人脸色也是一白的。

    方天二人不知道的是,这些妓馆之人她们是最知道这诗词与她们今后生活的意义所在的,故尔她们一大早就带着人冲将了过来,只待寻机冲入方府抄了诗就去,那里还讲究什么。

    而这时紫红月的贵夫人小姐们才刚吃了饭,也已经纷纷前来,只不过尚在路上。

    而还有先到的一众学子们,只知道这时雪儿小姐请众姐妹论诗,那好意思强行冲入,只是等着有诗传出一饱耳福罢了,这才在后面伸头张脑的,又是唯恐失了形象。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