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51章 辟谣

    今天第三更了,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啊,有票的投个票,推荐票、月票都好,呵呵,喜欢的请加收藏,谢谢大家支持。

    方万胜与方震武爷俩相携而去,阴谋家方天开始了他的布局,看着下方屏气凝神的一众下人,方天轻咳一声,板着脸说:“大家听好了,如今少爷我可是听说了,这都城里有人在外面传少爷我的坏话。”

    方天这假戏真做的恨声一说,下方众人果然不由面面相觑,细想着自己这十余日来谈起少爷时有没有不恭敬之处,那句话惹了少爷不喜,想到自己说起少爷时是不是被有心人传到少爷耳中了,这事可就大发了。

    众人正想着,这时方府大管家却是个精明的主儿,他这时听方天这话,虽不确定是自己传的话惹少爷不喜,他却立刻站将出来,也是怒不可遏地转身看着众人大声说:“谁,是谁?敢传少爷的闲话,不想活了?”

    管家这一喝,下面众人脸色早就变了,此时就听见直卫头领轻声说:“成哥,我不是听你说的吗,什么少爷不该打了十一爷,还私自离家吗?”

    管家脸上顿时一红,心虚地看着方天,汗已经一涌而出,眼见着就要瘫倒在地了;

    方天见这气氛还营造的可以,不过有点偏了,再让他们自行发挥,敢情就变成了互相指责出卖出了,这大事可不能跑题了,该出手了,他这时更是沉下了脸,又大声说:“有人说本少爷我的诗是别人所作,本少爷是盗窃。”

    听到这,管家成哥才定下神来,偷偷地缩在众人之后,闭紧了嘴,再不敢轻易出头了。

    可没有管家这个精明人儿,这一众下人就摸不着头脑了,他们开始互相看着,手足无措起来。

    方天这话对他们来说着实深奥了些,聪明如管家和直卫小领的,此时也纷纷明哲保身起来,这一众下人一时却听不明白了。

    方天那里知道这些,这时的他仍按剧本安排,作着烦恼状说:“本少爷,那可是大王亲口封的诗圣。”

    这时,内府管家老福这会儿听明白了一些,他也是大声说:“是啊,老福也听说了,红月王国的大、小妓馆如今都在唱少爷的《明月几时有》的。”

    下面众仆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这少爷的话里到底是啥意思啊。

    方天耳尖,他就听见有人向旁边的一人轻声问着:“少爷为什么要每日都到妓馆唱啊,这明月几时有?明月不就是明月吗?为什么成了几时有了啊?话说少爷会唱曲,我们怎地没一个人听过的?”

    晕,方天这里想鼓鼓士气,却发现这帮笨蛋却越听越胡涂,都传成本少爷每天去妓馆唱歌了,好吧,我堂堂方家天少,就此沦落为天涯卖唱人了。

    本来按剧本安排,方天该说到本少爷为己正名声之类的开场白了,如今见这场面似乎不对啊,先是差点成了批评会,险些让一个管家落了马,这会儿,连自己的名声也怕是保不住了。

    没办法了,方天也是只有一个急停,前面打好的草稿这时就通通丢下了。

    这时方天只好用通俗的话向大家简单交待起来,方天一改沉重的脸色,脸上已经带上了笑意,看着下面的众下人,和声道:“这样吧,大家今天都出去转转,告诉你们见到的每一个人,就说咱们家雪儿小姐历年来藏了本少爷好多的诗,都是精品,都比《明月几时有》要好的多的,三日后一大早,雪儿小姐请众姐妹们前来方府一同品评。”

    这时,方天却又听到下面一老仆小声说:“雪儿小姐把少爷的诗都给藏起来了,还都是金子做的品,还不给少爷,这可是不成的,也不用请姐妹们评理,我就知道这是雪儿小姐的不是。”

    方天此时也是一头大汗了,他忙又加了一句剧本外的话,他苦笑着大声说:“告诉你们见到的所人,说雪儿小姐有许多少爷的诗,三日后请大家来看。”

    说完,他那里还敢听这些人再说些什么怪话来,更不敢再多吩咐这些下人们什么了,这时我们的天少竟也不敢在众仆这里再多呆,更不敢多说一句,摆手吩咐众人都散了,各自去四下传话了。

    于是紫红月城一日之内就传出了无数话题,这些话题竟是在红月王城避历年不曾消散,也是越传越离奇了。

    有话题是方家少爷如今每日在妓馆唱诗,却是不肯回家,最长的一次居然一个月没有见到人影,从今月一直唱到了明月不知几时。

    也有话题是,方天是去了一个妓馆唱诗,连大王都派人去抓他,没抓住人,却发现方天只剩了许多诗在妓馆,这是方天“诗剩”的来历;

    更有一个离奇的话题是,方天少爷在妓馆唱诗,唱的诗有《明月》,有《明日》,还有《昨月》、《前月》、《好多月》,这个话题却是倍受中央大陆读书人认可,想想这些题材作的诗,那真是让人神往啊。

    也有一个话题,说是方天这几日还有一首叫诗作叫《别人所作》,一首叫《盗窍》的,如今就在方雪小姐手中,方雪小姐平日里视作生命,从不肯让人看上一眼的,就是天少想看,那也是不行的。

    各家名妓此时早已开始传唱方天的《明月几时有》,这一个月来,红月王国早就听腻了《乐府》的客人们纷纷在妓馆听曲、宴请着。

    如今有了新诗的各妓馆顿时人满为患,有些名家艺妓的场约已到了一个月以后,还要价高者得。

    这时在紫红月中的街着巷尾里一时传出这些谣言来,那还得了了,这个时代很少出现过谣言这种东东,也没有人用这种东东作秀的;可想而知方天的这个假消息,再加众仆从不明所以的胡乱臆测,凭着想像一加工,再去坊市里这么一宣传,听得这消息的众人皆是大惊,这些才子佳人,贩夫走卒们纷纷四处打听方天于何妓馆唱诗,能先听上那可是天大的造化了啊。

    这方天还有一首诗叫《别人所作》,更还有《盗窃》如此题材诗,那更是前所未闻,令人神往啊!!!

    这时,紫红月流传着方雪小姐把少爷的诗藏起来,方雪小姐约了三日后和姐妹们一起看,还不让少爷唱,这些诗顿时被传的是沸沸扬扬的了。

    大家都是听说过了,这小姐方雪却是与方天一起长大的,这十余年里也不知藏了方天的多少诗词,众人想着不由心中个个的那叫一个激动万分啊。

    方天按计划安排众下人自去行事,他心里也是忐忑,这些下人明显不靠谱的,谁知道这事做的怎样啊,可他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可能让他与朵儿,方立等人一家家下贴子吧?没着啊,就看三日后了。

    安排完一切,两个阴谋家停止了活动,忽相耽心地看了对方一眼,各自回屋准备去了,成败在此一举。

    这天,还没有听到市井传言的方万胜朝会完毕,首先就召来了孙子方天,他这一夜半日没有见孙子,这一打量,方万胜老爷子就知道孙子已经阴木大成了。

    本来忙碌完回家的方万胜还想着跟孙子再聊聊心思,这一见孙子,他心中一阵激动,急叫来众人作陪,开起大宴庆贺起来了。

    众人饮酒至深夜方散去,这一众仆人也已经领方天之命传谣一一归来。

    好家伙,这传谣回来的众人,却听得了与自己传的谣更不同的,也更离谱的谣言了,这时他们不由又想着有人说方天的坏话这事来,此刻,这一众下人那里想得到这些谣言是从他们这传将出去的,只是如今又被变了个花样,再次传将了回来。

    第二日,却在大街小巷子里听得这些离谱的谣言的下人们更是义愤填膺,这些造谣的人真该死,这都传的是些什么?这才是刚经过大家辟谣的,可这一传下去,少爷的名声那不是败坏完了,少爷铁定生气啊,这手上的碗,眼看着就端不住了啊。

    气急败坏的一众下人们这一次更是下了大力气辟谣而去,这一次是为了手中的碗啊,可不得拚命了,于是这一群誓要制止谣言的下人们也没有用方天再操心了,看着家主上朝,他们就自行地组织起来,纷纷出马深入大街小巷再次为少爷辟起谣来。

    要说这一次辟谣的深度和广度,就看方天与方雪等一家人连中午饭都晚吃了一个时辰就知道的,那进度比电脑的拷贝速度也是慢不了多少的。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