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6章 两个方雪

    问世间情为何物,缘分缘分,是何物?李海订亲悔亲,方雪逃嫁离家;

    一个方雪,在李海心中,就变成了两个方雪,李海订亲的方雪,与悔亲的方雪真的是一个人,李海却痴于一人,悔于一人,徒然惹人发笑;

    可是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说到李沉这老小子,他也是爱孙心切的,在四处寻访方雪无果,李沉又想起了李干来,当时李干却正在场,方雪也在他身后,李沉也只有无奈地又是放下了脸皮,今日就又来了李府来求见李干,前来追问方雪的下落来。

    李干不一会儿就听明白了李沉前来的前因后果;

    他知道李家前往方家约下定亲一事;

    他知道方天与方雪为逃婚而来;

    他也知道了李沉爷俩为了“方雪”而对方雪悔亲一事,这次前来,也是为了娶方雪;

    李干心下不耻着李沉爷俩的品行,却也是对这事儿的画龙去脉啼笑皆非着;

    听着这事儿竟又闹出了个这般大的乌龙来,今日的事情,却是李海竟为了“方雪”而对方雪悔亲;

    方天等人听得天下还有此等奇人奇事的,不由各各也是目瞪口呆,相顾无言着。

    等说完一切,看着大家都纷纷无语了,李干方才叹了口气说,昨日这父子二人根本就未按约到方家去,更没有向方家求过亲的事;

    这李沉爷俩二人却是在这几日来广谴李府下人,就在京城内多方打听李干身后少女的下落,这一日竟在京城早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了。

    方天、方雪现在还不知道的是,都城从此以后还有更为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就是这个李海竟然因为见了方雪这一面,从此后真的就洗心革面了重新做人了。

    李海也再没有呼朋唤友去寻花问柳,而只是一心寻找着方雪,这孩子居然因为方雪一直都茶饭不思,一副痴情状来;而从此以后在李家、在都城里竟真个就少了一个纨绔子弟来,多出了一个多情的郎君来了;

    可这父子二人却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他们强行与方家订亲的方雪就是李干身后的女子;

    李海悔亲的“方雪”就是李海日思夜想的那名一见钟情的女子了;

    这爷俩二人今日前来李干府中,甚至不惜背信弃义,对方家悔亲,这一切就是为了向李干追寻李干身后这名女子的下落,向李干询问当日方府门口时,他背后的那名女子是何方人士,家住那里,是那家的千金的。

    李沉果然是嚣张了一生的,他也不将红月修真世家方家放在目中的,此次前来只是一心逼问李干当日女子是谁家闰秀,如不是李沉理智仍在,心下忌惮大正王及月家的强硬与力量,李沉爷俩怕不是要直接将李干掠走,大刑拷问了。

    方天听完,也是呆了良久,这才回过神来,又听闻李家如此作态,不由更是勃然大怒,暗想果然绝不能看着方雪嫁入李家的。

    他却转念又是头疼,早知道有这样的变故,这一次他与方雪也不用离家出走了,直接在家中等着李家悔亲就好了,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那里还能闹成这样啊。

    方天双眼发直,张口结舌的,这一次他果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啊,这下十一叔也打了,直卫也打了,家也逃了,这要如何才能善后的。

    想到头疼处,方天不由扼腕长叹,这出孩子悔的肠子都青了,一双眉略有些浓的清秀的剑眉的做起了字母操“v”字来。

    李干也叹道:“李沉爷孙如此心性,实非良人,李干也没说及方小姐是何许人,也只有推说当时只顾避马车,不知身后何人,但愿能为你们挡住一时啊,唉。”

    方立听到这想了下说:“如此甚好,这李家要找大人身后少女,这少女反正也是“无人”知道来历,今后雪儿姑娘只要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就无忧了吧。”

    方天、方雪对视一眼却有些担心,如今离家出走,方家会如何处理他们几人?如李家找不到李干身后少女,或者在不久后知道了方雪的身份,他们又会生出什么事来的?

    方天叹息良久,也是懊恼地吐了一口郁气,扬了扬正在做着v字操的眉,抿了抿嘴唇才站起身来说:“不管如何,这事算是暂时能放下了,其余的事过几日再说吧,事已至此,就只有再等着了。”

    虽然知道方天与方雪逃了,方万胜这一日也不敢大张旗鼓地张扬,仍是在府里等候李府前来提亲,可是等了整整一日的方万胜和方震武怎么也没有想到,中间就有了这些变故来。

    方万胜二人等着李家前来订亲。只是未见李家前来订亲,反而听得外面四处传言李家在寻一位少女,这少女在方天回来那日,曾在方府门前与李府李沉当面相遇。

    李家在都城传言,此女子不管是谁家姑娘,李家都要重金下聘为李家嫡系孙夫人,不只如此,还有传言竟说,李家保证姑娘家三代为官,富贵显赫的,一时之间红月王城里谣言四起,无数家人开始问起家中那位女儿这一日在方府门前经过。

    这李家寻人一事并没有至此为止,过了今日,不知有多少人家,竟然有不少一心攀龙附凤之徒,带着家人去李家提亲的,这事儿在红月一闹就闹腾了近一年。

    不提李家寻人一事,只是这会儿听到这些外面的传言,方震武也是一时心中激荡,一口血就喷出了,方万胜更是大怒,气愤之下,他打碎无数茶杯,险些毁了方府正堂,口中更是狂呼李家欺人太甚,见色忘义。

    到天色将晚时,方万胜才又听派出跟着方天随身护卫方天的八位直卫报称,他们奉命跟着方天,这一日一直跟着四人的。

    那知跟着跟着,就见四人分散开来,都进了成衣铺,他们八人也分开来,约定是各盯一人的,只是在入夜时待衣铺关门后,他们才发现,他们跟着的四人不知何时已经换了衣服,早就人影不见了。

    方万胜听得直卫回报,更是不由一怒拍碎了身前的桌子,他不由嗔目大喝道:“臭小子,居然还来这一招,还换衣服就为了逃家避婚啊,真是有出息,没脑子的小家伙,怎地这般不知轻重,行事如此荒唐啊。”

    这老爷子头疼了一会,气愤了一会,却又转念一想,他这个好孙子,不但击败了方震武,又击退了筑基期的直卫,前途真正是不可限量啊。

    怒完后,他心里不知怎么,却有一点隐隐地得意着,这小子有头脑,重情义,重亲情,更是修练天才,以弱敌强,也算了得了,这一次一定要护住这小子,这小子前途无量,如今可是家中至宝了。

    可是这小子就这样离家而去,他虽然有些功夫在身,可万一在外有什么不测,对于方家来说那损失可就大了。

    想着,方万胜也不顾引起都城混乱,急忙连夜令家人纷纷四处探访寻找起来,于是这一夜已很久了,方万胜还派出家人各处寻找着,方家,自上而下一夜未眠。

    在都城,方家的力量也是极其强大的,这一下家主一声令下全家老小一起出动,在全城一通详细查访之下,方家众人也终于有了发现,在方天离家那天,有人看见了李干府中有不明身份的人前往。

    听到这方万胜心里就明白了,李干就是与方天一同来方府的,那么方天一定就在李干府中。

    方万胜断定方天等人藏身在李干府,挥手令下人叫来方震武,心想,这事可是因为你女儿,后续的事也就由你来处理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