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5章 万劫魔祖

    万劫魔祖与雨茗玄仙两位虽然是功力相若的,两人各有其长,也各有其短,仙以攻击见长,魔以力量闻名,两人这一斗起来其结局也必然会是两败俱伤的,可万劫魔祖却在与吐蕊神侍争斗时因身在仙界,就有些急于求成了,虽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可他毕竟也是受了些伤,功力也是损耗不小的,此时再遇到雨茗玄仙亲身前来,他那里还能敌得过的。

    万劫魔祖本乃是一界人族大才,他是经万劫不灭,终于侥幸的修成真魔之身后进入魔界。万劫魔祖本身是历万劫而成,他一生中更是磨难重重,无论是对战斗还是阴谋他都有很强的直觉,更何况他的脑里也不全是肌肉的,长久处于斗争中,他也深通谋略,此来之前,他也是知道的,这次被派出来做这等事,一定是魔界众魔王的阴谋,魔王们欲要借刀杀人。

    可他本身做为一位魔修,除了在魔界才能安稳的活下来,离开魔界去仙界、神界或到妖界里,这天下虽大却那里还有他的容身之处,这一次奉命前来夺神界传承神府,在遇上了雨茗玄仙后魔祖已经知道这一劫是不容易逃过的,可这一劫也是他无法躲避的。

    他也是个狠角色,数万年的修练,他更是心志坚定,一意求成,败势稍显后,他就毫不迟疑地,不惜真魔之体尽毁施出了“残真灭元恸”。

    雨茗玄仙却是深通仙界有数的仙诀之一“通明翱轩”仙诀,万劫魔祖虽拚着真魔之体尽毁施出了“残真灭元恸”,仙子却一意通明,仙诀展处随魔元翱轩,魔元虽破灭一切,仙子也是迎着其力道徐徐而去,眼见得万劫魔祖魔体尽残,却只能重伤雨茗玄仙无法毕其功;

    就在这时,天地却忽尔一凝,雨茗玄仙脸色惨白,如再寻常之时,这天地一凝,“通明翱轩”仙诀也只是一顿,可这时的一顿,“残真灭元恸”已经及体,魔元的破灭之力一瞬入体,万劫老祖已经在这一顿之间,发出了致命一击。

    神、仙、魔、妖中,以魔体最为强悍,万劫魔祖的“残真灭元恸”却更是将全身魔元尽化为攻击,雨茗玄仙受此一击已经仙魂散飞,仙魄四散,而她随身不离的界珠也随着她的魂魄散于大世界中,不知去向。

    这就是摩根·卡纳隐身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了。

    万劫魔祖却以为是“残真灭元恸”建功,然而他也是真魔之体尽毁,直向中央大陆落去,在大山中砸出了一个直至地心的深渊,万劫魔祖历数千年,终于恢复了一丝神智,他要在这下界恢复却是千难万难,更要借助外界的力量,于是他在清醒时分出肢体前往人间广寻门人弟子,在紫堇王国传下衣钵,以求尽早恢复。

    紫堇王国中就不知在何时,出现了修魔者,他们无恶不作,残杀百姓取其精血魂魄,只求能换得魔祖功法口诀,万年来没有出现在中央大陆的魔修,无声无息地在中央大陆有了传承。

    雨茗玄仙仙魂散飞,仙魄四散,仙帝也探查出了一点玄机,仙帝知道了界珠已经落在斗觚星球,但是要查出真相只有待界珠重新成形,而界珠要重新成形,却首先要找到雨茗玄仙的一丝魂魄为引。

    英明至伟仙帝早已经察觉雨茗玄仙之死定有玄机,虽然摩根·卡纳极力抹去一切蛛丝马迹,英明至伟仙帝却算出了其中的一丝丝的阴谋意味来,他果断地派出天罚在此候着雨茗玄仙魂魄成形之时,欲在雨茗玄仙魂魄成形之后再重召界珠,查出真相,天罚奉命来此等着,可这一等就是一万年。

    对于方天来说,一万年却只是一瞬间的事,他那里还记得万年前的一切,这会儿,方天却仍在为方雪逃婚之事头疼着,这不,李家又来了,难道他们知道方雪在这,要强抢“民女”了?

    听下人说,李沉已经愤而离去后,方天与方雪早就急不可待地连忙上前去打听,刚至大堂门口,就听李干拍着桌子恨恨地说着:“可恶,这李家真是可恶之极啊。”

    李干说完,抬头见四人脸上有些惊容;

    这时,站在门口的方雪脸上一白说:“莫不是这李家真的要做些什么可恶的事来?”

    李干看几人都是一脸紧张的,急忙摆了摆手说:“别急,听我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李干就将李沉前来李干府的目的一一徐徐道出。

    这李家的提亲一事,原来是缘于李家的纨绔子弟李海与方家的不肖子方智一向以来甚是交好,二人常流连于烟花巷底,虽然没有做下强抢民女的大恶来,却也是眠花宿柳,千金买笑的浪荡无羁的。

    两个口无遮拦白浪荡子,每一日只是寻花问柳的,这忽一日二人提起方家嫡孙方贺来,李海不由想起当年的王凤儿艳绝都城,提亲之人更是踏破了王家的门槛儿,他也向方智讲述起当时入王家求亲的糗事来。

    方智听得李海夸王凤儿美貌,虽然也是惊叹弟妹的惊天之姿,他却直接道,其堂妹方雪容貌气度更胜王凤儿三分,当年求婚惜败于方贺之手的李海不由心下大动,求其爷爷向方家提亲。

    四人听完才知道这李府前来提亲的缘由,不由纷纷大骂方智人头猪脑起来,这一番事情闹得如此大,起因竟在这里,不由各自恼恨起方智的愚蠢来。

    李干说:“别急,还有更无耻地事的……….”

    却是李沉携李海去方家提亲时,在方府前李沉与李干相遇之时,李沉虽惊艳于方雪的纯净之美,这个老家伙却是个稍微明白点事理的,做为家主,他更不是一个好色之徒。

    在惊艳之后,他转头就回到正事上来,在大道中当面质问李干不赴李家设宴相请却前来方家之事来,李干却也没有好脸色给他,一般唇枪舌剑,李沉却忿怒而去。

    车中的纨绔子弟李海,这时却满心的都是方雪,他是看见了李干身后的方雪那一刻,脑海中只剩下这个姑娘的丽色无双,清秀动人,如娇似怯地,早把全世界都忘记了,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

    李海脑里只是一片眼前方雪的美貌与气质;

    李海只是心中想着这个方雪远胜于他见过的王凤儿数分,这李海却是个标准的好色之徒,这是他见得方雪,立刻眼睛一直,至窗帘放下仍目瞪口呆如若失神,那里还有别的想法,更是忘记了此来的目的就是与方家订亲之事的。

    这时与李干交谈罢,气愤的李沉也未及发现李海的异常来,他只是气愤地拂袖放下车帘,呼喝着令从人驱车而去,一路至家,他仍是恨意难消的。

    至归家后,才回过神来的李海却发现这时已经早就离开了那个“仙子”,心灰之下,他更是万般求垦李沉,甚至不惜是以死相逼,这就欲放弃从未见过的方雪,转而欲向李干身后女子求亲,当然这少女也是方雪了。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