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3章 剑尖

    一大早起来,练完功的方天一边与李干打着哈哈,一边四人各自捧了仆人递来的茶杯饮了一口,就听得外边有下人报“冠军大将军”“定北武威侯”,羽林虎骑军长史李沉李大人求见。

    方天、方雪脸上一白,方立、朵儿刷地一起站起身来看向方天。

    这李家此时来到这里,却是为何啊,难道是李家已得了消息前来逼亲了?听了家人说李沉前来拜访,李干也沉思起来,他与李沉没有交情,反而相顾两厌的,这李沉前来何事的?

    李干听了李沉到访,低头正想着,起身却见众人都是一幅担心的样子,李干也是沉思片刻方说:“昨日你们才到,我就吩咐下人们仔细看了门前,确定一直无人跟踪,且即使是如今门外也不见可疑人等,这李家前来,必不是查到了你等行踪,等我去会了他再做打算。”

    方天等人也是关心则乱,这时听得李干这么一分析,心下一想,也是啊,如果有了几人的消息,来的也是方家的人啊,李家的人还敢直接上来强抢“民女”不成。

    李家虽然不凡,可方家也不是寻常人家,更何况李家怎么可能知道他们躲在这里?

    三人一边想着,一边转向后堂入偏院去等候消息;

    见方天这时也恢复了冷,一副不急不慌的样子,方雪也逐渐地静下心,安稳下来。

    方雪脸色已经有些微微发白的,显然她昨夜也并没有休息好,看着方天若有所思的样子,方雪带着谦意说:“天子,都是我不好,这一次连累了你们,如今有家不能回,还担惊受怕的。”

    方天这时放下心思,抬起头来,他也是一脸紧张地样子,也是看着方雪苦着脸说:“雪儿啊,我也担惊受怕啊,不过不是怕你离家出走这事,我怕你再来个‘诗圣无耻、雪儿逼诗’,我就真活不下去了。”

    方天言罢还假装担心地看着方立和朵儿,雪儿就觉得心里一热。

    方雪看着这个弟弟,虽然比自己小,这小子却真真是个男子汉,他小小的身板上,竟是真的可以抗下万钧之重,他重情重义,敢于为了自己不顾家族与自己的利益,实在是不可想象啊。

    而且眼前这个天子,他自小就打遍方家小一辈无敌手,他更是小小年纪,不知怎地就学得了满腹文彩,如今已经诗惊天下了,更成为连大正王尊称为“诗圣”的才子。方雪对这个弟弟真的是敬若神人了,她的这个弟弟却那里还像是方家子弟的?

    方雪不知道,她的推测却完全是真的,方天还真的就不是方家子弟来着。

    方天这时却想着,这一番头脑一热,就离家出走了,怕是这会儿家里已经大乱了,这一下父母会怎么想,太夫人会怎么做,爷爷呢,做为家主,他会做些什么,而且方、李二家的事情,怕是也不容易了了,如果李家执意要娶,今后他们难道就真的破门而出的?

    大约一个时辰后,偏院内三人听得前院喧哗,问明仆从得知李沉已经拂袖大怒而去。问明了消息却是满头雾水的四人连忙走进李府大堂,就见李干一脸阴沉的表情。

    方天在后堂某处,他担忧着家里与李家的提亲一事,远在苍茫海另一面,一个修真世家黄的府内,某个青年人竟然发现一个剑尖开始发起热来。

    这个青年双目炯炯有神,鼻直口方,一身白袍,往日里神定气闲的气度这时已经不见,脸上仍带一幅被什么事情震惊的样子来。

    这剑尖自从父亲元婴顶期大成,闭死关前就传给了他,随之却告诉了他,黄家的万年传下的秘密,那就是这剑关系着黄家的性命,且不可失。

    可是,万年来没有一丝变化的剑,今天却一反常态地有了动静;

    今天,他正在如同往日一样正在静坐练功时,这个剑尖象是拥有了生命般,更像是一个心脏,它开始“通、通、通”地跳动起来,万年未曾有丝毫异动的剑,这一天它终于醒了过来,它的体内似乎有一种执念,它要破空而去,突破天地的障碍,到达某个地方,那里有一种召唤;

    因到穿梭万年前的那一日,方天被黄连子一剑穿心之时;

    一剑穿心,神雷的一炸,方天再次穿梭万年来到了如今的红月大陆;

    方天随着摩根·卡纳带着方雨的心血破空而去,然而连摩根·卡纳也没有算到,方天的一滴血融入到这把剑中,这血中竟生出了一股执念,它竟然因为两位至尊圣的力量,始终记着自己的根,寻着自己的生命之始。

    方天一瞬而去,来到万年后,可这融入了方天心头一滴血的“穿心剑”却是实实在在地从万年前从未停止地,一直在执着地寻找着方天的下落。

    万年一滴血,心中一执念;

    感受到剑尖的渴望,想着传承万年的祖训,黄贞闭上了双眼,静静地盘坐在灵台上,一手轻抚着剑尖,一手似是无意地掐动着;

    黄贞正是黄连子第二十一世孙,自从黄连子一剑穿了方天之心,方天就随神雷莫名地消失于世间;

    而这时早已经忘记了一切的黄连子却发现方雨竟是个修真者,于是黄连子恭敬地请了方雨归家;可是有了修真者后,本来强大的黄家就走向了败落;

    这以后黄家也不知是走了什么运,竟似是受了神的诅咒般地;

    黄叹一风方雨,如同看到了希望,他先是以家传“万木搜神手”与方雨交换修真法诀,他在得到《青木诀》后,却发现自己没有修真天赋。

    黄叹情急之下却是强行修练起来,他走向了以真气代替灵气,按修真法诀强行修练,没有几年,俗人中的仙长黄叹,就因为强自修练《青木诀》而走火入魔,终于恨恨而终;

    黄叹一去,他的儿子黄连子却更是不堪了,黄连子本身的武功就远不及其父,在一次江湖比斗中,他与人争斗之时,竟被一名仇家一剑穿心而亡,算是了了他剑穿方天之心的一番因果了。

    黄家本身是武林世家,而黄家的拳法功诀一直是代代相传,黄连子这英年早逝,黄家这一代嫡系中,就只剩下了娇妻带着不足十岁的黄雄,而黄家的家传武功心法却已经失传,而黄家的旁系也更是不堪了,黄家的嫡系数年之内连去两人,黄家就已经走向了败落,江湖人士已经在此处四起争夺势力,渐渐地不把黄家放在了眼中。

    黄雄与母亲在方家的庇护下倒也是过得很平静,方雨得习万木搜神手,加上修真后更是身强体壮,他虽不与江湖人士争权夺势,但竟也没有人能轻易地在他手中讨下了好。

    而方雨做为一个农民,他虽然胸无大志,却对于自己所有的,和自己曾努力后获得的,都有着强烈的守护意识,更不会轻易放弃,在他的这种心态下,方家毫无困难地就在这里扎下根来,并更加强大起来。

    黄家幼子与寡母虽然没有了黄连子与黄叹的护翼,但却也过得很平淡;

    谁知道黄雄却在黄连子过世后,就得了个不知名的毛病来,他只要是身边离了那把“穿心剑”就会变得如疯如魔,如鬼神附体起来;在找到剑后方才平静如常人;

    这剑也是神奇,无论被丢到那里,这黄雄都能查觉并找到它,久而久之,这剑就出了名了,方雨诧异之下,也多次看过这把剑,幸得方雨为人敦厚,看了几天没看出名堂,这剑又确没有出奇的地方,他也就任由黄雄随身佩带着。

    那知命里有劫逃不过,不知那里来了一个修真者,听说了这个事情,连夜入黄家盗走了“穿心剑”,剑一离身,黄雄立刻就知道了,他不声不响地忘记了一切,只是随后就追了上去。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