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1章 雪儿恨嫁之离家1

    这边厢方天热血飞腾地击退了十一叔,又奋起神力一掌击退神卫,出了院门他就陪着方雪向外行去,二人刚冲出了府门,就见身边方立、朵儿早已跟随在旁,只有方片仍在院中不知所措的。

    却是方片这一会儿莫名其妙地看着方天居然敢击退父亲,又击退直卫,出府扬长而去,这时他仍没有回过神来,四人早就走得远了。

    这时他整个人已经无法思想了,他何曾见果如此妄为之事,何曾见过这般冲动之人的,不过他承认,方天比他强,比他对妹妹好,比他更象个哥哥,转身他也向院外冲去,外面却已经没有了人影,方片也不顾东西,直向着大路追去,可他如何能追上这去得远了的四人,直到天黑,他才想着,方天与雪儿是不是散心完毕回府了,回到府中他一打听才知道方天等人竟仍未归,他们真的离家出走了,方片只觉得自己没用,仔细想着方天一行人可能的去处。

    出了府的方天急速向前行着,也不回头径直说道:“我这就算得上是叛家了,你们就都别跟着了,都回吧,我们过几日看看情况,没事了就会回来的。”

    方雪回头看着方立和朵儿,也劝道:“朵儿姐姐,立哥,你们就别跟着来了,你们回去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方立和朵儿却是面上毫无表情。

    方立听了方雪的话,却嘴上轻轻挑出些笑,开口说:“叛家啊,好玩,大家一起玩起来带劲些。”

    方天一听,晕!又是自己以前忽悠人时用的,这会儿方天听着却有些急眼了,他逃了也就逃了,朵儿和方立跟着来,日后追究起来他们却是要吃挂落的。

    想着,方天不由挑眉微恼地说:“别跟着本少爷了,都回吧。”

    朵儿奇怪地看了下四周说:“确实还有不少家里的直卫都跟着的。”

    方立挑了下眉说:“是啊得想个办法啊。”

    方天见二人油盐不进,只是跟着不走,不由也是无奈,遂叫过三人轻声附耳低语。

    语罢,四人又有说有笑地向前走去,只是过了一会就见四人已经分做了两堆,两男,两女,却在街上随意行走着,再过了一会就见两人再次分开,四人却散作了四处。

    这时街旁八名神色各异地直卫互视一眼,两人一个的也跟上前去。

    八名直卫两人一组正自跟着,就见四人各自冲入男女成衣间挑着衣服,这四人似乎在买衣服了,这四人这一番买衣服时间那叫一个长啊,就如同买衣服有瘾般。

    连这两个男的也一件件逐一试着,一件件拿起来又放下,却是看了又看,每拿起来件还要到试衣间去试穿着,店里却有几个伙计毕恭毕敬地陪着。

    这八人跟着四位爷,就在成衣店门外整整地站了一整天,不由都对几少爷和雪儿小姐的顽皮大是头疼起来。

    等得天黑,见这四人分别出门,八名直卫也不由一愣,只见一直盯着的四个人如今没有一个是识得的了。八人不由冲上前去逐一细看,果然没有方府的人。

    原来是方天这四人在分头进入成衣店后,早已经在换衣间里与他人换了衣服,画了妆而去,这时早就不见了踪影。八人等想明白了,却是一头冷汗也顾不得惊了行人,急提气向家中掠去。

    天色将黑时,就见李干府前有一脸色通红,衣着普通的男子递给门房一个拜贴,对门房说:“李干家人前来拜访李大人,请速去通传。”门房见此人行状怪异,正欲喝斥,就见来人早已经嗔目大声喝道:“快去通报你家大人,就说家中有急事,晚了就来不及了。”

    门房倒是知道李干出身大河国世家,这人怕是大人家里的人,有要事通传,这门房见这男子派头不小的样子,竟也不敢轻慢,急向内通报李干。

    正在府中著书的李干听闻有家里人来访,却是吃了一惊,直向门外行来,那知走到门口一看,门前这人却是个不认识的,正欲开口就听到这门外之人却掩口“嘘”了一声。

    李干一听,这声音却是方天的;

    李干对方天是很有好感的,尤其是听了方天的诗,李干是有空即读,一读而忘百忧,他早就想找个时间向方天再讨几首诗来,却因这几日才上任,还有无数公干,许多上司上属要一一拜访交谈,他却那里有时间,这时见天上掉下个方天来,不由大喜,如同得了一个宝般地,急带着方天就欲入府了,却那里还顾得方天这怪模怪样的,是不是惹下了祸事来。

    方天随着李干,低头转身进入了李府大门,却伸着头向四处打量了一番,然后招了招手,这时身后街角处就又有三人转了出来,也跟着逐一进入李府大门,四人一一进入,李干吩咐今日李府有事,不见外人,这时就见大白天的,新任大理寺少卿府就已经是大门紧闭。

    屋内书房李干笑看着四人打水洗去涂抹物,赫然便是方天这四个逃家而出的了。

    李干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却笑嘻嘻地开口问道:“方天少爷,不知你这是玩的那一出啊;”

    方天苦笑着看着李干说:“李家李海今日要来我家向雪儿姐姐逼亲,雪儿姐姐宁死不肯,我也打听过了,这李海是个纨绔子弟,那里配得上我家雪儿姐姐,这不,没办法啊,家里逼得紧了,我们也只有逃啦。唉呀呀,可怜我一世家公子,如今却是举目无亲啊,以后就指着你过日子了。”

    说罢摇头不止,正耍着贫嘴,方天却看到李干眼睛立刻笑成了桃花,心里却有一丝警惕不由得就生了出来,这李干为什么这般高兴,这又是何道理。

    却听李干接着笑眯眯地说道:“好啊,就这么定了,从今往后每天一首诗,你们四个人这一辈子就由我李干包了,还有每天都有零用的,好吃的好喝的尽情奉上。”

    方雪昨日听家人说过方天得大王亲封为“诗圣”,心下也是得意万分顿觉于有荣焉的,这会又见李干说的风趣一时忘了烦恼,笑着说:“好啊,不过我还要每天都有一件新衣服。”

    李干转身向方雪说:“没问题,就这样,每人每天两件新衣也是好的。”

    方天听到这里也摇了摇头,却是起身站定,咳嗽了一声,这时就见他抬头深情地注视着屋顶,如看到了绝世名花般双目如痴。

    众人见方天这么快就进入状况,不由齐齐拭目以待着,李干也心里暗赞着,看诗圣这架势,看这深情的样子,果然不愧是诗圣啊,只看这样子,就是出口不凡的,一定会有一首佳作随口吟出,他心里越发热起来。

    只大约一盏茶后,方天也已经仔细地看完屋顶的情况,他低下头缓缓地坐下,端一杯茶喝了一口,抬头却看着齐齐注视着他,满怀着热情,正自等诗的四人说:“噫,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四人一见方天这般作态,不由各各大怒起来,这主人李干更是怒不可遏了,他早忘记了礼仪,拨腿冲上前抓着方天道:“快,诗拿出来,否则立刻给我出去。”

    方天见四人都这般神情激动,不忿的样子,也是吓的一缩头,谄笑着说:“有了,有了。”

    听了这话,仍自不放心地李干放手,却怒视着方天,方天不由叹口气摇头晃脑念出一首诗来:“有了《床前思》,方方一座房,”

    四人见有点诗味,不由陶醉地点头,方天接着念:“四面都是墙,”

    四人接着点头,有点味道;四人就着诗端茶而饮,方天再念:“低头见老鼠,抬头见蟑螂。”

    扑、四口茶直冲方天,方天左手一划,一道金刚护体术挡住,果然挡住了这四人的暗器,四人也顿时被引得狂笑起来。

    方天见方雪笑的开怀,对李干正色说:“给先生添麻烦了,还望这几日先生能助我等打听一下李家及方家的情况。”

    李干瞪方天半晌,拂袖怒道:“其他三人我都收留了,你方天要住也行,一日没有诗,就一日住马厩,我李府没有房舍收留你这个诗剩。”

    在李干府吃罢午饭,就听有李府派出的仆从传回消息,两府皆没有动静。四人此时虽脸上仍带着笑,只是心中忐忑。至下午李干吩咐众仆领四人各自歇下前,两府仍无动静,似乎也未听说方府有人寻找四人。

    入夜,四人聊罢用了晚饭,各自进客房安歇,李干不能真个地将方天逐出,更不能真个地将这个“诗剩”安排在马厩里,心里虽气愤不已,却只有吩咐仆人将众人安置下在一座独院中,择了四个上等客房安顿四人住下,李干才怒气冲冲地看着方天瞪了一眼悻悻而去了。

    方天于院内练完体操,进屋练气直至灵气充盈,练罢卧床而睡不提。

    转头回到李干这里,在主人的卧房内,李干却躺在床上,他这一番却是“求诗不得、辗转反侧”,心里一直挂着件事,却那里能睡得着,只可怜身下床板不停地在抗议着。

    李干这时仍想着方天的那首“明月几时有;”

    他这时心里却是越想越热,想着诗人就在家里,何愁诗不可得的?他不由又站起身向方天所居客房走去。

    走着走着,李干脑里又想起今天逼方天作诗时的恼羞成怒来,当时方天的惫赖样子,想着这家伙居然做了一首:“方方一座房,四面都是墙;低头见老鼠,抬头见蟑螂。”的混账诗来,李干不由更是万分头疼,心里是有气有笑的,却无可奈何。

    走至方天门前,李干不停地踱着步,一边想着如何才能讨得一首诗来,却苦思良久也是无甚良策啊,他叹了口气转身而回。

    这再一次躺在床上还在不停思量着,这一想,这位李干大人就是越发地怒了,遂起身叫来了一名仆人,拿来一幅巨型木匾。

    这木匾是当初盖府时欲做府匾的木匾,宫中送来大正王手书府匾,这木匾也就留下了。

    李干遂命家人取来笔墨,大笔一挥而就,站着等墨迹干了,李干出门持匾腾空而去,这李干大人果然没有让方天看走眼,这身法之迅捷,一手持匾,一手划空,身影忽地不见,潇洒处也是直如天人,如神龙见首而不见尾,暗中行事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