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0章 雪儿恨嫁之战直卫

    这一日,太阳还没有起床,作诗得亨大名的方天就已经醒来,他披衣起床,已经踩着朝露,踏上晨曦,风,明显能感觉到是一丝一丝的,万缕千丝披在身上,凉凉的,心里却莫名的惆怅暗涌起来,步步生愁呀。

    方天这会儿已经走向一处爷爷专为他练功而设的小院里,他心里还在犹豫着,今日已是方天入都城的第三日了,这几日爷爷的话里,方天也知道今天便是李家前来订亲的日子,两个月后方雪就要做新娘了。

    也许是方万胜的提醒,也或者是作为父亲的最后一丝舐犊之情,这两天方片与方雪被十一叔盯的特别紧,几乎就已经快到了寸步不离的。

    尤其是方天来寻二人之时,方震武也总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的,还时不时提醒着三人练武、习文的。

    心念未定的方天,暂时放下心事,练完体操很久了,他仍立在院中一筹未展,他始终不能抛却自己的良心,独善其身。

    都城方家戒备森严,一举一动都不得自由,方天这时不禁更蹙紧了眉,他不禁脑海里想起方雪见到订亲队伍时的愤怒,想着雪儿童年梦的破灭,他甚至于还想着方雪日后的痛苦和悲惨生活来。

    想着,方天目中光芒不由一闪,我能忍心看着七年来一直一起生活过快乐过的姐姐在今后的一生中以泪洗面吗?难道为了家族就要牺牲雪儿,如果要是我去牺牲呢?方天挣扎了,他怎么忍心为了家族去牺牲雪儿,就如同牺牲的那个人是自己一样。

    这日已经是立春后十天了,小院里每一个角落充满了春天的气息,一院的春早,林中还看不见鸟、兽的影子,只剩院中几缕寒烟,顺着风意,钻进了那不知名的雀儿心中,雀儿喳的一声惊鸣展翅而起,空中却见风声依旧。

    一边是方家、一边是自幼玩到大的情感,这时情感终于战胜了利益,方天转身向方雪所居的小院快步地走去。

    朵儿立即跟上来说:“少爷,恐怕家主不喜欢你这样。”方天冷笑着答道:“如果不去,恐怕我会不喜欢自己这样。如果家族要牺牲你、我呢,至少我不能做到无动于衷,索性就由着性子罢,那里能想得那么多的。”

    朵儿无语了,她虽然知道会有这么一出,但还是忍不住劝了劝主天,见方天执意而行,她也随方天冲入方雪院中,院中方片与方雪正向等着升迁令的方震武学着方家“万木搜神手”。

    二人见方天进来,手下同时一慢。

    方震武咳嗽一声,说:“武者一道在心专、在意一,不可轻慢,继续练着。”。

    这二人是被管束得紧了,这时也不敢停下,接着练习起来,二人的眼睛却一直瞟着方天。

    方天见方震武盯着二人也不在意,嘴角处噙着丝笑意,对着方震武拱手一揖道:“见过十一叔。”

    方震武就如刚看见方天般抬手,虚扶方天说:“天儿来了啊,快起,快起,看你兄、姐二人这拳练的如何啊,雪儿这一式使得不错,片儿,手再抬起些来。”

    方天却不接十一叔的话头,他抬起头,这时仍微蹙着眉,他盯着方震武说:“听说今日李家要来向十一叔提亲,不知十一叔可知道啊?”

    方片与方雪听到这同时停下手来,方雪看着方震武说:“爹爹,我不要嫁人。”

    方震武看着方雪喝着:“说胡乱说话,这事是方家家主的决定,岂容你等小儿自决,又岂是你不要嫁就不嫁的?”

    方天仍对着方震武说:“十一叔,这婚事是不是太仓促了,可以认他们先认识一下,互相了解一下的,况且我听学这个李学海也是个不务正业,一事无成的,怎么能配得上雪儿姐姐的。”

    方震武脸上一黑,说:“家主已经做了决定,岂能反悔啊?”

    方天坚持着说:“不知十一叔怎么看?”

    方震武气道:“李家家世不凡,李公子也是英俊年少,威武不凡的,你个小儿又待怎地?”

    方天这时也没有了办法,十一叔这个做爹的也没有把方雪看地比家族重,也想着牺牲雪儿姐姐的,那么就只有靠我们自己了。

    转头方天看着方雪说:“雪儿,你不想嫁,我支持你,如果家族中有什么责罚,我与你一起担当。”

    方雪泪眼朦胧地看着方天:“天子,我是不是很没有用啊,是不是很自私。”

    方天笑的阳光灿烂:“不站在你身边我就觉得自己没有用了,我也不能这么自私。”

    转身看着方震武说:“十一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方雪是我姐,更是你女儿,我想我不能给她她需要的,但我愿意支持她拒绝她不想要的。我不想她将来后悔,更加不想自己将来后悔,不知十一叔您以为如何?”

    方震武喝道:“大胆,方天,你还不退下。”

    方天昂然不动,上前拉着方雪说:“雪儿跟我走,谁订婚让他自己嫁去,咱不侍候。”

    方雪犹豫不决地看着方震武说:“爹,我宁死也不嫁。”

    方震武看着方雪轻声又劝道:“李家公子李海,爹爹见过,少年英俊,是难得的佳少年,也配得起你了。李家家世显赫,家主也觉得这婚配十分地恰当,听爹爹的,如今这般婚姻去那里找?”

    方雪退后两步说:“女儿不要嫁,女儿不要嫁,女儿宁死也不要嫁到李家去。”

    方天见方雪如此无措,十一叔如此绝情,心里早已经暗怒,他一怒之下却直直地挑起双眉,唇角处更是刻薄地抿成了一条细细的线来,这时他却强压着对十一叔的不慢,深吸了一口气,压下翻滚在胸腹中的就要脱口而出的脏话,只叹口气说:“雪儿,走,哥哥陪你出去走走,让十一叔再好好地想想。”

    二人就牵手向外行去。

    方震武大怒道:“你,你给我站住,来人拦住他们。”

    两名方震武的侍卫持刀站在方天面前。

    方天如若无人般继续向前直行,二人探手抱向方天,方天灵识一动,灵气刷地运行一周,二侍卫手未至时,方天却脚尖一点地已闯入二人怀中“砰”的一声,二人却如中巨石向后直直飞去。

    方震武见方天如此神勇,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也不敢怠慢,立刻施展“万木搜神手”探手一招“雨条烟叶”向方天抓来。

    方震武虽资质不佳,然而十余年已达阴木大成之境,对上这阴木小成的方天,大约自以为已运足真气,对上方天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谁知道方天是个怪胎,见方震武抓来,方天嘴角笑意一展,直欲笑出一朵花来,然而这笑意竟然有着无比的冰寒。

    方天见十一叔这一抓,也深吸一口气,吐气说了声:“十一叔小心”。却是身形不变,径直向方震武怀里仍是冲来。

    方震武措手不及右手一抓,方天左手格开“砰”,方震武就觉得一股巨力从方天手上传来,还未及反应,紧接着方天已经直直地冲进怀里,方震武这时双手却均被格在方天身外,那里还有阻挡之力,方天的肩轻轻在方震左胸一点“砰”。

    这时双手相交与方天肩触方震武胸口,这两声几乎齐响同出,一点儿听不出差别来,入耳竟合为一声,由此可见方天之快。

    方震武也“砰”地向两名持刀护卫般直直震飞出小院。

    一名直卫听得院内有打斗声,从院门处掠来,径直站在门口,正正地堵着了二人的去路。

    看着这四十余岁的筑基期大汉如山屹立,方天不由苦笑,看来出去散心不是容易的事。

    大汉站于门口,挡住出路,方天也不回避,放开雪儿直行而去。

    这大汉见方天冲来,右手张开,只见蒲扇般大手直朝方天左肩推来。

    如今的方天才十五岁,身材瘦小,一米六十刚出头的他,在面对着这一米八十出头的大汉,就如同面对着一个巨人。

    方天夷然不惧,只见他又是深吸一口气,周身骨骼一阵脆响,右手连续一划,六道白光一同闪过,赫然是固体术、巨力术、疾行术、狂风术同时一道虚弱术、一道捆缚术冲向这名壮汉。

    狂风术、虚弱术、捆缚术已及壮汉身体,如果他闪避则加持了疾行术的方天立时会一冲而出。

    这六个法术是方天经这近一年来的总结而得出的配合最妙的法术了;

    这三个法要已经将及体,壮汉却面无表情,单手仍是直击而出。

    于是方天吸了口气“砰、砰、砰”一瞬间,方天连击三拳,壮汉连退三步,已退出院外。

    虚弱术与捆缚术效果方退去,壮汉垂手而立,如同见鬼般看着方天。

    要知道,首先阴木小成之际的小法术是无法影响筑基期修者的;其次低了两个阶段,即使是筑基期修者仅以肉体抵抗,阴木大成者也难将之击退,方天连续打破了两个常识,怎么能不让他惊骇于方天的功力非凡啊。

    这壮汉被方天击退,方天跟着出了小院,却紧盯着这名直卫,这直卫进院也本不是与方天作对,帮助方震武阻止方天离开,他也只是护院有责,听得院内打斗前来观察情况,见方天与方雪携手而去,他不再阻拦方天的离去。

    方震武这时又跳了过来,方天抬头看着羞恼的十一叔,吸了口气微顿一下说:“十一叔,你还是在这等着李家前来提亲,看能否挽回点两家关系。我陪姐姐出去转几日就回。”

    二人即步出方府,方震武见方天如此妄为,不由也乱了手脚,可这会儿方天竟然不顾长辈的面子,与他动起手来,更让他震惊的是,连筑基期的直卫也被方天击退,他也不愿再上前挨揍,失了面子,可是家里的直卫又不听他的,方天在家主面前显然比他有“面子”,方震武更是手足无措。

    这时的方震武如同被欺负的小孩,他唯一心里想的就是向家主“告”方天的无礼与霸道,他又忙派几名手下去通知家主而去。可是如今家主正在参与朝会,如何能见。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院门口跺着脚,甚至没有发现周围投过来的好奇的目光。

    直到约一个半时辰,家主方才朝会完毕乘车而回,见他这般模样,脸一变大声训斥道:“混账,如此年纪,怎么这般不知体面,还不随我进府说话。”方震武登时脸上臊红,转身入府,一边禀报方天的胡作非为来。

    方万胜来龙去脉地听完,也是叹息道:“如此男儿,如此血性啊,真是我方家子孙,如果我当年有此担当,如今…….”

    显然方天这一手,却是大出了老爷子的意料之外,破府而出,这家伙真有种,老爷子叹口气想起了当年发生在他身上的婚事来,居然当着儿子就说了出来,正说着,却见方震武尴尬地看着他,老头不由脸上一红,话题一转竟又说上了正题,“老十一啊,你要嫁你女儿,可想过她的感受啊?这一家子的,如果都不能互相护持着,这家又有啥希望啊,天儿啊天儿,我的好孙子啊!”

    方震武听老爹话头居然将矛头直接转向了他,不由直欲吐血回道:“是孩儿的不是,孩儿没有想过女儿的感受,可是如今李家订亲迫在眉睫,如何应对?”

    方万胜叹道:“还能如何,派人去寻天儿他们了吗?”

    方震武噎了一下,道:“不曾。”

    方万胜大怒道:“怎么不派人跟着,天儿如有什么事,如何是好的,你让我怎么向老祖交待,你是怎么做事的。”

    没有说完老头就厌烦地看着方震武,喝道:“没脑子的东西,退下。”方震武吓得已经是心骇若死,那里还敢再多说,本想再投诉方天几句,这时也不敢再出口,只是连忙躬身连滚带爬地退下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