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37章 文圣院、大正王

    在所有生物中,人类的生存是最讲究艺术的了,而这艺术的集大成者指的就是妥协,要对敌对的势力妥协,要对家庭其他成员妥协,要对社会制度妥协,没有人可以不妥协的。

    出门要看天上有没有打雷,是对天的妥协;

    要给老人让座,是对道德的妥协;

    考试不能偷看,是对公平的妥协;

    不能在商店里随意地拿东西,是对法律的妥协;

    只有妥协了,才能过得更自在,大家都知道,当你的自由防碍了别人的自由是,你也就要被限制自由的;

    方天来到红月王国的都城,他第一天学到的也就是这个妥协,这是家里对李家的妥协,对这个二世祖一无所成的李海妥协,只为了家族能拉拢李家,方天就要学着去妥协,就要看着雪儿出嫁了吗?

    想了一夜,方天仍觉得他无法割舍与雪儿的姐弟之情,却去做个无情无义的人;

    但是他同样也不想方家树敌,让一个世家的所有子弟都为了她姐姐的原因开遭受到损失,这就是个不智之人;

    即不能做个无情无义的人,又不能损坏家族的利益,做不不智的人,方天当然只能求个心安了;

    第二日天一亮,方天味同嚼腊地陪爷爷吃了早饭,爷爷就去早朝了,这时方片、方雪就立刻冲来,用同情地看着下人侍从的眼光,更像是看着一个“三陪”般地斜睨着方天说:“可怜的孩子啊,陪爷爷陪了一天了,要不要我们陪你去外面转转散散心啊?”

    方天看着这二人毫不以家主看重自己而嫉妒,却关心在爷爷身边自己受着拘束,不由心里边更加欣赏这二人的性子,这时爷爷的牺牲方雪的话更如同一个钉子扎在他的心上,他只有压住烦恼强笑着。

    方片这时更是走上前来,伸臂直接搂抱着方天的脖颈,大声笑着说:“天子,我是看出来了,爷爷很看重你的,以后你做家主,谁敢反对,哥哥揍死他丫的。”

    方雪却在一边鄙夷地看着方片说:“就你这德性,还想揍别人啊,你就一吃货。”

    方片转头大喊:“妹妹,我这正和未来的家主套交情呢,你就不要拆台了好不。”

    三人又一起笑闹起来。

    朵儿却看着方天微抿着的唇与微有些抽搐的脸颊看出了方天不开心;

    她知道,那怕是家主说了雪儿这事对方家的重要性,可方天却早晚必然会出头为雪儿做主的,朵儿叹了口气,这个小家伙的性子不知从何而来,这个世界弱肉强食多少年了,怎么会有了这样的“傻x”性子的人,他早晚会把自己害死的,可能还会连累身边的无数人;

    她嘴里嘀咕道,“咱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小家伙不久又要生事了。”

    朵儿想着,但她心里却不知怎地,始终是热着的,因为她知道,这个小家伙却是不管身边的谁有了事,他都愿意去护住他们,那怕这事对他也没有一点好处,正因为这样,他身边的人才也愿意为他付出;

    方片与方雪缠夹着这个看着有些兴致不高的方天正聊着呢,这时前院又有下人前来通报:“大理寺侍中李干李大人前来拜访方天、方少爷,方少爷你看是不是现在前往客堂与李大人相见?”

    方片、方雪也知道了今天方天要去给李干捧场的事来,不由对方天又生出些同情来,这小子怎地就这么不得闲的,还想着和这小子再去逛街呢,他可就又忙上了。

    于是无奈地方天就在方片、方雪同情的目光下,转身摇着头向客堂处走去。

    走出内宅门,方天又嘱咐了方立几句,让他陪着方片与方雪去逛街吧,说完,他就与朵儿一起向客堂处走去,这个李干可是方天为未来方家投下的一个潜力股啊,可是要上点心才是。

    一路上就有八位直卫随着方天与朵儿离开后院就也纷纷跟了上来,八人都是紧随其后,寸步不离的,方天想,这大概就是爷爷昨夜说的,给他派的随身侍从了,方天灵识不由向这些人打量过去,却发现这些人个个都有筑基期以上修为,他不由暗自惊叹着家中实力果然很强大啊,安全是有保证的了,他心里也是安定了一些。

    客厅内已坐了一会的李干见到方天进来,就已经急急站起,他也不多言,迫不及等地拉着方天就向府外走去。

    坐着方家的马车,三人就行到了文圣大广场处,文圣大广场在皇城外,靠着皇城的左手处,其内有七十余处大、小建筑,大部分建筑居然都与皇宫同高。

    方天心里惊叹万分,一般王城内那里会允许有建筑与皇宫同高的,这文圣大广场只看这一点就知道,它显然是红月王国的重要建筑了;

    这个大广场占地也不在皇宫之下,里面最少能容下十余万人,在广场内是一个高高筑起的极高大的一个高高的台子,一行行台阶从上方直达高台,台阶上是一堵高大的巨石建造的城墙,四处岗哨林立着,这台上就是文圣院了。

    文圣院场内有着许多逐层挑出的门框装饰和交叉的溜檐,彰显得文圣院更是无比大气、庄严。

    刚进了广场,走上这一处高高的台阶,行到高墙外,就见四周无数金甲护卫守卫森严,四处行人也被护卫远远的就驱开了,一个首领模样的金四护卫这时已经验了两人身份,点了点头示意二人可以能过,一众护卫们却又伸手挡下了方家八位直卫。

    这时,门内的一众金甲护卫中又走出一位首领模样的持刀护卫,他带着一队人迎向李干,这头领显然是认识李干的,只与李干笑着交谈了几句,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干身后的方天,也不搜身,便挥手放李干与方天入内了。

    朵儿与跟着方天的八位直卫见了金甲护卫,他们也识得这是皇家护卫,惊讶地看着李干与方天被带入文圣大广场,只是带着些郁闷的眼神互望了一眼,他们也不多言,就在门外找了个茶座自去坐了一边吃茶,一边等候方天出来。

    方天随李干被几位侍卫带着走进文圣大文场,穿过了一个长长的复道,就看见一个长方形巨大的会堂。

    这是一个类似现代的四、五层公寓式建筑,却是由无数巨大的白玉筑造而成,这个建筑竟然还有许多类似阳台设备,只是没有玻璃,其宏伟壮观处让方天不由暗暗地咂舌。

    他这时心里也yy起来,是不是中国的那一些古建筑,都是因为那时候也有修真者,用修真者搬这些巨石当然是可以想像,比起重机什么的机械那要容易方便的多,当然也要快得多了,方天想着不由偷笑起来。

    二人在外面看了一会,就有会堂的一位侍卫前来领着他们进了会堂,刚进会堂,又有几个仆从模样的人把二人请入了一处偏院内。

    几名仆役将两人带入偏院,引着二人在偏院一间屋内坐下,方天向四处打量着,就发现偏院外四周若隐若现的有无数金甲护卫及太监、仆役,一个个恭敬的侍立着,竟是一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方天坐下没有一会,有几个仆役上前奉上了茶点,也都是方天前所未见的精品茶点,方天不由有些诧异地看着李干再次确认地问着:“就在这个地方作《百家治国论》之辩吗?”

    李干抿嘴一笑地点着头,只见他这时也是一幅好奇宝宝样子地向四周打量了一会,感受到这里的压抑的气氛,二人也不敢随意走动参观这宏伟壮观的建筑,更不约而同的低下声来,又开始小声地聊起法家学说来。

    聊了一会,方天察觉出在四周的侍卫、仆从,在洒扫、检查完毕后,又一一隐去,一座巨大的文圣大广场,有数千人立于其中,这时如不细细打量,四处竟如无人般的寂静,方天心里也是暗自讶异,这里好大的规矩啊,果然是有圣人气象啊。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正在交谈地二人就听院外传来一阵嘈杂声,两人这时也不由停下了交谈;

    方天也知道,这是一切准备就绪,就要等一些人物到场了,显然这里面有许多大人物,方天这时也只能静坐着等着辩论开场,不一会儿,嘈杂声渐入中院不闻。

    又过约半个时辰就有一个中年太监进入这小屋,对着李干躬身说:“大王传大理寺侍中李干觐见。”

    李干站起身,举手正了正衣冠,一边抬目示意着方天跟上他,一边随着这个太监举步向外走去。

    方天一摸头上已是有了一片冷汗了,到如今一共活过了四十三年的他,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他爷爷尚书方万胜了;做为本家的爷爷,他多了些亲近,自然也少了敬畏。

    可这次听着好像是要去见大正王了,方天不由有些心惊肉跳的,奶奶的,这次怕是又上了李干这贼厮鸟的当了;

    什么相助捧场的,如此大的动静,还有大正王要参加,那里就是好来的?还捧场呢,方天这时早就一脑门子浆糊了,捧个鸟啊,在大正王这捧李干的场,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

    方天这两日真是流年不利啊,先是被亲爷爷给卖了,这也就隔天,又被一个骗子给骗到子大正王面前等着不知卖出什么价的,方天不由哀叹了一声,xxx的,哥的智商就这么低吗?至于让人见天的骗吗?还想着李干是方家的潜力股的,他简直就是方天的催命符啊。

    早知辨论是这般情景,方天是万万不敢来的,可是这会儿已经身在文圣大场里,早已经是进得出不得了,这个小小的方天又往那里逃的,看着李干示意完毕,躬着身子向前行去,也不多理会更不去安慰方天受伤的心灵,方天心里却只有暗骂着这个扫把星。

    随着小太监低着头向前走,方天一边擦汗,一边暗骂着李干,还不得不与李干一起进入了文圣院中,这才是真正的“文圣院中,身不由己啊”。

    走进文圣院,前面两人停下了脚步,方天略抬一点头,就见前面李干好像若无其事地朝上一拱手道:“大理寺侍中李干见过大王,恭祝大王万岁。”

    这一下,一直对封建王朝怀着无比痛恨,同时也对“三纲五常”怕到骨子里的方天也在暗底里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这里也是不用磕头的,话说这磕头的礼是从那里传来的啊。

    这方天也急忙欲学着李干的样子,这时也一拱手就朝上看去,他正想着要学李干的舌,也再说上一句“草民方天参见大王,恭祝大王万岁”的话来,谁知道人家大正王根本就没有鸟他,如同李干身后本身就是空无一物般。

    大正王等李干话声一落,就向着这个方向目不斜视,目无余子地盯着李干笑了几声,就听他朗声说:“李先生进的法家学说一册,孤已经看过了,先生大才,孤十分敬佩啊;孤与众臣已多次论过了,但众臣都说有不懂,不太明白的地方,今天孤就召来众臣,我们要在这文圣院让李先生为法家正名,以期得立百家正说。”

    李干躬身答道:“下官微末小才,也不敢当大才之说,但为正这法家之说,愿为大王和诸位大人献上自己一点拙见。”

    大正王听李干说完,又是哈哈大笑挥袖说道:“先生过谦了,先生这就请说吧。”

    方天一看,好啊,看来没我啥事的;

    这时他吁了一口气,心里却有几分暗喜着;

    乘二人对答之时,他却也是偷眼向着四处看去,这时院中一众文臣们都站得笔直的,有一些人在向上看,这是在看大正王;

    有一些人却上下打量着李干,显然是等着听李干的高论的;

    方天发现这会儿好像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也是竟是双眉一挑的就成了一字眉了;这时他也急向后出溜了几步,先溜达到了一边,又抬眼向大正王处看去,就见这大正王看着甚是年轻的样子,这相貌看上去也就三十岁的模样,长相甚是普通,唯有一双眸子隐藏着些锋芒。

    果然,他虽然如老鼠一般地在这宫中用着“电步”上身纹丝不动,连衣袂也没带起一丝风地就平地里退了几步,也没有引起场中人的注意,方天心里得意着,这锻体术练了几年,没见别的作用,这“舞步”竟是大有长进,这时如果再回咱家乡,猫王舞王啥咪的,还不得“恨死”他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