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8章 致命的阵法

    这一日拿方立做地字试验,又得了老师传下的不知从那里来的《阵法学》,方天躺在床上一边想着《阵法学》中的知识,一边回味着灵识在方立体内的一丝丝感觉;

    想着他却灵机一动,阵法,我的灵识看不到灵气,试试用阵法去看,先在体内找到阵法的布法以,然后是不是就可以了?

    方天急步出门,来到他的试验区里,开始了他的新的试验;

    这一次他要用灵识在体内寻找布阵的办法;

    这一找就是一夜,这一次灵识却按照老师所讲的直达周身各细胞的至微处;

    一夜,方天惊喜地发现,灵他的灵识已经达到的微细胞层次,一丝丝灵气在这个细胞层次里淬练着方天的肉体,他如入仙境般身体一片通泰着。

    已经一个夜晚过去了,方体灵识操纵着无数的天地灵气已经进入了他的细胞微层境,达到了的于细胞微层处淬练肉体的境界,一时间通体舒泰,欲神欲仙的,但这时方天仍是闭目而坐着;

    终于十几个时辰一眨眼就在方天没有一点察觉地就过去了,他也终于完成了灵识对一个个细胞地探查的过程;

    这时的方天已经能体会到灵气开始轻轻地在体内肉体细胞中出入着,滋润着,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去表达,却是有一种美感自内而生,难道这就是真正意味的修练,方天耐住性子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再次走向下一步;

    如今不再是只能运用灵识无力的捕捉天地灵气了,这时的方天看到了一点希望,在他心里已经渐渐开始充满了一种满足的喜悦来;

    可这时他仍闭着眼睛,全身心地去感受着那些天地灵气,这些天地灵气此时虽然还不能停留在体内,但是方天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它们就在身边,不是不可捉摸的,也不是无法挽留的痛。

    喜悦过后的方天灵识一一转回,一念却再生起,他再次开始了他的另类修练了;

    说是另类,却只是因为这一次却与以往不同,也是没有一个修者走过的修练之路,这条路是方天根据自己多年的试验,在老师《阵法学》的引导下,任性所创,这也是只有他才会走,才能走的路;

    方天的数千灵识不经意地各自分散而出,小心而缓慢地散布于周身各处,开始在通过了天地灵气的滋润的肉身中寻着一处处结点处,开始小心地拨弄着灵气,慢慢地如同穿针引线般地旋转了起来;

    果然,不一会儿,他的肉体中已经如同他预料地,这时就自下而上,已经缓慢地成就了“入明神鸟居,成日足结,达云月共舞”的一个结点来。

    而在由内而外处,灵识又寻到了一处结点;

    方天更是不敢怠慢,沉着心神,灵识稳下阵脚,再次地盘旋于处于体中的丹田结点处,一旋,再旋,三旋,方天的灵识耐心地转着,如在米上雕花般地用旋转的灵识转点着,重不得,这是细胞深层至微处的操作,轻不得,轻上一分,灵识就一旋而过,以前的工作就通通白费了,终于,慢工出细活下,方天灵识不知第几次地旋点而过,终于成就了“石田佐吉结,赑屃结,菊葵结”;这时两元瞬间合一,结点两处已成。

    最关键的第三处开始了,方天的灵识再直入下体于生死玄关结点处,又是无数次的轻旋急点,不知多少次的试验过去了,方天欣喜地发现,他又成就了“闻竹结,音无响子结,藏之介结”。

    这一刻,体外灵识与灵气早已成桥,灵识操纵着为气,已经自成一体,此时正是灵气交击,混合,提纯精进时,却是“七雄互争,六气合泰;识与体合而天生旋沛,各怀八器。”方天的灵识与肉体因为几个关键处形成了结点,竟然也空前完美地“合而为一”。“璇玑悬斡,晦魄环照”方天终于进入内视体内的大成之境。

    终于不用像盲人摸象般地那样去操纵灵识了,方天的灵识在这一刻如同看到了光明的人,睁开了双眼,他开始看到了体内的天地,真正的工作就要开始了,方天强自压下狂喜,重新地沉溺于这个境界中;

    他的灵识与肉体细胞这时也能如一物共存于体内了,到了这时他才真正地明白了修练的真义之所在,修练却是从天地外吸纳灵气,并于体内储藏灵气,灵气如同食物般被吸收转化,成为体内能量。

    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将糖转化成供人体分解使用的血糖,但仅是血糖,如何够用,还要更多的吸收转化成肝藏里储藏,再吸收更多地就会转化成脂肪,地球人都知道,摄入过多的糖就会变胖,就是这个道理。

    然而灵气呢,虽然灵气与糖相比,就是核武器与一把破剑相比一样,然而在原理上却是相同的,都要有个吸收转化与存储的过程,方天过去是无法吸收,就谈不上转化与存储了;

    然而,到了这会儿他竟也通过铸造阵法结点,强行地就从无法吸收灵气,变成可以吸收了,他已经跨出了这一小步了,这艰难的一小步,却是方天数年的知识与力量的储备。

    这时,方天体内世界里远处有无尽的光明,有无尽的黑暗,有数不清的星空、有月、有山、有水,灵气如泉裹着身体。

    光与暗间,紫府已巍然耸立,方天灵识微动即进入紫府。无数毛孔呼吸着、吐纳着。时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一瞬间又入湖光秋月两相和,隐隐飞桥隔野烟之境;正感受着寒潭映白月的美景,却又踏入秋雨步上青苔。

    方天的灵识合于肉体内,这时灵识转处,他却仍在不停的悟着、思着;

    在这一刻在灵气溢满体内之际,方天灵识却又是忽而一凝而起,身周也同时响起一片“刷…..”的声音,如同与天地形成了共鸣一般;

    方天周身皮肤开始忽鼓忽陷起来,如同有数百只老鼠在体内爬行着;

    他周身的骨骼同时开始卡、卡做响着,他的身体如欲散架的机械般,又象是无数个要从体内爬出的怪物,这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骨骼也开台伸缩不定起来;

    方天身体的所有的肌肉也在不停地扭动着,象互相较劲的蛇,他们忽尔被拉长,忽尔被压短,忽尔盘旋在一起,肌肉中的筋结突突突地跳着舞。

    方天操纵着灵识缓慢地,一步步地按老师所传阵法,这时就在体内运用着自己控制的无比精细的血液、细胞开始刻划着;

    在灵识到达每个阵法结点处,方天都会强行控制气血用灵识为笔反复刻划,凝聚着;

    而在阵旗所在处,他即以灵识凝血为点,反复不停地锤练着;

    这时方天体外一道道符文也已若隐若现的,如同有一只无形的笔刻印在了他的身上。

    这时他体内血液已是百结,筋盘而骨结,四周的灵气在“三才阵”的吸引下如同群蜂入窠,直向方天体内涌入,方天体内但见灵气却也是迫不及待地也不吸收转化,直接与体内血液相溶着,这时血中就见有微晶闪过,筑基为液,金丹成流,元婴为晶;

    这时方天与血液结合的灵气却也自行分解出灵晶来,向着体肤处散去,正接近体肤就纷纷一凝,随灵识而转起来,一一定于体内周身结点处。

    迢迢夕已深,亭亭月将圆;芙蓉露下落,杨柳月中疏;夜半酣,人正眠时,方天吐出一口气灵识疲惫,体内诸般经脉交错,此时已渐渐自成体系。

    当疲惫的灵识于体内轻旋一周,他再次感受到了天地间充沛的灵气。

    灵晶散于体肤,却高悬于体肤内方天暗暗设定的一处处阵法节点处,这才是关键的之时了,此时若是方天灵识如同旋转于阵旗般的旋于灵晶,那么这个阵法也会象“三才阵”般地一会儿就充满着灵气的。

    可是不要忘记了,阵法是布于天地间的,可这方天这阵法是布于血肉间的,这灵气一入最后会不会真的血肉四飞呢,连方天自己也没有答案,会不会最后也象某个“三才阵”中的血滴,最处化为飞灰呢?

    方天这时却没有了这些杂念了,许多年来,一直存在他心中的忧虑,在得到了老师传授的阵法后,都已经被他纷纷地抛在了脑后了。

    所以这个险他一定要冒的。

    此时他有把握的就是,只这个体内阵法可成,他的灵识是可以在阵法炸开之际,果断地以灵识为媒驱散去这阵法来,虽然这样做的代价会让他元气大伤,灵识再次被毁,但方天已经经历过了这种灵识被毁的过程,而这种程度的伤害,他自信还可以忍受的,相反的他却再也无法忍受自己是一个废灵体,是一个无法修练的废物。

    早就定下决心的方天,灵识纷纷散开,如同踩雷的工兵向体内如阵旗般旋着的灵晶漫漫地如水般注入,这时才见了方天平日里练体术的威力来,这时方天周身细胞却如同被精密控制地仪器般,一丝不苟地在肉体内以肤为“天”、以肉为“地”、以“骨”为人、以血气为“媒”以“灵晶”为“阵旗”;

    方天体内早就隐隐地布好的三百六十个“三才阵”,仍未成形,但这时方天灵识忽地通阵一绕,却也是一现即隐,一隐又现,他身体各处已经隐隐地胀痛着,方天已经有了一种要爆炸的感觉了。

    这一番却又是个大工程了,方天体内灵晶闪耀着,肌、肤、骨、膜、血、脉却一瞬化去,一瞬复合,如果一个操作不当,方天就会像一个烂西红柿,瘫软于地,可是他却仍是勇猛精进,那里见得丝毫畏难来。

    这时,方天心里更是不敢有丝毫放松,方天灵识四处一分,却向中心处如旋风般地旋了起来;

    灵识这时绕体内三百六十个未成形的“三才阵”一旋,就已经将各阵以灵识激活起来;

    阵未成;

    “阵旗”未成;

    结点未成;

    但灵识却本就有;

    灵气也本就在;

    诸阵之间在方天的灵识之下却如同一座连成了一体的塔了,天地间的灵气吸入一座座“三才阵”开始不停地如同一个个勤奋的工后,逐次地向内传递着,再向内,这时灵气就已经直入丹田,在这里也有一个布置的精密的“三才阵”,这却正是诸塔之顶了。

    这时,方天遍体一震,“轰”耳中已经响成了一片了;

    这种操纵阵法的方法,对所有的生命来说只有一个结论;

    方天精细的细胞;

    敏感的神经;

    巨大的灵识;

    全身的血、肉、膜、筋、骨、皮,

    纠结着;

    挤压着;

    而阵法尚未完全成形;

    灵识却已经不知觉间引气入体

    灵气;

    阵法;

    暂时未成形状的阵旗在拥有着天地灵气巨大的力量的灵晶处盘旋;

    根未固而阵已转;

    如今方天的灵识却只能在一众“炸弹”中紧紧的绕行;

    裹着所有未完全成形的体内“阵旗”;

    这时诸般工作却不能丢下一件;

    一个小小的差错,后果就是阵暴;

    阵暴,阵法的一个个零件就是方天的身体的部分;

    这一个阵法布的只有两个字形容;

    致命!!!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