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7章 灵气入体

    方立被方天带入了他多次改动后所布的三才阵,等方立开始静坐练功时,方天的灵识全出在方天的经脉中以方立的灵识为引,纷纷地渗入方立的灵气中,细细地感悟着灵气与肉体血脉结合的原理,但他的灵识毕竟如同一个盲人般无法了解细节,只一股脑地涌入,团团地围在方立灵识四周,却引来了巨量的天地灵气;

    这一番灵识引来的灵气不但量大,最关键的是经灵识一一过滤后其纯净度也远在方立灵气的纯净度之上;

    一次试验完毕,方天发现果然方立也象方片与方雪一般地提了一个境界;

    可气的是,这家伙已经达到筑基期了,方天心里也是叹了口气,这些家伙能修练真是好命啊,自己多年的阵法心得可全部被这些家伙占了便宜了,却是自己一点也用不上;

    为什么我的灵识依附在方立的灵识之上,我也仍如一个瞎子,看不到灵气,而被包裹在其中的方立的灵识却丝毫动弹不得,他却能感觉到,看到,从而吸收,转化,储存灵气呢?

    方天再次紧抿着唇,气愤阿,命苦啊,但为什么啊?

    难道我方天的使命就是创造别人的奇迹,自己却隐身于幕后,做个英雄背后的那个角色吗?想着方天不由泪牛满面起来;

    方天心里想着,却也是不停手,急速挥出了全力的一拳,直奔方立而去;

    方立感受着拳风,他也不敢怠慢的,只见他立稳了桩,也是单掌伸出,运足灵气迎拳而去;

    “砰”,拳、掌相交二人同时脸上红潮一涌,片刻后脚下“咯,咯,咯…..”几声,脚下不堪重负的石条已然片片碎裂。

    这时感受到这如山重拳,掌疼入髓,方立这才明白,以往二人交手实在是方天有意相让,他没有尽全力,否则那怕是加上方片、方雪三人也不是方天的对手。

    方天叹了口气,转了转眼珠说:“以后和你没得打了,“筑基初期”啊,连身体也这般结实了,再学习些操纵灵剑的法子,我不得干挨揍啊。”

    方立看方天有些吃味的模样,他也有些不是滋味地道:“少爷不必着急,少爷还未修练灵气也比方立强些,今后成就不可限量啊!”

    方天听到灵气不由心中一沉,想着如何使灵气入体,可是先要能感觉到灵气啊,方天的灵识散出,再次拨弄着灵气,灵气就像是传说中的鬼,别人都说的活灵活现的,可是方天自己却没有真正的见过;

    一边郁闷地请方立往偏宅而去,进入偏宅,二人向回来的潘夫人请安毕,潘夫人见儿子领来了客人,却也不问身份地位如何,只热情地留下方立吃饭,三人坐在桌旁吃饭聊天,一同感受着一份难得的温馨。

    送走了方立,今日有些小郁闷的方天在院中连续做了两遍体操,才停下手来,休息完毕,他起身站定后就又看到了他那个神出鬼没的老师了。

    方天不知道他何时来到眼前站定,四处一片寂静如梦幻般就出现了这个人。

    方天甚至仍在怀疑自己眼花了,揉揉眼,摩根·卡纳那蔑视一切的眼神如上次般,他仍是面无表情如同看着一团空气般,双目没有焦点地看着方天。

    经过四年残酷的锻体修练方天目光已可发现苍蝇毛的舞动,他的耳朵能听到地底昆虫行走的声音,然而老师竟还是象以前一样,无声无息地就出现了,如同方天这些年的成果其实只是一个笑话一个虚妄。

    但是此时的方天却发现了老师的与众不同之处,他如星云的瞳中显然没有任何倒影出现,影入眼中的一切像被黑洞吞噬着,而没有反射出一丝一毫出来,方天明白周围身边的一切,这位老师都了如指掌。

    摩根·卡纳这回却仍如上次般看着方天,他说到:“小家伙,老师这里有些你有用的东西。”

    伸手缓慢一点,方天还没意识到躲闪,指上一束光已传入方天脑中。

    那一种无法接受与来不及消化的东西,海量地不认识地星辰、不认识地图像一下爆开,冲入他地全身,冲入骨髓,冲入心、肝、脾、冲入脏腑。一个爆炸接着一个爆炸,这是方天最深恶痛绝的教授方式。

    方天暗骂着xx的,这老师难道前生是养鸭专业户,怎么这个老家伙也只会这一手啊,就没有一个好办法吗?方天心里骂道。

    方天在脑海里爆炸中暗暗地发誓,如果他有弟子,他也要这样去教弟子,让弟子永生难忘。

    又一次,经过了四年未曾失去神智的方天再次成功地昏了过去。

    他不知道这是老师用了两年时间才总结出的他这一生所见所闻的与阵法相关的知识,更是老师这两年多走遍了这个世界找遍了所能找到的,并运用他数万个主脑总结出来的,最为关键的是这个阵法知识却是老师总结了他的功法境界知识,将阵法已经剖析至灵气与能量转化的至细微处;

    至今为止,做为一个达到了神的存在的高手中还没有一个存在将心神闲到分到了阵法上,这个《阵法学》却正是达到神的存在的心血结晶;

    没有良心的方天还在无知的腹诽着,谩骂着,同时他在无知中昏睡着。

    天亮后方天刷地跳起,身边没有任何异样,那个方天心里不负责任的老师又如以往般早就不知去向了;

    方天散灵识于体内细查,在识海中除了老师传下的又有一片图像生成,是“三才阵”,这才是正宗的“三才阵”这阵法简约,却浑若天成,阵法节点隐而不现的;方天不由行入小院,他如得神助般心由意起,意随心动,取出阵旗重新布起了“三才阵”。

    此时方天对阵法的运用早已经出神入化了,更是明了阵中灵气结点的细微之处与灵气运转的涩滞所在,不客气的说,方天此时已经有了一点阵法宗师的境界了,只是他的阵法是在前人对天地灵气错误的理解下,有了一丝丝地偏差,却也不是全然无用的;

    如今,得了老师传下的精确到了至微处的阵法,方天多年储备的阵法知识却如被点了睛的龙一般,一下活了起来,可以说如果没有方天这数年的刻苦钻研,他也就只会如老师般地永远也不明白阵法的精髓不在于阵法的布置,而在于心与灵识的感触,少了心与灵识的结合与感触,布的阵法再精细,也会少了阵法的神;

    而领悟了阵法精髓的方天,在这一刻得到了老师这在精细至微处已经超越了所有阵法前辈的《阵法学》,他已经站在了阵法的巅峰,这一刻,他就已经超越了老师,当然这是指那些他见过的阵法与学过的,他的超越了所有人的地方就在于他领悟了阵法的神,他一下就明了了阵有阵格,如同人格,每布一阵各有其性。

    方天这时,心里不停地转着老师所授的阵法知识,心中却一时通明,他不经意,取出阵旗开始布起阵来;

    这时的方天,却如同傻了般地也不打量四处地形,只是灵识散于四处,忽尔挥手,忽尔跃起,忽尔弹指,不经意间,阵法已成,挥手处阵成旗隐,布阵处空无一物,唯方天一念而起,此阵方若隐若现着。

    三十六门阵旗的阵法,只使用了十八门阵旗,法阵已成。神识一绕,阵法笼罩小院,四周灵气如潮而至。

    深吸了一口气,方天在识海中随意浏览器着他可以看到的阵法,能看到的部分只是冰山一角。

    他一一看毕,这才发现阵法也有练器之说,而“阵旗铸造后”才是“阵盘铸造”。

    再往回看,再细看说明,他明白了一个阵盘就可以代替三十六面阵旗,却更能发挥阵法的作用。

    此时,他不由想起了内门百宝阁的阵门内时常见到的那十几枚阵盘。以往几年方天不认识,也因无知从没有碰过的东西就是更神秘的阵盘啊,方天心里滴着血,无知真可怕啊,他暗下决心下次进百宝阁,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全部拿到手上。

    参详阵法知识抬头时,夜已深,方天神采奕奕地回到卧房,这才是真正的阵法,这阵法真的是将天地间的灵气,人体内的灵气,人在阵中灵气受到了怎样的影响一一描述到了至细微处,却如同在方天眼前又开通了一条通天大道。

    想着这阵法,方天不由又想起了他那个如同神鬼般的老师来;

    他久久思索着他那神秘的老师,他有何来历?如此人物,如此行入方家,红月王国七大家中,如入无人之境。

    其举手投足间已让在百宝阁了解了诸般境界及能力的方天找不到一点参照物,他只能猜想着老师一定最少达到了元婴期。

    可据方天日常学习的常识,元婴期的弟子最少也要筑基,否则功法境界不同,即使教者耐心十足,学者聪颖无比,也只徒劳耗费双方的时间而已。

    这老师为何总是在方天看不到希望时、在方天需要时如神般出现。

    不会真是换取了方天某种东西的魔鬼吧,方天灵识一运在身上仔细查找着,却一无所获。

    想到头疼,方天叹了口气不想了,还是想点简单的吧,刚把心思转到孙立身上,忽然灵识一动,他认识到了一个可能有助于他掌握灵气的方法。

    摇着头,方天脚跟微一用力,肩、背、腿处皮肤、肌肉如章鱼触手般啪、啪、啪…….,一阵起伏;

    眨眼间仰面卧在床上的方天就如鬼魅般一个翻身穿好了鞋。走向门口,耳朵一动,即听到朵儿掠向门口。

    打开门后,看着朵儿方天歉疚地一笑:“又耽误你睡觉了。”

    朵儿微嗔道:“没事,早就习惯了!”

    方天没有再多言,确实,这数年来,两人早已习惯了这样了,每每只要方天有一丝想法,他就会立刻不管不顾地要去实践一番,而朵儿也总是随侍在旁,时刻照应着,也是从无怨言。

    几步即跨入小院,方天已经轻轻地行入刚才布成了“三才阵”内,他这时已经双腿一盘,灵识如树根须向身体内各处探去。

    在锻体术控制的如臂使指般身体各部位一一松弛下来。方天的灵识一寸寸抚摸着肌肉、血管、经脉、皮肤,感受着心的跳动,听着血液在血管中流淌的声音,每一处毛孔轻微的呼吸着,渐渐地灵识已经触及到了细胞级层。

    这时《阵法学》中告诉他的,人的至细之处与阵的至细之处,这个地方是方天从未接触过的;

    方天灵识不停地运转着,他这才明白,自己的真实构成,但这时,更细微处他的灵识仍无法辩识,也是无法到达的,他明白急是急不来的。

    方天不知道的是,他如今做的正是接触灵识合体,这是传说中“元婴合体期”才会有的一种情况;

    元婴凝聚后元婴后期大成后尚要达到分神、出窍、化形才是融合即合体期。

    当然,他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合体,方天只是运用着超强灵识,进行着灵与肉的强行合体,他缓缓地,一步步模拟着灵识与每个细胞的融合,灵与肉结合着,变化着。

    不知不觉一夜已过,潘夫人、方立、方片、方雪发现方天没有出现,都过来一一询问过,朵儿告知少爷正在突破,于是几位各忙各的去了,只有方天还静坐着,修练着,却看不出一丝变化来。

    又一个日落西山,朵儿也不敢离开,虽然有萍儿送来的饭,但朵儿却那里吃得下,她坐在门外,耽心地看着正做一脸沉醉状的方天,只要有一丝异动,朵儿就会出现在方天身边,随时准备着护住方天。

    可此时的方天却仍是如饮美酒、如食玉髓,早已不知身外他物,灵气却一如既往的纳入肉体,一如既往地在肉体中淬练一番肉体又纷纷地吐出。

    可是不同的是,这一次,灵气已经达到了元婴合体期境界的高手才能达到的微细胞层次,在这个细胞层次里淬练着方天的肉体,方天却如入仙境般身体一片通泰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