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6章 科学怪人

    方天与方立二人斗得紧处,各自展开身法,一瞬间兔起鹘落已经交了数十招;

    方天此时落地,脚着地已经一足踩下,如炮弹的再次向上冲去迎着方立一式“枯木劲节”,双手一分却是如抱似封的,这一式看似只守不攻,却是肩、手、脚、膝、肘无处不可攻的。

    已经一年有余的交手了,见这一招,方立也知道厉害,运了十成的灵气瞬间走“肩井”穿“玉池”手中剑气刷的剖去,剑气击在方天身周如击败革,十余击后,在半空中的二人才同时势尽落地。

    旁边方片、方雪对视一眼同时冲上三人顿时战作一团。

    半个时辰后三人分开站定,又是不分胜负,方天、方片、方雪整整衣饰转身向三人日常休息的偏院中而行。

    方立心中一阵落寞,他正是当年孙家少主孙立。如今孙家已叛国而去,借着方家的关系投入黑石公门下。

    然而紫堇王国如今因国力弱于红月王国,如今紫堇王国身后站立的八气丹青门也因“元婴后期”长老“步虚子”未能突破至“元婴高期”寿终坐化。

    与之相反的却是红月王国宗门“玄月门”掌门“月含烟”自百年前突破到“元婴后期”如今已境界稳定。

    月家后起之秀月行于“金丹期”门内大比失利愤而散去《幻天隐地万法空诀》百年修行,转修《破魔诀》不足二百年已至元婴初期巅峰。

    “玄月门”于立国大庆之日,也宴请中央大陆八大宗门庆此盛事,一举奠定八门排行第三之位。

    可以想见如今孙家在紫堇王国是境况如何。孙立捏着拳头看向方天欲言又止。

    方天自见方立第一眼起,就对方立有了戒备,半年来方立虽未有异常,可也仍是一幅从未睡醒的模样,半年来方天却从未见他表情有一丝变化,即使在激战中,这个方立仍是一幅神情自若的样子,要说变化,这小子也就一个眯眼睁眼的动作,眯眼就表示他不满,有些生气,睁眼他就是动怒了,至少方天是很佩服方立的城府的,果然是喜怒不形于色胸中自有沟壑。

    这时,方雪慢慢走了几步,她这时回过头来,却见方立怅然若失,不由心中一紧,转回身来方雪一把拉过方立冲方天道:“天哥,立哥是不是我们的朋友!”

    方雪对方立从没有偏见,她也从未见过与方立一样的人,方立从来不苟言笑,脸上神情永远不变,可方雪偏偏与他能谈到一处去,方雪也经常没事干就欺负欺负方立,但她能察觉到这时方立心中的包容和欣喜,方立是个敏锐的人,这时方雪对方立的评价,这个评价却是没有一点偏差;

    这四人中确属方立敏锐若拙,方片大气若笨,方雪聪慧似无害,方天百变却谨慎;

    方天的百变却有一处不变,那就是对强的不懈的追求;

    正用数千条灵识捞鱼般地试着捞灵气的方天转身看向方雪,看着方雪紧绷着带点婴儿肥的秀气的如画般的小脸。这丫头比方天大着两岁,却一直视方天为兄,比对他的兄长还多着几分敬重。

    这时看着方雪激动的有些涨红的脸,方天不由自主的点头说:“我们四个不是朋友,是兄妹。”

    方雪拉着方立的手高兴的跳着,四人一起向偏院而行。

    方天又一边努力捞着灵气,一边讲着盗版的《西游记》,方立脸上神色仍是不动,心中一片温暖,他确是个唯心至明,一念通透的人,心中热着,脸上竟仍是看不出喜怒来,只是方天这会儿早就习惯他这样了,竟是不多加理会,只如常地讲着故事,方立竟有融入这个圈子的感觉了;

    两年来与方天每日相交着,看着这个无法修练却执着于修练的阵法狂人,看着他每天在木板上,小林中写写画画的,方立知道,这个方天的不凡;

    虽然他禀持着侍卫的本份,但他早已深深敬服这个无所不知且无比神秘的孩子。

    在他心目中,这孩子值得跟随,听着故事,被家族留在方家三年来的孤苦正离他而去。

    故事讲罢,一天的学习又开始了,方天仍在分心多用,一边听着老师讲着诸般法诀,一边听着身边的子弟交头接耳,一这仍在挥动着灵识,尝试着抓住天地灵气。

    学习在方天的徒劳无功中结束了,四人离开道术院,这时方立发现了另一个方天的秘密,方片与方雪在与二人分手时各自皱眉从指尖逼出一滴血来分别滴入方天事先准备的玉瓶中。

    看着愕然的方立,方天也不解释向偏院走去;

    方立虽面无表情,神色不动,方天却从他眯着的双眼里看出了他的手足无措来;

    方天看着这个从不动容的人也有些手足无措,竟有些成就感生出,他却只略停了一下说,“走一起去做试验”;

    方天的这个试验看着是试验他的阵法与身体如何运行灵气,却也是试验方立的心性与想法;

    方立听了方天的话,也是连忙随方天走进小院。

    科学怪人这时却想着,好也,又来了一个试验品啊,等会再拿他试验一下,搞不好就成了。

    还不知道已经被方天默定为试验品的方立跟着方天,二人就进入了小院,却见小院左侧还有一个小门,转回偏宅,方天问了一下一个婢女,知道他的母亲仍在主宅忙着处理一应事务未回。

    于是方天领着方立,二人穿小门而入,小门内却还套着一个大院了,这是方天八岁时字母操大成不慎轰塌院墙后,李太夫人亲自带着心腹家人为方天修筑的。

    进得院内就见院中四、五种阵法错落有致,其中却仍有数种是方立从未见过的,方立也不敢细问,只是随着方天而行。

    绕过大阵,方天一打量,这阵中还有一个小的“三才阵”,这个三才阵看着面熟,但与方立认知的三才阵却格格不入,只是神似,却不神似;

    这时方天停身,从怀中取出玉瓶,将瓶中方片与方雪指尖中逼出的血轻轻地放入阵中摆好的两个小玉碗中。

    看了眼方立,方天默运灵识,操控着阵法缓慢运行起来。这时,两个小玉碗中方雪与方片的血在方天注入自己灵识后与方天操纵的阵中灵气逐步融合。

    两滴血如球状,随着灵气渗入如有生命般跳动着……..,玉盘发出叮!叮!叮!风铃般的响声。

    方天数千灵识各自熟练地操纵着阵法,探查着血滴。半刻后,三才阵中方雪的一滴血已逐步地闪着微光地晶化着,又片刻方片的血固化如石,在小玉碗中如有了生命般地轻摇着。

    方立惊讶地看着这般变化,这就是“试验”了,却不知道有什么用途,他心里已经对方天产生了一点儿畏惧了,这个怪物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他究竟在做什么?

    方天这时偏头看着方立开玩笑说,“来了就做个全套吧,是你自己进去,还是我送你啊?”

    和所有遇到科学怪人的童鞋一样,方立十分茫然;

    然而只略停了一会儿,他却没有过多犹豫,他是个依心行事的,听了方天的话,他竟是虽不知究里,却如往常的听了方天的话,转身就按平时从林水远座师那学到的知识向“三才阵”内行去。

    陡见方立如此听话,方天不由小声嘀咕道:“这家伙看着这么深沉,才见到他就觉着像《潜伏》里的“孙红雷”啊!”

    轻轻地摇了摇头,方天叹道:“果然人不可貌相,这家伙不是谍中谍,就是个二傻子,呵呵,不管了。

    嘿嘿,即然来了就任我摆布喽,看你这孙猴子能不能逃过我的五指山。”

    握了握拳,方天摆了个严肃的表情对着方立说:“开始练气!象平日里练气一样,不要想别的。”

    方立应声盘腿而坐,他依着平日里《青木诀》口诀,方立不一会儿就关闭了六识静坐练气起来。

    方天此时见方立比方雪、方片二人试验时更快地入定了;不禁一愣,暗惭平日对方立的猜忌是不是太过份了。

    这家伙如果是那个大耳贼,岂能这样轻易地将生命交付人手的?

    于是方天比平日更用心了,只见他全部灵识缓缓运行绕“三才阵”而起,数百道灵识更是穿过阵法探入方立体内。

    阵中方立正练气间忽然灵气大涨,方天灵识包起方立全身,方立只觉浑身通泰,修练了十余年的《伏虎劲》转伐黑节,探丹田取甲乙木精;灵气如冰玉莲华,腹中一口浊气吐出。

    《青木诀》、《伏虎劲》顿时随“三才阵”中方天灵识齐动起来,不一会儿就与方天冲入体内的灵识达到了共振,并行而动,一时天地灵气如潮而来,直欲充满身体;

    一个时辰,天地灵气已经充满全身,方立这时竟惊恐地发现,他的身体内的灵气已经充满,然而天地灵气仍然前呼后拥地齐向体内硬塞而入着;

    然而这时,他的灵识却被方天的灵识裹胁着,毫无反抗之力,只能看着方天的灵识挟着灵气在体内不停地冲入,压缩着,他却无力反抗;

    这时要炸了吧,方立心里暗想,奇怪的是,他竟仍未生出一丝后悔与怕来,方立心底里却只有一种通畅的感觉,他却安于这种感觉,虽然眼前的情况已经十分危险了;

    一个时辰“三才阵”《青木诀》,《伏虎劲》在方天的灵识操纵下瞬间合一。

    噌!噌!噌!………..,方立吐气如剑鸣,真气绕体而行,至丹田处与方天灵识一触嗤一缕真气化为液滴,方立只觉脑中轰地一声不由睁开眼睛,此时他微运真气,就发现自己已由练气顶峰跨越炼神而达筑基初期了。

    他感受着一滴液化的真气,他知道,只要再有一年他就会全身真气液化,巩固筑基境界。

    这就是方天的试验了,可是他在无知中却受此大恩,方立热泪盈眶,对着方天拜下:“破家叛国孙家不肖子孙孙立谢过少爷,自今日起孙立唯方天之命是从!”

    方天连忙扶起孙立,双手一触,方天就感受到了孙立如今的境界,这小子就筑基了。

    眨了下眼,方天对拱手而站的方立说:“来,现在再试试”。方立现在也是混身力气,战意高涨。

    二人也不废话,脱去袍服两边站定,方天深吸一口气,用足十分力气,猛向方立一拳击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