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5章 升级

    方天不停地攻击着,却也终于在方霸座师出神入化的招式下吃了亏;

    方霸座师乘方天一拳击出身形闪开,却在方天一拳击出不及变招时挥手两指点在方天肩处,“砰”地方天被这一招击退了半步,他也不停手,冲上再次攻击了一番,却仍是没有效果;

    方天眼瞳不经意地已经微微一缩,他抬起眼,望着方霸座师那似笑非笑的脸颊,他嘴角一扯,一张棱角分明的唇已经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方天这时深吸了一口气,

    身体不再移动,拳头猛的紧握,他再次挥拳对着方霸座师击去,这一次,他一拳携带着体内的全部力气,对准方霸座师重轰而去。

    随着方天双眉急挑,他口中也是暴喝声“哈!”,这时方天的拳头之上,青筋鼓动,略微有些涨大的拳头,携带着尖锐的破风劲气,狠狠的攻击向方霸座师。

    方天前番攻击看着如电般狂猛,但却是使了不到三成力气,见伤不得方霸座师,方天心里也是更气了,不由得将十成功夫全部用将出来,出手对着方霸座师就是一拳;

    方天攻击忽然的变强,让方霸座师眸中闪过一抹惊诧,方霸座师手却奇巧地伸出,这一伸竟是微向内旋着,小巧的真气旋浮现掌心,与方天的拳头,轰在了一起。

    “嘭!”

    一声闷雷般地声音,在空旷的广场上炸响,惹得众人侧目不已。

    庞大的真气与方天的重拳一交,两人四周的空气犹如喷泉一般,在半空中翻腾不休;

    这一拳方罢,众目睽睽之下,方天挥手急速的又是一拳;

    这一拳带着有些恐怖的威势,铺天盖地的对着身形已经被方天一拳震得一麻,暂实动弹不得的方霸座师扑砸而去;

    这一拳,对着方霸座师冲来,拳尚未及及体,一股巨大的风压,已经将方霸座师的衣衫压迫得紧紧的贴在身体表面。

    方霸座师这时脸上却红得如同要滴血般,他全身真气急运,护在方天拳落处,方天脸上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拳头却也不变向“砰”地砸在方霸座师胸口处;

    这时台上座师也是看出不妙来,他在高台上高呼一声:“住手!”

    在他喊声未出,方霸座师就感受着身上传来的强大劲气,“通”,一声闷响,方天拳头所砸之处,方霸座师胸口衣衫竟也是一片焦黄,方天拳头收回,一个拳形空洞已经赫然成形;

    座师胸口处顺着拳头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坑;

    这时又是“嘭!”的一声,在前一道闷响声音落下不久,又是一道更加低沉地闷响声,从方霸座师胸中猛地再次传出,这一声如同方霸座师的前胸被击得贴在了后背上一般。

    声音再次传出,这时方霸座师才应拳直向远处十余米处落去,飞在空中已经是一口热血喷出。

    方天这一次痛打方霸座师的情形不久就传得整个方府里沸沸扬扬的;

    然而家主这一系果然势力更为强大,方天预想可能会出现的不疼不痒的处罚竟一直没有到来;

    似乎家主一系与内门对他的做法也是颇为认同,方天挂念了几天也就忘记了这码子事,这会儿,初级班里,包括几个座师看着他也是非常的忌惮的;

    方天却已经没空理会这些事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怎么有时间去管这些小事呢?

    那知没有过一个月,内门里竟有长老传话,让方天进中级班去,方天不由无语了,不会法术进中级班的,怕在方家也就他这个例子了。

    一年又将尽,正是深秋季节,凉意渐浓,由于今冬气候干燥,冬天的雨姗姗来迟。太阳是凉的,风是冷的,空气是燥的,直吹得方府内这人儿喉咙发干。

    这一日,方天站在偏院一处阁楼前,偶尔飘下几点雨,只是打湿个地皮,一脚下去带起了泥,粘沾地沾在脚上却甩不尽,不由气闷着。

    方天的心冬日般地凉着,这一年来,方雪与方片均已进入“阴木小成之境”了,只有方天日夜苦练却始终不得入门,各种法术更是无法施展。

    这一年来道术院的座师们,包括阵法师林水远在内,都从最初对方天的惊艳转为漠视了,在修者眼里,无法修练那就是废物,可是废物方震南也是可以修练的,方天呢?。

    方天虽每日进百宝阁一次,但是仍不为人所知,在方家大院里已经开始流传起方天是个废物的说法了,走在路上也常有家里的小厮在背后指点着。

    做为大家子弟这种情况是不可饶恕的,无奈下方天唯有一个打字,每隔几日方天便以切磋为由向各位兄弟轮番挑战,但是只有力量,不能修练光靠个打字是远远不能说服人的。

    想到无奈处,方天在雨中站了一会才进了偏宅饭堂,饭罢,与母亲闲聊一会,看过父亲寄来的手书。方天又重复起一年来从未停止的工作。

    他缓缓地行入自己与朵儿的独院,取出三滴血放入三才阵中。

    这就得说说我们地球人的对科学的钻研精神了,虽一直不能修练,但方天却在寻找着原因。

    在发现灵气与血、肉结合才能被修者引气入体改善体质后,方天就把目光转到了寻找为识与身体结合的原理上了,于是科学怪人方天每过几日就会寻家族里的天才方雪及普通人方片各取几滴血用以做科学试验。

    这会儿,方天灵识操控着阵法缓慢运行着,近一年的经验告诉他,只有最低级的“三才阵”才能让方雪与方片的血与灵气逐步地缓缓融合,换个级别高的阵法,血滴就会暴开,散于天地间的。

    方天的神识分出,各自熟练地操纵着他修改了无数遍的阵法;

    半刻后,“三才阵”中方雪的一滴血已经晶化了,这晶体就如“光明铸出千秋鉴,又似气冷凝出一片冰”。又片刻方片的血固化如石,而自己的血仍顽绿痴红地在干涸着没有什么变化。

    方天明白,这方雪果然是修练天才,即使血中灵气饱合,却仍有无限发展的可能性。

    方片在修练也有着天赋,唯有自己的身体无法与灵气融合,难道这就是宿命?

    已经近乎放弃的方天转身向卧房走去。拈起一片落叶,方天不确定,他拈的是落叶还是初冬,丝丝凉意已经环绕体周,莫名其妙的,冬天的伤便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冬雨来过几次了,雨后的草木似乎都打不起精神,即便是甘霖,对它们而言好似冰霜,方天也如是。

    方天自打了方霸座师,进入中级班习红家传拳法“万木搜神手”及更高深的法术、拳术已经又是半年了;

    他也从未停止地又练了近半年的体操,如今的方天早非昔日吴下阿蒙,年前阴木大成的方贺与方天交手更是无法占上风了。

    这一次,已经饱受打击的方贺再次深受打击,他闭关修练半年后终觉得功力大进,再次前来与方天交手,方贺使出家传拳法“万木搜神手”,诸般手段使尽方天轻松接下,却是毫发无伤,比前番更显轻松。

    方贺羞惭,携妻离家而去,他要寻求感悟以求冲击阳木大成。然而方贺不知道的是方天看着他自如地使用轻身术、大力术、火球术等诸般法术的敬仰之情以及心中的一片羡慕、嫉妒、恨。

    这半年来,方天也学会了武术中的提纵术,可使起来烟火味之重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方天也借着这套身法从低级班打到高级般,他魔兽般的瘦小身躯让他令所有族人惊疑不定;不得已下,内门老祖方砾阳亲自召来家主吩咐了什么。第二日家主传令,方天因有异遇,有宗门世外高人亲自教授,如今修练的是宗门高人所授锻体法诀,法诀小成方可修练家传功法,诸人不得议论。

    如今仍被视为怪物的方天身上又因老祖宗的解释无端地套上了一个神秘地光环。

    深吸一口起,在院中站定,方天练起一套古怪的体操。这体操跳纵如飞,蹲立如簧,一遍使罢飞砂走石,院中青石已平平地低下了一层。

    方天练了一遍即筋、骨、皮、肉如断似裂,躺在地下歇了一个时辰,方天又一次缓慢地再次练起。

    如今方天一天三遍练着体操,这体操如今就是方天的所有本钱了,他怎么能、怎么敢不拚命啊。

    而从未将目光移离方天的摩根·卡纳却也在失望于两年的漫长。

    但这两年来摩根·卡纳却始终忙碌着,他要记录下他漫长的一生所看到的阵法,同时他还要融合这个世界的基础阵法。他如入无人之境般闯入许多神秘之地,如饥似渴地学习着阵法知识。

    在近乎无限的生命里,他在无休止地学习中渡过。但他发誓,他从未对阵法表现过一点耐心,这种修外物的蠢办法是他永远无法理解的。即使如今的他俨然成为阵法宗师也无法相信阵法对自己有任何益处。

    可是他必须去学习,那怕是囫囵吞枣,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小试验吧。

    这天仍是起了个大早的方天练了遍体操,与母亲一起饭罢,看着如今显得更加容光焕发的母亲,他摆出了最灿烂的笑。

    潘夫人如今在家中地位日增,更因为方天的拳打座师,让家中的众人对方天的神秘功法瞠目结舌;而丈夫明里手掌明卫,暗底里理是手握秘卫,在家中很得家主信赖依重。

    说到儿子方天,那是更争气的,小辈里除了方贺无人可比,太夫人更是多次在明里暗里把方天与方贺同称为家族下一代的希望。

    潘夫人走过来,微蹲下习惯地给儿子扯扯有些微乱的衣服,拨正腰带,看着儿子渐渐长开的身体她心里越发满意起来。

    看着与自己作别的儿子与朵儿离开宅院渐行渐远,潘夫人领着六个大丫头向主宅走去,如今潘夫人是方宅主事(王熙凤的角色),身上也是杂务繁多,出院便见一乘小轿停在院侧,五个小厮侍立在旁。

    坐在轿中,潘夫人想起了半年未见的丈夫,想着那天辞了差事与丈夫一起操持家务一家三口如两年前的过些小日子那才是好的。

    与朵儿随意说着话,方天走出小院叫上方片、方雪、方立来到道术院的竞技场上。

    方片、方雪苦着脸上前方片一脚虚踢在方天腿上,随口:“啊”的一声,就抱着脚,借力飞出了数十米外。

    方雪抽了下鼻子说:“天哥,我今天换的新衣服,不好搞的太乱的。”

    低眉顺眼地转身走出了数十米外,走出后她也站在方片身边,却不停地偷瞄着这边。

    方天无奈地看着二人,转头看向方立。

    方立是方家明卫方虎的义子,因方虎于家族有了大功,其子便被家里选进了道术院中,他已经在家族的实权人物方震南刻意安排下有幸得习了方家的家传功法《青木诀》。

    可就是他,硬是在两年内就将这《青木诀》练至阴木小成之境,这小子有股韧劲,再加上根底深厚,这时对上方立他也是不惧。

    方立见方天看过来,低首,向方天执了一个下属礼,在场中站定,又对着方天一揖道:“少爷,小心了。”

    看着方天摆出“万木搜神手”起势“雨条烟叶”;

    方立轻吸一口灵气,略想了下,左手捏了个法诀加持了一个轻身术,右手却已经手提青钢剑,如风而旋直至方天身前,只见一剑如虹,已经使出一招“长河落日”,人在空中剑已至方天眉心。

    方天不慌不忙,脚下一点地,也是弹步而起,“雨条烟叶”展开的右手一摄,五指处剑光忽敛于掌心处。

    方立不待方天握实,手中剑一颤,落势一停青钢剑顿时化作一片细雨,“天河倒垂”,这一式在方立手中使出,才见剑落如瀑而垂。

    方天风剑落下,只脚下踏步,左手握着拳,如簧而起,拳未至,压暴的空气“呜”的一声,已向空中直击而出。

    方立双腿一缩,身如螺旋,单剑护住全身,“砰”被向上击出十余米,空中方立只觉手一麻,身体直向空中飞去,去势方定,他落下前左手捏个法诀加持了坚臂术、巨力术。

    方天此时已落于地,此时他脚踏地一足踩下,轰碎石四起,如炮弹的再次向上冲去迎着方立一式“枯木劲节”,双手一分如抱似封。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