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4章 怒打方霸

    这时座师见方天终于肯跳下台于红脸老者对练,脸上竟是一松,算是把这小子逼下去了,如果这小子耍赖,座师还真不好上前就打了他,这样多少有些不好看的嘛!

    他转身看着下面几个脸色有些苍白的非嫡系人马,却使劲地盯了方立一眼,意思当然很明显,下一个就是你他;

    方立却也不转目地直接与座师对视着,毫无畏惧的,座师脸色一沉,转头不去理他,一个外门子弟,明卫小领的义子还不放在他的心上,只要拿下了他的主子,还怕他飞上了天去了;

    方立也是昨日听了方天的责备,这时他未得方天之令,也不敢冒然地再冲出应战,但他心里却也是拿定了主意,只要方天遇险,他就不顾一切也要冲下去的,因为他的任务就是护住方天。

    方天这时就站在红脸老者对面;

    只见他一手轻抬起做了个请出手的示意,另一手却背与身后故示着轻松;

    这就是标准的平辈对练的姿势了,他已经不把这老者与座师当做师长,这一番他不但要保证自己不受伤,还要给这些不要脸的家伙一个教训,让他们不但找不回面子,还要丢了里子。

    这红脸老者等到方天下台站定,却见方天也不上前见礼,却将一手轻抬,似乎在请他先出招;

    方天这一番无礼的举动,确实是因为被这座师二人组的无耻气住了;

    这无耻二人组一个无耻地立意要挑战学生,一个却下话命令,更加上一些无耻的威胁和激将法;

    听得方天那叫一个气啊;

    他心目中,这样的座师怎么还值得去尊敬,那么他们就不是座师,在方天眼里,他们已经是对头了;

    你们要断我的手脚,我还想杀杀你们的威风呢,放马过来吧,我方天也不是个吃素的啊,更不是一个软柿子,让你们随便捏的,想捏软柿子小心我打碎你的狗爪子;

    方天抬手微伸,对着红脸老者却眼中微露出一丝轻蔑来;

    这一下却是当着一众方家子弟的羞辱,红脸老者更是脸庞涨红,他不由怒吼了一声,右脚对准方天小腹处,猛的狠踢而起。

    脸庞淡漠,方天伸出的左右手,犹如拍蚊子一般,随意的甩下,就听啪一声,击打在了红脸老者的脚裸之上,顿时,一片淤青浮现在红脸老者的脚裸之上。

    “嘶。”

    脚裸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红脸老者情不自禁地吸了一口凉气,脸庞上的怒意更加疯狂,急退一步,右脚在地面一弹,身形借力冲上半空,猛的一旋,右腿之上,淡淡的青色真气涌透体而出,覆在其腿上,狠狠的对着方天头顶一铲而下。

    望着红脸老者的举动,方天的剑眉也是微微一皱,不过旋即便是舒展开来,他抬起脸庞,略微有些尖锐的劲风,吹得方天的头发轻轻拂动起来,方天这时却缓缓的抬起手掌,“开”嘴唇微动,淡淡的声音,轻喝而出。

    随着喝声地落下,一股凶猛的无形劲气,猛的自方天手掌中暴冲而出,“砰”地就印在即将落下的红脸老者的胸膛之上。

    胸口处遭到莫名重击,满脸阴冷的红脸老者也顿时脸色一白,身形猛的倒射而出。

    “嘭。”

    身形在射出十多米后,便是重重地砸在了被炎热的太阳灼烤过的滚烫的石头地面上,红脸老者这时身体略微抽搐,望着远处那保持着伸出手掌姿势的少年,胸口一闷,眼前一黑,就有一口血要吐出了。

    台上一众子弟看着这个方霸出手两招就被击倒在地,顿时落下了一地眼球了;

    这位座师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他一脸厉色地看着方霸说:“沉住气,用心些,起来!”

    这个方霸也不是如此的弱,只是方天引动了他的怒气,他这一怒,出招早就失了水准,一时却是破绽百出;

    他这一出破绽,以方天的快如闪电的身手,他这一个不慎就落在下风,被方天随手击倒在地;

    方天这两下,他这老脸上却真是挂不住了,又听台上方万古座师怒喝着,方霸一口真气急运,拍地弹地而起;

    站在方天对面,方霸真的不敢再轻视这个十岁的少年了,这个少年身手迅捷,招式快如闪电,只要有一丝破绽,就会招到致命的打击;

    方霸这时也沉下心来,手向腰处一拍;

    “倏”的,腰处一条长鞭犹如毒蛇出洞一般,就在空中掠过一条淡淡的蓝影,对着方天竖劈而下;

    长鞭掠过半空,略微凉爽的空气,顿时多出了几分青色光芒,这却是这红脸老者真气早已经化虚为实了,真气直布鞭身,一条鞭竟如同一个直直的长棍向方天头处劈来;

    俗话说,“棍怕圆、鞭怕直”,只见这一条鞭如同一直长棍,这方霸果然这一手,立刻就看出他的不凡的鞭技来,这一鞭更让人看出了他功力深厚,已经超凡脱俗了;

    台上方万古座师见方霸使出了长鞭,又见这长鞭劲道十足,不由也点头对着身后子弟评论着:“看方霸座师这一鞭力道十足的,这一式没有三十年真气的修练那是不可能的,这一招如果接了鞭尖,长鞭立即缠来困敌,如果接了鞭中,鞭尖立时抽下,以方霸的功力,方天一定重伤的,呵呵。”

    方仁却也插口说:“那以座师之言,这个老家伙这下就一定会胜了?”

    座师却瞪大了双眼,恨恨地看着方仁说:“你只看着就好了,别仗着是长辈行事就不注意分寸。”

    方仁脸色一变,正要破口大骂,方千民却一挥手,就有几名陪读立刻冲上前来,抓手的抓手,捂口的捂口,方仁却那里反抗得,座师见此情况,又瞪了眼方立,却转身继续聚精会神地又看起方天两人相斗来;

    方立站在台上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却也毫不理会,只要没有人动他,他是懒得管事的。

    这时望着那几乎是跨越了十多米距离一瞬而至的长鞭,方天也是眼瞳微缩,他还没有对付这种武器的经验;

    他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就在长鞭到达头顶之时,身体豁然向左微微一动,这一动他的身体如同装了一个弹簧般地就是飘出了数尺之远。

    蓝色的长鞭这时带着破风劲气,仍向方天追来,可方霸这一变向,终究没有方天速度更快,这一鞭就挥在空处,紧贴着方天衣衫劈下,然后就重重地砸在石板之上,一道裂隙,在石面上迅速浮现而出。

    避开了方霸座师的一击,方天脸色凝重,他的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身体微微弓起,旋即犹如离弦的箭支一般,对着方霸座师暴冲而去。

    对付这种长武器,只有拉近了距离才行,只要冲得近了,以方天的闪电般的攻击,这鞭也就没用了;

    短短十几米的距离,以方天的速度,几乎就是眨眼便至的,然而就在方天即将进入攻击范围之时,一股劲气,却是又猛的自身后传来。

    脸庞又是微微一变,方天身体骤然向前扑下,蓝色影子,从身后贴着脑袋横飞而过,劲风过处,方天束紧的长发已经微微地扬起。

    身形前扑,方天在落地的一瞬对着地面猛的一掌拍出,强横的无形劲气重重的轰击在地面之上,利用这一股反推力,便将方天的身形,刷地送上了半空中。

    人刚到半空,方天身体猛地旋转了九十度,他的手中这时却在触地一瞬从地上抓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块,借助着身体旋转之力,这个石块就豁然脱手而出,对着方霸座师甩掷而去。

    石块划破长空,黑影带起一抹尖锐的劲气,宛若闪电破空而去。

    方霸座师果然功力不凡,这时出手数招也是静下心来,不再浮躁;

    这时他淡淡的望着那破空袭来地石块,手上真气运处轻轻一抖,手中蓝色长鞭豁然回转,最后犹如通灵一般,在半空中纠缠成一片蓝色墙壁。

    “咚!”石块与蓝色墙壁交接,顿时发出一声闷闷的碰撞的声音来,石块一下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石屑飞扬。

    望着那被震成十几片的小石片,方霸座师口中哼了一声,刚欲继续发动攻击,脸色却微微一变。

    只见半空中那断裂的十几截小石片被震得向方天处飞去,这时方天却正落于地面,在石片他不到数步的距离处,就见方天挥手一掌已经临空地击在小石片处;

    猛然间,自方天掌心中似乎有一种铺天盖地般的巨力暴涌而出,地面上的尘土,也在方天这一击之下,弥漫了天空。

    “咻,咻,咻!”

    凶猛的推力,轻易的将石片之上的方霸的劲气化解去,然后,十几截石片,猛地转向,以更加凶悍的速度以及力量,闪电般袭向方霸座师。

    方霸座师失声喝道:“隔山打牛,这种掌法不是失传了吗,你从那里学的?”

    这一声喝出,方霸座师看着石块击来,他也不敢大意,又是暴喝一声“去!”;

    这时就见方霸座师掌心中,大片的淡蓝色的真气猛的喷涌而出,最后在其身前,形成椭圆形的护体真气。

    护体真气与法术中的金刚术不同,金刚术是利用天地灵气,在体外形成防护,如同盾一般,级别并不高,只要修者灵气达到引气入体并且灵识能自如远用就可以修习;

    可这护体真气却不同,这要求武者能达到真气离体,隔空伤敌、摘叶伤花的境界才行;

    这种方法是武者都能够用自身强横的真气,凝造出具有卸力效果的奇异护体真气,却不是一般武者能运用的。

    “噗,噗…”破空而来地十多块石片,击打在方霸座师的护体真气上,顿时将之穿透了,不过在进入护体真气内部之后,却是被其中的那股急流,将石片上地力量,迅速化解而去。

    “冬!”失去了力量的支持,那些小石片,从方霸座师的护体真气中脱离而出,无力的掉落在石板之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就是护体真气与金刚术这种法术的不同之处,如果是法术被破,那么里面的人一定会受伤,而真气却能随着使用人心意而动;

    望着场中这闪电般的交锋,台围观的众人,包括座师顿时都对方天投去惊诧的目光;

    攻击虽然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不过方天却也并不沮丧,这时仍处于半空的身形因为没有借力点,方天的身体开始迅速的下落;

    然而就在方天离地不过一米之时,蓝色长鞭,猛的贴着地面,犹如立起身子的毒蛇一般,对着方天发出“丝丝丝”的声音缠绕而来。

    这时方天却仍是右掌急出,对准地面猛的一击,降落地身形骤然一个变向,人斜着向左侧飞出避开了这一鞭。

    避开这一鞭,方天的脚掌刚刚接触地面,脚尖便是猛然一踏,微弓的身体,再次朝前一窜,终于他真正的进入到自己最擅长的攻击范围。

    方天从未使用过兵器,他只会用手脚去搏斗,在近身攻击的霎那,拳、头、肘、腿全身每处地方,似乎都成为了能够置人于死地的杀人利器,只要速度足够,他便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施展出犹如暴风一般的狂猛攻击。

    欺近方霸座师地身体,方天脸色也是一片的肃然、拳、肘、腿、脚闪电般的狂猛攻出,不过他的每一次的攻击,都被方霸座师轻易的化解去。

    方霸座师等方天冲近身前,他也早已经挥手扔下了鞭子,他见识了方天如闪电般的攻击,知道方天的速度不是他能跟上的,他谨慎地接着方天的攻击;

    好不容易得到疯狂攻击的机会,方天几乎是将所学地武技完全的施展了出来,然而,所取得的效果,似乎却是微乎其微。

    在方天的感知中,面前的方霸座师真气布满了全身,就犹如是在身体上覆盖了一层滑腻的薄膜一般,每当他的攻击落在其身体上时,都会被诡异地真气震得一一滑开,犹如这一通拳脚只是在作着无用功。

    方霸座师的对敌经验更是无比丰富,他的每一挡虽然都在方天出手之后,速度也远不及方天,但每一次出手,都挡在方天的必攻之处;

    方天虽手如电闪,竟是没有击中方霸座师几下,而击中的几下,也因为方霸座师的护体真气失去了应有的威力;

    数拳之后方霸座师已经从毫无还手之力,转而占了一分攻势,九分守势,有了点翻盘的迹象了;

    台上方万古座师这时见两人互有攻守,又转身对众子弟说:“你们看,方霸座师虽然速度不及方天,但他却每一出手必能挡住方天的一击,这是为什么?”

    见众弟子都有些不解,座师又自答道,“这是因为方霸座师出手的守处却是他身形所露出的敌手必攻之处,所以他这一动就知道了方天所攻之处,守起来就轻松了,这就是招术和经验的作用了;”

    座师停了一下方又笑着开口说道:“反观方天,他攻势奇快,但必不可持久,他的每一次攻击都被接下,心里就会产生畏惧和压力,他会觉得他永远也攻不破方霸座师的防守,方霸座师已经开始反击了,而方天更是在招式和经验上不足,他守起来必然不知敌之所攻,受上几拳他就会手忙脚乱的。”

    方万古座师一席话堪堪说完,方霸座师已经挡下方天十余击,挥手处手中蓝光一闪,这一拳就击在了方天腹部,果然方天仅凭着手脚如电,也挡不住方霸座师出神入化的招式攻击;

    又过了一会方天又中了数拳,可这时方天却如同未觉,只退了半步,再次挥拳如电,向方霸座师急攻而至;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