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3章 嫡系私仇

    方立以身受轻伤的代价一举击退方千民的二位陪读,这会儿虽被方天责备,但他却从方天的话中听出了关怀;

    他这两年来,在方家明卫中任职,却是领略了无数次冷遇,他不是方家子弟,却是孙家少主,而孙家也是红月王国的世家之一的,这种身份变化的差距之大,那里能让人轻松的适应的?

    可方立这一入了明卫当然也就是受尽了白眼,更是做了无数苦活、累活、脏活,所幸方震南没有忘记对孙家的承诺,雪藏方立两年后就将他送来道术院,让他前来当方天的陪读;

    这时听到方天的关怀,他却不觉有些感动;

    方天走进了小树林,在林中不停地划着线条,却不理会身边的方立;

    方天对方立这样的狠角色心里多少也有些忌惮;

    但他毕竟有着现代思想,他不愿,也不想视下人为奴为婢,但就是他的这种不刻意做作特性,才让这些身份低下的人感觉到方天真心的关怀;

    可方天也是很有头脑的,他虽不排斥方立,但也不愿就轻易地象对朵儿般地接受他,他要晾晾方立,他的原因有三:

    其一、是方立的面相,方立在方天看来是个有帝王之相的人,虽然方天不会相面,但这不妨碍他对方立的看法,这个方立下手果断,做事狠辣,智慧更是过人,显然不是久居人下的池中之物;

    其二、是方立表现的太过于忠义,试想一个智慧之人,心中怎会如方立这般冲动,这般“忠义”;

    其三、方立在这个小争斗中表现的如此无礼、无节,在未得方天命令下这事做的也太直白,莫不是在装傻吗?

    所以方天决定要细细地观察他,让这样的人留在身边,方天心里也没底;

    方天却不知,方立是随心而行的人,他不滞于外物,只凭本心,方天这一晾,方立却顿时觉得自己有了心的自由,在方天身边,他没有一丝的约束,有的是一种自在;

    方天想了一会方立,决定先不理会他,竟自开始研究起了法来,这一研究,他就沉迷于阵法中,早忘记了一切了;

    方仁在方天走后却大呼方立“好汉子”;

    方千民顿时觉得很没有面子,召来众人又将方仁教育了一番才悻悻而去;

    第二日方天仍如常般地带着朵儿出了小院,向道院方向走去,谁知道在路旁就遇上了方立,方立一大早在路上就候着,方天见到他,却无语地点了点头,继续走着,方立仍是那一幅没有睡醒的样子,双眼微眯,只是他一幅异像,看在方天眼里却多少有些小郁闷的,这家伙长成这样,一看就是不凡,哥哥我这样的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小白脸,天生就要为方立所用,方天摇了摇头,与方立打了个招呼,继续向前走去;

    方天脑里想着,却也不愿多费心思,毕竟来日方长,最主要的还是修行问题急待解决啊;

    方天想着阵法问题,走入道术院;

    方天说了声:“朵儿姐姐我走了。”转身向道术院走去,朵儿笑着应了声,她出转身向内门走去,她这两年来一直都送着方天进了道术院就自回内门修行,只因随护着方天,她也得传了《青木诀》的后续功法,如今她的功力也是突飞猛进着,却不能松懈;

    方天低头走进道术院,却没有注意到,初级班内方千民脸上的一丝得意;

    他也丝毫没有发现班里一众子弟看着他的那种怜悯的目光;

    他只走向后排,在座师给他安排的座位上静静地坐了下来;

    方天心里还想着阵法与灵气运行的相关问题,没过一会儿,就有一位座师前来,站在门外高呼一声,“今日武修,众子弟跟我来”。

    听着座师在门外的叫声,众弟子纷纷起身,向外行去;

    这时方千民却带着得意,瞟了眼方天,起身带头向外走去;

    正在沉思的方天听到座师的传话,也起身跟着众人向外走去;

    他正走到门口,那位辈份极长的长辈同学,年龄却仅大方天数年的方仁走过来拍了下方天的肩膀;

    方天抬头,这才发现这位长辈这时竟已经是鼻青脸肿的,脸上似乎平空长了几公斤肉来;

    方天张口结舌地,却不知怎样称呼这位长辈的;

    这个方仁也是个妙人,大概是遇到这种情况较多,他看方天这般模样那里不明白方天心里的想法;

    于是他笑着说:“方天啊,不介意的话,你就叫我仁老吧!”

    方天这才开口问道:“仁老,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成这般模样的?”

    方仁听方天按他的要求称呼他仁老,顿里笑逐颜开起来,他是最喜欢被人称为仁老的,这样的称呼让他顿觉得自己有了身份地位;

    听了方天的问话,这位仁老却不以为然地说:“昨天与方千民这欺师灭祖的家伙干了一仗,他们人多,我就吃了点小亏,不碍事的。”

    他却先打量了一下四周,见前面方千民离得远了一些,这才小心地看着方天,声音低下了几度小声说道:“昨日方千民这小子在你手里可是吃了亏了,听说今天他找了个武师要向你寻仇的,你要小心这个方千民这小子,他看着憨厚,实际上可阴着呢!”

    方天听了不由也非常感激方仁,这家伙没别的毛病,就是嘴头上欠抽,人倒也不坏,又敢不顾得罪嫡系一脉,前来提点自己,却是个不错的人;

    方天连拱手一揖说:“多谢仁老关心,我会自己注意的。”

    方仁听得方天一口一个仁老的,喜的牙花也暴了出来,一边说:“小天啊,可别大意,等会有事,仁老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果然象方仁说的一般,方家这一众子弟刚在高台上站定,就见前面台下站着一高红脸老者;

    这红脸老者站出对着台上座师一施礼朗声说道:“方万古座师,今日安排的是武修,你看我这里却是少了一个对手的,如何对练?却不知座师有何安排。”

    这红脸老者对着座师施礼完毕,也不等座师回话,却抬起着来,直直在众人身后就看向了方天,只见他目光如电闪,迅速地在方天身上上下细细地打量了一下;

    方天在上台前也已经得了方仁的提点,他早就在注意着种种异常情况;

    这时听红脸老者说少了对练的,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了,武修课不找对练,难道方家师资不足,就算对练的武师病了,方府明卫虎卫里那里找不出一个高手啊;

    这会儿,他也一直在盯着这位红脸老者,见这个红脸老者也向他这里看来,他心里也有了数了,这红脸老者竟是方千民这一系的,明显是想找上他的;

    方天不由心里对这老者一阵鄙视,他暗想着,你这老头,还在这装腔作势的,谁还不知道你这点小伎俩啊,却在这里做秀,有事就明说呗,难道少爷就怕了你不成。

    方天却也不吭声,等着座师发话,只是不知道这座师是何方人马了;

    这座师见红脸武者施礼完毕,点头笑着对身后一众弟子说:“方霸兄今日亲自出马指点你们武技,你们这些小子算是有福了,本座师虽然也是阴木小成的了,但遇上方霸兄本座师也是不敢轻易言胜的;方霸兄也是有十余年不曾教授过弟子了,你们可要认真学习啊。”

    方千民这时插话说:“座师说的是啊,方霸手上功夫“青木旋厉拳”和鞭法“蓝蛇鞭”都是很厉害的绝学,尤其是他的拳,最是威猛霸道,却是与方霸这个名字相符啊!”

    座师见方千民插话,竟也只是不停地点头称“是”着;

    等方千民把话说完,这座师才又开口道:“本座师看你们这些人里的方天功夫就不错;”

    座师转头也看向方天,阴笑着说:“方天就由你出手与方霸兄对练吧。”

    方天听到这里心里一沉,这座师竟也是方千民的人,这一下可是有些麻烦了,以后与这方千民同学,还不知道有多少麻烦事呢。

    这座师与方千民,红脸老者一唱一合的,傻子也知道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还在这里做什么戏啊,还什么武修课,不如叫私仇课算了;

    他正想着,座师已经催促了起来:“方天,下去与方霸兄对练,方霸兄拳法霸道,你自己小心些,别伤了腿断了手的,就丢了家主一系的面子了。”

    方天听着这话心里一沉,听座师这话里明显有意让方霸放开手脚,最好伤了方天的四肢;

    他说这话也为等会儿方霸拳法霸道不慎“误伤”方天的“手脚”埋下了伏笔;

    可以想像,等会儿方天这一伤,座师铁定是“告诉过你方霸拳法霸道,让你小心伤了腿断了手的,你怎么还是这般不小心啊”;

    想着方天心里不由怒气暗生;

    方天心里计较了一下,却抬头对着座师说:“座师,方霸座师拳法霸道,可能会伤了弟子,不知道座师是不是可以另做安排?”

    这座师阴沉着脸看着方天说:“你小小年纪,怎能这般贪生怕死的,受点小伤算什么,我方家子弟那个不是顶天立地不怕死的汉子?”

    抬头看了一下众子弟,座师问道:“你们还有人怕死吗?”

    方千民大声回复道:“弟子们不怕死,更不怕受伤!”

    方天却不吭声;

    座师这会儿脸上就挂不住了,对着方天冷着脸说:“难怪大家都说你是废物,和你爹并称大小废物,你昨日的胆子那里去了,下去与方霸对练,不要耽误众子弟的武修课。”

    方天这会儿却抿紧了嘴唇,一双剑眉刷地直直挑起,双手但到背后,却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他强忍着怒气,看着座师说:“座师,方霸座师拳法霸道,可弟子更是年轻,手下也不知轻重如何,如果弟子不慎伤了方霸座师却如何是好?”

    座师回头看了眼红脸老者,红脸老者这会儿却瞪着大眼看着方天说:“拳脚无眼,生死由命。”

    座师这才看着方天说,“你尽管下手就是了,出了事我兜着。”

    方天这时心已经沉到了底了,方千民真是实力强大啊,为了他的私人恩怨,竟然有座师以授课为由前来寻仇,可是方天却也忍不下这口气了;

    方天这时想,即然你嫡系一脉不顾脸面,敢于在明里下手欺负我这个小子,那我今天就给你把脸全撕破了,就不信一个武者能比方贺更厉害;

    方天想完转身跳下高台,只盯着红脸老者,也不打话。

    方天却不知道,这红脸老者虽然真个不能修行,却也是多次与修者对练,一身功法更是出神入化,也算得是武林绝顶高手,方贺这会儿凭着修真法诀却是可以胜过这老者,但是如果没有修真法诀,方贺就明显不是对手了;

    这几位也是早知方天不能修行的,加之他这般年龄,如何是方霸的对手,他们也拿定主意,断了方天的手脚,让他以后见着嫡系的面就怕;

    这位座师也是姓方,却是嫡系一脉的人手,嫡系一脉虽然强大,但家主一系却早就十分留意他们的势力,对嫡系一脉的人马,但凡是有些名头的,家主一系就把他们不是安排在内门养老,就是安排在道院中授学,其目的就是把他们放在眼皮底下,以防起内部争斗时让他们拧成一股绳来;

    当然,这么做也只是未雨绸缪,对嫡系一脉的力量,家主一系倒是真没看在眼里过,只是嫡系一脉自己却自视甚高的,凡事必要争得头破血流的,不肯稍让,这才有了如今安排两位座师并专门请来方霸对付方天的举动来。

    座师与方霸也早就自以为把方天研究的清清楚楚的了,方天是个废灵体,是个无法修行的小子,只是他身法武技厉害,战起来也与方贺相仿;

    是而方霸却是功力超群,即使是阴木小成的座师对付他也有些不易,用来对付方天,按座师与方家嫡系的想法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们昨夜早就计划妥当了,这一次一定要重伤方天,给家主一系一个教训,以免家主一系再出一个方贺一般的弟子来,也不把嫡系一脉放在眼中。

    座师看着下面站定的方天,心里想着,你只是个开始,方贺也是跑不了的,只是方贺身边也是很有几个高手的,要对付起来就一定要棘手的多啊,不管了先拿下方天再说。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