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20章 变起

    方天这时已经夺下了方贺的长剑,可失去了长剑的方贺却脸色一下,已经飘身而起,立于半空;

    就见方贺脸上青气就是一现,竞技场外一棵棵大树无风而动,漫天落叶在大树旁快速舞动;

    方贺的一袭白衫就忽然急剧膨胀起来,方贺这时双手一挥,天地间有一股灵气荡漾,仿佛有股恐怖的无形力量正从那些落叶间,从天地间向他的身体周围灌注而来,已经有了一丝惊天动地的气象来;

    方天见此情况,心里一惊,方贺这是要用出什么修真功法了;

    方天知道,这时不能再让方天抓住机会随意攻击,方贺是阴木小成的修真者,不论是速度还是灵力,都远在他之上,一旦方贺在远处用法术攻击他,他就没有了近方贺身的可能,用一双拳腿接下方贺的无穷法术攻击,他那里有把握;

    想着,方天也不停手,却持剑急向方贺攻去,他就要与真正的修者较量一番,他要看一看武者真的如书中所说,遇上修者就没有了还手之力了?

    方天到此刻为止,却只学了五式闪电剑,他也不管什么招式,只一剑接一剑地,剑如闪电,不停地一这追逐着,一边不停地运足腰力、腿力、腕力一一刺向方贺,远处座师看着方天这一剑剑的竟真如闪电般的快捷,不由相顾骇然着,这还是个没有练过几天的九岁小儿吗?

    他们这些人中有练了近百年的高手,但即使是运剑高手使出剑来,也不过如是,论及速度来还要差上三分了;

    方天这时剑如电闪,身法更是快捷,方贺却也是从容地接下了他的每一剑,与方贺攻方天是一般无二,十余剑也是无一建功;

    方天数剑刺出,见方贺又接下了一剑,这时方贺身形一动,竟直向上空飘然而去;

    方天知道,不能让方贺离的太远,见方贺向上飘去,他这时却也是剑眉一挑,抿紧了嘴唇,咬紧了牙,他腰腹部骤然发力,拧身而转,将全身气力灌注长剑之上,以燎天之势向空中刺去!

    方贺见这一剑来的迅捷,却也不慌,只见他单手一挥法术“巨力术”出,他却在手上蕴起了一团青光来,就夹着“巨力术”齐出,“砰”地击在方天飞速刺来的一剑上;

    一阵青白相间的光直耀双眼,忽然,“当、当、当”的几声响过,方天手中的剑已碎为数片;

    方天这时也冲力已尽,向地下直落而去;

    方贺却在此时身形变向,向上的身体骤然一停,却已经向着方天急追而来;

    追至方天头顶处,方贺也是头上脚下,双手拳、掌、指翻飞直向方天如花漫空,一一击来;

    方天没有练过轻功,他也未曾习练过修真功法,然而这时他在落地时身形竟是丝毫不乱,或指或拳或掌将方贺夹着天地灵气与“巨力术”击来的拳掌一一接下,二人先后落地,却各自脚一点地,齐齐向后跃了一步,站定对视着;

    二人方站定,才有一团灰尘向四处扬起;

    站了不一会儿,才见方贺十指成拳,轻轻一握;

    这时他与方天相击的十指早已各各生疼,指骨欲裂了,站着犹豫了一会,他这时实在没有好办法来能拿下这个小家伙了;

    方天想了一会,心中无计,套近乎没用,交手也是无果,再打下去怕是也是分不出胜负来;

    想着,方贺却看着身前这个瘦小的方天,他不由叹了口气道:“我算什么天才,你这个九岁多点的小子才真正的是个怪物啊”。

    说完他握了下手,这动手拼斗了一会儿,他已经摸清了方天的底子了,这小家伙还没有修练《青木诀》,只是仗着身法敏捷,筋骨强健就与自己战得了个旗鼓相当,方贺心里也是悻悻的,竟也不多话,转身“嗖”地飞去。

    一场别开生面的修真者与非典型性武者的较量在没有战至最后就结束了,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这一场较量的精彩性,远处一众座师惊叹着转身而去;

    方天转身向方片走去,这时一众小孩如同见鬼般看着方天,方片冲上来摸着方天的手,只见几个白点正在淡去,摇着大脑袋瓜子说:“果然是怪物啊。”

    方天一个爆栗弹开方片,放开衣摆,心中一股刚被方贺压下的豪情再起升起。

    一天拳剑练毕,第二天是法术课,法术老师今天讲的是轻身术。

    方天听的是很明白,但是看着身轻如燕的众人,他无计可施地转动着数千条灵识,无助地拨动着灵气,心中反复琢磨着不同的阵法。

    所幸这时方天的灵识频率已是跨越了至道,如果这时被超过他灵识修为的人发现如此灵识状态他就一定会被认为是妖物了。

    法术老师见方天仔细地听着却一无所获,立刻亲自上前把手教方天如何行气。可是伸了手感受着方天体内因字母操吸入体内鼓荡的灵气,法术老师凭经验断定方天已经也快达到阴木小成的境界了,可是座师的灵气入方天之体数次转入各经脉,方天却毫无所觉。

    法术老师已经累地吐血,看着一脸无辜地方天,法术老师只能笑着说以后多练练就成了。

    方天听着老师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自己的情况。

    这时已经开始运用起飞行术漫空飞行的方虎也不敢再轻易招惹方天,毕竟连方贺也拿这小子没办法,又都是家主一脉的,方虎一边斜斜地绕过方天,一边心里却暗骂着:“哥哥就知道你是个废物,只不过有几分笨力气,哼,咱们走着瞧!”

    方天却也没将心思放在法术上,他听老师讲完法术运用,记在了心中,就开始捉摸昨日三才阵中聚起的灵气来,这“三才阵”确实是有瑕疵的,要把“离”结作聚气之所,阵中的灵气再充入就会爆开,但把“坤”结作聚气之所阵中的灵气却会散于各处,利攻却不利吸收灵气,三十六个节点都不成,那么一定是阵法还要改动,可这阵法改动一处,就会失去作用,要怎样改呢,方天心里已经开始做起了三十六个节点同时改动的乘方算法来;

    又是一年了,方天一日复一日地学着字母操、武技、法术、阵法、坚持每月一次进入百宝阁参看功法、阵法、法术。他的字母操已达到了第三步脱胎换骨之境,如今方十岁的方天手足已可抵挡普通铁剑,变换身体体形,用方片和方雪的话说那就是一头魔兽了。

    与此同时他的阵法、功法、法术境界与日俱增,尤其是阵法如今他已能将百宝阁中数百种阵法逐一布出,出入万木阵如行平地,偶尔看着灵识转过法阵,法阵中浓郁地灵气,方天对法术的渴望也与日俱增着。

    这一年来的方雪已经因天赋超过方片,也早早地进入了道术院,每日三人的除了在道术院学习外就是学毕归家时每人挤一滴血,方天布出各种阵法试验这血如何地与灵气溶合,他开始走上了科学怪人的试验之路。

    方天这里平淡无奇的生活却没有影响到整个世界,此时,斗觚星外的许多世界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

    这一日仙境只见“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无数座宫殿碧沉沉,仙玉造就;明幌幌,灵宝妆成。有千千年不谢的名花随处可见;有万万载常青的瑞草遍地皆是”。

    众仙有修练的、有炼丹的、有论道的,仙境上方一道白光倏忽而至,以无法形容地速度漫开只见仙境与众界一般巨震起来,众仙同时起身向朝圣楼急飞。

    朝圣楼内众仙女飘然而至,只见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璧辉煌、玉簪珠履、紫绶金章、金钟撞动,三曹神表进丹墀;天鼓齐鸣;朝圣楼直入云霄,两边已有数十员镇天元帅直立,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十数个金甲神人,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

    里壁厢有几根大柱,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又有几座长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不顷刻众仙帝齐至,至圣天帝见众仙帝已各自坐定,方抬手抛出一物,只见此物如玉如榜,上方金字闪烁,众仙帝脑中闪过一片灵识,“神不归位,天地将灭……….”不由皆大惊失色。

    至圣天帝叹道:“大劫将至,众生皆苦,众仙自今日起各领所属尽查四方,如遇可疑之物尽诛!”身旁慈悲大尊天帝微一躬身说:“如此则杀伐四起,众仙争斗,万界不安生灵涂炭啊!”至圣天帝摇头道:“神不归位,天地将灭,这神指什么?只有这种方法可以用了。

    神界,众神之王坐镇神山之上,坐在精致的宝座上,风雨、霹雳、闪电在数万里大的身躯转动。他头戴宽边帽,冰冷又严肃。他肩披深灰的斗蓬,斗篷边闪耀着星辰,头戴阔边帽子正是一片蓝色晴空,

    晴空映射着天际夕阳的余辉。众神之王手中握着由世界之树树枝作成的权杖。这枪是神圣的,一旦对着此枪发誓,便不能再反悔。他的手指上还戴着财富的象征--指环,这指环每隔九天便会自行复制一次。他的座骑毛白胜雪,有十八只脚,是最著名的神兽,名叫“布尼尔斯托”。他的双肩上栖息着两只巨大的神鸟,一只叫“海凯”代表“思想”,另一只叫“木领”代表“创造”。这两只神鸟每天环绕世界飞行,然后把所见所闻毫无保留地向神王报告。

    在他脚边同时躺着两个神兽,一匹叫“格里格”代表“贪妄”,另匹叫“鲁雷克”代表“暴食”。神王于宝座抬头目视四周大喊:“众神,一起来迎接众神的黄昏”,几亿年未离座的神手持权杖缓缓而而,天地星辰摇动。

    魔界,黑暗主神于宇宙虚空某处,挥手处众魔神立刻互相厮杀,一片黑影同时向各界拥来。

    混沌体系之外,光明与黑暗均察觉不到的地方,于亿亿纠缠虬结的规则之上,及一条诸神皆知其存在,但从未能触摸到的特殊法则作用下是无尽的冥界,冥王眼珠正欲睁开………….。

    还有无数埋藏于太古位面之中的妖兽……,以各界生物为食被驱逐至太古位面的天妖,也已缓缓注视着四界,这些无情的牧主们又向各界行走而来。

    在各界中即将迎来无穷的变乱,争战,无数强者将死去,纷乱中的强者或出手保命,或无力地归灭。

    这就是一个阳谋,所有的人只有不停地拚命去保命,迎来一个个的挑战,弱者的路只有死。

    摩根·卡纳眼前一道黑光闪过,开始了,白衣至尊圣终觉查到了自己仍存在,他宁可灭世也要毁灭摩根·卡纳的一刻来了。

    摩根·卡纳知道他无法躲避,在他眼中只有自己的生与死,及比死更可怕地被做为美食。

    那怕是整个世界毁灭只要不丢了自己的命,那么他是不会有一点在意的;常有人说扮猪吃虎,扮乌龟却可以活着,他愿做一只小乌龟虽然不那么快活自在,但可以活着。可是现在即使是扮乌龟也没有了活路。

    面对的至尊圣不管是黑衣至尊圣,还是白衣至尊圣都是无尽的绝望,成神最终变成一团精纯的元气,却失去了本识,也无法逃脱食物的命运,不成神就将会在白衣至尊圣面前魂尽识灭。

    摩根·卡纳不想一步走向绝路,所以每当走在成神那一瞬,他都能运用这世上独一无二地天赋停住脚步,这是至尊圣之一的师尊选择他作为对抗白衣至尊圣的主要原因。

    自从明白了这一点摩根·卡纳明白只有能行走在踏足至尊圣之路上,他有生存的权利,成神却只能暂时活着。看着面前的方天,这是他仅有的希望,那么他只有忍着,继续躲藏着,这样他才能从方天处找到希望,两年很短,但摩根·卡纳始终关注这个小蚂蚁,失望于两年的漫长,但他却只有苟活着。

    这个小家伙修练锻体术还真有用,速度也是不慢的,只是他现在在琢磨的阵法有什么用?

    摩根·卡纳摇了摇头,这小家伙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啊!只是他难道就这样一直用蚂蚁的速度前进吗?

    摩根·卡纳决定再次干豫他的自主修练,他不想拨苗助长,更不想方天走他的路,但他希望自己能更早的收获,那么就给苗上点化肥吧。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