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9章 方贺与方天

    方贺随着方天来到竞技场中,二人于场中站定转身对视着,这时周围早就有五十余名少年围将过来,场中也是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过了约一刻钟后,方贺却笑着说:“天弟,怎么说你也还小,虽然虎弟说是你动手欺负了他们,可我这看着却是也不像的,这样吧,你还小,我却不能欺负了你,就由你先来吧。”

    见方贺如此气度,方天心里不由暗叹,不愧是方府家主一脉少年派的领军物,器量果然不凡,更是英武过人,让方天也暗自心服;

    这时方天如果服了软,说上几句贺哥哥风采过人,贺哥哥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要跟着贺哥哥走,方贺定然大喜,随手指点上方天几句,如果真的看得起方天,说不得吩咐下面小弟几句,方天也就在这内院里立住了脚,有着方贺这个靠山,谁人还敢轻易欺负于他;

    可是那怕这时他还小,那怕这时他的力量不足,他也要逐步引起家族的重视,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所以要说到方天只这一会儿就被方贺所折服,为他所用那是想都不用想的,毕竟修真资源有限,方天可不想把每月一进“百宝阁”的学习与未来有可能的机遇拱手相让于这个堂兄;

    此时听方贺让他先来,方天心里也是纠结了许久才咬着牙决定虽同是家主一脉,方天却不能入了方贺这一系;

    不能服软,那就只有动手了,想到这里,方天却为怎样开始烦恼了起来,他挠着头说:“要我先来啊?”

    方贺只笑着点了点头,方天这一下却找不到黄飞鸿的感觉了。

    他环绕着方贺转了几圈,见方贺如松而立,不动如钟,只有衣服如风鼓荡。

    没有练过几下招式的方天也是无法可想,他也没有与人打过驾的经验啊,刚才与那几个不良少年的打斗也是他的成名之作了;

    没办法了,方天想了下,如今只好现学现卖了。

    低着头想了一会儿,方天无奈地挠了挠头,抬起头来看了方贺一眼说道:“贺哥哥,小心了!”

    方贺看着这方天一幅不知如何下手的样子也是好笑,又听他招呼这一声,就知道他经验尚少,也笑着说:“来吧!”

    方贺虽话说的漂亮,但他毕竟是来为方虎一行撑腰的,见方天仍欲与他交手,心里不由有些喜;

    脸上虽带着笑的说着,心里却多少有些不以为然,这小子还真拿自己当一根葱啊,这一个九岁多点的小子,也不像是方智般的愣头青啊,我已经给足他面子了,这小子竟还真想动手,也罢等会他一动手,我就直接把他放倒了事;

    方天这才转身又绕到方贺身后,使出刚学的拳法“冲天炮”双脚顿地,单拳举起摆了个架势就冲方贺后背击去。

    方贺听到拳风及体,心里只冷笑一声,他也不回头,右手一摆聚了五分力气挥了出去;

    看似随手一挥,就听“呼”一道拳风已如惊涛急起,方贺也不接这一拳,掌风飞处,就击向方天左胸,方天忽感危机,这拳风如山,未及体风压已经让方天难已呼吸,身上汗手刷的一起来了个立正。

    方天心中一动,身体却早就做出了反应,他这时左手伸掌双腿一缩,“砰”方天伸手挡住,人却如一个圆字“o”,一触即飞飞出五米外,落地却是双腿交叉,左手掌撑天而立,也是稳稳地站住;

    挥出双手,接下这一掌,方天却察觉出方贺这一拳虽看着力道十足,只是劲力不集中,威力也不是很大,他尽可以接得的,心里就更是一定。

    方天心里一喜想到,这个方贺在我们这辈子弟中好大的名声,却原来也不过如此,刚好可以练练手,胜了,我当然名声大扬,败了,我还小,名声不显,却也不丢脸,方天心里这时才真正地下定决心与这个堂兄来个堂堂正正的交手;

    转过身来,注视着方天的方贺却目露异色,方天接下了他这五成功力的一掌,却是如若无事,真是不容小视啊;

    方天的这个招式古怪到了极点,看着浑不似他学的武学的概念,与方家武道相背闻;

    一般的武道也讲究着身体不能尽展,力不可使尽,身形动处要留有余地,否则必然会变式不及,一旦被攻击必然会身受其害,比如出手攻敌,要讲究速度与技巧,避实击虚,如果一旦用力过猛,一招不及变,就会为敌所乘,这时武者大忌;

    可是方天这式子使着竟是如同一个弹簧,展得最开处,竟是攻击之处,一旦受击,受击的力道就由腰处为轴,被移向全身,方贺这五成功力的一击,就被方天用了一个古怪的“o”字接下,这一掌竟是伤不到方天的要害;

    这时转过身来的方贺不由惊诧,这是什么功夫啊!

    方贺虽暗惊,但他却那里会将俗世武学放在心上,只见微微一哂,脚下轻一点地又是飞向方天,就见方贺十指如花向方天轻拂而来,方天灵识一动,脑中闪现百余指纷点身上各处及身周四方空处,不由一吐气一个“c”字操双手相握护住全身,脚尖仍点着地向后退去,嗤、嗤、嗤手上十几下如刺击,方天如今肌如铁石,却也不疼不痒的,却随着方贺击来之势,身形又是一变,一个s字操向右行了五步。

    这时,竞技场中日头虽已经偏西,但这时阳光却依旧刺目着,方天一个“s”字操向右方行了五步,却仍似停未停地缓缓如同滑行般;

    方贺嘴角这时却带着一丝笑来;

    方贺笑完就是提膝抬腿,天空中忽尔一亮,就仿佛有一面无形的镜子,影着一道光闪过众人眼前;

    “刷”地,一柄雪亮的三尺长剑自方贺腰上鞘中拨出,这时化为流光直冲方天,只见密林这方,有一道隐约可见剑身的白影呼啸着向方天而来!

    那抹穿梭如电的白影,前一刻还在竞技场正中离着方天有十余步,后一瞬便来到了方天身前,刚至方天身前,白影就从低沉嗡鸣在眨眼不及时变成尖锐的噌噌的啸鸣声。

    这道白影却正是方贺,他速度奇快,所携的威势直接震的周遭数尺范围内的空气划划作响,如丝如絮的剑花在白影前方画出一道道笔直的线条,这线条因为速度奇快,在众人眼里却如一道实线,这些线的尽头处正是瞬息间就退后了五步的方天。

    在观战众人眼中,这时方贺就手持着一朵花,直向方天胸前送去,这朵花却直接将方天左右上下四处围了个全乎;

    看着方贺如急风迅雷扑面而来;

    方天却也不慌了,他是早就看清了方贺的剑势,他这时才真正地拿出了近三年全力练习的“字母操”,一个“c”字,方天脚猛地跺脚,双脚前提,迎着剑处的胸如若无骨地却急缩而回,身形一动,双手却向前伸出,这一动便是身前气流忽变。

    方天的双手伸出,人在轻轻向后退,这剑离胸却越行越远,方天伸出的双手距着方贺已经越来越近;

    说时迟却是快,方天剑眉一挑,十指轻弹,竟弹在一朵朵花儿的花瓣处,噌、噌、噌、噌一连串密集的剑锋与方天十指交击声连绵响起,方天的十指带着一丝风,随着方贺唰、唰、唰、唰地无数剑刺处一一弹落;

    方贺的每一道剑光都是凌厉无比,割破空气无数,布成一道密密麻麻的剑花,剑不停手,就把呈“c”字向后轻飘的方天紧紧盘在了其中,方贺就如同用剑推着一个圆圈急速向前推去,这圈即不偏,也不下落地直向后而去。

    这个高速穿梭在空中的白影这时又向前急掠了十余步,剑不停手,可方天的指却更是急点如飞,每每方贺剑未尽出,方天已经一指将剑势挑破,方贺心里一急,眼看着要被那些凌厉的指势一一挑落,花影渐去着时;

    就在这时化为白影的方贺却陡然间在半空做了一个诡异的停顿,这一顿之后,他却身形一变,身体划开天空,就是侧向一绕,就已奇妙地避开方天指尖所向之处,此刻方贺已经嗤的一声飞离方天正面。

    方贺出现在方天面前的那一瞬,已成了追逐之势,看似急冲而前无可抵挡,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进入真正的战斗之后,那抹白影竟然一转而显得如此灵动诡异起来!

    方贺剑花未尽,花瓣未散,人却转向,在转向那一瞬间,他的速度已经急剧下降了,这时场外众人终于能够隐约看清楚了他的本体,好像一片极薄极黯淡的白纱,在空中轻舞着,因为速度极快,就显的若有若无起来,似乎随便一阵风就能将这一片白影吹到九霄云外去的。

    方贺这时却仍保持着这种诡异的步法,动作处轨迹更难以捉摸,灵动有若幽魂,在“嗤”的一声转向飞离方天正面的过程中,贴着方天的右手指尖处闪电上遁;

    方天的指这时却抓住了时机,“c”字一展而起,竟在片刻之间快过了方贺一瞬,他这时伸指急速一挑,似乎也擦过了方贺的下颌,这一指已经在方贺的下巴处就已经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方贺轻哼一声,他这一次是吃了个暗亏了,方天的身法奇快无比,更是变化无穷,在向后退飞时竟是以脚为轴,将上飞的方贺击伤了,方贺心里却有些动了怒了,他这会儿才真正地把方天当成了一个平等的对手。

    方贺体内灵气划地绕体转了一圈,手上暗施了一个飞行术,就见他身体一飘而过,在空中画了道圆融的弧线,闪电般再次剑划花朵穿掠而回却在方天右手处花儿也现;

    花朵才成,方贺却单臂一振,身形又变,这一番,方贺却是倏忽在前,倏然在后的,轨迹鬼神莫测,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落处;

    这时方天去势未尽,他却右手一摆做出一个“z”字形操来,他急速下落的身体如同踩了刹车的车一般地,身体在空中缓缓飘落,他如同未见方贺这时已经来到背后般;

    落下一瞬,方天背后皮肤一颤,他已经感知方贺已经出招,方天表情却很平静,方贺剑一出,方天已经双手急挥,已经在身体落下未及地时一个倒翻,他的身形在瞬间由“z”变成了一个倒“l”,方贺这时围着方天正转到背后,却冷不丁方天一个倒立;

    方天这时双眼已经盯着了那抹如电而至的剑影;

    方贺这本欲刺向方天右背处的如电一剑却因方天的一个倒“l”就要落空,在迫在眉睫之时,方贺手一抖转向方天左脚急刺而来;

    方天这时却忽然左脚向后一踏而去,腰背骤然发力已经是一挺而起,这时方天身形起处,却是直面向天,摆出了一个仰躺下落的姿势;

    方贺剑已经变向,方天人已经仰面向天直直地停在空中双手已经全速弹出,正接近着方贺的身体了;

    方贺脸色终于变了,他这时只有挥着剑锋斜斜向下闪电劈下,同时暴喝一声:“斩!”

    方贺已经成为一道闪电,可是这会离方天仍有着一段距离;

    可此刻的方天的双手却是十指纷纷弹出,指弹处却如雨打芭蕉啪、啪、啪地落在方贺早已经布满了全身的金刚术上,这一阵雨声就把那抹在空中转成了白影的方贺硬生生弹了开去,直弹向数步远的地方而去,这时方贺凝聚精气神的斜斜一剑就已经砍在了空处;

    方贺被方天十指如雨打芭蕉般地向远处弹去,却强行在飞出了一短的距离后又做了一个停顿,这时只听得他闷哼一声,右手握住长剑柄末端却是在剑向下时强行向上一挑,正向斜下方斩去的剑锋闪电般翘起,闪亮的剑影却再次激射而起,这一次剑的速度比开始时的如电已经变得缓慢了很多,然而它仍是噌鸣着向前急飞,不一会又直直地来到了已经落地扭腰面向方贺处站定的方天身前。

    这时方天身形略弯,轻轻悬放在膝头上的双手正在微微颤抖,就在方天持着剑飞到他身前,距离他眉心不足一尺时,这时方贺的剑也开始在空中剧烈地颤抖起来,震的四周空气发出嗡鸣利啸,就像是左突右奔,方向不定只见剑尖一点寒光一闪,如同天际的流星。

    方天这时双手在膝上一下伸出,就见眉心前不到一尺外的剑已经入手,方天目光静柔如丝如缕,然而这只手上却蕴着恐怖的力量,紧紧抓住了这只想要逃离的剑,并且让它根本无法动弹。

    方贺皱眉,全身灵气急运,剑挣动的愈发厉害,嗡鸣阵阵,然而却始终无法挣脱。

    这时,方贺已经知道,这剑是无法抽回了,可是方贺的剑只是他的普通手段,他首先是个修真者,是一个阴木小成境界的修者;

    剑入方天手,方贺无法抽出,方贺遂放手,他右腿点地,右手变抓为掌,于剑柄顶端一推,借势向后飘去;

    这时就见竞技场外一棵棵大树无风而动,漫天落叶在大树旁快速舞动,方贺的一袭白衫忽然急剧膨胀,他双手一挥,天地间有一股灵气荡漾,仿佛有股恐怖的无形力量正从那些落叶间,从天地间向他的身体内灌注进去;

    自这一声大战起,自始至终方天都不曾动容,然而这时他动容了;

    他与方片、方雪多次交过手,修者的手段他也见过,不外是纳灵气于体,通过招术攻击敌人,当方贺开始吸纳天地灵气入体内,林间落叶狂舞之时,方天却发现,方贺的攻击与方片的运用体内灵气已然不同,他是在运用着天地的灵气这天地灵气如此博大,方天还能接住吗?

    方天这时想试试,但他也不敢大意,他这时腰腹与腿部的肌肉骤紧骤放,他双腿仿佛安装了无数只机簧般,没有一点助跑也没有一丝起势,他就在原地突兀地动了;

    方天的左手虚握着拳头,脸侧摆向身体后方,双腿向后斜掠,身体向前倾斜,动作显得异常自然协调,像鸟儿展翅滑行般美妙,而他这时右手上还有一把剑,这是方贺的剑。

    方天跃起飘过空中,方天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始终盯着方贺,他目光中没有一丝的杂乱,专注冷静到了极致,也显得更加从容,更加平静,但他心里却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冲向如停在半空中的方贺,方天右手手指一挥,被抓住剑尖的剑就像风雨般挥洒了出去,这一剑竟比方贺使出的更亮,因为他更快,剑不见线,剑不见,只见光,一团亮光。

    “噌”剑冲到方贺身前,与方贺布满全身的灵气相撞,方天身体却又是向前一弹,双脚在空中连点数步,强行冲到剑前;

    他在这一瞬之间,手竟又捉住了剑柄,手借剑势转劈为拖,顺着灵气被刺穿处直划而去;

    方贺这时却也不及还手

    只方贺手中一片青光闪过,“万木搜神手”已经一一施出,“万柳成荫”、“万柳轻扬”、“木横枝斜”、“柳絮乱飞”、“柳叶如烟”,招出已经挡住方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挥来的每一剑,每接一剑方贺便脸上青上一分,五剑接过,方贺也已经连退五步;

    方天这时攻势尽出,他也不理招式,只是剑如电闪,急冲方贺而去,他要试试,一个练体者对上高境界的修者是,是不是真的如书上说的那般,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方贺接下了他的每一剑却仍是神情自若着,方天这时剑眉一挑,腰腹部骤然发力,拧身而转,将全身气力灌注长剑之上,以燎天之势向空中劈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