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8章 方家道术院的不良少年

    方天三人走入私塾的小广场内,又是小小的交手几招,打闹片刻,方天与方片骄傲地挥手与满带着羡慕地方雪作别。

    二人牵着手就向道术院走去。

    穿过一片房舍,就来到了二名虎卫扶刀持立处。

    远远地二人就发现门口还立着一位面容古朴的座师,似是专门等着二人;

    看到这位座师,到门前方天二人立定,果然就见座师带着点笑容看着方天说:“小家伙,你就是方天了。”

    方天见座师相询,连忙对着座师拱手作了个揖,站起身来答到:“见过座师,小子正是方天,请座师教诲!”

    座师见这七岁小子应答得体,浑不似十一岁的方片般不知所措,不仅暗道小子不得了啊,小小年纪就已经这般少年老成,气度森严的,不愧是大家子弟啊。

    想着不由点点头,座师边点头边说道:“我叫林水远,今后就是你阵法座师了,你阵法上有些天赋,可别自满,今天由我领你进院,要认真学,明白吗?还有你方片”。

    二人连忙应下,跟随林水远座师入道术院而去。进得道院一路上就见无数排房舍在绿树掩映中若隐若现,如雾遮盖………..。

    方天见到这处阵法布得确实比自己要到位,阵法虽没有创意,但显见得是中规中矩的,另有一番气象;

    仔细打量了下,这阵法中虽然不见灵气充盈,但也是隐隐地有些阵法森严的样子了,他也不由仔细地四处随意打量了起来。

    林水远座师略有得色微拈着须说:“这一片是我以八气阵为内阵,外辅四栩阵,四周沿路布设疏阵而成………。”

    三人走着,座师边四处详细指点,讲解阵眼处,布阵地势、山、石、树木的配合及布阵时的诸般手法,讲到得意处,林水远座师不由叹气,这阵法如果施以灵石,未尝不是一种高明手段,只是灵石难求啊,否则座师怎能不利用灵石将此处打造的更有一番景像,座师说着也是一片唏嘘的。

    出得疏阵,走入四栩阵视界一下开阔了,前方正是八气阵,方天仔细听着座师讲解各阵的组成。入得八气阵中正听得如迷的方天被方片猛的一拉。

    方片激动的喊:“天子,看那边”;

    正讲的入迷,听的认真的上课二人组抬起头来,就见两位老者一高一矮正在较技,一片长、宽约一里的竞技场上二人剑掌交错,高老者持剑行剑如风,矮老者掌如斧劈,一瞬已交手几十回合,斗得紧处只见四周树、石纷纷四散而飞。

    左手处有一高台,台上一位白衣座师,身后站着约五十余名少年。白衣座师但见石块树枝飞来,或指弹或拂袖,树枝石块就应手落在高台左右,身后无数少年大呼小叫看得分外入神。

    林座师急忙就领着二人向高台行去,一边说:“今天是道院初学者武技学习,以后你们入院就进前进的初级院中坐候就好,你们去吧…….”。

    说完林座师转头急步而去,大概这一番显摆,让他也误了自己的课时了,这一番回去,还不知道这些调皮的弟子又出了什么妖蛾子了。

    方天二人见林水远座师交待完离去,也小心地走上高台,看起下方二位武师交授武学;

    这二人这时也正打的紧处,台上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就在数刻后就见两位竞技老者掌剑如电相交十余次,“砰”的一声二人左掌一碰,各自退后十余步,在高台左右站定。

    白衣座师等两位老者分左右站定,对着台上各施一礼,才转身略看了眼方天二人;

    座师就对身前众少年说:“下去练习座师教的拳剑吧!”众弟子轰然应是,逐一叫着,纷纷就跳下了高台。

    座师叫过方天二人,这一番却是只目视着方片说:“我也听你父亲说起过你的,你的天赋不错,要用心些。你们下去练着,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方片与方天连忙同时低头称是。

    座师又看了一眼方天说:“你们一起下去跟众弟子一起练吧”;

    方天二人低头应着,转身跳下高台。方天看着众弟子演练剑拳,也与方片一样跟着学习起来,他们到底是没有看得几天,两位武技老师也只讲了十招今天的招式,五招“奔雷拳”,五招“闪电剑”,两人倒是全学会了,只是这五招无前无后的没法连惯起来,两人练了一会就看着周围一众少年一招一式使的剑如闪电,拳如奔雷,不由停下手向别人看去;

    这时旁边传来两少年低语声:“看那个小家伙,他叫方天,知道不,道术院近十年有两个天才,一个是方贺,一个就是这个小家伙了”。

    方天自练过字母操后,早就耳聪明的,虽隔得远却听得仔细,就听下面接下来传出,“什么天才,他父亲是大废物,他就是小废物吧”;

    听到这他不由一滞,我的名声已经这么大了?方天不由抹了下头上的虚汗来;

    方贺可是方家的嫡孙,家中把自己与方贺并称可不是好事,所幸自己是“天才阵法师”,冲突倒是不大,被称为小废物他到是不在乎的。

    跟着又各练了四、五遍拳剑,两位武术老师又上前来一一纠正方天与方片的几处错误,又看着二人再练了几遍,方天毕竟是练过锻体术的,身体素质远在众人之上,这拳练的也很到位,看方天这五招都练的不错,两位老师竟开口又夸了方天几句;

    不一会儿,一上午已经就过去了。

    随座师离开竞技场去吃罢了饭,座师即吩咐众弟子下午自去竞技场练习,明日上法术课。

    方天二人进也一处屋舍休息了片刻,也是睡不着,二人也就一起笑闹着向竞技场走去。

    可是刚走入竞技场,就有几个十五、六的少年冲上前拦住了二人去路,为首一个小胖子上前一把推开方片,站在方天前低头故作凶狠状说:“你就是方天啊,我叫方虎,看你这小胳膊、小腿的,难怪只是个阵法天才;就你这小样也想和我哥哥方贺并称啊,你这是不是差得也太多了?”

    推搡了几把方天的小肩头,方天也不反抗,只笑看着这个小子,这时方天心里又回忆起那时他被人抢去了几块钱的经历了,然而这时不知怎地,心里竟是有些古怪的有趣感。

    这小子那里知道方天在想啥,见方天也不吭声,只陪着笑,不由更来劲了;

    这会儿他只眯着小眼睛说:“你小子也算我们家主府的人啊,哥哥也不欺负你,来在哥哥这地方布个阵吧,哥哥要拉个屎,舒服了哥哥兴许还能教你几手,以后和哥哥我并称拉屎双雄,呵呵呵!!!”

    方天这时正欲说话,就看见同样的小胖子方片早忍不住了,话说他也是一个血气正盛的年龄,别人可以欺负他,如果欺负方天,他却忍不下了;

    听着这小子说话难听,方片早就听不下去了,直接冲上来一把推倒了这个家伙;

    这胖小子看着比方片略高上一点,奈何身体素质竟没有五方天对练过的方片强,方天一推这个方虎就直接被方片一个虎扑推翻在地了。

    这个胖子一被方片推倒,就像是捅了一个马蜂窝般,忽拉一下围在四处的十几个少年一拥而上,各自冲向方片和方天,把两人分开围了起来。

    围住方天的七、八个少年都在十岁以上,最小的也比方天高了近一头,很少斗殴的方天已经有点慌了手脚。

    方天这时双手背在身后,却暗暗地用力握紧,他就觉得脑里一热,只暗骂着,娘的没想到在自己家里还能碰上不良少年,还这么大一帮子人,自己和方片明显不是对手,这下糟糕了。

    正思忖着怎么夺路而逃呢,方天就看见一个少年一拳冲着他的脸来了、下边还有两个扫荡腿已经到了脚边、后边是一记穿心脚。

    他的脑内还没反应过来,方天的身体却条件反射般地跳起偏头,右手伸掌,按一年多的习惯摆了个z字“砰”,穿心脚少年一声惨呼抱腿跌倒,接着字母操一一做出,才三式不到,七、八个少年已被一一击退,各惨呼不已。

    看着自己并未向外用劲击出,只是摆了个势子,还不如平时对付方片时用的力道足,而这些不良少年就已惨呼不已,方天心里暗想,以前是不是对方片下手狠了点啊?

    可方天这时心里最多的是得意,这时势子做完,方天双手又在背后一背,双眉平平一挑,一双眉竟又成了一字形,脸上却忍着不露喜色来;

    他一边在心里想着,xx的,老子啥时候成高手高手高高手了,似乎当年心目里的绝世高手也就现在自己这个样啊,挥手之间,铲恶锄奸,爽啊。

    方天正在yy着,正指挥一众少年围着方片的小胖子一看情况不妙,这个七岁左右的小子厉害啊,这一帮人没有一个是对手,他一边撤动一边回头大叫着:“你别跑,小子,你等着!”

    小胖子转头就跑,看这样子这小子就是搬救兵去了。

    方天向方片走去,看到这个小胖子方片也是完好无损,回味着刚才的几式,方天竟在心里一下就涌出了些“少年黄飞鸿”的自豪感来。

    使了个眼色,方天与方片两人刷的齐齐转身,周围少年手脚齐出地转身而逃,只留下六个各握手脚惨呼不已的少年。

    吓退一堆练功不知道练到那里去了的不良少年,二人得意地在竞技场里各自拉开架势又练了起来,这时远处一道人影如风而来,离方天二十余米远处,只见他一点脚,已经嗖地飘落在方天身前,正与方天练拳的方片脸色一变,连退两步低声说:“方贺”。

    方天这时正志得意满,看见方贺来的脚不点尘,身形飞舞如荷轻摇,一起一落也不见多用劲就是十余丈远的,他心里也很是佩服方贺的功力深厚,法术精纯。

    只是这会儿正得志的方天这会儿还得瑟着呢,那里有一点畏惧,只是拱手朗声说:“贺哥哥来了,自节前一见,已经一年多未见了,贺哥儿这时风采更盛啊!”

    方贺也是见多了风雨的,这一年来虽仍在道术院高级院学习,院中却已经没有座师敢于教他了,他虽然功力也到了可以出门历练了,但他却仍在道术院中闭关自修,力求更上一层楼。

    方贺这一年在高级院努力修练《青木诀》却是准备寻机冲击“阴木大成”的。

    这时他停下身法,已经是昂然站在方天面前,只见这十八岁的方贺一身白衣,一条青色腰带,一头长发,自发根处插了一个木簪,发梢处束着一个发带,长眉入鬓,目如辰星,因修练《青木诀》脸上一股青气隐现,却更显丰神俊朗,一派大家子弟风范,果然是好一个如玉少年郎。

    这时方贺也是上下打量着方天,见方天也神色自若的,一张干净的小脸充满了自信,一双微浓的剑眉如画,眼如点漆、鼻如葱管,虽未长成,一幅小身板也像模像样站的笔直的,脑后一条小辫,小家伙这随便的站着居然也站出了丝英武的气概来。

    方贺听得方天像模像样的打了人招呼,心里也重视起这个从不起眼,且不显山露水的少年郎来,他不由也深吸了口气灵气,瞬间在体内周游一圈。

    他同样拱了拱手,有些惺惺相惜地说:“都是家主府的人,也不用多讲多余的客气话,说起来还是天弟少年老成啊,哥哥刚听虎弟说你是今日新入的道术院,这就打得这帮不争气的臭小子哭爹喊娘的,真是八面威风。呵呵,哥哥喜欢。不过,哥哥现在想和你切磋一下,看一下天弟的功夫如今修练的如何了,你看行吗?”

    方家是大家族,而方天与方贺、方虎几人都是家主的嫡亲血脉,方成庆入了内门,他的五子也就是方天的爷爷方万胜因为深受方成庆器重,且功力深厚处事稳重,也就成了方府的家主,而方府嫡长一脉及各长辈却那里能服,于是家里的斗争也就十分激烈了。

    这道术院自方贺入院之后,一路修行境界直上,似如破竹,功法修为诸同龄人中也无人可敌;

    他这一枝独秀,就使得嫡长一脉与各长辈也安份了许多,不敢明目张胆相斗,院内才一直是家主一脉占着胜机,这才有方虎这人家主一脉的恶少年带着十几人前来欺负方天的举动。

    方天与方虎的争斗也就是家主一脉的争斗,当然不放在方贺心上,只是方贺听方虎说得方天年纪虽小,却功力不凡,身手过人,就想着过来看一下这个兄弟来,这过来见得方天这般气度,这般沉稳,这般的不凡,他就也不忍要在手脚上相试上一下了;

    方天三十七年的积郁今天也是要一次性发作起来了,他心里虽明白对面这十八岁少年可不像自己这个冒牌子“天才”废灵体,这个美少年那是真有料的。

    可这时的方天也是胸中一片豪情不见稍减,反而越发地激荡起来直欲破体而出。

    就见小方天将袍子的下摆提起一捋,掖在腰带下,一手反手背于身后,挺着胸,右手向前一伸,这是做了个的标准请式,自己已经先起一步,昂着头向场中走去。

    方贺轻轻一笑,点了下头,就觉着小方天这样子还是蛮帅的,也跟着方天,将双手向身后一背,二人一前一后漫步走向场中。

    家主一脉的两位后起之秀,一场龙争虎斗一下牵动了道术院一众人的心,就有许多人纷纷站在场边欲观这一战,甚至远处,有座师也在向着这面打量着,只是碍着身份,不肯走过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