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7章 道术院与天才阵法师

    方天布下的“三才阵”“轰”地炸开,方天灵识正缠绕在阵旗上,他那里来得及有任何反应,早已经被阵法炸得直接飞入半空中了。

    方片大喊一声“天子”;

    这边方雪大叫“天哥”;

    方天那里听得到,他就觉得脑海里一阵说不出来的疼痛,一时如刀绞、如斧劈,就看着自己的头啊、手啊、腿啊的纷纷向着四处飞去,甚至那只脚也早已飞入道术院看到了一群人大的三十余岁,小的十来岁,众人盘腿而坐。

    他虽然睁不开眼,方天却是看到在自己头处朵儿已经接住自己,然后天才了法师方天就光荣地不醒人事了。

    数万里外方震南望着帝都方向摇着头低声说:“啧、啧被自己布的一个小小的三才阵炸飞了,人才啊。”

    偏过头,一副纨绔子弟样的方震南睨着身边的方家明卫东、南、西、北四总领之一的北方总领方浩说“大将军孙国柱遇刺案,查案以来明卫五小领全让人给开了瓢了;一千余人死的死,伤的伤,好不惨啊,方浩总领你怎么看?”

    方浩悄悄地探出灵识,再次感受了一下这人不为人知的“阴木大成”的明卫总领,心里腹诽着:“不就是仗着是方家嫡系吗。”

    他表面却不动声色,只低头恭敬地道:“属下已经派人查过了,是孙府的人下的手,属下怀疑孙家与紫堇王国也有来往,前几天属下派精锐跟着紫堇王国行商似乎是与孙家接触………。”

    不奈烦地方震南挥挥手说:“停,别怀疑,似乎的,以后没有蚊子、影子的事就不要说了。”

    轻轻地伸出食指,按了按眉心,方震南才开口继续说着:“累啊!”

    说完挥挥手方浩见方震南挥手让他出去,方浩正欲退下,忽然察觉房顶有人,皱着眉抬头说:“是孙家的朋友吧,来了就坐下喝口茶。”

    “刷、刷、刷……”地声音传来,已经有几十道人影出现在这大堂门口了。

    方浩灵识一探,就知道这些人有许多已达到筑基顶峰了,心中一急大呼一声:“少爷,快走。”

    喊完后,方浩急冲向门口,就是一剑如虹划向门口当先站着的黑衣人,黑衣人单掌一竖只见手掌乌黑如墨,腥臭扑鼻却正挡在剑锋处。

    方浩剑身一转由“独劈华山”转为“玄鸟划沙”不待一剑剑式力竭“梅花三弄”满天梅落如雨,另一黑衣人持刀上前一招“夜战八方”挡住方浩。

    方浩吸口气脚尖一点退入大厅,转身见方震南若无其事地拈须而立,不由怒喝:“少爷还不速走。”

    方浩见到方震南纹丝不动,他也不敢独自逃走,急忙向方震南身前退去。这时方浩灵识向外看去,他才发现四周早已被几百高手围困起来了,甚至还有几个不知深浅的高手含而不露地欲击未击地戒备着。

    方浩明白只要他一动这几人就会同时攻击,他暗自思忖,却更丧气了,除非有内门的众好手在此,这一次怕是要糟糕了。

    方浩深吸一口气,拚了,正欲再次出手,门外传来一声轻语:“孙国柱前来拜访。”

    没有一点着急样子的方震南,这时轻笑声着说:“有请!”

    话音落地,就见华服中年孙国柱携一少年走入院中,漫步而来。

    孙国柱虎眼如光,进入堂中站定,盯着方震南片刻,才开口说:“孙某欲将小孙托付方家,不知世兄如何待之?”

    方震南一副无所谓地样子,仍是轻笑着说:“方家、孙家是世交了,孙立小兄我也是久闻其名了,我方家明卫营领方虎家丁不旺啊,不如就过继到方虎家改名方立,过些日子去我方家道术院学习可好啊。”

    孙国柱思索片刻,走入厅中跺着方步,眼中杀气渐渐欲盛,院外一片杀气如实质般传来。

    这时就听见护在方震南身前的方浩已经被杀气压的骨骼卡卡做响。

    院落四周一片寂静,方浩咬着牙硬撑着,正摇摇欲坠时,才见孙国柱转身站定,对方震南道:“好,就是如此,走。”

    就见这一群黑衣人如同来时一样,与孙国柱一起转身离去,那名被孙国柱领来的叫孙立的少年立刻大喊着:“爷爷”,向院外追去,追出院外只看见院外已空无一人。

    见到孙国柱领着一群黑衣人离去了,方浩松了一口气,隐有喜色看着方震地说:“少爷这是?难道孙家要投入方家了?”

    方震南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说:“孙家要叛乱了,去告诉方虎,他有个干儿子方立,把来历造仔细些,别惹麻烦。”

    转身方震南向内屋走去,却听他口中低语道:“话说这点小麻烦也是不怕的。”

    听着方震南低语,方浩若有所思地转身出门按方震南这话去安排了。

    定堇关外一百里外一处小城,城里孙国柱跪在地下,座前一黑袍老者低头说:“这个方震南是从没有听说过的,没想到也是个人物,他竟然没有提任何条件?我孙家这次为了立儿把天突骑与内门的一半实力扔在了这里,也把定堇关月、王、陈、李、雷六大世家势力尽灭,这方家却只投入了五个明卫小领,内门长老、神卫、虎卫、夜卫、直卫一人未现,实在捉摸不透深不可测啊,难道方家还有别的后手………。”

    沉吟了一会儿,黑袍才者才继续说道:“紫堇王国黑石公那里家里已经都联系好了,明天就走吧,我孙家还会再壮大起来的。”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方天吸了口气只觉得头脑一晕,伸出手、脚看着自已还是一个完整的整体。可是方天还是发现自己与以往的不同了,他就像产生了人格分裂,身体自如地做着字母操,眼睛滴溜溜地观察着肌肉的行走,回忆着三才阵的布阵步骤,另外还回忆着三十七年的生活………。

    这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我长了十几个大脑?待做完字母操,方天发现还是不能适应现在的自己。

    造成方天人格分裂的原因是由于他布阵时使用灵识去激发阵法,方天的灵识因为史无前例地,无人敢于尝试地用灵识扮演了灵气的角色了。

    但不幸的是,他布的“三才阵”却不是很到位,所以就爆炸了,方天的灵识也光荣地被炸开的“三才阵”炸裂成数千条,做为一名光荣的人类,他的灵识和所有人一样也是只有一个,这个灵识控制着身体的一切。就像现代医学所说的由大脑控制,但医学还没有进步到发现灵识的地步,人的活动实际是由一丝无法被发现的灵识控制的。

    方天的灵识被炸开,控制手、脚、头、躯体的灵识被炸散才让他看到自己被炸的到处都是,实际上是灵识随着阵旗被炸散了,身体却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但是生灵的灵识是生灵体内最娇贵的灵魂所承载的,是所有生物最虚弱的,最有创造力的,也是受到最大的保护的了这一炸,却比身体四分五裂危险百倍了。

    我们知道某些精通灵识武器的妖类,它们也仅能射出非常微小的比灰尘小无数万倍的“灵识针”突然攻击敌人灵识。

    但即使这些号称灵识最强的生物一旦灵识受损过重也会成了白痴。

    方天也是幸甚他的灵识核已固化,这一次他受损的灵识只是他能使用的极其微小的一部分,他的固化的灵识就如同一棵大树,被从天而降的天雷劈开成几千段小树枝来,但由于方天灵识的这一棵树的生命力顽强,根部更是强大,这些树枝也就附在根上,又生成了几千棵树出来。

    还想不明白所以然的方天,这时玩着化身数千的灵识,闭着眼,看着四处不同的视角,方天想着昆虫不就是这样看东西的吗,可是昆虫不能这样分神毫无滞碍地想东西啊,一定是魔鬼教出来的,这该死的魔鬼,不知道会把自己变成什么怪物。

    这次他倒是真的冤枉了他的老师了,他的老师拥有上万个主脑,却是天生地,而做为人类的他,灵识破裂而且由于字母操的修练,使他的细胞有了超过了老师的活性,而成功地分裂大脑,这个造化就是至尊圣也做不到。

    变异地方天吃过了饭,听完母亲的唠叨后辞别母亲,才叹着气向院外走去。

    这时美婢朵儿冷着脸走过来:“恭喜少爷,道术院看了少爷布的三才阵,经阵法首座鉴定实属难得的精妙,少爷是阵法天才,从今天起就可以入道术院学习。”

    看着一向与自己有说有笑的朵儿冷着脸,方天感受到的是相处一年的朵儿地关怀。方天眼珠一转难得地说:“昨天太累了,你能不能抱我去?”一直跟着这个小主子,但除了不醒人事朵儿从没有抱过这个小怪物。于是朵儿低头死盯着这个祸害,却发现这小人儿脸越来越红。

    看着方天害羞,朵儿脸色也就越来越柔和了,她笑着低下身抱起方天,心里一下多了一点温馨感来。

    正走着他忽然听方天嗫嚅着:“抱不了美女,就让美女抱,不吃亏啊!”

    朵儿听到这,不由失笑,这个小家伙又搞怪,探手在方天头上一个爆栗,娇笑着向私塾走去。

    私塾门口方片与方雪伸着头看到方天冲了过来,奇怪地看着被朵儿抱在怀里地方天,方天才看到两人,大羞,急忙扭着身子跳下地站定。

    方片却早看到了,忙坏笑着说:“被三才阵炸傻了啊,小子。才炸出去没有十米高,还没有我跳的高,今天就要朵儿抱着来,还这么晚,是不是男人啊你。”

    方天冲上去一个恶虎掏心,方片应手而飞,方片还没站起来,方雪就接着说:“是啊,昨天我还看着一个大男人眼泪鼻涕一起流,好恶心啊。”

    方片揉着屁股站起来恶狠狠地对方雪叫道:“你还不是一样。”

    被揭穿了底细的方雪也红着脸,一边从一个包里掏出一堆阵旗一边难过地说:“你们都进道术院了,以后上学放学叫我一起走好不好………”。

    方天心里一片温暖,他却只笑着看着方片和方雪说:“当然,我们永远是朋友。”

    说完,三人笑着向私塾跑去,朵儿看着三小跑远笑着转身自向偏院处走去,她也要在方天学习时认真地修练。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