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6章 阵法的学习及初布三才

    方天进了百宝阁,他知道此番进来不易,也不敢浪费时间,不一会儿就看过了阁中珍藏的功法以及练器法诀,阵法珍藏,他心里已经有了定计,遂对功法及练器,诸般法门方天也不多看,只略略地看过,就进入了阵法门中仔细的看了起来;

    他终于选阵法珍藏看了起来,大约在看过数本之后,他终于定下心来,他要从学习阵法上下手,了解天地灵气的运用,尽量掌握阵法怎样控制天地灵气,找出自己不能修行的原因来。

    拿定了主意,他拿起了一本《阵法简要》静下心来,认真看去,只翻开第一页就见这手抄本字体十分工整,字与字间的距离如尺量过般刚好有半字的空余。

    这整个一本书的字迹也是一丝不苟地,一样的深浅,书上却隐约透出一股中正平和的气息来。

    方天深吸一口气继续看着,就见阵法中有一段描述“阵者陈也,陈物分五行,天地有八气,物聚五行则演八气,八气所生阵自成。”

    方天凝思片刻后,也是有点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再往下看去“阵之聚气以一为主,故风聚困使不可行,火聚威使不可避,电聚则灭…..。”

    亏得方天这一个月来学习完了千字文,三字经,同时以前也自学了辞源,这些个字看起来倒是不难认了。可是一篇《阵法简要》却是越往后看越发艰难。

    再往后看,却是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了,什么是“灵气节点”、“聚法而盈”、“散识成灵”......。

    看不太明白的方天只能以他变态的记忆力强行记下了,记完后方天立刻坐下思索起来。他还在沉思着,时间刚好过了两个时辰,这银衣人已经飘然而来,抱起疲倦的晕了过去的方天向阁外走去。

    方天自穿越后也渐渐地达到了过目不忘的地步,然而在这个世界修者因神智大开都能做到过目不忘。

    诸神、仙的眷顾之下,此界的天才也比比皆是,如方天的小跟屁虫方雪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她甚至于多次表演过比方天快一倍的速度翻完一本书,然后方天随口念出一段方雪会答出是第几页同时念出前后的句子。

    在私塾里所见的一切,早已深深地打击了方天的被火烧的自恋情节,如果天才会被火烧,那么这个世界倒是方天无比地安全啊,反而是这身旁的孩儿们,尤其是方雪有火烧之虑。

    出了百宝阁,渐渐地醒过来的方天回想着书中他不懂之处,他唯有暗地里羡慕方雪这一类天才了,而他这个被天才抛下了几条街的废材也只有回到家中,自己苦思冥想起来,他自嘲着想,哥这算不算是笨鸟先飞啊。

    至天色全黑,方天还是没有舍得放弃魔鬼的赠品,练起了老师所传的那一段字母操一,如今的方天做的字母操已经达到了z如鼓风之劲松,c如虫草盘旋如………。

    就在偏院,方天将这一套操做的狂风如怒,做完字母操躺在院中,方天一边闭目休息,脑中灵识又轻松的演练着阵法,灵识拨弄着天地灵气,他已经把这种修练全当作是放松了。

    这会儿,方天灵识暗合阵法,竟将灵气中的“金、木、水、火、土”在放松之下一个不小心就被他的灵识拨动起来。

    五行灵气在方天灵识的拨弄下忽左右,在他仍不自知的情况轻轻地向他体内涌来,体内细胞如饥似渴地吸收着每一分天地灵字弥补都字母操的损耗。

    半梦半醒地休息了一个时辰不到,方天站起,往日疲惫不堪地方天已经神采奕奕地站起走向了私塾。

    就这样,又是一年,这一年来方天认真地学习着用灵识演练着阵法,再用灵识演练着百宝阁中的阵法三才阵,五行阵、八气阵、鸳鸯阵、弥葛阵、预司阵、衡轭阵、玄襄阵、六丁六甲阵、七星北斗阵。

    他认真地感受着诸阵,在灵识如阵旗般布下后,他小心地了解着天地灵气的变化。

    近一年的阵法苦修,方天就从一个门外汉到了初涉阵法的地步,他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庸才,更是个废灵体,因此,他每日在课堂上,在回家吃饭后,在练完锻体术后,所有的时间都如痴如迷地用在了布阵,研究阵法灵气走向上;

    一年如弹指一挥,在方天浑然不沉间就过去了,不知从何时起,方天对这些阵法的了解已经细致到了明阴阳何时起的地步了,阵法中,天地灵气已经能在方天灵识的包围下如潮起潮落了。

    可即便是这样,过得了一年,方天仍然只能在阵法中体会身体细胞如何去吸收转化灵气,却没办法在体内运行灵气,更不能在体内形成诸般循环。

    一年的阵法试练,虽没有成功地让他能进入修练状态,但他却始终不想放弃,也仍在不停地思索着。

    如今方天正在搜集着阵旗,他要试着布下修真阵法中的“三才阵”,这个阵法是他最有心得,也是他所知阵法最奇妙的了;

    诸般阵法中,这种阵法不是太强,但方天却发现,这个阵法中灵气易于操纵,灵识起落处更是圆润自如;

    三才阵成,灵气自天地而入,蕴于阵中,灵识转处,灵气随灵识而动,端得是神奇,方天猜测,这个阵法就是以修真者的灵气吸纳所创,他可以从中得到启示;

    方天要用这个阵法来验证他心中的困惑,可是阵旗制练不易,方天尽力搜集仍是不够三十六面,他只有布置下任务,让私塾中一众同学一起帮着搜集,如今阵旗所差也不多了,方天心里有了渴望;

    这一日,方天、方片、方雪课罢站在小庭中望着道术院,方片今年已经十一岁了,胖胖的身体却没有瘦下来,他已经比方天足足高了一个头了,站在方天身边,方片这时已经是一个小伙子了,看着强状而自信,只是偶尔瞟一眼方天,才看出有点跟班的样子来。

    方片却是今日上课时就接了座师的通知,他明日就要进道术院修习了。

    自五岁开始习练《青木诀》,练了六个年头了,如今方片已将踏入阴木小成之境。

    瞟着身边的,正羡慕地看着道院的方天,方片忽然生出些不舍来,却也有些小得意,毕竟在修练上他是远远超出方天的。

    想到这里,方片伸手拍着方天的小脑袋,笑着说:“小弟,以后我就要进道术院了,在方家有事可以报我的名号了。”

    说完他抬起头来,做着怅然若失状,学着方天平日里的语气叹口气说:“告别过去的方片啊,有点辛苦,有些快乐,还有点不舍。”

    这明显是有了方天的风格的话,让羡慕、嫉妒、恨的方天听得格外刺耳。

    方片话音刚落,方天已经吐了口郁气,探手向方片手抓去,方片见方天动手了,他早已经习惯地抬脚缩手。

    这速度在阴木小成的修者中也是极快的了,却那里快得过方天去。“砰”地一声,胖脚已经被方天踩在脚下,未及躲闪的胖手却被方天小手抓住。

    方片就觉得肉掌就如同箍了一个铁圈,方天手一握,就如铁圈一紧,方片就觉得肉掌欲碎,发出了一声惨呼,“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一边方雪抿着嘴笑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方天哇地做呕吐状,放开一手一脚;

    抬起头来,方天却笑吟吟地说道:“临别之际,看着兄弟胖乎乎的小脸,抓着你的小胖手,说不出恶心的送别的话,看着你那欠揍的脸,想说进了道术院没哥护着你低调点,别受伤了,哥这没有创可贴。”

    方片听得方天的话,那里还敢得瑟,只盯着门口的虎卫,低声对方天说:“天子,说实话,这些家伙我以前见他们互相之间交手对练过的,也就你这水平吧,要不你现在上去给他们来几下,只要能闯过去,咱们就可以一起在道院里打天下了。”

    方天斜睨了一眼这个胖小子,心里一阵郁闷,这家伙一身肥肉修练地还不慢,却不答话,心里却想着,我这功法都没得法子修练,进了道术院还不是废物一个,进不进还不是一样。

    心里郁闷着,方天却转身看着方雪:“小雪前几天给你说的阵旗搞到了没?”方天问道。

    方雪听方天这话,却献宝一样递来五个阵旗。

    将阵旗递入方天手中,方雪笑吟吟地说:“这是的大哥方磊昨天送来的。”

    方磊是老三方震立的大儿子,方震立号称方家阵法第一人,方雪这人精这几天假装学习阵法,天天缠着方震立也要了些阵法、阵旗的,又从方智那里骗了些来。

    方雪的三伯方震立却想着在家中找个衣钵传人让他的阵法绝学也有个传人,见方雪愿意向他学习,他很是上心在家中又搜出五个阵旗来,并附带亲手抄的三才阵详解带给方雪,谁知道转身就让方雪卖给方天了。

    方雪把阵旗递给方天说:“这几个天哥先用着,昨天布置下任务了,等会让这些天天蹭故事的交上来就差不多够用了。”

    过了一会,方雪又睁着大眼睛,疑惑地说:“天哥,这阵法难学难精的,三伯号称方家阵法第一人,可是听说三伯想破了脑袋也没破得“万木大阵”,踏入内门。

    我还听说前几个月又被三伯被方贺带了回来,在家里静修了半年才恢复过来,你学阵法不会是也想破阵入内门吧?”

    方天接过阵旗,眼珠子一转说:“这阵法是深奥,三伯号称方家内门之外阵法第一人,那是咱还没开始布阵吗?这三十六面阵旗到手了,今天小爷让你们开开眼。”

    心宽体胖的方片这会儿也早就放下了心事了,与方雪说笑着跟随着方天向小树林走去。

    进入小树林,来到一片空地处,方天将三十六面阵旗依“三才阵”方位一一布下。布下阵,却见这阵法却是毫无反应的,方天带着二人沿着阵缓步行走观察着,却见这阵布的是没什么问题,但走来却如行平地,毫无出奇处。

    方天细细回想着《阵法简要》,沉思片刻,方天定下心来,脑海里灵识成形,探出体外一面、面旗的细细检查。

    看着一丝不苟如学者般认真的方天,方雪却是看不到方天的灵识,只是看方天发呆,不由眼里露出一丝戏谑道:“天哥不愧是方家阵法奇人,这阵布的,啧、啧!平日里听天哥说起阵法头头是道,今日里才发现天哥果不似哥哥般夸夸奇谈地!”

    听到方雪叫着天哥后的一番看似夸奖的话,方天头上立刻冒出一头黑汗。不知从那天起每每在争论时占了上风的方雪就会把方天的自称“天哥”挂在一句话的开篇处,以此表示对方天的不屑。方天不禁后悔,不该在当孩子头后不慎暴露了中山狼本性。

    可是方天却不甘示弱地做着云淡风轻状,轻摇着小手,对二人昂声说道:“这二位,行开些,行开些,天哥的阵法岂是你们肉眼凡胎所能认识的。”

    方片、方雪一同伸出食指指着方天道“去!!!”

    这二人虽看着是不以为然,却同时依方天之言退出阵法百米外。

    方天见二人依言让开,也是运起灵识绕,按《阵法简要》中灵气走法的讲解,灵识自人阵而起,一面面旗地逐步抚过。这摆成了微缩版地阵法与在身周灵识成阵毕竟不同,三十六门阵旗初步将十二门人阵旗连于一处方天只觉全身一沉,在天门处方天就势闭目盘腿而坐神识毫不止歇自地门如木而生,向天门即而如烟漫去。

    方片、方雪只见阵旗处一片云雾如潮升起向四面漫来,也是惊讶,难道天哥真是阵法天才,这阵竟是布成了,想着二人不由自主地又退了近百米。

    这时灵识散于阵周的方天只感觉到自己如同与阵法联为一体,如同另一双眼睛看着这一片小林,看着自己,方片与方雪。

    灵识运处,方天发现这个“三才阵”已渐渐地稳定了下来,与方天灵识也渐成一体了。方天正得意间,“三才阵”忽然烟雾一缩“轰”方天就觉得自己的灵识如被几百把无比锋利地尖刀划过,然后整个人就如烟花般地被喷入高空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