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5章 初涉阵法

    经历了一个月在私塾的认真学习,方天已渐渐地适应了这种有学习,有朋友,有欢乐的生活,方片与方雪却更快地适应了方天的行事风格。

    他们最喜欢的就是跟着方天听他讲一些小故事了,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不知何时方天发现自己也已经喜欢上了这所学校,喜欢上了这里的许多人。

    在这里他可以学习一些知识,也可以通过与不同的人接触,以帮自己更好的了解这个神秘的世界,同时他也有了这一世的朋友比他大四岁的直爽的胖子方片,比他大两岁的跟屁虫方雪。

    另外值的一提的是,方天在这一个月才认识到了什么是妖孽了;

    在他身周的这一群小屁孩里,就没有一个不是妖孽的,如果在地球,这些小家伙恐怕活不下几个来,都会被烧死,至于方天这个家伙明显就是个平常人。

    众妖孽中方雪这个小丫头又明显更高一筹,她过目不忘,方天无意中说过的话包括英语“噢蚂蚁高的!”以及无法识别的一些现代的俚语俗语,组织的一长串话,方雪也能明白清楚地再次复述出来,连音调神情也毫无差别。

    而方天日常里讲过的故事,方雪竟然能一字不差地在数日后回忆并一字不差地复讲出来,方雪的灵气修练更是每日都有明显进展,她对一些小法术只要听得一遍,几乎很快已能熟练使用了,这些都让方天无比羡慕的。

    至于妖孽的这种自以为是的想法,如今的方天早就被这一切打击的没有概念了,他这一个月早就无数次的仰头看着天,无语地想“我咋这么笨呢,咋就这么平凡呢;”

    每天一来到学校,方片与方雪就带着一群孩子跟在方天身后听着方天种种风格不同的故事。

    方天是在知识爆炸的年代挣过命的存在,这些小屁孩虽然都是妖孽,方天依然能手到擒来地自如对付。

    一个月后,这个最小的孩子已经当仁不让地成了这群孩子们中的大头头了。

    这一日,如往常差不多的情景再次上演了。

    “花的儿子是花生米,爸爸是蝴蝶………。”

    “这儿有点痒,用力点方片a”,方片傻笑着说:“老大一个多时辰没吃饭了,见谅见谅,让我运口气,看我虎爪手。”

    方天惨呼:“唉哟!谋杀了。”

    三十余小孩顿时狂打方片,方片大叫:“方雪你又扯我的头发,扯乱了谁给我编啊,你们轻点,哇,别打脸。”

    又是一个如常日的学习的一天过去了,被无法修练折磨了近一个月,心情难得变好的方天漫步回到小院,一路沉默的朵儿说“少爷,朵儿奉长老之命今日要带你去百宝阁”。

    一个月以来,朵儿随身跟着方天上学放学,她惊讶于少爷的学识,她细品过少爷的故事,感受了许多不曾有过的乐趣,感受到了方天心底里藏着的真情。

    自从出神卫领命护卫方天,她已视方天为主,但连她自己也没有感觉到的是她对方天已经有了一些超过了神卫应有的感情。

    这时的朵儿对方天不自沉地在护卫的身份之外,还更多了一份亲情。

    一直以来,自从跟着着方天少爷以后,她也见识了少爷练习字母操,虽然不用象少爷般做到呼吸地配合,然而她却仅仅是在动作上也无法象方天那样缓慢的,标准地做出来。

    云朵儿曾有一次尝试以她深厚的功力,随着方天的动作摆出了一个样子来,她也已经付出了肌筋均裂,骨骼挫伤无数处的代价,这动作也不能象方天般标准地完成。

    这时她就明白只有“破凡化圣(修者称元婴顶期)”时肉身重铸,灵识合体,她才有可能在重铸时花数年将肉体达到这种程度的柔。

    朵儿仍没料到的是,那怕是她达到这种程度的修练这种功法也已失去了让身体进一步增长的可能了。

    然而这做着可怕的字母操的六岁儿童身上却没有一点灵气身体的始终瘦弱着。

    想着少爷的种种与众不同之处,朵儿决定,那怕是少爷没有灵力与灵识,也要试试。

    想到这里,朵儿看着方天犹豫着说:“少爷,内门传下了《万木阵》入门口诀,你放松着我传给你。”

    说完朵儿已潜运神识,就见她右手中、食拈着块玉诀,二指微运灵力,贴着方天眉心处,方天只觉一道光一闪,脑中闪过一片字来。“方识灵木入森来,左七右八各半开,七如根载慢慢磨,八如木立直直行……..。”

    深吸一口气方天闭目,哗地灵光一闪,灵识如字母操般按《万木阵》阵眼所言的布阵方法运行起来,这时的方天就感觉平时与灵识如炮轰蚊的感觉有点不同,这时灵识如阵,灵气在阵中运行中如碗盛水,心中一激动大阵互散,灵气四射。

    方天顿时激动起来了,他如今已练了一个月的字母操,感觉到体力已经增加了好几十倍,他的身体的柔韧程度已经达到了如水如丝,但他不可能知道这是一个至尊圣亲传于摩根·卡纳,他的最小最有天份的弟子的,一种可以肉身成圣之法。

    现在的方天仍心中向往着那伸手为云,反手为雨地仙法,只视这练体之法为无法修练的一个副产品,却不知二者均是至高的法,要说到品质上,却是没有仙法可以说在这锻体术之上的。

    可是正因为方天执着于仙诀的修练,他才能更幸运地找到了法、体同修的道路,这条路却注定更加辉煌,也将出乎创立锻体术的至尊圣的意料。

    朵儿带着仍激动的难以自抑的方天来到了后山处,按阵法所书朵儿带着方天忽慢忽快来到小厅,穿过小桥,跃过深渊前方出现一间五层阁楼。

    朵儿袖中一块黑牌忽然飞出,手指轻弹这黑牌飘入阁楼,楼内一银衣人出来伸手抱过方天进入阁楼,阁楼忽然隐去。

    进入阁楼,银衣人放下方天,仔细打量一下方天,交待道:“‘百宝阁’是方家重地,即使是家主也只能每年进入一次学习,老祖宗看重你,让你一月来一次,可要认真看些东西,但这楼中书籍可以抄看却不能带走,明白吗?”

    方天点头说:“明白了。”

    看着银衣人转身离去,方天暗想老祖宗如此看重我,为什么?我与别人相比那里有什么好的表现啊,如果要说有不同处,那就是我无法感觉灵气,也无法修练,这难道就值得家族老祖宗看重了。

    想不明白,捉摸不透啊,方天抬头看着一楼地房间,就注意到第一间门门头上写着“功法”两字,方天推门而入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青木诀》。

    他顺手拿起,一看这第一层功法与父亲所教的毫无差别,再往下看,更是一点也看不明白了,他叹了口气,方天知道,他不适合修练的,不由顺手放下。

    打量着这屋中的功法口诀,分别有《淼渺无际大乘诀》《至木金刚诀》,《水行诀》……,林林总总不下百本。

    方天待得将三本法诀书取下,细读后,又按法诀一一记住,然后他试着练将起来,于是他再次重复了一个月来的废物感觉后,无奈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看着第二间屋,门头上却写着“功法秘要”;

    他知道这是前辈练功的经验,对自己这个废灵体没有一点用的;

    第三间门头上写着“炼丹法”,早就多次对自己的修练已经失望的方天也摇头走过。

    第四间门头上写着“炼器法”;

    第五间门头上是“阵法”;

    方天又想着刚才学习《万木阵》时的灵光一现,他双眼一睁,不由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只见硕大的房间内只有一个架子摆着《万木阵》,《三才阵》,《四象阵》,《五行八气阵》,最下方有一本《阵法简要》,方天拿起《阵法简要》认真地看了起来,也许可以找到一些解决办法的,他边看边想着。

    方天想着要怎样聚灵气,思索着是不是可以由阵入手,这一个死物阵法是怎样布置出来,他即能聚集灵气,还能形成阵法,不但可以自保,还可以伤敌。

    阵法也是由物体构成的,只要方位得当,就能自成天地,形成灵气循环,那么在人的体内呢,是不是也是一个阵法吸收着储藏着灵气呢?

    想到这,方天的探索欲望在修真欲望的刺激下,变得更执着了。

    也就在这一天一个不通灵气的废灵体,从这一天起,他不停地钻研着阵法,不停地做着各种试验,只为找到他不能修练的原因,只为解决自己做为一个废灵体的苦恼,却闯出了另类的阵法之路,

    一个阵法奇才就是这样,在一个修真世家的“百宝阁”里开始走向了他的传奇之路。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