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4章 私塾

    方家私塾在方家处于红月王城的宅院内,位置正好在方府东面的一处所在,这也是取了旭日东升之意。

    私塾的大小也与方天来到这个世界前的地球的一所较大的中学相媲美了,这不得不说位于紫红月城郊外方家占地之广了。

    当然紫红月城内方家家主居住之地也不小了,然而比起这里多了几分巧致威严,却也少了几分恢弘气度。

    方府与月家不同,月家是红月第一世家,玄月门在红月王国神秘地分布着,共有数百处不同秘地,隐隐地控制着红月江湖与世俗,监察着红月及四方的动态;

    方家也与王家,李家的把本家建于各自的领地不同的;

    方家的主势力在京城,方家的主府也建在京效外,虽然是万年修真世家,但方家的根一直很浅,其主要原因不只是方家《青木诀》的普通,更是因为方家没有大门大派的扶持;

    方家也缺少些战略回旋,方家历来内门顶尖战力不足,这也导致方家的开拓能力不足,为维持这个局面家中内门不可能如王、李二家般在守护本家,卫护家主,门内顶尖战力尚有余力闭关修行。

    转回正题,方家私塾是中央大陆也是少有地几个面向非方家人即传文即文学、战策、算学;也传武即体术、道术、武术的文武一体的一所优秀的学府了。

    方家人包括方家看重的人均可以在这里学习到俗世的尘世间几乎是学习不到的一些东西。也是这个原因,竟尔连许多官宦之家也要削尖脑袋钻营,多方寻找途径,以求自己的子女来到这里,这会保障在很长时间里家庭的利益,再加上如果有机会能进入方家内门,那么他们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获取与方家子弟几近相同的地位。

    与其他世家不一样的也是方家的这种传统,不是很排外,也不是很保守,这也表明这个家族会在兴旺时大家齐心协力,然而在失利时却会有许多存有别有用心的人或别有利益的人的反噬。

    六岁的方天今日就在太夫人严令下,辞别了母亲,就由随侍在侧的朵儿带着进入了私塾;

    他这个年龄进私塾与方家第三代天才人物方贺进入私塾的年龄也是差相仿佛。

    如今十二岁地方贺却已经达到“阴木小成”三年了,如果按世外修仙门派的算法也是练气期四层的人物了,在一般的修仙门派也算是资质上乘人物了,在方家私塾里当然是头一份了,方贺的资质心性,即使是第二世家王家也是十分重视,故尔才不惜将王家嫡女嫁入方家,以期能达到两家联盟的目的。

    方天由朵儿领着,二人凭着太夫人的牌子进入东院,方天就略感兴趣地看到了一排虽不是很高大但整齐有序的五排平户,一溜烟三十几个排水檐,平房后隐约有间小院,院门站着两位侍卫,黄袍、紧腿裤,腰系黑带挂着把长刀,这就是方家虎卫的标志了,这小院就是方家的道院教授所在地了。

    方天在一班方家子弟里也是小的了,在这些入学已经一年左右的小家伙里当然更是无人知晓了;

    他的这种待遇也与他的父亲的废物名声有关,平日里那里有人在乎这一家人,方天也就不为族里一众兄弟所知了。

    这也是老祖直到这时才发现家里竟有这个人的原因;

    方天就由文院首座领入初学班里,就看见一群小家伙交头接耳互相打问着这方天的来历,有略知他是方震南儿子的已小声传着,一会儿已经传遍了整个初级班了。

    进班里方天也在瞪着眼睛开始好奇的打量着这屋里坐着的三十余名小孩,如同以前上小学般还有七八个小女孩坐在靠右边。

    正在讲字的座师见首座带着一个小孩进来,也停下授讲,站起迎向首座一躬身:“首座!”

    首座也不多语,只说道:“这是方天,太夫人有令,他自今日入学,你看着安排一下吧。”

    说完后他也不再多话,直接背着手转身离去。

    座师看了一下这个带点文弱的小家伙,思量了一下,指着左手前排第一个座位说坐这吧,方天即坐下;取出朵儿准备地纸及书册,方天就要开始启蒙了。

    前世没有认真学习过文化课,但方天的知识储备是很大的,他心底里告诉自己,这个世界的知识我一定要掌握,我一定要找出我和这世界的区别,我和这个世界修者的区别。

    静下心方天听老师念道:“指薪修祜永绥吉劭矩步引领俯仰廊庙束带矜庄徘徊瞻眺……..。”

    听着耳熟,心里一转,方天就想起来了,他背过的,这原来正是方天前世背诵过的《千字文》,在这还是被用来做为小孩的发蒙识字文章。

    还好这都是哥哥以前学过的,这可节约时间了;

    方天又抬起头看着这个小台子上,木板上老师用笔在一片木板上写得的几个字,这字也眼熟,哥哥也学过,呵呵;

    他这时想着,妈啊,连字也与我曾经学习过的大同小异,这下可好了也。

    找到了一点儿感觉的方天把老师写在字板上的字一个一个认真的抄下来,一遍又一遍,老师念着,方天读着,写着,不一会儿一堂课就已经结束了。

    终于一个时辰左右,老师站起宣布下课了;

    老师这一背着手离开大屋,就见一个十岁的小孩笑着走到方天跟前,后面跟着一个小女孩;

    这小孩子看着方天下课了仍在抄字,不由呵呵笑着说:“喂,小家伙还没学一天,你就会抄字了,这字写的和方块一样,啧啧,你还可以啊,认识一下,我叫方片,我父亲叫方震武,你是方天,我认识你,在大庆时,听娘说过你父亲是我父亲的亲哥哥方震南,是吧?”

    撇撇嘴看着身后一个小尾巴说:“我妹妹方雪。”

    方天停下笔看着这个比自己明显高一头的壮实孩子说:“你好,我爹正是方震南,我是方天”。

    方片回头对身后的众小孩说:“这是方天,我亲兄弟,你们谁欺负他就是欺负我方片。”

    这个叫方片的显然是个自来熟,而且似乎很阳光的样子,刚认识完毕,他也不认生,伸手拉着方天说:“走一起去玩儿,后面小林子里有好几个松鼠,看能不能抓几只。”

    就听见撞倒桌子、椅子的声音响成了一片,除了几个外家子弟还在那里用功,方家一帮孩子冲向后面小树林。

    跑着忽然身后啪地一声,方天转过身来,只见方雪嘴角一扁哭了起来,原来是小方雪摔倒了。

    方天立刻停下,拉着方天的方片见方天停下,也跟着方天无奈站住,不耐地对方雪说:“跟屁虫,谁让你来的,回去。”

    方天见方雪泪如雨下,旧时的记忆回来了,曾经他也在操场里与一帮小朋友玩着,曾经他也被大孩子欺负过,然后他才走上了那条宅男之路。

    想着,方天有些感慨,他连忙停下,伸手笑着拉起方雪,转过头来,他看着方片想了一下说:“我们是男人吧?”

    方片大声说:“当然了,我们是大男人!”

    方天问:“现在我们要帮助你妹妹,不能去抓松鼠了。”方片却摸着头,不是很明白男人与帮他妹妹的区别,但他这时却也没有独自离去。

    转身方天拉起方雪,方雪抬头,方天看着这如画般的小脸,正躺在地上,抬头一张可爱的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这会儿抬头紧张地看着方片,却不爬起来,正在将哭未哭之际的。

    方天盯着方雪的大眼睛,一脸严肃,却认真地说:“苹果摔倒了,路上遇到了桔子,桔子问你是柿子吗?苹果哭着说,我摔倒了,哭了好长时间,哭得全身都是水了,可我确实不是柿子,我真的是苹果啊,呜呜呜。”

    方雪站起来,顿时就笑了:“嘻!嘻!苹果哭成了柿子,我不信。”

    她也是小孩子心性,听方天讲了个笑话,早忘记了伤心了。

    拉着方天的手,方雪脸上泪水未干,却已经灿烂地笑起来,“再讲一个,方天,再讲一个”

    这个比方天略大的,还高了近半个头的小女孩,这会儿偏拉着小小的方天的手,这时方雪却比方天更象个小孩子了。

    三人有说有笑地玩着,直到玩到天黑了,离开私塾,三人在宅门前站立良久。

    看着充满着童真的方片和方雪,方天心里一阵柔情闪过,这就是我这个世界的朋友、兄弟、姐妹了。

    感受着一片童真,满怀的真实,方天有点明白了也许这个世界不是阴谋,也许自己在这个世界可以不用象上个世界那样活,不至于拚过但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活为什么拚。

    在这个世界自己却始终想要守护些什么,要获得什么,想着母亲,想着父亲。方天想着这世界虽然没有来多久,但是这里有真实的快乐,有真实的烦恼,他明白了点什么。拉着方雪和方片,他边走边说明天我给你们讲一个你们从没有听过的长故事………..。

    讲了一小段《西游记》,就到了方片所住的小宅子,方天就告别了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的方片、方雪后,笑着,他跟着朵儿大踏步向母亲的房间走去;

    方天这会儿已经摆脱了心如止水的状况,他扬着一双剑眉,也暂时忘记了无法修练的事;

    一边走,他却心想着,我一定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一定要摆脱魔鬼的控制。我一定要融入这个世界。

    晚上,吃罢了饭,方天再次努力地修练着字母操,感受着筋骨欲裂的痛。

    方天这时自行按着老师所授的技巧,身如无骨的面条,先左手自头顶如圆划下;不一会儿他由手到脚的皮肤下如一只只小虫子汩汩地爬过,周身骨骼经脉错乱缠绕,接着由自身侧穿过背部提起左足跟,再斜向上,他右脚站定整个身体绷紧后,形成了一个扩展的字母z,血液如火烧,筋如锤击,呼吸处如风箱狂鼓,然后他紧接着左手放下右足左手右翻,双腿如盘根,身子渐转渐低最后如一个字旋转的字母c,已有点膨胀的身体如被抽干的水管一下伸长然后干瘪下来。

    这个体术却是与方天穿梭万年前所学的截然不同,在穿梭万年前,那段被遗忘的日子里,他就休练了一门高深的体术,但那时他学的却是基础;

    如果没有那几个月的学习,他怎么可能学会这个体术,然而这体术不到学全却也是无法领悟的,其深奥程度也只有真正的极品的仙诀才能媲美相较,练到高深,直可以肉体成神;

    方天如今却咬着牙把他当做了《青木诀》的替代品,他老师确实是要吐血了,话说摩根·卡纳也是极其有幸地从至尊圣处学得这个功法,也一直修练着,修练至今也离最高境界差着数重;

    可这锻体术一到方天这里,就成了高的咱练不成啊,没得选了,先将就着练这个吧;真是想想就让人羡慕方天的好命啊。

    这时方天强忍着痛苦,咬着牙练完了字母操,接着开始修练起《青木诀》,坐着因为心神放松,灵守而意不起,不一会儿方天就耷拉着小脑袋睡着了,一边朵儿早就熟门熟路的将他放平,盖上被了。

    做完这一切,朵儿转身出去,看了看天,对修练者来说,这会儿是天色尚早,朵儿也要去做自己的功课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