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3章 两个黑衣人

    大庆十日之后,方府终于也步入了正轨,这时小厮、女婢也能偶而在相见时互相问候几句了,并时不时传出些几名主子的闲话来。

    然而,此时的方震南却无暇理会家中的宝贝儿子了,方震南暗领着家族中明卫与夜卫首领。只因近日定堇关附近传来红月朝五位大将军之一的冠军大将军孙家孙国柱遇刺重伤,方震南接家主传令,领着两个明卫首领前往协助捉拿刺客。

    定堇关是方家所领碎星城五关之一,碎星城三十年前从未停止过红月王国与紫堇王国的剧烈冲突,在碎星城一百余万平方公里地土地上两国近百年来为这块地付出了近八百万战士,这个数字与现在碎星城周五关内近千万子民的数字也十分接近了。

    孙家与方家也算世交,虽然暗地里争斗不断但明面上却一直没有过直接冲突,所以冠军大将军孙国柱前往定堇关劳军遇刺就成为了一个信号,这关系着孙家的未来,却也与各家休戚相关。各家家主都盘算着如何能吃进这一大势力,毕竟是七大家族之一,虽然败落了,但家族的力量及隐势力却是极强大的,任何一家能得手,怕不是要立刻上升一个台阶。

    如今方家唯一能做的就是出动了家族武装力量表明一种态度,以拉拢孙家,至于刺客是谁的人反而没有一个人关心了。

    方家的武装力量主要是:“明卫、虎卫、夜卫,直卫,神卫”明卫数量最大,占五成以上,虎卫最精,由九子方震文直属;夜卫最隐,以探秘、暗杀为主,直卫成员个人力量最强由家主亲领,仅有一百零八人的神卫则由内门门主与长老共同执掌。

    方震南行出王城紫红月,在离别亭与各位送行官员拱手告别即挥手令两位明卫小领组织下属自去定堇关,两位小领恭敬地送走主子对视一眼恭敬地转身而去。

    这两位小领虽然已相交十余年,但自从任小领后却从无私交,甚至于没有说过几句话,这当然与争斗无关,只是两人都有执着的上位之心,也十分了解对方的性子,话就不必多说了。

    回到十日来每日认真于修练的方天身边,他这时仍盘坐在床上,此天虽已亮,方天却脸上无喜无怒,不动声色;

    这位六岁大的小儿现如今真的已经达到了心如止水不起微澜的禅定境界了,所谓荣宠不惊,不以外物而喜,大约就是这样的,这孩子已经在心里没有了追求;

    这次的打击是超出了以往时光的任何一次的。

    他疯狂了三十年;

    他有一天终于见到了希望,这时是真的;

    他再一次失望;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这一次的打击让他看起来更加的沉稳了不少。

    这时被废灵体打击的忘记装嫩的方天完全没有了怕被火烧死的心理,更加少言寡语的方天在这十天里,竟然完全是先疯后傻,除了母亲时而逗他,朵儿不时看几眼,全方家除家主与太夫人,大家对他的态度用两个字就能概括“无视”。

    这不是因为他无法练功,这个小家伙本身就没有出现在众人眼里;

    然而他却不得不承受自己,他,方天,一个狂热的修练者,竟是个废灵体这个事实来。

    入夜,日落乌啼,月明星稀,方府渐渐安静下来,四周响起虫鸣声,方府院中一片假山处有影子晃动,影子越晃越清淅,一黑衣人站定朝方天院走来。

    方天门外,刚出现的朵儿一见黑衣人拜了拜:“云朵儿见过长老。”

    长老向周围扫了一眼:“随我来”。云朵儿一躬身随黑衣人向假山处走去,走着一小厅便出现眼前。黑衣人坐定开口道:“今日我传你方家《万木阵》入门口诀,内门长老有令方天今后由你领着一个月入‘百宝阁’,此诀除方天外别人都不能知道。”

    朵儿低头应道:“是”。

    黑衣人见朵儿如此沉稳不由点头。

    坐在厅中的两人谁也没有发现,此时方天屋内一个黑衣人仿佛生来就在这里,他与这个世界仿佛合为一体,他看着正静坐思索,垂头丧气的还没有开始修练的方天。

    方天不知何时时抬起头来,他忽然看见了一名黑衣人站在他的床前,他惊讶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这个人就优雅地摩根·卡纳;一头银发,这个化为人形的摩根·卡纳还有着本能地那一丝对这个世界地蔑视。

    方天看着这个带着对整个世界蔑视地人物,看着他普通的带点熟悉地面孔,不由眨了一下眼,发现脑中没有一点可以参照地面孔,只有熟悉,似乎生就该识的熟悉,可是他确定他不认识这个人。

    摩根·卡纳面无表情如同看着一团空气地对方天说:“你好废灵体,从今后我就是你的老师了。”

    伸手一点一种功法已传入方天脑中,然后继续说:“这是我所知无数世界里你最适合学习的了,”抬头看了一下天,他继续说道:“先学它,我们只有不足十年时间了,小家伙。”

    方天终于在这一天了解了填鸭时鸭子地感受,那是一种无法接受与来不及消化的东西,海量地不认识地字,不认识地图像一下爆开,冲入他地全身,冲入骨髓,冲入心、肝、脾、冲入脏腑。

    与此同时,一个爆炸接着一个爆炸,这些来不及吸收的东西,已经直直地炸开,轰然四散,不知去向了。

    方天盘腿坐在床上只暗骂一声,娘的,这是那来的混蛋,还老师呢,这怎么这么涨,都是些啥,怎么能这样就冲入体内了,正要在说点啥,这小家伙就人事不醒了。

    旁边摩根·卡纳却不知何时已经收去了那一丝蔑视,没有一丝灵气,真的没有,可是他怎么就能吸收这一切,还能看到这些带着灵识地功法传承,摩根·卡纳却是无论如何也推算不出原因来,他只能感叹这个小家伙啊,不愧是他无法了解地存在。

    这些知识依着摩根·卡纳的设想,却是直接封印在方天脑海还未成形的紫府内的,他无限小,不可知,只有在摩根·卡纳教授以后才可见、可知,也是仅限于很微少的一丝,然而他这一点入方天那未成形的紫府,这传承竟然就被方天化开散于未成形的紫府内,这才是方天被撑着的来由。

    数个时辰朵儿面带疲惫走进方天房中,她丝毫也没有觉查到摩根·卡纳地存在,在方天屋里,她却只看到了方天一人。

    朵儿看了一下盘腿而坐地方天,不知道应该怎么传他《万木阵》入门口诀,摇了下头决定一个月以后再说吧,也许进了私塾这个小家伙就开了窍了。

    毕竟是家族的一代“天才”,天才当然是常人不能理解地。

    这时地朵儿还不知道,连续十余天给方天传道的方震南是怎样的存在。如果她知道了方震南的能力,她还会这样对方天轻易下“天才”这个定义吗?

    摇着头朵儿离开内屋。

    摩根·卡纳哼道:“还好不用我出手打扫。”

    方天这时已经再次能够掌握自己的神智了,他醒了过来,暗骂道,操,好撑啊,快爆体了啊。

    摩根·卡纳一挥手,仍自沉浸在晕眩状态,眼晴里无数圈子环环相扣的方天就如牵线木偶,随着摩根·卡纳的手动了起来,只见他如无骨的面条,先左手自头顶如圆划下,手到脚的皮肤下如一只只小虫子汩汩地爬过。

    方天的周身骨骼经脉错乱缠绕,不由一口牙咯咯咬地山响,可是这个自称老师的人手中传来的却是他无法抗拒的力量,这力量深入了他身体至深处,他无法理解的至微处,他的喉也扭曲着,变幻着,那里能发出一丁点声音来。

    接着方天右手摩根·卡纳操控下在自身侧穿过背部提起左足跟斜向上右脚站定整个身体绷紧后,形成了一个扩展的字母z,血液如火烧,筋如锤击,呼吸处如风箱狂鼓。

    如果这时能给方天另一个选择的话他宁愿去死。

    然而在如神迹般的控制下,方天依然坚持着这个动作数分钟,紧接着他左手放下右足左手右翻,双腿如盘根,身子渐转渐低最后如一个字旋转的字母c,已有点膨胀的身体如被抽干的水管一下伸长然后干瘪下来…….。

    接着是n、m、r、y、u、d、k、p、q、x、一个时辰十二个字母操完毕,方天终于能成功地昏了过去。

    摩根·卡纳优雅地吐了一口气抹了一下头上不存在的汗,甩了下手:“噢,该死这人类的臭毛病。噢,终于熬过去了,这个该死地禁制,能使用的力量这么小,如果没撑过去就悲剧了,亏得这个小家伙能自行吸收,不然还真是玄了。”

    天亮后,方天醒来只觉得头重如山,他已经无法抬起他平日里有力的小手了。

    心有所感地朵儿贴近方天身边,听到方天嘶哑地声音:“水……..。”

    朵儿急忙端来一碗水倒入方天口中,方天如将死的鱼得到了水的滋润,如脱水的水蛭每个细胞逐渐吸收着水,然后是细胞一个一个膨胀起来,它们逐渐恢复了细胞地正常作用。

    想着该死的黑衣人摩根·卡纳他想向朵儿打听一下这个人,可是张着嘴这些话就象是自己的心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方天张大着嘴,有点恐惧,他从未经历过这些,想说却说不也,想做却做不到,像是个木偶。

    方天想着无端地来到这世界,无端地变成六岁儿童,无端地冒出的不可割断亲情的新爹娘,一种掉入阴谋地感觉油然而生。

    回味着在做那十二个字母操时的巨大痛苦,方天不由心里一紧,只抓住被子一捏,卡卡,张开手,方天才发现软软的被子已被揉碎在手中,方天良久后回过神来,这神秘的字母操真厉害,一个晚上就有这么巨大的作用,可是这黑衣人究竟是谁,他如此恐怖,具有如此大能,然一个小小的方天有何德何能入此人法眼?他要干什么?

    而方天能付出什么呢?

    这时方天有一种把灵魂卖给了魔鬼,换来了特殊能力的感觉,但这种交换值得吗,方天忧虑地想着?

    内门,方砾阳正在调息,院外一个神卫站在门口,方砾阳调息完毕,挥手召入神卫,问了几名,这才知道他的这个后代果然在六岁时,开始了修练体术,方砾阳眼中泪珠已现,先祖留下的话竟然在他手里实现,让他找到了,方家的仙缘啊,果然在万年后的今天;

    仙人要来接走方天,那么方天,他的后代就是个有仙缘的,要保护好他,幸好已经派出了朵儿,但这还不够,要嘱咐家里随时注意保护这个孩子,他如今可是方家唯一的希望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