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2章 百万大山一战

    百万大山边缘,山脉始成处,这里是原驰蜡象,见景秀丽,林木丛生,清雅喜人的。

    再向远处看去,竟是一座座高山山相连,远处就越来越是险峻了。

    在这处险峰始成处,一座山巅之上却盘腿坐着一位青衣老者,这老者面如枯木,胸口却不见起伏,气息也是若有若无的;

    这青衣老者闭目盘腿而坐,山顶处已经有白雪皑皑,然而这老者一袭单衣却安然自若,悠闲自得的如同踏春寻梅。

    这时这老者只看着远处的百万大山,似乎正在赏景。

    这百万大山却是妖兽横行之地,是人类的禁区,此处很少有人类元婴以下修者前来,只是因为妖的妖识对人类修者伤害极大,且妖类躯体强过人类数倍,进得百万大山山中,怕是元婴期也讨不得好去,那里是好来的?

    然而妖兽全身各处包括皮毛,骨骼者是练器的好材料,这百万大山也正是一些修为精深的人类修者们探险的好去处。

    这老者正盘腿静坐着,看着远处,却忽然目中隐露出一丝畏惧来。

    远处,大山深处正有一个奇特的人也向此处打量过来,这是一个一身破洞,这破洞不是只指他的衣服,这洞是已经穿过了他的肉体的。

    这个大汉一身破洞,却浑若未觉正自攸攸地缓步行来,在老者才发现他时,这壮汉却已由远处直到山顶上了。

    这大汉看到老者,却毫不吃惊,只嘿然笑着说:“方砾阳啊,让我怎么说你啊,第五世家,嘿!果然是第五世家,在这就止步了。鼎蕴胎藏(结丹中期),没见你有三十年了吧,三十年才过一座山。”

    大汉咳了几声,“呸”地吐出一口黑血来,继续说道:“方家还是老五,不过已经落后了,李四破这名字起的好,这就破四了啊,这一次七家也就只有六家了,来老规矩。”

    老规矩,从百万大山深处历练三年地月行、月家老祖,月家《破魔诀》修至元婴初期的大汉要为七家定位了。

    当然这里也暗含着让各家明白月家实力的意思,正是因为这样,月家虽很少在红月王国露面,红月王国月家却稳居着红月世家第一的位子,没有人敢于挑战。

    月家在红月王国虽然隐势力惊人,但却在各行各业中名声不显,月家人也少出江湖,在红月知道月家厉害的怕是只有七家。

    当然如果七家出现未能入百万大山的家族,或者收获不够理想的家族时,那么这个家族就不能再象如今这样继续拥有这些的权利和利益了。

    《青木诀》境界分为阴木小成,阴木大成,阳木大成(筑基),阴阳互济,神木定鼎(结丹初期),鼎蕴胎藏(结丹中期),鼎破胎成,破凡化圣(元婴)。

    如今一代方家天才的方砾阳止步于鼎蕴胎藏二十余年,三百余岁的他是伤残之余,如果不能更进一步就只余八十余年寿命了。

    方家下一代中只有方成庆阳木大成(筑基),没有结丹后期存在地方家眼看着就要灭门在即了。

    心里正忐忑的方砾阳听得这大汉的“红月七家怕是只有六家了”这一句话,已经一惊。他却是不知月老魔已经将勉强比方砾阳多走了数百里的已经重伤的孙家老祖击毙了,红月世家已经只有六家了。

    这一句话让他听得差了,却以为这老魔要拿自己开刀了。

    这月老魔也是个做事不谨慎的主,这会儿方家势力正旺,方家又掌红月经济大事,月老魔早得国主通知,此次要对方家格外开恩,可他这般说法却激得方砾阳已经是心神大乱了。

    听得老魔放出话来,方砾阳心下一慌,却是忽地站起,如今是没有退路了,只有再次竭力一战了。

    不过看起来这月老魔今年又去百万大山圣地了,老魔伤势好像颇为沉重,方砾阳暗忖着,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拚之力的。

    老魔话才说完,也是随手一挥,就见风一紧,“刷”一片剑影滴溜溜地围着方砾阳颈部,如环套去。“嗡”方砾阳托手飞出一个小木鼎,直向剑影迎去,却听得“砰“的一声,这小木鼎已经遇剑而破。

    这时月行又是一弹指、一耸肩,剑已化光不见。

    方砾阳心中堪堪一疼,这鼎可是上次一战后他的灵盾被点破后,他又花了三十年温养的法宝,竟然也没有挡住老魔一击啊。

    正心疼着,眼前剑已化光,方砾阳不敢有丝毫怠慢全力使出三百年来的功力,全身涌出一片青蒙蒙的光来,如枯木的身体生出了无限的活力,胸口处“砰、砰………”的十几声巨响。

    方砾阳双脚踏着地刷地退出里许地,地下一道巨沟深十余米。

    方砾阳接着咬了咬牙,两只手朝后一展,这时一片黑羽在身后如翼般轻轻一摇,将一道光从眉心处弹开,二摇,三摇,月行身周紫光霞蔚,呲、呲、呲月行衣服火光大现,月行第一次全身抖动,整个身体如影淡化,下一刻火光轰地一声爆开,一个大坑炸开。

    这一下,方砾阳是狂提功力,也顾不得元气受损,他已面上一紧,黑羽一涨绕身一周,叮一声响彻天地身前不足三尺,月行立定。

    “蛊羽!”月行衣衫轻轻飘动,身周一道狂暴气息略一涨,片刻后收起气势,月行叹道:“不错,有前途,能有此宝!可惜了,你还不能完全掌握他,不能尽兴了!”。

    方砾阳见老魔识得这宝,不由心中一紧说:“前辈明见,晚辈初获此物,还不能自如运用。”

    月行转身继续向前行去,头也不回地说:“也罢,再给你三十年,三十年后再看吧!”

    老魔是得了大正王的吩咐,本就要对方家放水,这时也是顺手装作看重法宝的样子,借故而去。

    却不知方砾阳早知自己没有了将此宝更进一步的信心,看着老魔离去,方砾阳未伤却口中喷出一口血来,三十年,方家也只有三十年了。

    方砾阳念罢,他又想起了万年前先祖留下的遗言,这个遗言是方家遇仙得以修真的第一位先祖临终一直念叨的;

    这句话也一直只有方家内门门主知道,这是方家的仙缘的唯一线索,这句话自从方砾阳接下内门门主之后就被上代门主告之,他一直谨记在心,一直寻找着线索却毫无所获,原话是:“仙人携子,名为方天,六岁来家,遂成方家,虽未修练,唯精体术;找到他,找到他,方家一定要找到他,我们以后一切都听他的,要保护好他,仙长来了,仙长来了,仙长要接方天走的;”

    这一句话中疑点重重啊,方天,如今他的一个后代正叫方天,也是未修练过的,但与体术无关啊,难道方家今后就要靠这个六岁的小儿了?

    方家先祖方雨是遇上了摩根·卡纳才有了修练的机遇,他临终念念不忘的就是仙长与他六岁的儿子方天,他念叨着,他的后世子孙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寻找方天。

    方雨自从失去方天的踪影,后来临终才记起仙长的托付,心里糊涂下就一直挂着这事,想着怎么向先祖交待,这句话却被后世子孙做为方家的仙缘而慎重的对待着。

    方家的后代也一直没有人明白先祖话中的意思,但却没有忘记先祖的话,因为其中的仙人二字,仙人世人都知道有,但谁人见过?一丝仙缘怕不是会在中央大陆掀起惊涛骇浪来,所以方家子孙只秘密寻找着这个方天,却没想到真正的方天就在这里出现了。

    这次在出山前,方砾阳才在六岁的孙子中秘密查找,这才知道,果然家里有一个六岁的小儿名叫方天的,于是他才赐下拓识丹,观察着这个后代子孙方天,他是不是先祖要找的有仙缘的人,如果是,那么对方家的今后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这时方家剩下的时间只有三十年了,这么短时间要培养一个金丹顶期高手,显然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的,方砾阳如今只有勉强为之了;

    方家后山山门一小厅处方砾阳面前李太夫人恭敬地站着。

    良久,带着无限生机,似乎年轻了几十岁的方砾阳抬头叹口气说:“方天服了拓识丹了。”李太夫人说:“老祖宗明见,已经服了!”

    方砾阳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说:“这几日让他进私塾罢,吩咐下去,由朵儿领着三十天一次进百宝阁修习。”

    李太夫人大惊:“百宝阁家主一年方只能入一次,这个………。”方砾阳猛一挥手,忽然剧咳一阵说:“退下”,厅子一隐不见。

    李夫人受了老祖宗一挥,踉跄退出几步,惊疑不定地低头缓步退去。

    孙家门外,皇宫传旨太监桂公公站定,一挥手身后小太监高喊:“皇上有旨孙国柱速速接旨。”

    大门轰地一下大开,门房头儿孙福冲出来边作揖边说:“公公稍等,呵呵!”伸手递过一锭银子。桂公公一挥袖,伸手一巴掌打落银子,说:“咱家不缺这点银子,”一挥手,身后小太监又高喊:“皇上有旨孙国柱速速接旨。”

    门房头见头不是头,脑不是脑地,忙转身冲入大门向内宅冲去,不一刻孙国柱来到门外。

    此时孙国柱还那里有大庆日的风光,身为七大家的家主,孙国柱庭院大开那是太监总管平时才敢出入,出入后也是要吹嘘一年半载的。

    此时的孙国柱一脸平静中带着点疑惑,走到庭前站定后深鞠一躬,桂公公见着是孙家家主本人来了,仔细打量着寻常从不敢仔细看地孙国柱,果然是一表人材。

    咳了一声接过圣旨,桂公公尖声念道:“自红月王国建国至今已百年,孙家历来为国家柱石,大将军孙国柱更是国之栋梁,…………。今紫堇小国常起边畔,国境不安,召以大将军孙国柱为定堇关将军,以壮国威、军威………..。”

    孙国柱接下圣旨说:“公公请入内奉茶,抖手递过一张银票,桂公公斜眼一看,一万两啊。

    不动声色地捏入手中,这时才拱手说,“大将军有心了,”微躬着身子靠近孙国柱说:“将军早日去定堇关吧。”言罢带着两个小太监和一队皇宫待卫转身昂扬而去。

    孙国柱挥挥手,一个黑影突兀现身,孙国柱沉吟一会说去内门看一下,黑影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老祖宗从百万大山回来了。”孙国柱神色一变问:“情况怎么样?”黑影低声说:“内门没传出消息,只知道似乎是老祖宗已去了!”

    孙国柱脸色苍白,高声喊道:“去把孙立带来,吩咐‘天突骑’准备好明日起程,前往定堇关!”

    一声喊过,孙府顿时忙碌起来,孙府注定从今日起就要淡出红月王国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