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11章 云朵儿的追求

    云朵儿出生于一个平凡的家庭,也像常人一样拥有平凡的父母,和她一直照顾的兄弟姐妹。

    她引人注意的地方就是很小的她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处。每每她在屋外玩耍时一些鸟啊蝴蝶的就很喜欢围着她转。

    她家恰好在方家所属领地鸯星城旁。某日她的恩师路过此处办事,见有鸟向云家聚去,恩师发现这一异景,不由心惊,跟着一群鸟儿走来,进得云家就看到了她。于是朵儿全家都被纳入方家家仆的序列,如今也有五十余年了。

    自从进入方家,云家的环境逐渐好起来,她家甚至于已能把白米饭这种祖辈们也只有过节吃的食物当做了日常的饭食了。只凭着这一点就让云朵儿全家对方家有了足够的忠诚,过世的父母常说人要知道报恩的,我们没啥用,朵儿啊,你一定要记住我们活是方家的人死是方家的死人。

    几年后,方家一行人查清了云家五代以上的经历,方家就破例开始召朵儿进入了方家私塾学习。朵儿在这里一学就是十年,十年来与朵儿在私塾里一起参加学习的多达三百多人,这三百人有方家子弟,也有各地选择出来的苗子,但就是这样朵儿也是其中悟性最高的了。经历了十年的学习后,师傅又从再筛选留下的五人中选择了她,跟着师傅修练了五年,有一日师傅问:“你愿意为方家去死吗,”朵儿点了头,于是她进入了方家百米高的山,在师傅说指定的地方,看着不见底的深渊她毫不犹豫地跳下去,她进入生死阵,订下了影约。

    在交出生死后云朵儿成了内门神卫。

    现在已经五十岁的朵儿也成就了阳木大成,师傅说,朵儿,在十年之内神木定鼎(结丹)你是定然跑不了的,如果她是你家子弟,那么一个长老也是跑不掉的,可就在这时她被派来侍卫方天了。

    朵儿看着大床上喃喃自语的方天不由眼睛都直了,一夜修练,这个少爷身上居然没有一点灵气,这在她和一起学习的三百人来说都是不可理解的。

    一夜修练的方天睡饱后起来他首先想起了爹娘,想到了以前平白活过的三十年,自己的身体是那么熟悉,是啊虽然三十年的变化很大,可灵识中这三十年里的自己六岁的样儿没有一丝不同。

    连三岁时他从床上掉下来时落的疤,也连地方都没换。

    可是见到父亲时的那发自内心的依恋却没有一点来历,他明显地觉得这时发自内心地,是真正的情感啊。

    叹口气方天自语:“是这蝶梦庄周,还是三十年来庄周一直在梦蝶啊。”

    揉了揉一夜做了无数怪梦,有些僵硬的脸,方天开始全身放松下来;

    沉下心来,方天继续昨天老爹教的《青木诀》想着“天垂雨露自旋沉,一片心咫测微岚;勿思唯定旋岚处,三吸三呼犀婴现……”。

    可是他的身体里一点感应也没有;

    方天念着时就觉得一片绿意围满全身,可是那自毛孔出入无数绿光点渗入始终不曾进入体内。

    方天汗滴下额头,他狂喊着:“不,进来”;

    再一次用灵识感应,还是一无所有,他的灵识如同有形的丝,这只有神灵才能在拥有创造法则后才能自如运用的灵识丝像一条鞭子在真空中挥舞着,灵气如影毫无所动。

    方天跳下床冲出房间大喊着:“爹、爹”。门外方震南抱起方天问:“儿,怎么了,吓着了吗?”

    方震南回头看正走过来的朵儿,却看着朵儿脸上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偏院外不时传来轻笑声和方家及来访者的寒暄声,大庆在红月王国王城紫红月城的建国一百年大庆中方家所获良多,连废物方震南也荫“虎步武骑将”,六岁的方天荫“虎步武骑卫将”,方家方贺更是蒙荫“虎步精骑将”位在方震南之上。

    曾号称过六国霸主,历年的征战灭国十余,王国建三十六洲的红月王国举国大庆,人人欢歌。

    方家做为世家自然是一片风光,家中来客送来的礼物堆在几个大院中,归置起来还不知要多少功夫。

    方天毫不关心这个便宜“虎步武骑卫将”入职后可以统率万余边兵。

    他大声哭喊着说:“爹,昨天晚上你教的《青木诀》,今天我练起来一点用也没有了啊,来,我们再来吧,爹爹。”

    于是等到了太阳落山时,方震南领着哄着、逗着玩了一下午的方天走回小院。

    方天仍然还是红着眼睛,坚持不肯相信自己无法练功的方天盘膝坐在定,念着“天垂雨露自旋沉,……”。重复完冰堞如桥如带地在腰周斜划了椭形五环,然后直入丹田,诸般感觉如潮而来。

    一番传功完毕,方震南仍是直如瘦了几公斤,身上如泼了四五盆凉水,天亮了方天仍挥着灵识鞭无劳而坚定地疯狂地挥舞着。

    方天一双剑眉这时已经直直挑起,直欲在印堂处立成两道平行的竖道,一双眼睛瞪得象要破眶而了,他的嘴唇早已经抿成了一第细细的直线,只是脸上一片平静,如同没有一丝感情的;

    他这时心里紧张、不信、愤怒、带着些绝望;

    如此疯狂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几日,方天心中早就是一片冰凉;

    他坚持了三十年,他一生的信念,他的梦想已经破灭了,就在他看到光明的那一刻。

    坐在小床上,方天目光呆滞,这时他回想起了当年在地球上时的父母那苍白的脸色;

    想着自己不懂事时却仍然在坚持修练的《大自在功》,当时他身边没有任何修者,没有一点目标,然而他坚持下来了。

    为修练他带给了前世父母的是绝望,是对他的不放心,那怕到死。

    可是,来到这个世界后,在他身边,如今连家中的一些侍卫,俾女都能来两手。

    而做为一个少爷,他自己更是得天独厚;

    来到这里十几日来,有太夫人亲自赐下的拓识丹;

    有父亲亲自指点,并行功给他冲关;

    有家传的经过实践证明是有效的《青木诀》可以直接修练;

    这是多么难得的机遇啊,是怎样的可遇而不可求,可是他的身体竟然没有一丝的感觉。

    方天不敢相信,自己的坚持,毫无希望的坚持,带给前世父母如此多伤害的修练,居然是如此脆弱地笑话。

    他是个废灵体,无论今生前世,都不可能修练,可是他的今生与前世的父母付出了多少,他的家庭付出了多少,却只是一场空,投资到只是永远不可能有一丝收益的无底洞中;

    抬头看着曾经一副带点招摇的纨绔子,如今却依然笑着,坐在方天旁的他如今只余一副痨病鬼般的苍白。

    方天如同看到了前世的父母,都是一样的只是付出,他们没有任何回报的要求,可是方天能带给他们的是什么?

    如果有,方天这时明白,他带来的是一次次的伤害。

    方天没有再喊着要修练,毕竟三十岁的人了,他明白自己是个废物了。

    其实他在看到朵儿挥出降心咒后,就问过朵儿的修练经历,他知道朵儿没有经任何人帮助一天就已引气入体了。

    那时他就明白,这只是自己身体的问题,与别人无干,无比的失望和痛恨充满了他的内心,只是就此放弃吗,多年的坚持……….。

    云朵儿站在院外,她已经连续十几日地这样站在少爷的院外,听过无数次少爷的哭声,她心里仍是悸动着,她在心里默念着,“众仙在上护佑少爷,让他早日功成,这是云朵儿如今的追求。”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