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8章 悲哀的修练者

    方天终于可以正式修练了,兴奋的他压着激动的心情,开始跟着爹爹念着口诀,一边念着,就觉得一片绿意从爹爹处传来,一会儿就围满了全身。自毛孔出无数绿光点渗入在胸腹处结了一印如丝般绿红矩连如山,如紫冰银延胸腹而下,双如落叶飘渺,渡边葵蟹,冰堞如桥如带地在腰周斜划了椭形五环,然后直入丹田。

    方天知道,自己已经接触到这个世界的真正修仙法诀了,激动的他难以定下心来,开口问道:“爹,这就是修练法诀了?”

    方震南笑着说:“是啊,认真去体会,不要分心。”

    方天强自周身放松着,深深地定下心来,把心神沉浸在自己体内。

    这时方天就觉得身上诸般感觉如潮而来。

    传功已近一个时辰,方震南直如瘦了几公斤,身上如泼了四五盆凉水。

    深吸一口气方震南立即收回双手,入定在儿子身边打坐恢复灵气。

    话说这方震南虽声名不显,但也过了家中《青木诀》“阴木小成,阴木大成,阳木大成,阴阳互济…….”诸多关口。

    如今方家老祖方成庆“阳木大成”,筑基始成。方家诸人却不知方震南此时早已是直破“破凡之境”,早就过了元婴顶期,直欲触到合体期的边缘了。

    没人知道这个废物,表面是三十来岁才“阴木大成”,也就是练气十层的方震地,方家这代子孙里的垫底人物已经是在包括“中央大陆、迷天大陆、奥巴大陆,雪原圣国”在内,也只有区区数十人可堪一战的怪物。

    可是半个小时在入定完毕,方震南神识一转,他却发现他传给方天的,能把老祖也提升到神木定鼎境界的灵气却没有对方天的提升产生任何作用,这些宝贵的他修的无比精纯的灵气仍在方天身体周围不断地星散着。而方天坐在床上,早已耷拉着脑袋进入梦乡了。

    方震南叹口气自语道:“果然没看错,真的是个废灵体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方震南放平方天,盖上被子轻轻离开房间,站在儿子门前,举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呆站着,究竟是什么原因呢,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

    一夜无语中。

    摩根·卡纳这时却只能放下了一半心,因为方天无法修练,这个问题使得他的另一半心却始终呆在空中,他还得再想些什么办法来。

    他的嫁接技术目前看来十分成功,没有引起任何麻烦。在玩弄人类的感情上,嫁接者是很有把握的,可是他的计划,他要的道在那里呢?

    这最让他头疼的事现在看起来还是远远无法去掌握的,他如今能做的只有一点点地影响,却不能做更多的事。

    方天、四川峨嵋县人、男、现年25岁。在小学四年级时,方天就在“气功热”的带领下,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他的修练之路。

    当时父母是极力反对的,然而仅仅十一岁的,小小的方天却不顾父母反对,毅然宣布从即日起闭关修行。

    他拿着从旧书摊上买来的一本《彭祖气功》看着父母坚定而骄傲地宣布道,“爹、娘,我从今天开始就要练功了,我将来一定能练成绝世武功,以后再也没有人敢随便地欺负你们。”

    父亲冲上来对着儿子屁股就是一巴掌,伸手就要抢过书来撕掉,母亲见情况不妙,急伸手一把拦住方天爹,对方天父亲说:“慢慢说,儿子还小,要跟他讲道理,怎么能动手打儿子的。”

    方天的母亲在这三口之家里,算得上是一把手了,这一声令下父亲立刻就从红卫兵摇身一变,转行做了个政工干部,坐将下来与方天谈起心来。

    比起方天娘来,方天父亲还是懂得一点点大道理的,也因为这个,方天父亲这一个孤儿才能娶上方天母亲这个娇娇女。这一番奉妻严命,方天爹也只有静下心来,把自己的学识认真的撕掳了一遍,双仔细地梳理了一会,心里就有了底了。于是方天爹低下头看着才到自己胸口的方天,拿捏着电视上看来的首长讲话的姿势,语重心长的说:“天儿啊,这人活着为啥呀?也不待方天回答,方天爹得意地自问自答着,“就是为了活出个样子来,就是要比别人强,就是要成才,明白吗?”看着方天点头表示明白,方天爹爹得意地看了方天娘一眼续道:“这要成才就要学习知识的,明白吗?”

    方天睁着无邪地双眼,看着父亲假意问着:“成才干什么?”

    父亲说:“成才了才能找到一个好工作啊,才能挣钱养活自己。”方天娘在一边听得方天父亲说得有理,不由连声说:“对啊,学习好也就成才了,才能找个好工作,挣好多钱的。”

    方天却扯了扯嘴角,也不回答,只反问父亲:“那我练成了绝世武功算不算成才。”方天爹哑然!

    于是要上学,要懂科学才能成才的道理就讲了一个多月,特殊时代的,经过文攻武卫的父母到底也是说不服方天。加上方天母亲又一副护犊子性子,方天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了自己的练功身涯。于是方天休学了,他认真地练了一个月,虽然没有成功,但他还算是有点韧性,却也始终坚持着,他却更舒服于不用上学的快乐。

    一个月后,他的班主任带着学习委员和几名与他要好的同学来他家看他。坚定的班主任和方天的好朋友却没有敲开他紧闭的房门。失望的班主任和众多同学也放弃了他。方天就这样走上了宅男废男之路。

    如今已二十五岁的方天略显瘦弱,一米七十五的个子,身材修长,清秀的脸上带着点羞涩的笑意。长年的修仙养神虽没有让他练成绝世神功,但亮如点漆的眸子看来时却给人一种清新淡泊的感觉。

    这一日方天在蒲团上练习完《大自在功》后,就见他双手从丹田处向上缓缓举起,这一式是他多年练就的引气之术,气自丹田处起,他全身就热起来了,这热气透体而出直向头顶处一张白纸击去。

    双手用力击去,方天抬着眼看着这张纸,这张经过他调整了数百次,最终才定于他坐的地方的头顶正上方,可这纸还是象十一年前一样,它还是毫无动静。

    方天叹口气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身体。

    他走到书桌旁,看完一直追读的修仙小说最后一更。

    看完书,方天叹了口气,伸出修长、白皙的双手揉搓了一下太阳穴,心里只是暗想,x的,这些猪角练了十年,都早就筑基了,更牛的还有元婴的了,可我这功法练了也有十余年了,却一点灵气也没有感受到,难道是我真的没有仙缘,还是我真的不适合修真?

    可是方天暗想着,《道藏经》、《彭祖神功》等数十种地球自上古传下的高等练气术,他已经经过了多年的研究,也已经把他们择优除劣,创出方天他自己的功法,被称之为《大自在功》。

    方天不由叹了口气,但心底里,他却从没有想过要放弃,十余年来,他翻遍了各种书籍,转遍了包括中医、杂记、传说,他在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我一定行的。

    于是我们的这位方天同学是向道之心在无数次催眠之下是无比坚定地,他相信修练到了极致是可以化凡地,是可以自在地行走于天地之间地。

    怀着这个错误的人生观,他每天除了用很少时间看小说休闲外,他大部分时间用在了看道教藏书,佛教藏书上。

    当然他也背了许多诗、词、赋、散文、甚至他还花了时间去学字、练画、学习音乐,以提高自己的悟性与境界。

    这一天、我们的方天很早就起床了,因为他母亲的肩上长了一个“血管瘤”要去动手术。

    方天练完功,洗涮完毕就搀着母亲向医院走去。

    母亲已经多次住院了,但是每次都是因为不放心方天父子而离开医院。

    方天搀着母亲,两人刚走进了楼下小院,眼尖的方天远远地就看见了胖阿姨。

    心下不由暗呼一声要糟。

    其实胖阿姨人不错的,只是有些看不惯方天游手好闲。每日里她只要见方天出门采气、修练,胖阿姨总是唠叨几句的:“小天啊,你可不能总这样的,你父母已经老了啊,还指望着你娶媳妇养老地………。”

    这些关心却害得我们的方天每次在出门时都跟做贼似地,要四处张望好久才得以成行。

    今天重任在身,这下可是没法躲了,方天只有笑着远远地对胖阿姨打着招呼:“王阿姨早。”

    胖阿姨这才看到方天,听着方天叫的甜,胖阿姨连忙回道:“哟,这不是小天吗,这么早啊!”

    说着话,胖阿姨心里却转出一念头来,还是这小子看着顺眼。

    话说这王阿姨却是有一个女儿的,女儿也是跟方天同岁,如今在银行工作,她谈了几个朋友都不成,如今还待字闺中。

    在王阿姨眼中,虽然方天不成器,但王阿姨却偏看着他顺眼,她也忍不住给女儿说了好几回了。

    王阿姨的女儿是和方天一个院子里玩到大的,虽然说不上青梅竹马,但也有点感情的。她看方天长的清秀,没有什么大毛病,也便没有反对,王阿姨也早想与方天父母说说这事,可那里好开这个口啊。

    想着虽然方天整日里无所事事,却好过了许多混混了,所以王阿姨就总是盯着方天,希望他能改邪归正,当然也想招他做女婿,毕竟是独生女,找个性格好的不是少受点气。

    这会儿碰上方天,方天一声“王阿姨”,胖阿姨早就脸上笑开了花了。

    胖阿姨笑着对方天说:“陪你妈去看病啊,这儿子真孝顺,刚好今天我买了猪肝和一副大肠,等会回来一起吃。”

    方天妈妈早看出了胖阿姨的想法,她可是一万个赞成的,他儿子如今一事无成,整日里想着练功修仙,却没有一点进展。这儿子再这么沉迷下去,老两口自己倒是不担心,只是那天无法照顾儿子了,可怎么办?如今她身体越发不好了,今后儿子可怎么好?而胖阿姨的女儿可是个精明强干地主儿,刚好可以帮她管住儿子,照顾儿子。

    方天妈妈强忍着难受劲儿,微弯着腰笑着说:“谢谢王妈妈了,中午我要回不来,就让方天到你家吃饭,就是麻烦你们家了。”

    胖阿姨这会儿就已经笑的眉不见眼了,连说:“不麻烦,不麻烦,小天中午一定要来,不来的话阿姨要生气的,听到没?”

    方天连忙应着,一边搀扶着妈妈就到了医院。

    进医院先是排队挂号,再是交钱,等到排到方天妈妈看病时,方天才发现妈妈已经昏迷过去。

    医生、护士手忙脚乱地抬着母亲进了手术室。

    到下午,方天没有等到去银行排队取钱的父亲,却得到了一个噩耗,方天母亲已经过世了。

    方天呆坐在停尸间里,看着母亲,母亲脸上还算安详,只是眉间一道深深的皱纹,方天知道,母亲这是一直不放心他,为他操心。

    方天抱着头抽泣着,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医院里还有些费用要交,可是父亲还没有到。最主要是他无法接受一直宠着自己,爱着自己的母亲这就不在了。

    医院里医生、护士同情地看着他,这时的方天完全是个无助的孩子。

    等了一天方天没有等来父亲,却等来了同在一城,却少有来往的叔叔。叔叔带来了一个更大的噩耗,方天父亲因为司机酒驾,被撞伤了头部,抢救无效也过世了。

    方天这时已经完全麻木了,在此后的一个多月里,方天就像个木偶,双眼失去了神采,完全没有了生气。

    一个月后,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方天,在叔叔的帮助下料理完丧事。抱着父母的骨灰盒,方天才能够第一次痛哭出声。但一向溺爱他的父母却再也回不来了,他如今是世界最孤单的人了。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