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章 废物爹与修练

    李太夫人听了方天的“学而知之”论,心里也是认同,再见这小儿气度不凡,更重要的却是摩根·卡纳的嫁接技术,这技术也做到了实枝弱干的法子。

    于是才有了老祖的赐丹与派出神卫护卫方天的举动,方天那里知道这些,一听说这奖励品落到了自己身上,不由喜的又挑了挑眉,一双浓眉顿时就形成了一个一字了;

    朵儿看着方天的微浓的眉变成了一字形,心里也偷笑着,上前就坐在了床边;

    这时方天蒙了,这小美女国色天香,长得可比当年的戴可欣更易让人犯错误。

    就见这美婢一袭青纱衣,腰儿盈盈一握,甜美的声音带着点软软的味儿;

    朵儿坐下,方天却急急而起,这时才看着紧闭的门窗,纹丝不动的丝幔,心里在猜测着这小美女却是如何进来的,他只是张着嘴,傻看着这小美女。

    这个自你朵儿的少女看方天如痴发傻地,顿时轻笑一声,只见她挥手如影,已经解去玉匣上的法阵。

    美婢朵儿,探手轻轻将一枚拓识丹取出,抬手将这个淡红的丹纳入了方天口中。

    方天不由摸了下鼻子,却完全没有了别的反应,也只是傻傻地咽下了,吃罢却是一惊,方天不由自主地握紧双拳,这淡红的丹在口中却直接化作一股冰凉的水状物,刷地从嘴中一落就化入体内,方天这时才惊觉地一愕;

    随便吃一个陌生人拿来的东西,这怎地成?

    方天正欲说话,忽然脑中灵识又是一转,他这时那里还能开口说话了,这一刻,他前世从刚出生的开始的情景,一一出现在脑海里,方天已经热泪盈眶了,这时父母耽心的看着他的神情犹在眼前………。

    倒在床上的方天还看到了无尽的星云,生着灭着,无数打扮各异的人,或是其它生物从生到死不停演绎着,无尽的神、妖、仙、魔狂呼着,战斗着……..。

    朵儿在床前打量着方天,自言自语说:“进入神卫队这一生就是为了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啊,这方家内门花费无数代价获得的拓识丹就让他吃了?

    拓识丹虽是个偏门丹药,可仍然是对高阶修士都有用的丹药啊。

    盯着这个小家伙,还算眉清目秀,鼻挺口直的,这时稍薄地唇带着点弧度,微抿着嘴躺在床上,因为服食了拓识丹,这个小家伙正想着什么,脸上流着两行泪来,脸上有一丝抽搐,看起来是那么的痛苦,那么的无助。

    朵儿蹙眉:“师傅说师叔跟了方万胜方老太爷,因为方老太爷是内门五十年前认定的家主。可为什么九爷父子没有神卫贴身护卫,却要看着这个小家伙。”

    摇了摇小脑袋,朵儿不解地化影而去。这的确是无法理解的,如果没有方天,那么顺理成章,九爷已是家主人选,然而,这个嫁接者却横空而出,在逆天者的操纵下夺取了别人的资源。

    此时方天这个三十岁的灵魂经过时空及两至尊圣砥励的灵识旋转起来。然后是坍塌、固化,再次坍塌、固化,最终化为黄色的晶体。

    这晶体无法形容它的形体,似乎像是个不停跳动的心脏,越跳超发晶莹剔透起来。

    这个晶体跳动着,上方竟有一条条的丝状物,两这一白、一黑如同一个太极般的径渭分明着,然而中间却有一丝电光隐隐地流转着如果这时两位“至尊圣”来此一定会认得,这里面隐隐地蕴含着他们的力量,而这一丝电光,却正是这个“万界棋盘”两位圣者约定后注入其中的至高规则,这个规则,那怕这时至尊圣身在其中,也是无力相抗的。

    摩根·卡纳隐隐地在方天身上看见了至尊圣的力量,原因却在这里,这就是两位至尊圣破空一击,留在方天体内互相制衡的力量,而摩根·卡纳带着方天穿梭万年,却因方天只是个凡人,没有力量隐藏自己,却干涉了万年因果,为万界棋盘发现,于是二位至尊圣的约定的至高规则却一击将方天送回万年后,然而正是这一击才保证了方天体内的灵识中有了二位至尊圣的力量,却因为这规则的干涉,不至于互相侵蚀。

    方家的这一枚拓识丹却来的正是时候,这一凝,却保证了这些灵识就凝在了一处,这一切当然数摩根·卡纳功劳最大,策划精密,但方天的机缘却因几次穿越,已经脱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灵气凝聚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只有到达一定境界者才能明白如果要压缩一片星云产生固体需要的能量是需要能毁灭几十个大世界的能量,然而压缩微量的氢气就只要很少的能量了。

    拓识丹是一种偏门丹药,它的存在却是因为这丹除了传说能产生微弱的拓识效果,也能稍缓修者灵识之伤,却是没有什么太好的效果,服食后,灵识会产生颤动,以引动灵识自行运转。

    这一次方家拿出来奖励后进,也是方家老祖恰逢其看见这拓识丹价钱还算是合理,用一块下品灵识换得,只是找不到用途,这一番却拿出来专门奖励后进中的优秀弟子的。

    方家老夫人就这样见到方天如此表现,如此对答,不由心喜,这一时心动就成就了方天。

    就这样还只是个凡人但他的灵识已经跨越了至道的存在了。修练者都是修练灵识与灵气同时进行的;灵识感受灵气亲近吸纳灵气的过程使灵识不断扩大,灵识扩大则灵气运用吸纳加强,直至体内灵气液化达到大成也成就了灵识广大以至能吸纳更多灵气。

    修真界有一个常识,不修练则无灵识,无灵识则无法辩识灵气。但一进入修练灵识就会壮大,当到达合体期时已经可以轻易毁山断河,而紫府内的灵识也如已如星云般壮大。

    而如此巨大量的灵识,那么固化它的过程就成了无数天才无法解决的难题。

    灵识只有用识能量去压缩,识何等物,通俗地讲就是人本生的精神进化后的产物。精神无形无态,强大是很难的。精神化灵识,灵识再通过自身压缩、固化难于登天,不强大如何去固化,可是强大了却只有化更多时间去固化。

    这就造成了许多天才横溢的大修士动辙用数万年去转化、固化灵识而不可成。

    这正所谓大道难,明大道才知修道更难。

    由此可以想见方天的幸运那是自洪荒以来的从无所有的,但沉睡中的方天还不知道,自己的道路已经走出第一步,这一步是至关重要的,但他不知道的是,未来将还会有多少磨难在等着他却闯呢。

    这一天的一个中午,方天坐在母亲,萍儿侍立在旁,侍候着方天吃饭。

    就在萍儿挟来的一块肉正要送入方天嘴中,方天这时也正要咬下时,门外一阵清风吹来,方天抬起来头,就看见门外有人掀帘而入,眼前一亮,一下就有一个瘦弱的青年人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这青年打扮的倒是看着十分的合体,也非常符合当下的世家公子的流行时尚;

    可是看着他身上一袭长衫在风中招摇着,头顶一袭方巾在一阵风吹过时,也吹得展着,又见他两弯清秀的一字眉在光中闪亮着,偏偏在嘴上生着两撇八字胡,颌下还有一缕青黑的须子,然而这一堆胡子,胡乱地生在这么一个招摇的青年人脸上,却丝毫也没有显出他的成熟来,反而更加彰显出些二世祖的纨绔状来,让人看着不由想笑。

    方天抬头惊见这青年人也先是一愣,他忽然心里莫名期妙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奔涌而出;

    忽地他双眉于鼻心处一挑,一双剑眉顿时就挑成了一两道平平的直线,剑眉遂挑成了一字形;

    方天早已直接从椅子上跳起,这时他张口高呼起来:“爹、爹……”。

    方天就以着他从没有过的热情,带着他变形这一字形的剑眉;

    带着他也从没有想过自己能拥有的这种奔放,冷不丁地就已经冲入了方震南怀里了。

    方震南却仍是张扬地呵呵轻笑着,他这时也已经伸出双手举起儿子,伸长了嘴巴,“叭”的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熟练地滑步,一个立定后空翻,十足小猴儿样,站定搂着儿子又是叭的一口说:“想爹爹了,啊,你这个臭小子啊,嗯,还好看着是重了几斤。”

    “想了,想了,早就想了,爹爹,你好久没有回来了,你是不是都不管我和娘了。”

    方天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做为一名穿越男,这些情感如何突兀地出现在他脑海中的,他如今觉得自己就是方震南与潘怜儿的儿子,如今穿越前的三十年却是一点影子也没有了,在心里转过的竟只是这父子间的亲密无间。

    方天心里早已经被突兀而来的喜悦装满了,只是嘿笑着、兴奋地抱着父亲的脖子,不肯放手。

    这时候潘夫人带着爱意,看着这青年带着笑地说,“回来了,快坐下吃饭罢。”

    方震南就贴近潘夫人身边坐下。

    只是他却抱着儿子也是不放手,方震南与方天两人对视一眼,方震南说声:“开饭。”

    得了命令的方天就在一个碗中与父亲一起抓着、吃着。

    潘夫人小意看了眼方震南说:“今天我带着天儿去给太夫人请安了。”

    顿了一下她接着说:“太夫人让你带儿子练家传功法。”

    方震南从儿子手里一下夺过一片肉,放入嘴咬着,然后等着反应过来的儿子从嘴中抢走。

    看着方天呵呵地笑着,带着点得意嚼着这块抢回来的肉,再咽下去。

    方震南才抬头吊儿郎当地说:“哦,那就今晚吧,呵呵,我儿子长大了,可以跟爹爹一起练家传功法了,呵呵。”

    方天听着也不由大喜,一双剑眉早已变成了一字眉,这会儿再翘着已经成了一个八字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自己可以修练了,自己等这一天有多久了,终于离自由地行走于天地之间又进了一步。

    方天不由大喊:“爹爹,我们现在就去,我现在就要学。”潘夫人看着焦急的儿子,又看了一眼方震南,这时的潘夫人在这一点上与方天的母亲一样,只想着要满足儿子一切,却那里有别的要求。

    方震南却屈了右手中指,轻轻地在方天的小脑袋上一弹,笑着朗声说:“那有这般快的,先吃饭,吃完饭爹爹还有些事要处理,练功这事且不忙。”

    方天听说这事不忙,不由心里一酸,眼睛眨得几下,眼泪早已奔出。

    看着儿子,这个小小的家伙这时眼睛越瞪越大了,这时他抿紧了嘴唇,将棱角已经有些分明的唇渐渐地就抿成了一条直线了;

    潘夫人就知道这儿子心里非常紧张着修练,这时已经非常生气了,不由连忙搂过儿子,哄着说:“天儿,乖,先吃完饭,爹爹忙完事晚上就给你传功。”

    方天转头却只是不理,一边泪眼婆娑地看着爹爹,方震南这会看着方天要哭,也是慌了,连忙说:“儿子乖,爹爹晚上就教你。”

    方天这时得了保证,方又从母亲怀里跳到父亲怀里,一边抹着泪,一边闷闷不乐地接着吃饭了。

    有点热的屋子里,方震南搂着儿子,父子一边抢着吃的,不一会儿方天早就忘记生气了,这时桌前时不时夫妻二人笑着对视一眼,酷热的阳光穿过大片林木的树梢,还是只能照到一片温馨。可是方天心里的那一片阴影,却是缩在了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太阳落山,方震南领着玩了一下午,这时还神采奕奕儿子盘膝坐在方天的小床上。

    萍儿出去,合上门去侍奉夫人了。

    方震南目中一缕精光闪过;

    看着眼睛瞪得大大的方天,方震南知道方天有些紧张,他却开口说“儿子,放松,静下心来,这《青木诀》是家传功法,要先背口诀,细心体会啊。”

    他要修练《青木诀》这事方天早已在心里念了一整天了,这时听父亲说完,他也连忙点头称是。

    方震南却不着急,看着方天静下心下方续道:“跟爹一起念,《青木诀》,天垂雨露自旋沉,一片心咫测微岚;勿思唯定旋岚处,三吸三呼犀婴现……”。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