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章 服食拓识丹

    摩根·卡纳身上力量已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禁锢着,他仍拥有着一念间就能爆发惊天力量地小千世界,只一动念就足以改变这种情况。

    然而此时的摩根·卡纳却处于一念不起的状态,他这人念将是起不来了。

    他已被不知名的力量禁锢的如归灭般,他这时没有了思想,没有了神识,没有了一切,只剩下一具拥有巨大力量的被禁锢的躯壳,在太极中逐渐向外扩散而去,他的最终结局就是重归混沌于这个世界。

    摩根·卡纳携带的小千世界是天地初生时与大千世界同时孕育的,与大千世界相比它也只是没有能产生出至尊圣及严格等级的各级神灵的世界。

    自从那不可知的圣尊培育无数万年并传下这个“小千世界”后,这个谦逊的,最小的,最天才的圣尊的弟子摩根·卡纳也少了些畏惧的心。

    可时此时如果他还能动念,他会仍会谦逊地认为自己也还只是个弱小的不堪一击的蝼蚁。

    这时摩根·卡纳已将归灭。

    已经及时地发现这个变化的黑衣“至尊圣”也转身双手缓缓举起,就见大千世界中一片“无”的影笼罩,直向摩根·卡纳飞去。

    亿万光年外白衣“至尊圣”叹了口气说:“就知道是你弄的鬼。”

    挥手,白衣“至尊圣”手上已经有一片碎玉块,他惋惜地用手细细地磨着,玉应手而化,归无的世界就像影子般,又渐渐地清晰起来;

    黑衣“至尊圣”起身双手托起一片“无”,挥手扔出说了声:“去”。

    白衣中年也是抬手一指,玉影飞出,说了声:“何苦,你能救他一时,难道能帮他一世?”;

    两人在亿万光年外对视一眼,闭目各自盘膝。

    就在这时两位隔着亿万大世界的“至尊圣”之间,一日之内遭受了数次打击的方天入水了,他立于在水中,无思无虑脑海中只有一片沉静。

    “黑衣中年挥手说:“去”,白衣中年手一指;随后两人在亿万光年外对视一眼,闭目各自盘膝。”

    但两道不可知的波纹却在一瞬间,如苍影,在天际印出了“方天、太极、小千世界”三者一阵旋转,这一瞬摩根·卡纳身上的斑纹同时一亮。

    正在归灭的摩根·卡纳一念忽起;

    他对生的渴望再次战胜了恐惧。

    在巨大的危险压迫下,他没有空去理会穿越时空落在了小千世界上的方天。

    这时的他只来及做一件事,就是运起数亿年凝聚的所有力量投入一片片未知的星云中,就如同不曾存在过。

    他不停地穿梭,不停地逃亡;

    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之所在;

    他逃到恐惧稍去;

    逃到有时间考虑出路时,他停下开始思考起来。

    摩根·卡纳布置好了可以想到的;

    做了可以做到的;

    抛开一些无法预料的;

    摩根·卡纳坐在太师椅上;

    他双眼中隐有星光闪耀;

    如今的他与当初的优雅比较,看起来是多了几分瘦弱,加上几分沧桑感;

    他眼神里却仍然透出一股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神彩,来偶一闪目眼中却没有世界的投影,直如一个黑洞,吸纳着一切,不看他的眼睛的话,他俨然已经化身为一个带点落拓的无名的小人物了。

    这会他斜倚在飞云楼头牌名妓床上,身边正陷入狂乱爱意中的女人如正在播放的av,这一切当然无法影响摩根·卡纳上万个主脑的思索。

    从琥珀成型时那一缕抹灭的意志,至到隐去他所有来历及所有因果的挥手一言“去”,他再一次充满了敬畏之心。

    “至尊圣”的力量已经不能仅用苍白的语言来描述了。

    “至尊圣”的意志是不容违背的。

    “至尊圣”是超越了诸仙、魔、神、妖的存在。

    “至尊圣”已经感知他的存在,并将再次将他逼出。

    即使是有另一个“至尊圣”相助,摩根·卡纳也在内心深入感觉到那种意志已经直摧他坚不可破的本心。

    心处一点裂隙;

    逆天者的路本就充满了艰辛和曲折,这条路远比成神成仙困难万倍。

    摩根·卡纳本也是一个数亿万年前随天地而生的一个强大生命。他曾自由的、无拘无束、无忧虑地生活在无尽苍穹中。

    他的天赋是很高的,也是与众不同的,拥有了这种天赋让他可以自由穿梭于各个世界,忽视空间与时间的变化,这让他拥有了生命最终的目的,那就是自由。虽然他一直处于一种无知的进化状态中,但他也在无尽地穿梭中自行领会了自己的修练之道,一直以来他凭着自己的道修练进化着,这进化却是缓慢而坚定的。

    然而自由散漫,毫无目标的日子终将结束,有一天这一切都改变了。

    数万年前,一个摩根·卡纳永远无法忘记地一天,至尊圣突然出现如同一直在那儿般地端坐于他身前,他至今仍无法忘却了那如炬的目光,这目光如火直达他的体内细微处每一寸细胞,直灼得他遍体生疼,欲死般痛苦。他恐惧地发现,这个人已经掌握了自己的一切信息,包括了他一至引以为豪的生命与自由。

    恐惧是所有生物最大的敌人了,看着“至尊圣”他心里惟有恐惧。于是他用尽所有的力气和掌握的一切手段,他张开大嘴,他只想吞噬掉恐惧。无知的他要吃掉让他无限恐惧的“至尊圣”。可是他张大嘴吞去,他吃下的也只是他自己的肉体。他吃下的东西是用他一切无聊的精神配为作料,以他的思想和灵魂搅拌着,他品尝到了自己的身体的涩。

    也不知过了多久,摩根·卡纳清醒过来,他惊喜地发现自己完好无损,面前至尊圣神情不变地端坐着,看着他说:“跟着我!”

    在遇到至尊圣以后的数亿年里,摩根·卡纳始终跟在至尊圣身边。他学习到了数不清的知识,明白了天地起源,生死之间的道,他更天才地领悟到了神灵的权杖及法则的源。然而在他充满敬畏地跟随至尊圣的那些日子里,他一次又一次地品尝到了许多美味。

    这些成熟到了极致不多一分、不差一毫地美味,不同于他吃自己时的青涩,那些是强大到了极点的存在啊,他们也是生而修,修而进化,修至所能理解的道的顶端。

    可是这时摩根·卡纳才渐渐地明白,他与这些伟大的存在一样,修练的顶端就是化作巨大的、毫无杂质的、无意识的能量体。

    修练、进化的终点难道就仅为了成为一个无比纯静,无比巨大的能量?

    难道动辄数亿年的修练就是把自己的意识、烙印再行练去,成为一片纯净的元气团?

    摩根·卡纳恐慌了,他也将走到这一步,从进化一开始就注定要一步步地走下去,直到达到进化的顶点,成为一团无意识的纯净的能,一团元气,一种成熟的美食。

    从成神到神主,到达神主而达至巅峰,这也将是他的终点。看起来这条路还长达数亿年,但摩根·卡纳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那一天在他明白了自己的无知,那一天至尊圣传了他小千世界,让他离去自行参悟。

    此后他就将自己领悟的法则融入小千世界,不再去追求什么进化了,他要找出一条活路来。

    他周转于无穷大千世界,他要解开迷惑,那怕世界终止,它也要不断寻找。

    它要找到没有终点的永远保持着残缺,永远会不断完善的道,只有寻到这个道,它才会拥有无限的没有终点的进化。才是他能生存下去的路。

    当然他无数万年前,甚至于现在的他也可以一瞬间成神。他甚至可以确定没有多少界的神主会不敬畏他的存在,但他始终止步于那道生命线前,因为有比死亡更可怕的比归灭更恐怖的就是成熟后“至尊圣”的品尝,尽管那时的自己也只是一片巨大的能生成星系的能源,但摩根·卡纳不甘心,一定有其他的路。

    直到前一刻那个白衣“至尊圣”归灭的来临,和黑衣“至尊圣”“隐”“去”的协助。在那时他看见大千世界如开花结果,结出的就是如今还不到六岁的方天。

    看到这个甚至于如一颗灰尘的人类,它无语了,这灰尘中有竟有着白衣“至尊圣”的归灭与师尊的“无”道,无法辩识的“苍影”。它是黑与白的结合,但他没有一丝力量,甚至于无法沟通天地,这怎么可能。最为可笑的是这个单纯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小家伙还有名字,他叫方天。

    不明白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摩根·卡纳一瞬而去,他要去找到这个姓方的人,他逆转了时间数万年,他来到方家未生之际的一个结点上。

    他种下了方家存在的因,他从这里就嫁接出了方天这棵树枝,方天的未来就是方家存在的果。

    这就是嫁接技术,逆天者的嫁接。

    他把方天从那不知来历的世界里,凭空地嫁接在了方家。

    他把方天嫁接在这个在红月王国的世家方家这棵“树”上,至于嫁接会产生什么不良影响,摩根·卡纳却是不会在乎的。

    是的,如今方天在这里,那么他的道也会在这里,它要守着它悟的那一天。

    想着方天心中被烧死的恐慌,摩根·卡纳一阵得意。利用师尊“隐”“去”因果短到毫秒的时间做完手脚,那么唯有重回那一刻,拥有“至尊圣”的力量才能发现摩根·卡纳做的手脚。这也是他的力量的极致表现的地方。

    他充分地利用了魔、仙、神的传承之争,把破绽放在一场魔、仙、神的大战中,像是将一料微小的灰尘放在无数巨石碎粒中,这颗灰尘就更不引人注意了。

    做完这些,他把身上的一切力量隐入小千世界,他甚至于把小千世界也要隐在一个弱小的生命体内,与他分于两地,这时那怕是至尊圣扫描小千世界也会耗去许多精力,所以封印在那里,他的一切就象没有存在过。

    摩根·卡纳细思着布置的一些小漏洞,这些已经无法弥补了,他忍着心疼,挥手将小千世界扔出,并斩断与小千世界的联系,这时他已割断了以往的一切了。

    细细想着近来发生的不幸事故,他无数的大脑里推算着可能发生的事情,直到破绽更少,才停下思索。

    叹口气摩根·卡纳感受着身体的前所未有地虚弱,转身而去,他已经不需要修练了,但他有比修练更多,更废心的事要做。

    装哭的方天已经哭的不能自己了,他早已忘记起初哭的目的了,一味只为着脱离过去,只为着一点委屈尽兴地哭起来,已经哭到头脑一阵发晕的方天终于被带回到偏宅了,等萍儿给他盖上被子,离开去侍候潘夫人,方天才脑子里再次醒过神来,晕啊,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太投入了,方天也是莫名其妙的。

    脑海里如风车一样转了起来。

    有一种叫潜伏的感觉飞速地涌向他的心头,做人要低调啊,今天就有点过了,不够谨慎啊。

    卧在床上,方天的眼睛越睁越大,心里涌起一阵紧张来;

    如今在这个修练者满街走的地方,不像过去在地球,没有学习修真功法的地方。而且在地球,方天也没有见过一个真正修练有成的人。确实是有许多自称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高手,方天也找空去一一拜访过的,然而这些人却那里有任何的功力可言,他们不是骗子,就是傻子,更多的却是疯子。方天认识的许多打通了任、督二脉的高手,也有许多顺利地象日本的大神们般,最终只有剖腹升天,对于这种可笑的修练,方天还是有着辩别能力的。

    来到这个地方对方天来说就是来到了天堂了,这里他有机会可以练《青木诀》了,所以他一定要坚持着活下去,直到修练成功的那一天。

    他一定要拾回前生的一切,他要修练,要自在地行走在人间。

    躺在床上看着天上地无数星光闪烁着同时感受到身体里从未有过的流淌着的一股股的热力,他明白这就是元力了。

    如今只要能顺利操纵它,方天就能了了三十年的心愿了。

    至于怎么来到了这里,方天运用着看杂书看出的一点知识,他想着自己是如何超过了光速,超越了二十多年的时间重新展现出来的六岁的身体;最后他也选择相信世界也许真有神灵的存在。

    看着天,他有些感恩地想着,能做到这个地步地神灵,这个神灵这般地帮助他,只不知为何。

    方天那里知道,这是他还远不能了解的“至尊圣”的一个失误,这也不能算失误,两名“至尊圣”交手之际,却不知有多少虚空破灭,多少星毁命亡,只是方天正处于两者接手的中心处,两力相抵方才得以幸免。

    无知的方天叹了口气,他忽然感到一颗星飞坠而来,那扑面的元气、灵气。

    他一下有些明白了,这就是自己的灵识已经到了能识别元气的来源,那自己应该是修真天才了,呵呵。

    他高兴的一由挑了挑微浓的眉,一条微斜的眉就挑成了一字形了,呵呵,不错,这才是灵气嘛。

    玩了一个多时辰灵识辩别灵气,看着五颜六色的灵气,方天已进入将睡未睡之时,就闻到床前香风扑鼻,一个影子亮了起来。

    惊疑不定的方天也暂时停止了他的午睡。

    方天睁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这个俏丽的婢女模样的人;

    这一个手捧玉匣的美婢,打量了一下方天,看着方天越睁越大的眼睛却走进了床前,方天不由身子一缩;

    这美婢看方天有些紧张,也含笑一福说:“奴婢朵儿,老夫人说少爷天资聪颖,在众少爷之上,特命小婢前来给少爷送丹的,这就是一枚拓识丹了,据闻年龄越小服下后灵识日后固化的可能性会越大,公子这就用吧。”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