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行逆天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章 明争暗斗

    小小的方天被这个叫“萍儿”的婢女抱着,跟着潘夫入缓缓地走过偏宅小径,三人就走上一条林木掩映的宽敞的能容下两辆马车并行的大道上。方天向四周打量着,只见宽阔的巨石铺就的大道两边种着许多不知名的奇花异草,而在花树掩映间,仍有着许多精致小巧的亭台楼阁或远或近,若隐若现着,显得大气而富贵。

    大道前方,郝然是一座府中巨宅,门两侧有十几个丫头在门前进进出出,张落着茶水甜点之类的,见潘夫人来了纷纷迎来笑着问着安。

    萍儿见潘夫人以目示意,也便放下方天,上前与几个相熟的丫头一起张罗起来。

    方天下地,终于重获自由,转身他也小心地不敢再东张西望,微屏着气,如临薄冰地与母亲一起进入正厅。

    入了正厅,方天随着母亲向内行去,抬头就看见大厅正中面南方一处有两把雕着异兽的巨大滕椅,左手一把空着,右手处却坐着一个一脸威严气度不凡的老太太,方天抬头就见老太太正看着他们娘俩二人。

    方天的娘也急走几步,带着儿子就对着老夫人福了一福,又引着方天让他给老夫人深深地拱手一揖,方天一揖起身,才听老太太开口说道:“这就是南儿的儿子了,可是叫方天啊?”

    潘夫人听得老夫人的话,心里竟是一喜,太夫人竟是知道我儿的名字的;

    方家子孙极众,只太夫人嫡系这一脉,也有了一百多孙儿了,大的早已经过了三十,小的如今还在襁褓中,太夫人知道的毕竟只是些较优秀的,何时方天的名字也落入她老人家耳中了。

    潘夫人心下喜欢,却也不敢轻慢,又福了一福答道:“正是,亏得太夫人挂记了。”

    说完却小心地看了眼太夫人,见太夫人这时也在细细地上下打量着方天。

    看了会方天,太夫人轻轻地点了点头说:“去见见各位奶奶,姨娘们吧。”

    潘夫人领命带着方天向座中诸人一一见起礼来。

    方天转身就看见摆着近百张绣墩子的大厅子坐了几十个妇人,潘夫人早带着儿子一一施礼,见过几位年约四十和几个三十多的大、小奶奶后,方天已经觉得自己的小腰作揖都要作得断了。

    方天不由哀叹,这幸好是不用叩头的,不然非变成磕头虫了,可这不用叩头,只是作揖是何朝代所用的礼数啊。

    方天迷惑不解地依着娘的话,对众位长辈们一一作揖见着礼,他却没有注意到,大厅正中处,端坐在一把雕着无数异兽的滕椅上,第一个受了礼的太夫人却是心里欢喜了,方天算是讨了个好彩了。

    见到眼前这个小人儿如此通礼数,小模小样的一举一动的倒是很成体统,厅正中座上太夫人威严地一瞥方天,心里却暗赞着,南儿的这个孩子还真是不错啊,不卑不亢的,又不甚张样,像个世家子弟的样子。

    老夫人看着虽心里欢喜,然而她的脸上却始终端着,不动声色地,只对潘小夫人轻声说:“小天儿也都快六岁了吧,怎地南儿还没有传下《青木诀》来?我们这方家也是七大世家之一了,家里还指望着多出几个象贺儿这样的孩儿,将家族发扬光大的,且不可这样荒废着。”

    潘夫人听到这,也是低着头应道:“孙媳知道了,只是这几日这孩子身体一直不好,夫君那边正准备着呢,是孙媳妇料事不周,又叫太夫人多费心了。”

    太夫人这时抬眼,很威严地扫视了一下周围众人,才缓缓地又开口说道:“我这也是白操心,南儿自己也不争气,他也是我的亲孙子了,本家的法子我知道的也算不少了,怎么着在他身上就没一点能成的啊,也罢了,小天儿过几天也去私塾学点东西,一家子的,不要总藏着掖着,这孩子长大了就要放出去的。”

    潘夫人听了,强笑着又是一福,说:“媳妇知道了,多谢太夫人心疼媳妇。”

    这边方天看娘亲受教训,那敢怠慢,只是作揖谢太夫人关心,又偷眼看着这威严的老太太,以及身周数十个与自己一般儿大小的小屁孩。

    方天只略扫了一眼,他心里却想着这下真是糟了,这回看着这一大家子的,再听得太夫人说父亲也不争气,怕是还比不上我方天吧,看来是拼爹就不要指望了,再看这一屋子小家伙,比他大的怎么也有四、五十个,长子之说更是白扯了;

    方天心里有一丝失落了,这回不要说皇子了,怕是连宝玉的待遇也算是没有着落了,这家还有太夫人,一群奶奶,这么些重重孙子,想想啊,这政策还是一家只有一个好啊,方天想着心里一悲,眼见得就又要落下泪来。

    正想着,方天却忽然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似乎有一阵清爽的凉风传来,方天连忙抬头向这阵风的来处看去,却只见太夫人身后一婢女五指如轮,已经于手上掐着了一诀,这美婢子这时又是手上轻轻一挥,就有一阵润人的清风已从手中散开,这闷人的夏日里竟没了一丝暑气,再看众人却是仍自若无其事着。

    方天这时眼睛却顿时就直了,天,太夫人身后这婢女也就是双十年华,这是如何做到的?这就是人形空调啊。

    这个难不成就是仙法了?

    这时方天的修练本能如野兽般醒了过来。

    是啊,他前生三十年的追求在这一瞬都看到了参照物,方天热泪盈眶,这才是我生的追求,我活的意义,这一刻方天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他一直以来修练的希望啊。

    方天此刻的理想就是我要练这《青木诀》,我要能在夏日挥出春秋的风,挥出冬日的凉来。看着发生在眼前的奇迹,心里如揣着盆火炭的方天,那里还记得皇子、宝哥哥了,他极力挑起双眉,紧抿着嘴唇,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如今只想能更早地修练《青木诀》。

    方天也知道,修真更需要资源,只有被家里重视了,那么才有可能得到更悉心的教导,得到更多的资源倾斜,如果前面方天心里的皇子梦、宝玉梦还是一种希望,这会儿的修练梦就是他的一种生命的本能了,不知不觉时,方天心里的争胜的心就从小争一下变成了竭力相争了,心里的一丝忌惮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散去了。

    正想着如何去争取受到家里的重视,如何更快地去修练的方天,听着周围传来的脚步声,抬起头来,他却发现房间里女人渐多,孩子也越发地多了起来,多达百余人的厅子五十个座位也就余了十余张。

    等众人一一礼毕坐定,太夫人轻咳一声,喧哗的房中已经一下安静了。

    这时仍有几个与方天差不多大的孩子还在那里哭闹着,太夫人听着,一皱眉,开口轻声说了一句:“你们把这些不争气的都带出去罢,这般哭闹,让人听着燥。”

    于是就有十几个婢女,哄着哭闹的孩子,轻轻走出大厅,大厅里立时静了下落针可闻。

    方天不由暗惊于太夫人的权威了。

    方天这时也像是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了,亏得他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岁了,也算是经历了无数的风雨,在残酷的职场拼杀过的方天当然不会吓哭了,他还是镇定地把一点畏惧、和强烈的渴望小心地藏着。

    他这种表现还算是不错的了,这一点从与方天一起站在下方的潘夫人脸上略带了点得意的笑就看出来了。

    这时一屋的小孩子里,比方天小的竟是没有几个这会儿仍然镇静地站在母亲身边的小家伙了。

    转着头,方天仍自不停东张西望,悄悄地观察着。他有点明白了,这也算是方家对族内子弟的一次年终考核了,第一关就是所谓的面视了,在老夫人眼前让她看上,这一关方天算是过了。

    那么接下来呢,方天心里有了一点期待了,这回也许会有一些收获噢。

    心里想着,方天最为注意的却是与他大小相仿地孩子,这一群便宜兄弟们,他意淫着倒底谁是太子爷啊。

    当他把头转到左手上方时,方天就看到在厅中大椅的左下方处,靠着中间太夫人所坐的那处,居然有一个比方天稍后到的少年,对太夫人礼毕,与太夫人聊得几句,见过诸长辈后,这少年就于下方不远处寻了处椅子也坐了下来,这少年大概也就是十来岁的样子,一脸英气不凡的样子,坐在那里却神情自若着。

    方天心里暗想“老子们都站着,你个丫挺的还有座位”。于是陡地沉重下来,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

    他是不知道,这会儿,能在这里有座位的,个个都是修练有成,至少也是阴木小成了,而一众孙辈里,来到的也只有方贺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也就只有他如今被一个婢女领着入了座。

    如山般沉重的气氛下,老夫人端起茶杯轻轻呷一口,咽下一口茶,轻声说:“方家如今人也算是齐的了,都是我的重孙子辈的了,这里五十几个孩子我看着,个个都算是好的不了,呵呵。”

    摆了摆手,一个婢女低头过来,老夫人低声说了句。婢女转身而出,过了一会就端来一个托盘放在老夫人手边。

    老夫人沉呤片刻转头对一年轻女子说:“难得大庆,大家一起聚一次,雨儿,散了后每户各支百两吧,也算我的一点念想。”

    那女子点头应是。

    随后老夫人正襟危坐对众孙说:“奶奶我跟着你们的爷爷自你们的爷爷按下家主之位,也是归本家十几年了,几十年了我跟着你们爷爷算是见了些不争气的败家子。这个谁家都难免,可是我方家这几百年算是见过几代王朝更迭了,我方家为什么还在,这是根子,这根就在你们这儿。”

    停下,向身边众人扫了一眼,老太太继续说:“今天天气也不错,奶奶考考你们,看看你们谁说的好,先说一下,奶奶这可是有好东西的,就看谁能得着的,呵呵!”

    太夫人端起茶杯嗫了一口,明亮的眼睛自东向西在各孙子脸上逐一扫过,目光扫过方天到有一股微热的风慢慢的进入身体然后离开,身体里留下一片生机。

    老夫人最后目光停留在那坐着的少年脸上,略带点惜爱地说:“贺儿也一起吧,给这些兄弟拿出些榜样来。”

    旁边站着的一个魁梧青年朗声说:“太奶奶,你太偏心了,方贺弟弟是文武双全,可我也是不弱于他的,呵呵!”

    方天正仔细地听着,一听这坐着的少年叫方贺,他心想好啊,这会儿终于知道,这家也是姓方的,都叫我天儿,那我不就是方天了。还好,虽然父母换了,名字不是没换吗?还行,到了这我还是我方天。

    这边厢,太夫人听了这魁梧青年的豪语,却眼睛也一下亮了起来,她只笑着说:“呵!呵!呵!智儿有勇气,且听太奶奶说,蛊、犀婴木属,妙用无穷,其力何在啊?智儿就你了,你先来。”

    方智虽名中有一个智字,可实在是脑仁子不够,这《青木诀》都是讲究“青气垂天而转珠,识海鼓荡沉轮盘,..........”这等修练法诀怎知其力何在,只嘟着嘴说:“力啊,练气啊,练着练着就有力气了!”

    这下把个有点哲学家气质的老太太给逗乐了。

    太夫人没好气地挥手说:“罢了,算有点道理,贺儿给你哥哥说说。”

    方贺略站起身一揖说:“奶奶这话问的深,孙儿也不是很清楚,只能随便说点。”

    太夫人慈祥地看了这个得意的孙儿一眼说:“无妨,无妨,奶奶像你这年龄也说不出什么来。”

    就见这英俊少年方贺略一皱眉说:“这天地万物都有所来的,这木属之力孙儿自小修练着,也算经历的少,只是日常见这种子落地,吸土地精华而生木,木能生火,其力应在生与发上。”

    晕啊,刚才想要争,在节骨眼上,方天就发现了一个有力的对手。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