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9 部分阅读

    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她拐过墙角,看到大楼边上长着一棵树,就纵身跳起,抓住了一根树枝,将身体往上汤。

    她并不感到慌张。当她蹬腿向后仰,看到两条腿竖在自己面前时,只有一种兴高采烈的感觉,她将腿勾在更高的树枝上,收紧小腹,迅速向上攀爬。

    她已离开地面十三英尺了,而恐龙还没有追上来。当她看到第一只恐龙在树底下时,她开始觉得自己挺有能耐的。那畜牲张开血盆大口,筋脉暴露的皮肉从下巴上垂卜来。她继续快速向上爬去,双手交替着向上攀登,终于快要看见大楼的顶部了。她再次朝下看。

    两只恐龙正在爬树。

    现在她和屋顶一样高了,她看见屋顶离她只有四英尺远,上面还有金字塔形的玻璃天窗。屋顶上有扇门,她可以从那里进去。她集中力气,纵身向空中一跳,四肢着地,跌落在屋顶上。她的脸擦破了,但不知怎地,她只觉得兴奋,好像那是她在玩的一套把戏,是她注定要赢的一场比赛似地。她向通往楼梯的那道门奔去。她能听到身后恐龙在摇撼着树枝。他们还在树上。

    她到了门口,旋转门钮。

    门锁上了。

    过了一会儿她才从成功的喜悦中明白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危险。门锁上了。她正在屋顶上,无法下去。门锁上了。

    她心烦意乱地一个劲儿狠撞着那门,接着又跑到屋顶的另一头,希望能找到下去的通道,但透过飘浮的雾气,只看见里面的游泳池绿色的轮廓。池子周围都是水泥铺砌的地面,有十至十二英尺宽,要跳过这段距离对她来说太远了。没有其他的树可以爬下去,没有楼梯,没有逃生门。

    什么也没有。

    爱莉转过来,看到那些恐龙很轻松地跳上了屋顶。她跑向大楼的另一端,希望那里还有一扇门,但是没有。

    恐龙在向她慢慢地逼近,蹑手蹑脚地向她走来,静悄悄地在锥形的玻璃天窗间移动。她朝下望去,池子的边缘远在十英尺以外。

    太远了。

    恐龙越来越近,开始分开前进。她脑子里胡思乱想起来:难道事情经常都是这样吗?一点小差错就会酿成滔天大祸?刚才的兴奋感仍未消褪,她怎么也不相信这些畜牲就要来侵犯她,她不相信此刻她的生命就快到尽头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她沈浸在一种自欺欺人的乐观情绪中,根本不愿相信这种事会发生。

    恐龙吼叫着。爱莉向后退去,往屋顶的另一端移动。她吸了一口气,接着撒腿向屋缘冲刺。当她向屋缘冲去时,看到了游泳池,她知道它离得太远了,但她想,管它的,随即跃向空中。

    接着是下坠。

    随着一阵刺痛肌肤的震动,她感到自己投入一片冰冷之中。她在水面下了,成功了!她冒出水面,仰望屋顶,看到那些恐龙正在俯视着她。她知道,如果她能做到的话,那些恐龙也能办到。她一边奋勇向前游去,一边想通,恐龙会游泳吗?但是她相信它们会游泳,说不定还有鳄鱼那么好的水性呢。

    恐龙转身离开了屋顶边缘。接着她听到哈丁在叫:“是塞特勒吗?”她明白他已经打开屋顶的门。

    恐龙正向他走去。她赶快爬出水池,直奔旅馆。

    哈丁两步并成一步地跑上往屋顶的楼梯,不假思索地一下子将门打开了。“塞特勒!”他叫着。随后他停住了。雾气在屋顶上的锥形天窗间飘浮,眼前不见恐龙的影子。

    “塞特勒!”

    他一心只想着塞特勒,以致于一会儿以后才发觉自己疏忽的地方。他想,本来应该看到那些畜牲的。就在这时,那带利爪的前臂突然往门的边缘猛击,一把抓住了他的胸脯,他感到撕裂般的疼痛。他卯足全身的力气向后挣脱,将门关上,门压住了恐龙的前臂。他听到马尔杜在楼下叫喊:“她在这里,她已经进来了。”

    从门的另一边传来了恐龙的吼声,哈丁再次用力将门关上,爪子缩回去了,随着金属般砰地一声,他把门关上了,即刻颓然倒在地上,咳个不停。

    “我们要到哪里去?”莉丝问道。他们已在游客中心的二楼。一条有玻璃墙的走廊从大楼中直贯而过。

    “去控制室。”丁姆说。

    “在哪里?”

    “前面某个地方。”丁姆一边往前走,一边看着镌刻在各个门上的名字。这些看来都是办公室:公园管理员……游客服务部……总经理……主计官……

    他们来到一个玻璃隔板前,上面有块牌子写着:

    封闭区

    未经允许,不得入内

    上面有一道供插安全卡用的缝隙,但丁姆只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它怎么会开了?”

    “没电了。”丁姆说。

    “我们到控制室去做什么?”她问道。

    “去找一个无线电话。我们必须和其他人通话。”

    在玻璃门的另一边,走廊继续朝前延伸。丁姆记得这个区域,他先前见过,是在昨天参观的时候。

    莉丝急忙跟在他身边。他们听到了远处恐龙的吼叫声。那些动物似乎正在逼近。然后丁姆听到他们在楼下砰砰地撞击着玻璃。

    “他们正在外面……”莉丝悄悄地说。

    “别担心。”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现在别管这个。”

    公园管理室……操作运转室……控制室……

    “在这里。”丁姆说。他推开门。这间控制室还是他先前看到的那个样子。房间正中央有一张控制台,配有四张椅子和四部电脑监视器。房间里除了监视器以外一片漆黑,监视器全都显示出一排彩色的长方形。

    “那么哪里有无线电话?”莉丝问道。

    但是丁姆已经把无线电话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向前挪动,注视着电脑萤幕。萤幕竟然是亮的!

    这只能说明。

    “电流一定又通了……”

    “讨厌!”莉丝说着挪动了一下身体。

    “怎么了?”

    “我踩在什么人的耳朵上了。”她说道。

    他们进来后,丁姆没看到有什么体。他回头看,只见到一只耳朵被丢在地板上。

    “真是恶心!”莉丝说道。

    “别去管它。”他转向监视器。

    “这个人的其余部分到哪里去了?”她问道。

    “现在别管这个了。”

    他紧盯着监视器。萤幕上出现了一排排彩色的条块请参照图表十七。

    “你还是别弄那玩意儿吧,丁姆。”她说道。

    “别担心,我不会乱动的。”

    他以前看过复杂的电脑,比如那些被安装在大楼里,由他父亲操作的电脑。这些电脑控制着一切,从电梯和安全守卫到暖气和冷气系统。它们的外表基本上就像这个样子。有许多彩色的标示。可是它们通常更简明易懂,而且几乎都有一个求助程序标示,如果你需要了解那种系统的话。但他在这里没看到求助标示。为了确定起见,他又察看了一下。

    不过随后他看到另一些东西:萤幕的左上角有数字在跳动。它们的读数是:十点四十七分二十二秒。这时丁姆才明白它表示的是时间。只剩下十三分钟可以叫回那艘船了,但他更担忧旅馆里的人们。

    传来了一阵静电的干扰声。他转身看到莉丝拿着一个无线电话。她在拨动旋钮和刻度盘。“它要怎样才会响?”她说道:“我不知道怎么用。”

    “把它给我。”

    “这是我的!是我找到它的!”

    “把它给我,莉丝!”

    “我要先用它!”

    “莉丝!”

    突然间无线电话响了。“究竟出了什么事?”传来了马尔杜的声音。

    莉丝一惊之下,无线电话从她手中掉落到地上。

    葛兰往后躲避,蜷缩在棕榈树丛中。透过前面的雾气,他能看见那些恐龙在蹦跳吼叫,用头撞击游客中心的玻璃。可是在吼叫的间歇中,他们会静下来,抬起头颅,好像在倾听远方的什么声音似地。接着他们会发出如泣如诉的哀嚎。

    “他们在干什么?”金拿罗问道。

    “看来它们很想到自助餐厅里去。”葛兰说道。

    “自助餐厅里有什么?”

    “我把孩子们留在那里了……”葛兰说。

    “它们能冲破玻璃吗?”

    “我想不会,不会的。”

    葛兰留神察看着,这时他听到了远处无线电话的卡答声。恐龙跳得更加焦躁不安了。他们此起彼落,一个比一个跳得更高,终于他看到其中一只首先轻捷地跳上二楼的阳台,从那里进入了游客中心的二楼。

    在二楼的控制室中,丁姆捡起了莉丝掉下的无线电话。他按下按钮。“喂?喂?”

    “是你吗,丁姆?”这是马尔杜的声音。

    “是的,是我。”

    “你在哪里?”

    “在控制室里,电流通了。”

    “太好了,丁姆。”马尔杜说。

    “要是有人教我怎么启动这部电脑,我就来操作。”

    一阵沈默。

    “喂?”丁姆问。“你听得见我吗?”

    “啊,这个我们有点问题,”马尔杜说道。“这里没有人,呃,知道怎么做,怎么启动电脑。”

    丁姆问:“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没人知道?”似乎令人难以置信。

    “是的。”一阵沈寂。“我想那是关于主要网路的某种东西。将主要网路打开……丁姆,你不是懂一点电脑吗?”

    丁姆凝视着萤幕。莉丝用手肘碰碰他。“丁米,跟他说你不懂。”她说道。

    “是的,懂一点点。我懂一点电脑。”丁姆说。

    “那你就试试吧,”马尔杜说道。“这里没人知道怎么操作。葛兰也不懂。”

    “好,”丁姆说。“我会试试看的。”他卡答一声关掉无线电话,注视着萤幕,仔细地琢磨着。

    “丁米,”莉丝说,“你不知道怎么做啊。”

    “我知道。”

    “好吧,如果你知道的话,那就试试吧。”莉丝说道。

    “等一下。”他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将椅子拉近键盘,按下了游标键,这些键能使游标在萤幕上移动。但是什么也没出现。他又按了另外一些键,萤幕仍旧没有变化。

    “怎么了?”她问道。

    “有点问题。”丁姆说着,皱眉头。

    “你根本不懂,丁米。”她说道。

    他又检查了一下电脑,仔细地察看着。键盘的上方有一排功能键,就像一般的PC键盘一样,监视器很大,还是彩色的。但是监视器的外壳却有点异乎寻常。丁姆望着萤幕的边缘,看到了许多模糊的红色小点。

    闪烁的红点,布满萤幕的四周……这会是什么呢?他将手指移向那光点,看到柔和的光在皮肤上闪动。

    他碰了一下萤幕,只听到哔哔一声请参照图表十八。

    不一会儿,那信息栏消失了,原有的萤幕又回来了。

    “怎么回事?”莉丝问。“你刚才做了什么?你碰了某个东西。”

    当然!他想。他碰了萤幕。这是一个碰触式萤幕!边缘四周的红光一定是红外线感应器。丁姆从未见过这种萤幕,不过从杂志上读到过。他碰了碰重新设定/回复信号。

    萤幕立刻变了。他获得一个新的信息:

    电脑现已复位

    从主萤幕上作出你的选择

    从无线电话上,他们听到了恐龙吼叫的声音。“我要看,”莉丝说。“你应该试试画面。”

    “不,莉丝。”

    “可是我要画面。”她说道。他还没来得及抓住她的手,她已经碰了画面。萤幕变了请参照图表十九。

    “哎唷。”她叫道。

    “莉丝,你安静点可以吗?”

    “你看!”她叫着。“它运转了!哈!”

    在房间四周,监视器迅速地显视出公园内各地区不同的画面。大部分是灰蒙蒙的景象,因为外面雾气弥漫,但是有一部监视器显示出旅馆的外部,屋顶上有一只恐龙,接着另一部监视器转到阳光明媚的画面,显示出一条船的船头,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那是什么?”丁姆问,探过身子。

    “什么?”

    “那个画面!”

    但画面已经过去了,这时他们看到了旅馆的内部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后来又看到了马康姆正躺在床上。

    “停住,”莉丝说。“我看到他们了。”

    丁姆触碰了萤幕上的几个地方,获得了副功能表,然后又有更多的副功能表。

    “等等,”莉丝说。“你把它搅乱了……”

    “你闭上嘴可以吗?你又不懂什么电脑!”

    这时他在萤幕上获得了一份监视器的名单。其中之一标有度假旅馆:LV二一四。另一个则标有远处:船上。

    他碰了萤幕几次。

    视频画面出现在房间四周的监视器上,其中一个显示出那艘补给船的船首,前面是海洋。在远处,丁姆看到了陆地。沿海的建物,还有一处港湾。他认出了那个港湾,因为前一天他曾经乘直升机飞过它的上空。那里是旁塔雷纳斯。看来这艘船刚离开码头没多久。

    可是他的注意力被下一个画面吸引过去了,它显示出此刻在灰蒙蒙雾中的度假旅馆的屋顶。那些恐龙大多隐蔽在锥形天窗的后面,但是都探头缩脑的,脑袋在画面上忽隐忽现。

    接下来在第三部监视器上,他看到了一个房间的内部。马康姆正躺在一张床上,爱莉站在他旁边。

    他们两人都朝上望着。就在他们观望的时候,马尔杜走进了房间加入他们,带着关切的神情朝上望着。

    “它们看见我们了。”莉丝说道。

    “我不这么认为。”

    无线电话卡答一声。在萤幕上,出现马尔杜将无线电话举到嘴边的画面。“喂,是丁姆吗?”

    “我在这里。”丁姆说。

    “啊,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马尔杜沮丧地说道。“最好能将电流网路打开。”接着丁姆听到了恐龙的吼声,见到一个长长的头颈从玻璃中垂下来,忽然间从萤幕上方进入画面,猛然伸出了嘴巴。

    “赶快,丁米!”莉丝喊着。“将电流接通!”

    网路

    当丁姆试图回到主萤幕时,他突然发觉自己迷失在一片复杂混乱的监视萤幕系统中。大部分的系统都有一个单一按钮或单一指令可回复到先前的萤幕,或是主功能表。但是这个系统却没有。或者说,至少他不了解其中的规则。此外,他确定援助指令也已被输入系统中,但他却找不到它们,而莉丝又在他身旁活蹦乱跳,不时大声嚷嚷,弄得他心慌意乱。

    终于他将主萤幕找回来了。他也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反正它又回来了。他停下来,寻找指令。

    “想想办法,丁米!”

    “你闭嘴好吗?我正在想办法寻找‘援助‘.”他按下主机板TEMPLATEMAIN,萤幕上立刻充满了复杂的图表,以及彼此间有相关联的方框和箭头。

    没有用。一点用处也没有。

    他又按了公界面COMMONINTERFACE。萤幕转换成请参照图表二十:

    “那是什么?”莉丝问。“为什么你不接通电源,丁米?”

    他没去理睬她。也许这个体系上的“援助”被称作“信号”。他按下了信号INFO,萤幕变了请参照图表二十一。

    “丁。米,”莉丝尖叫着,但是他已经按下了寻找语句FIND,因此又获得了一个无用的窗口。他又按下倒退GOBACK,于是萤幕又变了请参照图表二十二。

    从无线电话中,他听到马尔杜在说:“事情怎么样了,丁姆?”他不想费力气来回答,只是发疯似地一个接一个按着键钮。

    突然间,在没有任何预示的情况下,主萤幕又回复了请参照图表二十三。

    他研究着这个萤幕。主电力ELECTRICALMAIN与集合网路DNLSETGRIDSDNL看上去似乎都和网路有关系,另外安全/健康SAFE/HEALTH与关键锁CRITICALLOCKS

    可能也很重要。他又从画面上听到了恐龙的咆哮。他必须作出抉择,于是按下了集合网路DNLSETGRIDSDNL,接着他看到萤幕又变了,发出一阵阵嘟嘟声。

    他不知道怎么办,便按下了标准参数STANDARDPARAMETERS。萤幕又变了。

    标准参数:

    公园网路B四|C六外部网路C二|D二

    动物园网路BB|○七畜栏网路R四|R四

    旅馆网路F四|D四维修网路E五|L六

    主网路C四|G七感应网路D五|G四

    服务网路AH|B五核心网路A一|L一

    线路整合未经试验

    安全网路保持自动

    丁姆沮丧地摇摇头。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他已经获得珍贵的信息。他现在知道这是旅馆的内部网路了!他按了网路F四。

    电源网路F四度假旅馆

    指令不能被执行。错误|五○五。

    指令错误,与电源不相容。参考手册四|○九至四|一一页

    “它不在运转。”莉丝说。

    “我知道!”他按了另一个键。萤幕又闪了一下。

    电源网路D四度假旅馆

    指令不能被执行。错误|五○五。

    指令错误,与电源不相容。参考手册四|○九至四|一一页

    丁姆竭力保持镇静,想好好想个透彻。由于某个原因,每当他试着打开一个网路时,总是获得指令错误的信息。萤幕上表示电源与他输入的指令不相容。但是这表示什么呢?为什么会与电源不相容?

    “丁米……”莉丝说着,使劲拽他的手臂。

    “现在不要闹啦,莉丝。”

    “快啦!”她说着,将他从萤幕和控制台前拖开。接着他听到了恐龙的吼声。

    声音是从玄关走廊那边传来的。

    在马康姆床上方的天窗上,眼看那些恐龙就要将第二根钢条咬断了。现在它已经能将整个头探进破碎的玻璃,朝下面的人示威、吼叫。过了一会儿以后,它们又会缩回去,再去啃咬钢条。

    马康姆说:“现在要不了多久,只要三、四分钟,它们就能将钢条完全咬断了。”他按下无线电话上的键。“丁姆,你在那里吗?丁姆?”

    没有回答。

    丁姆溜出主控室,看到那只迅猛龙就在走廊远处的尽头,站在阳台旁边。他惊讶地凝视着,心想,它是怎么从冰柜里跑出来的?

    接着当他定神凝望时,第二只恐龙突然出现在阳台上,他这才明白过来。那只恐龙根本不是从冰柜里出来的,而是从外面进来的。它是从下面的地上跳上来的。第二只恐龙悄悄地降下来,平稳地落在栏杆上。丁姆简直无法相信,这么巨大的动物竟能向上跳十英尺,说不定还不只十英尺。他们的腿一定强健无比,这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莉丝悄声说:“我想你说过它们不能。”

    “嘘。”丁姆竭力想集中心思,但却不禁怀着又迷惑又惊恐的心情注视着,这时第三只恐龙跃上了阳台。这些畜牲漫无目标地在走廊上徘徊了一阵子,接着便开始排成一行鱼贯前行,向他和莉丝走来。

    丁姆悄悄地顶着他背后的门,准备重新进入控制室。可是门没有松动。他更用力地顶着。

    “我们被锁在外面了,”莉丝低语道。“你看。”她指着门上插安全卡的缝隙,一个明亮的红点在闪烁。不知怎地,安全门恢复功能了。“你这个傻瓜,你把我们锁在外面了!”

    丁姆朝走廊望过去。他看到了其他的门,但每扇门上都有一个红点在闪烁。这表示所有的门都被锁上了。他们无路可走了。

    接着他看到走廊远处尽头的地板上有一堆软瘫的东西。那是一个死了的守卫,一张白色的安全卡夹在他的皮带上。

    “赶快!”他悄声说。他们奔向那个守卫。丁姆拿到了安全卡,又折回来。可是那些恐龙当然也瞥见了他们。他们吼叫着,挡住了回到控制室去的路。这时它们开始分散开来,在玄关中形成一个扇形,向丁姆和莉丝逼近。他们的头开始有节奏地低下来。

    他们要进攻了。

    丁姆做了他惟一能做的事。他用那张卡打开离玄关最近的一道门,将莉丝推进去。当门在他们身后慢慢关上时,恐龙嘶嘶叫着冲了上去。

    旅馆

    伊恩·马康姆每吸一口气,就好像要气似地。他用呆滞的目光望着那些恐龙。哈丁在量他的血压,皱起了眉头,又量了一下。爱莉裹着一条毛毯,直打冷战。马尔杜坐在地板上,身子倚在墙上。哈蒙德抬头凝视,一言不发。他们全都在注意倾听无线电话。

    “丁姆出什么事了?”哈蒙德问道。“怎么还没有消息?”

    “我不知道。”

    马康姆说:“他们真难看,对不对?真的很难看。”

    哈蒙德摇摇头。“谁会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爱莉说:“显然马康姆想到了。”

    “我不是想到,”马康姆说道。“而是预测到了。”

    哈蒙德叹了口气。“拜托,别再说这些了。他一直在说‘我早跟你们说过会这样的‘,可是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马康姆说道,闭上了眼睛。藉着药力他慢慢地说道,“这是你认为自己能做到什么的问题。当猎人来到雨林中为家人寻找食物的时候,他是否希望能支配自然呢?不,他心想自然是他力所不能及的东西,是远在他的认知及所能支配的范围之外的。也许他会向自然祷告,向供给他生活所需的森林祷告。他祷告是因为自知无法支配自然,而只能祈求自然的慈悲。

    “但是你们却决心摆脱自然的束缚,决心要支配自然。从那时候起,你们就深深地陷入不幸之中,因为你们办不到。你们从来没有办到。也永远办不到。别把事情搅混了。你们可以造一艘船,但是却造不出海洋;你们可以造出一架飞机,但是却不能造出空气。你们的能力比起你们那些古怪的梦想,实在是差太多了。”

    “他和我失去联络了,”哈蒙德说道,叹了口气。“丁姆上哪里去了?他应该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孩子啊!”

    “我相信他一定在想办法控制局面,”马康姆说道。“就像其他人那样。”

    “葛兰也是,他到底怎么了?”

    葛兰来到游客中心的后门,也就是他二十分钟前离开的那个门。他转了一下把手:门锁上了。接着他看见那小小的红色光点。安全门又恢复功能了,真是见鬼!他转到大楼的正面,穿过损坏了的正门进入主厅,停在他先前待过的守卫桌子的旁边。他能听到他的无线电话发出干涩的嘶嘶声。他来到厨房,寻找孩子们,厨房的门开着,可是孩子们却不见了。

    他上楼去,来到了标有封闭区字样的玻璃隔板前,但是门却锁上了。他需要一张安全卡才能再往前走。

    葛兰进不去。

    他听到玄关的某个地方传来了恐龙的吼声。

    那像皮革一样的爬虫类动物的肌肤擦到丁姆脸上,利爪撕扯着他的衬衫,丁姆仰面跌倒,惊恐地尖叫起来。

    “丁姆!”莉丝尖叫着。

    丁姆挣扎着重新站起来。那只年幼的迅猛龙爬到他肩上,惊慌地吱吱乱叫。丁姆和莉丝这时正在白色的育幼室中,地板上撒着各种玩具:黄|色的球、洋娃娃、塑胶的拨浪鼓等。

    “这是只幼龙。”莉丝说道,一边指着那只抓住了姆肩头的动物。

    这只小恐龙将头直住了姆的脖子靠去。丁姆心想,这可怜的东西也许饿了。

    莉丝凑过来,这小家伙又跳到她的肩头上。它在她的脖子上磨擦着。“它为什么这样?”她问。

    “它受惊了吗?”

    “我不知道。”丁姆说。

    她将恐龙又递回给丁姆。那小家伙吱吱叫着,在他的肩头活蹦乱跳,不断地东张西望,头急速地转动着。毫无疑问,这小家伙一定受了什么刺激,而且。

    “丁姆。”莉丝悄声说。

    他们进入育幼室以后,通到玄关的门没有关上。这时巨大的迅猛龙进来了,先是第一只,接着是第二只。

    那只小动物显然十分激动,在丁姆肩上吱吱叫着,蹦蹦跳跳。丁姆明白他必须从这里脱身,也许这只小家伙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它毕竟还只是一只小恐龙。他将这只小动物从肩上拖下来,扔了过去。

    小家伙在大恐龙的腿间奔窜。第一只恐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嗅着这只小恐龙。

    丁姆抓住莉丝的手,把她拖到育幼室后面去。他一定要找到一道门,一条脱身的路。

    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传了过来。丁姆回头看到那只幼龙被叨在大恐龙的嘴里。第二只恐龙上前来,撕扯着那只小家伙的肢体,千方百计要将它从第一只恐龙的嘴里拖出来。两只恐龙一边乱叫,一边为争夺这只小恐龙在拼斗。血滴不断溅到地板上。

    “他们把它吃了。”莉丝说道。

    恐龙还在为小家伙的残躯搏斗,用后腿站立着,头顶着头。丁姆发现了一道门。而且未上锁。

    就拖着莉丝窜了出去。

    他们来到另一个房间,从那深绿色的光他明白这里是废弃了的DNA萃取实验室,一排排的立体显微镜被弃置在一边,高解析度萤幕上显现出巨大凝固了的昆虫的黑白影像。那是些千百万年前叮咬恐龙的蚊蝇,它们吸的血现在被用来复制公园中的恐龙。丁姆和莉丝穿过实验室,丁姆可以听见恐龙的鼻息声和吼叫声,他们跟着追过来,越来越靠近了。接着他来到实验室的后部,穿过一道门。门那边一定有警报器,因为在狭窄的走廊上发出了阵阵间歇、尖锐的警报声,头顶上的灯一明一暗地闪烁着。丁姆沿着走廊奔跑时,突然陷入一片黑暗中。然后灯又亮了起来。接着又是一片漆黑。在警报声中,他听到了恐龙在追赶他时发出的鼻息声。莉丝在呜咽着。丁姆看到前面又有一道门,上面有蓝色的“有害生物物质”的标记,他一头撞到门上,冲了过去,突然间他撞上一个巨大的东西。莉丝惊恐地尖叫起来。

    “别慌,孩子们。”一个声音说道。

    丁姆难以置信地眨着眼。站在他面前的是葛兰博士,他身旁站着金拿罗先生。

    在外面的玄关走廊上,葛兰几乎用了两分钟才想起死在玄关的守卫身上有一张安全卡。于是他又跑回去,拿到了那张卡,跑进前面的走廊,飞快地奔往玄关的走廊。他循着恐龙的声音一路前行,发现恐龙正在育幼室里杀着。他确定孩子们一定是到隔壁房间去了,于是立刻跑到萃取实验室。

    就在那里,他遇到了孩子们。

    这时恐龙正朝他们逼近。这些动物迎面碰上这么多人,在惊讶之余,似乎一下子变得犹豫不前了。

    葛兰将孩子推到金拿罗的怀里,说道:“把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可是。”

    “从那里出去,”葛兰说道,指着身后远处的一道门。“要是可以的话,把他们带到控制室去。你们在那里会很安全的。”

    “那你怎么办?”金拿罗问道。

    恐龙站在靠近门的地力。葛兰注意到他们准备等所有的恐龙聚集,然后再一起前进,就像是一群追杀猎物的野兽一样。想到这些,他忍不住浑身打颤。

    “我有一个计画,”葛兰说。“现在就进行吧。”

    金拿罗带着孩子们离开了。恐龙继续向葛兰缓缓逼近,经过那些超级电脑,以及那些依然不断闪现着一连串电脑识读代码的萤幕。恐龙们毫不迟疑地向前逼进,嗅着地板,一再低下头。

    葛兰听到身后的门卡答一响,便回头留了一眼。所有的人都已经站在玻璃门的另一边,注视着他。

    金拿罗摇着头。

    葛兰明白他的意思。没有门通向那边的控制室,金拿罗和孩子们都被困在那里了。

    现在一切就全指望他了。

    葛兰慢慢地贴着实验室的边缘挪动,将恐龙从金拿罗和孩子们的身边引开。他可以看见另一道门更靠近正面,上面标有通实验室的字样。不管这表示什么,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他希望自己是正确的。那门上有一块蓝色的有害生物物质的牌子。恐龙又更逼近一些了。葛兰一个转身,撞上门,再冲过去,进入一片幽深、温暖的寂静之中。

    他转过身来。

    没错。

    他到了他想要到的地方,来到了孵化室:在红外线的照射下,长长的桌子上放着一排排的蛋,低垂的雾气笼罩着四周。桌上的翻动器卡答作响,不停地转着。雾气在桌子边缘涌动,飘到地板上,然后消散。

    葛兰径直跑到孵化室的后部,来到一间有紫外线及玻璃墙壁的实验室中。他立即被一片蓝光包围。

    他望着周围的玻璃药瓶、摆满吸量管的烧杯、玻璃碟子……全部是些精巧的实验室器皿。

    恐龙进入了这间房间,刚开始它们小心谨慎地嗅着润的空气,望着长长的放蛋的桌子。领头的恐龙用前臂擦着它那血淋淋的嘴巴。他们静悄悄地走在长桌子之间,甚有默契地配合着穿过房间,并不时低下头来细看桌子下面。

    他们在找他。

    葛兰蜷缩着身子,移向实验室的后部,抬头望去;他看到了标有骷髅和交叉骨头的金属罩子。一个牌子上写着:小心生物性毒素A四,慎防危险。葛兰想起雷吉斯曾说过这些都是剧毒,只需一点点就能立即置人于死地……

    罩子在实验室桌面的映射下泛出红色。葛兰无法将手伸到罩子下面去。他得设法打开它,但是没有门也没有把手,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无从下手……葛兰慢慢站起来,回头看了看那间主要的房间。恐龙还在桌子间移动。

    他转向罩子,看到一个奇怪的金属装置陷入桌面下,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有圆盖的户外电源引入口。

    他轻轻弹起那个盖子,看到一个按钮,就用手按了下去。

    随着轻微的一阵嘶嘶声,罩子向上滑去,直至天花板。

    他看到在他头上方的玻璃架子,一排排的瓶子上都有骷髅与交叉骨头的标记。他仔细看了看上面的标签:CCK五五……A四小肠内泌素……THYMOLEVINX|一六一二……那些液体在紫外线下闪着淡绿色的光。在近处他看到一个装有注射器的玻璃碟子。注射器不大,每个都盛有少量的绿色液体。葛兰蜷缩在幽暗的蓝光中,将手伸向放有注射器的碟子。注射器上的针头都用塑胶套子套着。他用牙齿咬掉了一个套子,望着那纤细的针头。

    他向前挪去,移向恐龙。

    他一辈子都在研究恐龙。现在他要看看自己究竟了解了多少。迅猛龙是小型的食肉恐龙,就像食蛋龙与快捷龙一样;这些动物长久以来就被认为是会偷蛋的,就像近代的某些鸟类会吃其他鸟类的蛋那样,而葛兰也一直认为迅猛龙会吃恐龙蛋,只要他们有机会的话。

    他蹑手蹑脚地走向孵化室中离他最近的一张放蛋的桌子,慢慢地在雾气中伸出手来,从桌上拿了一枚大的蛋。那枚蛋差不多有足球那么大,米色的蛋壳上点缀着淡淡的粉红色斑纹。他小心地捧着这枚蛋,一边用针头刺穿蛋壳,将注射器内的液体打进蛋里。那枚蛋泛出了淡淡的蓝色。

    他再次俯下身去。在桌子底下,他看到了恐龙的腿,以及从桌面翻滚下来的雾气。他让泛光的蛋在地板上朝恐龙滚过去。那些恐龙抬头张望,听到了蛋在滚动时发出的轻微响声,便扬起头向四周扫视,接着又恢复了慢条斯理、蹑手蹑脚的搜索。

    那蛋停在离最近的那只恐龙几码远的地方。

    该死!

    葛兰只好重来一遍:轻轻地伸出手去,拿下一枚蛋,替它注射,然后让它滚向恐龙。这回蛋停在一只迅猛龙的脚边。它缓缓晃动着,以脚爪的趾头轻碰那枚蛋。

    这只恐龙低下头,惊奇地望着这个新来的礼物。它弯下去用鼻子嗅这枚发光的蛋,然后用鼻子拨弄着它,让它在地板上滚动了一会儿。

    结果它不去理睬这枚蛋。

    迅猛龙又直起身来,慢慢地移向前去,继续搜寻着。

    这招没有用。

    葛兰再去拿第三枚蛋,用一枝新的针筒替它注射。他双手捧着这枚蛋,将它抛出去。但他抛的这枚速度很快,就像一个保龄球在滚动一样,那蛋大声地滚过地板。

    有一只恐龙听到了这个声音。低下头来。看到它过来了。就本能地去追赶那枚滚动的蛋。它张大嘴猛然向下咬了一口,将蛋壳咬碎了。

    这只恐龙站立着,白色的蛋白正从它嘴边滴下来。它津津有味地用舌头舔着,一边嗤嗤地喷着鼻息。它再次去咬蛋,舔着淌在地板上的蛋汁。不过它好像一点也不觉得难受。它又弯下身子去吃那破碎的蛋了。葛兰低头观察着将会发生什么事……

    恐龙的视线穿过房间,看到了他。它两眼直直地注视着他。

    迅猛龙凶狠地吼叫着,向葛兰走去,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大步穿过房间。葛兰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竟然吓呆了。突然间那只畜牲发出喘吁吁的呼噜声,巨大的身体一头栽倒在地上,那厚重的尾巴抽搐着敲打着地面,这只恐龙不断地发出快窒息似的声音,中间不时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尖叫声,嘴里缓缓地冒出泡沫,头一前一后地摆动着,尾巴在猛烈地敲击、抽打。

    干掉一只,葛兰心想。

    可是它并没有很快就死去。它似乎永远也不会真的气似地。葛兰伸出手又拿了一枚蛋。并看到房间里其他的恐龙一下子都呆若木鸡,倾听那只垂死的恐龙发出的声音。有一只恐龙抬起了头,然后一只接着一只都昂起头来。那第一只恐龙走过去看它那只倒毙的同伴。

    这只垂死的恐龙在抽搐,整个身子瘫在地上颤抖,发出可怜的哀鸣。从它嘴里冒出的泡沫是那么多,以致于葛兰几乎快看不到它的头颅了。它在地板上拍击着,呻吟不已。

    第二只恐龙俯下身去,察看这只倒毙的同伴。它似乎被这种临死痛苦的景象弄糊涂了。它警惕地望着那满是泡沫的头,然后目光移向那痉挛的脖子,起伏不定的胸部、腿部……

    然后它在后腿上咬了一口。

    垂死的恐龙吼叫起来,突然仰起头向后扭转,用牙齿往攻击者的脖子上咬下去。

    这下就有两只了,葛兰心想。

    可是站着的那只恐龙却挣脱出来,血从它的脖子上往外冒。他用后爪猛然窜起,干净俐落地一下子就撕开了倒下的那只的肚子,盘曲的肠子掉出来,活像肥胖的蛇似地。满屋子都是这只垂死的恐龙的嘶叫声。攻击者掉转身子,好像突然觉得太麻烦了的样子。

    它穿过房间,低下头,碰上了一枚发光的蛋!葛兰看到它一口咬了下去,晶莹的蛋白从它的下巴上滴下来。

    现在可结束两只了。

    几乎是在转眼间,那第二只恐龙就中毒了,它不停地咳嗽,向前栽倒,倒下时撞翻了一张桌子。几十枚蛋在地板上到处乱滚。葛兰心慌意乱地望着这些蛋。

    还有第三只恐龙呢。

    葛兰已经没有多余的针筒了。这么多蛋滚在地板上,他得另外想个办法。就在他正考虑该怎么办的时候,那最后一只恐龙怒气冲冲地喷出了鼻息。葛兰朝上望去。那只恐龙已经发现了他。

    这最后一只恐龙一动也不动地静止了好一阵子,只是定神看着葛兰。然后它慢慢地、悄悄地向前行进,不动声色地向他逼近。它的头时而仰起,时而俯下,先看看桌子底下,再瞧瞧桌子上面。它走起来瞻前顾后、小心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