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8 部分阅读

    “我在这里。”葛兰说道。

    “感谢老天爷,”爱莉说道。“你没事吧?”

    “是的,我很好。”

    “孩子们怎么样了?你见到他们了吗?”

    “孩子们在我这里,”葛兰说道。“他们都很好。”

    “感谢老天爷。”

    莉丝沿着桌边蹑手蹑脚地爬过去了。葛兰在她的小腿上拍了一下。“给我回来。”

    无线电话又响起来了。“嗯,你们在哪里?”

    “在玄关这里。在主要大楼的玄关里。”

    从无线电话中,他听到吴在说话,“我的天,他们到这里了。”

    “亚伦,听着,”爱莉说道。“恐龙都逃出来了。他们能打开门。它们可能跟你们待在同一幢大楼里。”

    “真的吗?你们在哪里?”葛兰说道。

    葛兰又问:“那么其他人呢?马尔杜,其他所有的人呢?”

    “我们已经失去了几个人。但是我们把其他所有的人都集中到旅馆里了。”

    “电话可以通吗?”

    “不通了。整个系统都被切断了,没有一样在运转。”

    “我们要怎样才能让这系统再恢复运转?”

    “我们一直在想办法。”

    “我们得让它恢复正常,”葛兰说道,“而且动作要快。如果不快一点,半小时内恐龙就会登上大陆了。”

    他开始解释有关船上的事情,这时马尔杜打断了他。“我觉得你不了解情况,葛兰博士。我们这里剩下的时间不到半小时了。”

    “怎么回事?”

    “有几只恐龙盯上了我们。现在我们的屋顶上就有两只。”

    “那又怎样?大楼是攻不进去的。”

    马尔杜在咳嗽。“当然攻不进来。但是我们作梦也没想到这些畜牲会爬到屋顶上去。”无线电话在卡答作响。“一定是有棵树太靠近栅栏了。恐龙翻过了栅栏,爬上了屋顶。不管怎样,天窗上的钢条栅栏应该是通电的,不过现在电流不通了。他们正在咬断天窗上的栅栏。”

    葛兰说,“正在咬栅栏吗?”他皱起了眉头,试着想像出这个情景。“有这么快吗?”

    “是的,”马尔杜说道,“他们一旦咬起来,平均一平方英寸就有一万五千磅的压力。他们就像土狼,能咬断钢条。”电波中断了一会儿。

    “有多快?”葛兰再次问道。

    马尔杜说,“我估计在他们完全咬断,然后从天窗进到大楼里之前,我们还有十到十五分钟。一旦他们进来之后……啊,等一下,葛兰博士。”

    无线电话卡答一声中断了。

    在马康姆床上方的天窗上,恐龙已经咬断了第一根钢条。一只恐龙抓住钢条的一头,使劲地往后拽着。它将强壮的后腿踩在天窗上,玻璃碎裂开来,闪烁着散落到下面马康姆的床上。爱莉伸过手去将那些大的碎片从被单上清理掉。

    “天啊,它们真难看。”马康姆说道,抬头望着。

    玻璃既然碎了,他们就能听到恐龙的鼻息和吼叫声了,以及它们啃咬钢条时牙齿和金属磨擦的尖锐声。他们啃咬过的地方,有些部分已经越来越细,露出了银白色。泛着泡沫的唾液喷溅到被单和床头柜上。

    “至少他们现在还进不来,”爱莉说道。“除非他们咬断另一根钢条。”

    吴说,“要是葛兰能设法到维修楼……”

    “那他准会完蛋,”马尔杜说道。他拖着扭伤的脚踝在房间里一瘸一拐地走着。“他来不及赶到那里,更别说是去恢复电源。他无法阻止他们进来的。”

    马康姆又咳嗽了几下。“没错。”他的声音有气无力,几乎像是一阵喘息。

    “他说什么?”马尔杜问。

    “就这样,”马康姆重复道。“可以……”

    “可以怎样?”

    “调虎离山……”他略带迟疑地说着。

    “怎么个调虎离山法?”

    “到……栅栏那里……”

    “好,然后去做什么?”

    马康姆无力地咧嘴一笑。“把……你的手伸出栅栏外。”

    “噢,天啊,我真受不了你。”马尔杜说着,转过身去。

    “别着急,”吴说道。“他说得对。这里只有两只恐龙。这表示外面至少还有四只。我们可以出去,给他们来个调虎离山。”

    “然后怎么办呢?”

    “然后,葛兰可以脱身到食楼去,启动发电机。”

    “然后再回到控制室,启动整个系统?”

    “正是这样。”

    “没时间了,”马尔杜说道。“没时间了。”

    “但是如果我们能把恐龙引到这里来,”吴说道,“也许还能把他们从天窗上引开……这办法可能行得通,值得一试。”

    “这样需要一个诱饵。”马尔杜说道。

    “没错。”

    “但是谁去当诱饵呢?我不行,我的脚踝受伤了。”

    “我可以去。”吴说。

    “不行,”马尔杜说道。“你是惟一懂得怎么去操作电脑的人。你必须透过启动无线电话跟葛兰通话。”

    “那么我去吧。”哈丁说道。

    “不,”爱莉说。“马康姆需要你,还是我去吧。”

    “见鬼,我不是这个意思,”马尔杜说道。“你会被恐龙包围住的,屋顶上的恐龙……”

    但是她已经俯下身去系球鞋上的鞋带了。“别告诉葛兰,”她说。“这会让他担心的。”

    玄关里一片寂静,冰冷的雾气飘过他们身边,无线电话已经沈寂几分钟了。丁姆问道:“他们为什么不跟我们说话?”

    “我饿了。”莉丝说道。

    “他们正在想办法。”葛兰说道。

    无线电话响起了卡答声。“葛兰,是你吗。我是吴。你在那里吗?”

    “我在这里。”葛兰说道。

    “听着,”吴说。“从你那里可以看到游客中心的后面吗?”

    葛兰的视线穿过后面的玻璃门,一直望到棕榈树和雾气。

    “可以。”葛兰说道。

    吴说:“有一条通道可以直接穿过棕榈树到维修楼。电源设备和发电机组就在那里,我想你昨天已经见过那座维修楼了。”

    “是的。”葛兰答道,尽管他一时间觉得疑惑。他看过那座大楼?那是昨天的事吗?好像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听着,”吴说道。“我们认为可以把所有的恐龙引到旅馆这里来,但是我们不太有把握。因此千万要小心。给我们五分钟时间。”

    “好的。”葛兰说。

    “你可以把孩子留在自助餐听里,他们应该不会有问题。你走的时候记得带着无线电话。”

    “好的。”

    “在你离开之前,将无线电话关掉,这样你出了大楼后就不会制造任何噪音。你到了维修楼时,记得跟我联络。”

    “好的。”

    葛兰关掉了无线电话。莉丝靠过来。“我们要到自助餐厅去吗?”她问道。

    “是的。”葛兰说。他们站起来,迈开步伐穿过玄关内飘浮的雾气。

    “我要吃汉堡。”莉丝说道。

    “我想没有电来做汉堡了。”

    “那么改成冰淇淋。”

    “丁姆,你得待在她身边,帮帮她。”

    “我会的。”

    “我要离开一会儿。”葛兰说道。

    “我知道。”

    他们来到了自助餐厅的门口。葛兰打开门的时候,葛兰看到了方方正正的餐桌和椅子,后面是不锈钢的弹簧门。近处则是一台收银机和一个放口香糖与糖果的架子。

    “听我说,孩子们,我要你们待在这里,不管情况怎么样。明白了吗?”

    “把无线电话留给我们。”莉丝说道。

    “不行,我需要它。在这里待着。我只去大约五分钟,好吗?”

    “好。”

    葛兰关上了门。自助餐厅里顿时一片漆黑。莉丝抓住他的手。“把灯打开。”她说。

    “不行,”丁姆说。“没有电。”但他戴上了他的夜视镜。

    “你这样很好,那我怎么办呢?”

    “拉着我的手。我们去弄点吃的。”他带着她往前走。在绿色的磷光中,他看到了桌子和椅子。在右边的是闪着绿光的收银机,还有装着口香糖和糖果的架子。他抓了一把糖果。

    “我跟你说过,”莉丝说道。“我要冰淇淋,不是糖果。”

    “还是凑和着吃吧。”

    “我要冰淇淋,丁姆。”

    “好,好。”

    丁姆将糖果塞进口袋,带着莉丝往餐厅里面走去。她拉着他的手。“我什么都看不见。”她说。

    “只管跟着我走,抓住我的手。”

    “那么你慢一点。”

    在桌子和椅子的另一头有两扇弹簧门,上面有小的圆窗。它们也许是通往厨房的。他推开一扇门,将门开得大大的。

    爱莉·塞特勒走出旅馆的正门,她感觉到冰凉的雾气拂过她的脸和腿。她的心在怦怦直跳,尽管她明白在栅栏后面是十分安全的。就在她前面,她看到了在雾中粗壮的栏杆。

    但是栅栏再过去的地方以外她就看不清楚什么了。再往前二十码,景物转成了||乳|白色。她根本看不见什么恐龙。事实上,花园和树林静得几乎令人毛骨悚然。“嘿!”她提心吊胆地朝雾中喊着。

    马尔杜倚在门槛上。“我怀疑这样真的行得通,”他说道。“你得弄出点声音来。”他蹒跚着走出来,拿了一根从里面的建物上取来的钢条。他用钢条在栅栏上敲得梆梆作响,活像在敲开饭的锣似地。“来吃饭吧!开饭罗!晚餐准备好了!”

    “真好笑。”爱莉说道。她不安地朝屋顶上匆匆瞥了一眼。她没见到什么恐龙。

    “他们不懂英语。”马尔杜咧嘴一笑。“不过我猜他们懂了大致的意思……”

    她仍旧惶恐不安,觉得他的逗趣令人心烦。她朝游客中心望去,大楼笼罩在雾中。马尔杜又开始敲打栅栏。她极目望去,远处几乎是雾蒙蒙的一片,她看到了一只苍白可怕的动物。那是一只恐龙。

    “第一位客人。”马尔杜说道。

    那只恐龙白色的身影消失了,只剩一片白影,然后它又回来了,但不再朝前走近。奇怪的是,它似乎对旅馆里传来的这种噪音充耳不闻。她开始担忧起来了。除非她能将恐龙吸引到旅馆这边来,否则葛兰就会大祸临头的。

    “你把声音弄得太大声了。”爱莉说道。

    “我没有。”马尔杜说道。

    “哎,你真的敲得太响了。”

    “我知道这些畜牲。”

    “你喝醉了,”爱莉说。“让我来处理它。”

    “那你要怎么做呢?”

    她不理他,直接来到大门前面。“据说恐龙很聪明。”

    “没错,至少像黑猩猩那么聪明。”

    “它们的耳朵很灵吗?”

    “是的,灵敏极了。”

    “说不定他们分辨得出这种声音。”她说着,打开了栅栏大门,发出很响的吱嘎声。金属铰链由于雾气不断地吹拂带来的气而生锈了。她又把它关上了,再打开时又发出一阵吱嘎声。

    她让门敞开着。

    “我不想那么做,”马尔杜说道。“既然你要这么做,先让我准备好发射器。”

    “准备好发射器。”

    他叹了一口气,想起了什么。“霰弹在金拿罗身上。”

    “好,那么,”她说。“注意外面的动静。”她走出大门,跨出了栅栏。她的心剧烈地跳动,她几乎感觉不到脚站地时的触感。她从栅栏那里走开,然后它很快地便隐没到雾中,这真让人惊恐不安。它迅速在她身后消失了。

    正如她所预料的,马尔杜这时以像酒醉激动的语调扯开嗓门向他喊叫起来。“该死,小女孩,别那么做!”他吼叫着。

    “别叫我‘小女孩‘.”她大声回应着。

    “我要叫你什么,你管不着。”马尔杜喊着。

    她不去理睬他。她慢慢地转动身体,警惕地注视着四面八方的动静。现在她离栅栏至少有二十码远了,她能看见蒙蒙细雨般的雾气在枝叶中飘荡,就像细雨拍打着树叶似地。她待在离树叶远远的地方,在一个灰色的阴影世界中移动。腿上和肩上的肌肉因紧张不安而作痛。她瞪大两眼注视着四周。

    “听到我的声音了吗,该死的?”马尔杜吼叫着。

    这些动物有多大能耐?她琢磨着。聪明到能切断我的退路?回到栅栏那里没有多远,真的不远。

    他们进攻了。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第一只恐龙从左边一棵树下的枝叶间冲过来。它纵身跃起,她掉头就跑。第二只恐龙从另一边逼近,显然想在她奔跑时拦截她。它腾身跃向空中,张开爪子扑上来。她就像一个精疲力竭的赛跑着拼命向前冲去,那畜牲从泥地上直逼过来。现在她全速奔跑着,不敢回头张望,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看到在蒙蒙雾气中显露出的栅栏,看到了马尔杜将大门打开,看到了他朝她伸出手来,向她喊着,抓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拉进来;他拽得太猛了,以致于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她转过身来刚好看到第一只恐龙,接着是两只、三只,他们撞着栅栏,厉声吼叫着。

    “干得好!”马尔杜叫着。此时他正在嘲笑着那些畜牲,用吼叫回应他们,惹得他们暴跳如雷。他们扑向栅栏,纵身跳起,其中有一只险些跃过栅栏。“天啊,真够惊险的!这些杂种还能跳呢!”

    她站起来,看看身上被擦破和摔伤的伤痕,血顺着腿往下淌。这时她脑子里只想着:这里有三只恐龙,屋顶上有两只。这表示有一只依然不知去向。

    “过来,帮帮我,”马尔杜说道。“我们得持续吸引它们的注意力。”

    葛兰离开了游客中心,急速向前行进,没入雾中。他找到了棕榈树之间的通道,便顺着它朝北走去。再往前,长方形的维修楼就从雾中显现出来了。

    他根本看不到什么门。他继续走着,拐过墙角。在树木掩映的大楼后部,葛兰看到一个给货车装货的水泥平台。他爬上平台,面对着一扇用波状钢板制成的回转门,门上了锁。他又跳下来,继续在大楼四周徘徊。再往前,在他的右边,葛兰看到一扇普通的门,它被一只男人的鞋子撑开着。

    葛兰走进门里,眯着眼在黑暗中察看。他倾听着,但没听见动静。他拿起无线电话,将它打开。

    “我是葛兰,”他说道。“我现在进去了。”

    吴抬头望着天窗。那两只恐龙依然盯着下面马康姆的房间直瞧,但他们的注意力似乎被外面乱烘烘的声音分散掉了一部分。他走到旅馆的窗口。外面,三只恐龙还在不断地向栅栏进攻。爱莉来回奔跑着,因为在栅栏后面,很安全。可是恐龙似乎不再一心一意想要抓到她了。这时它们好像在玩耍似地,翻滚着从栅栏处往后退,用后腿站立起来,吼叫着,然后落下身子,再翻滚,最后再扑过来。他们的行动明显地带有卖弄本事的意味,而不太像是认真进攻。

    “就像鸟类在表演似地。”马尔杜说道。

    吴点点头。“它们很聪明。他们明白没办法抓到她,所以并不是玩真的。”

    无线电话响了。“…哔…”

    吴拿起无线电。“请再说一遍,是葛兰博士吗?”

    “我已经在里面了。”葛兰说道。

    “葛兰博士,你已经进维修楼了吗?”

    “是的,”葛兰说,随即他又补充道:“也许你该叫我亚伦。”

    “好吧,亚伦,如果你是站在东侧的门内,你就会看到一大堆管子和管道设备。”吴闭上眼睛,想像着这个情景。“一直往前走,在大楼的中心,一个大的天井直通地底,有两层楼深。在你的左边是有栏杆的金属走道。”

    “我看见了。”

    “沿着走道向前走。”

    “我正走着。”无线电话中隐约传来他在金属上行走的铿锵脚步声。

    “你走了二十到三十英尺后,就会看到向右拐的另一条走道。”

    “我看见了。”葛兰说。

    “顺着那条走道走。”

    “好的。”

    “你一直走下去,”吴说道,“就会来到一处扶梯边,它在你的左边,你就走下去。”

    “我看到了。”

    “顺着扶梯走下去。”

    接下来是一阵长久的沈寂。吴用手指梳理他那潮的头发。马尔杜紧蹙着眉头。

    “好的,我沿着扶梯下去了。”葛兰说。

    “很好,”吴说。“听着,在你的前方应该有两个黄|色的大桶,上面标有‘可燃物‘.下面还有一些文字,是用西班牙文写的。”

    “就是这些东西,”吴说。“它们是供发电机用的两个油桶。其中一个已经干了,因此我们必须用另一个油桶。要是你往油桶底部看,你会看到一根伸出来的白色管子。”

    “直径四英寸的塑胶管?”

    “没错,是塑胶管。顺着这根管子往前走。”

    “好的。我正沿着管子走……喔!”

    “怎么了?”

    “没什么,我撞到头了。”

    一阵间歇。

    “你没事吧?”

    “嗯,没事,只是……弄痛了我的头。我真笨!”

    “继续沿着管子走。”

    “好,好,”葛兰说道。听上去他有点不耐烦。“好了。那管子通向一个大的铝箱,旁边有通气孔,上面写着‘本田‘.它看起来就像是发电机。”

    “是的,”吴说。“那就是发电机。你走到它的侧边,还会看到有两个按钮的镶板。”

    “我看到它们了。是黄|色和红色的?”

    “正是它们,”吴说。“先按黄|色的按钮,当你按下去以后,再按红色的。”

    “好。”

    又是一阵间歇,它差不多持续了一分钟。吴和马尔杜面面相觑。

    “亚伦?”

    “它故障了。”葛兰说道。

    “你先按下黄键,然后再按红键了吗?”吴问道。

    “是的,我是这么做的,”葛兰说道。他好像有些恼火了。“我是完全按你的吩咐去做的。先有一股嗡嗡声,接是一阵卡答、卡答声,非常快,然后嗡嗡声停止了,再来就什么也没了。”

    “再试试看。”

    “我已经试过了,”葛兰说道。“但它没有运转。”

    “好吧,等一下。”吴皱起了眉头。“听起来好像发电机是在点火启动,但却因为某个原因而发动不起来。亚伦?”

    “我在这里。”

    “绕到发电机后面去,就是塑胶管伸进去的地方。”

    “好的。”又是一阵悄然,接着葛兰说道,“管子接到一个圆的黑色气缸,它看起来像是个抽油机。”

    “没错,”吴说。“就是这个样子,那就是抽油机。你找一下顶部的一个小阀门。”

    “阀门吗?”

    “它应该突出在顶部,有一个小小的金属扣环,你可以转动它。”

    “我找到它了。可是它在边上,不在顶部。”

    “好吧,把它扭开。”

    “空气出来了。”

    “很好。一直等到。”

    “现在液体流出来了,闻起来像是汽油的味道。”

    “好。关上阀门。”吴转向马尔杜,摇着朗。“抽油机无法自动发动。亚伦?”

    “是的。”

    “再试试按钮。”

    一会儿以后,吴听到“发电机旋转时隐隐约约的机件摩擦声,发动起来后又传来了平稳的噗噗声。

    “发动起来了。”葛兰说道。

    “干得好,亚伦!干得好!”

    “下面怎么办?”葛兰问道。它的声音听起来无精打采的。“这里的电灯还没亮呢。”

    “回到控制室去,在你修复那些系统的过程中,我会保持跟你通话的。”

    “现在我该做的就是这件事吗?”

    “是的。”

    “好吧,”葛兰说道。“到那里以后再跟你通话。”

    无线电话发出了最后一阵嘶嘶声,接着就没有声音了。

    “亚伦?”

    无线电话内一片死寂。

    丁姆穿过餐厅后面的弹簧门进入厨房。厨房中间是一张大的不锈钢桌子,左边是有着许多炉心的平台,再过去是一些巨大得能容下人的冷藏库,丁姆上前打开冷藏库,寻找冰淇淋。当他逐个打开它们时,里面冒出一股股带气的烟雾。

    “炉子怎么会开着?”莉丝说着,放开了他的手。

    “没有开啊。”

    “它们全有蓝色的火焰。”

    “那些都是指示灯。”

    “指示灯是什么?”他们家里也有一个电炉。

    “别管它,”丁姆说着,打开了另一个冷藏库。“不过这表示我可以给你做点什么吃吃了。”在第二个冷藏库里,他发现了各种食品,有盒装的牛奶,成堆的蔬菜,还有一堆带T形骨头的牛排、鱼。偏偏没有冰淇淋。

    “还想吃冰淇淋吗?”

    “我跟你说过了,不是吗?”

    再下一个冷藏库非常大。不锈钢的门上有一个横的宽大把手。他抓住那把手,将门打开,看到一个大冰柜。这个冷藏库就像一个房间,里面冰冷彻骨。

    “丁米……”

    “你不能再等一下吗?”他说着,显得不大耐烦。“我在替你找冰淇淋呢。”

    “丁米……有个东西在这里。”

    她悄声低语着,一时间,这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接着丁姆从冰柜里跑出来,看到门边被笼罩在绿色的烟雾中。莉丝站在钢制的工作台旁。她回头望着厨房的门。

    他听到一阵低沈的嘶嘶声,就像是一条巨大的蛇发出的声音。它轻柔地起落着,几乎听不见。也许是风吹的原故,但是他直觉到这并不是。

    “丁米,”她低声说,“我害怕……”

    他悄悄地走到厨房的门口,朝外看去。

    在黑漆漆的餐厅里,他看到排得整整齐齐的绿色长方形桌子。在它们中间平稳地移动着的,除了呼吸的嘶嘶声外,竟是一头像鬼影般悄无声息的迅猛龙。

    在维修房的黑暗中,葛兰沿着管道摸索行进,朝扶梯那里走回去。在黑暗中摸索走路相当艰难,不知怎地他觉得那发电机的声音反而令人晕头转向。他来到扶梯边,刚要往上爬时,突然觉得除了发电机的声音外,房间里还有一样什么东西。

    葛兰停下来,倾听着。

    那是一个人在叫。

    听起来似乎是金拿罗。

    “你在哪里?”葛兰叫道。

    “我在这里,”金拿罗说。“在卡车里。”

    葛兰看不到什么卡车。他眯着眼在黑暗中察看,他斜眼在四处搜寻着。他看到了绿色闪光的形体,在黑暗中移动着。然后他看到了那辆卡车,便转身向它走去。

    丁姆发觉这片寂静冷飕飕的,令人毛骨悚然。

    那只迅猛龙有六英尺高,体格健壮,虽然它结实的腿和尾巴被桌子遮挡住了,丁姆只能看见它那壮实的身躯,两只前肢紧贴在身体两侧,爪子下垂着。但是他能看到它背上闪亮的斑纹,这只迅猛龙十分警觉,一面往前走,一面左顾右盼,头像鸟似地会突然伸出去,在行走时,还会一上一下地摆动,又长又直的尾巴垂着,使它看起来更像一只鸟。

    一只巨大的、默不作声的猛禽。

    餐厅昏黑幽暗,但那只恐龙显然看得一清二楚,平稳稳地朝前挪动着,并不时俯下身去,把头探到桌子底下。丁姆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鼻子吸气声。接着它的头猛然抬起,像鸟头一样警惕地瞻前顾后。

    丁姆注视着它,最后确定这只迅猛龙正朝着厨房走来。它是在循着他们的气味朝前搜索吗?所有的书上都说恐龙的嗅觉不灵,但是这一只看起来鼻子却挺灵的。不管怎样,书本上又能有多少真知灼见呢?在这里的就是个活生生的东西。

    它接近他了。

    他急忙缩回厨房里去。

    “外面有什么东西吗?”莉丝问道。

    丁姆没有回答。他将她推到墙角的一张桌子底下,正好在一个大的垃圾筒后面。他低下身子靠近她低声而严厉地说道:“待在这里!”然后他奔向冰柜。

    他抓起一把冷冻的牛排,跑回门口,他不慌不忙地把第一块牛排放在地板上,随即住后退几步,再放下第二块……

    透过夜视镜,他看到莉丝在垃圾筒周围东张西望。他挥挥手叫她回去。他放好了第三块牛排,又放了第四块,然后退回到厨房内部。

    嘶嘶声越来越响了,接着带爪的前掌抓住了门,那大脑袋小心翼翼地朝四周望着。

    迅猛龙停在厨房的门口。

    丁姆半蹲在厨房的后部,靠近那张钢制的工作台离门口较远的桌脚旁。但他来不及藏起来了,他的头和肩膀仍然突出在桌面上。他能清楚地看到那只迅猛龙。

    丁姆慢慢地低下他的身子,想藏到桌子底下去,迅猛龙突然掉过头来,直盯着丁姆瞧。

    丁姆僵住了,他依旧暴露在外,但是他心想,千万不能动。

    迅猛龙站在门口,一动也不动。

    丁姆心想,这里更黑了,它更不容易看清楚了。这使得它更小心谨慎了。

    但是这时他能闻得到这只大爬虫的陈腐气味。透过夜视镜,他看到恐龙在静静地打哈欠,它鼻子向后仰,露出成排的锋利牙齿。迅猛龙再次注视前方,昂起头来东张西望,大眼珠在骨头突出的眼窝中骨碌碌地转动。

    丁姆感觉到他的心脏在怦怦直跳。不管怎么说,像这样在厨房里跟一只猛兽对峙着,和在开阔的林子里与他对峙比起来,实在可怕多了。那体格、那迅猛的动作、那刺鼻的气味,以及嘶嘶的呼吸声……

    近在咫尺,它看起来比霸王龙还要吓人。霸王龙高大强壮,却不怎么机智。迅猛龙有人那般大,但一眼看去就是一副很敏捷机智的样子。丁姆觉得它那犀利的目光几乎像它那锋利的牙齿一样可怕。

    迅猛龙嗅闻着,移步向前。直向莉丝走去。它不知怎么搞地,准是闻到她的气味了。丁姆的心更剧烈跳动了。

    迅猛龙停住了脚步,缓缓地弯下身来。

    它发现了那块牛排。

    丁姆想弯下身,从桌子底下察看,可是他不敢动弹。他以半蹲的姿势纹丝不动地站着,听着那嘎吱嘎吱的声音。它正在吃牛排,连肉带骨全部吞下。

    它抬起那细长的头,向四周张望,用鼻子嗅着。它看到了第二块牛排,便迅速移向前去。它俯下了身子。

    一片寂静。

    恐龙没有再吃它。

    它的头又仰起来了。丁姆的腿蹲太久了,觉得快麻木了,但他没有动。

    那畜牲为什么没吃第二块牛排呢?千头万绪闪过他的脑海。它不喜欢牛肉的味道,不喜欢那种冷冰冰的感觉,不喜欢不新鲜的肉质,接着它察觉出这是一个圈套,它嗅到了莉丝,闻到了了姆,它看到了丁姆。

    这时迅猛龙急速地跑过来。它发现了第三块牛排,便埋下头来,又抬头望望,再向前走去。

    丁姆屏气凝神。恐龙这时离他只有几英尺远而已。丁姆能看到它身体两侧肌肉的抽动,还能看到前掌爪子上已经凝结血迹。他还能看到它身上好看的条纹花样,还有下巴底下、脖子上皮肤的皱折。

    迅猛龙用鼻子闻着。它猛然抬起头,直盯着丁姆。丁姆吓得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了,全身僵硬、紧张。他注视着那只恐龙的眼睛在扫视房间。它又用鼻子闻了一下。

    它发现我了,丁姆想道。

    接着它又抬起头来朝前望,那畜牲正继续往前,向第四块牛排走去。

    丁姆心想,莉丝,你可千万不要动,不管你怎么样,你可千万不要动……

    迅猛龙闻了闻那块牛排,继续向前,这时他来到打开了的冰柜门口。丁姆能看见冷气从里面冒出来,顺着地板翻滚着,向那畜牲的脚边飘去。一只带爪子的脚举起来,然后又放下,没有声响。恐龙犹

    豫不决。太冷了,丁姆想,它不会进去的,太冷了,它不会进去的,它不会进去的,它不会进去的……

    恐龙进去了。

    头消失了,接着是身体,再接着是直挺挺的尾巴。

    丁姆全力扑上去,用全身的重量顶住冰柜的不锈钢门,砰地一下把它关上,结果那门压住它的尾巴尖。那门竟关不上了!迅猛龙吼叫起来,声音大得让人胆战心惊。丁姆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尾

    巴消失了!他砰地一下将门关上,还听到了卡答一声!关上了!

    “莉丝!莉丝!”他厉声高叫。他听到了恐龙在撞门,感觉它在砰砰地和钢铁撞击。他知道里面有一个扁平的钢制圆钮,要是恐龙在砸这个圆钮,它就能把门打开。他们怎样也得把门锁上。“莉丝!”

    莉丝就在他身旁。“你要干什么!”

    丁姆将身子顶在门的横把手上,把门抵住。“有一个门闩!一根小的闩!把它拿来!”

    迅猛龙像狮子一样在吼叫,声音被关在厚厚的钢板里面,它正用整个身子往门上猛撞。

    “我什么也看不见!”莉丝叫道。

    那根门闩就悬在门的把手下,在一条金属链子上荡着。“它就在那里!”

    “我看不见它!”她失声叫道,丁姆这才想到她没戴夜视镜。

    “用手去摸!”

    他看见她的小手伸出去,碰到了他的手,摸索着找那根闩,她跟他是这么接近,他能感觉到她非常惊恐,她在找门闩时紧张得上气不接下气。迅猛龙拼命地撞门,门竟然开了。天哪,门开了。可是那畜牲没料到门会被撞开,已经转身去准备再撞上来,这时丁姆砰地一声急忙将门关上。

    莉丝摸了回来,在黑暗中伸出了手。

    “我找到了!”莉丝叫道,手里紧抓着闩子,把它塞进锁孔里去,但它又滑了出来。

    “从上面,从上面插下去!”

    她重新抓住它,同时把链子举起来,将链子和闩子一起甩到把手上面;它们落了下去,插进孔里。

    锁上了。

    迅猛龙大声吼叫。它再次向门撞击时,丁姆与莉丝都向后倒退。随着每一次冲击,厚重的钢墙上的

    铰链吱嘎作响,但它们都未松开。丁姆心想那畜牲无法撞开门了。

    这只恐龙被锁在里面了。

    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我们走吧。”他说。

    他拉起她的手,两人双双逃走了。

    “你真应该见到他们的,”金拿罗说道,这时葛兰正带着他往回走出维修楼。“一定有二十多只始秀颚龙,我爬进卡车里才能躲开他们。他们全待在挡风玻璃的上方,就那么蹲在那里,像秃鹰似地守候着。但等你过来以后,他们就都跑走了。”

    “他们是食腐动物,”葛兰说道。“他们不会攻击任何能走动的,或是外表强壮的东西;只会攻击那些病了的,或是将要死的东西。总之,都是一些动弹不得的东西。”

    现在他们正顺着扶梯往上爬,要回到入口处的门那里。

    “那头向你进攻的恐龙怎么样了?”葛兰问道。

    “我不知道。”金拿罗说。

    “它跑掉了吗?”

    “我没看见。我跑开了,我想是因为它受伤了,马尔杜射中了它的腿。它在这里的时候,一直在流血。后来……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它掉头又出去了,也许它死在这里了,我没看见。”

    “说不定它还在这里。”葛兰道。

    吴透过旅馆的窗户注视着栅栏外的恐龙。他们好像还在那里寻开心,不断地向爱莉作出进攻的姿态。这种举动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他突然觉得这也许久了点。看来他们似乎是竭力想引起爱莉的注意,而同样地,她也千方百计地要将它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恐龙的行为对吴来说常常是较少考虑到的一个层面。事实也的确如此:行为是DNA的次等序列的效应,就像蛋白质的折叠一样。你无法准确预测它,也不能真正地控制它,除非用一些生硬的方式,比方说抑制动物体内的一种,使他们必须依赖某种规定的食物维生。但一般说来,行为效应根本是超出人类理解范围之外的。你不能看了一组DNA序列后就预测行为,那是办不到的。

    而这种情况使得吴的DNA研究仅纯粹是实验性的。它类似一种修补性的工作,就像一名现代的工匠要修复一个非常古老的钟一样,几乎是在处置一样来自古代的东西,某种用古代的材料、按照古代的法则做成的事物。你无法确定活动的原理,在漫长的时间流程中,它已被进化的力量修整、改造过不知多少次了。因此就像一位工匠把钟修好后再看看它是否走得较准确一样,吴也要作些修整,然后再看看那些动物是否会表现得更规矩些。他也只打算纠正那些恶劣的行为:肆无忌惮地撞击电网栅栏,或在树干上摩擦皮肤上的伤口。就是这些行为的研究又让他再次回到制图板前。

    他的科学知识到底是有限的,这使他对公园里的恐龙产生一种神莫测的感觉。他从来无法真的确定,公园内这些动物的行为是否具有真正的准确性,它们是否真的就像远古的恐龙那样在行动呢?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永远都不可能有答案。

    虽然吴从不承认这点,但是恐龙正在繁衍的事实却是对他工作成果的一种高度确认。一只在繁殖的动物最具有根本性的说服力;它说明吴已将各方面准确地组合起来了。他复制出了千百万年前的一种动物,复制的准确度那么高,使得那些动物竟然能繁殖出下一代。

    尽管如此,他望着外面的恐龙,还是被它们那种执拗的行为搞得心烦意乱。恐龙是聪明的,而聪明的动物很快就会厌烦的,且它们还会筹画安排,以及。

    哈丁从马康姆的房间来到玄关。“爱莉在哪里?”

    “还在外面。”

    “还是叫她进来吧,恐龙已经离开天窗了。”

    “什么时候离开的?”吴问道,一边走向门口。

    “刚走没多久。”哈丁说。

    吴突然打开正门。“爱莉!进来,快!”

    她回头看看他,觉得纳闷。“这里没问题,一切都控制住了……”

    “快回来!”

    她摇摇头。“我知道该怎么办。”爱莉说。

    “快进来,爱莉,该死!”

    马尔杜不喜欢吴站在那里让大门开着。正当他要说这话的时候,突然间他看到一个影子从上面落下来,他马上意识到发生什么事了。吴的整个身体被猛拉到门外,马尔杜听到爱莉惊叫起来。他跑到门口,向外望去,只见吴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他的身体已被巨爪撕开,那只恐龙正使劲地掀动头部,撕扯着吴的肠子,尽管吴还没咽气,还吃力地伸手来想将它巨大的头推开。他就这样活生生地被恐龙吞食着。这时爱莉停止了喊叫,开始沿着栅栏的内侧奔跑,马尔杜使劲地将门关上,吓得头晕目眩。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眼之间!

    哈丁问:“它是从屋顶上跳下来的?”

    马尔杜点点头。他走到窗前,向外望去,他看到栅栏外的三只恐龙正各自跑开。但他们没有去追爱莉。

    他们在往回走,向游客中心跑去。

    葛兰来到维修楼旁,凝视着雾蒙蒙的前方。他可以听见恐龙的吼声,他们似乎越来越靠近了。这时他能见到它们的身影从他面前跑过。他们正向游客中心跑去。

    他回头看着金拿罗。

    金拿罗摇摇头,表示不同意。

    葛兰靠过去,在他耳边低语:“别无选择。我们只有打开电脑。”

    葛兰起身向雾中走去。

    一会儿以后,金拿罗随即跟上。

    爱莉没有停下来思考。当恐龙跳进栅栏向吴进攻时,她恰好转过身来,然后便立刻全力向旅馆的另一头跑去。在栅栏和旅馆之间有一片十五英尺宽的开阔地。她奔跑着,听不到恐龙在追赶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