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7 部分阅读

    “狗娘养的,”马尔杜看着显示幕说道,“我毕竟还是打中了它。”他转身对金拿罗说:“它经过一小时后才感到麻药的威力。”

    亨利·吴皱着眉头看着显示幕。“可是在那种地方,它会淹死的……”

    “它不会淹死的,”马尔杜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难制服的动物。”

    “我想我们得去把它弄出来。”阿诺说道。

    “我们会去的。”马尔杜说道。他的回答听起来丝毫没有兴奋的意味。

    “那是只珍贵的动物。”

    “我知道它是只珍贵的动物。”马尔杜说。

    阿诺转向金拿罗。在这个胜利的时刻,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我早就跟你说过,”他说道,“公园现在完全恢复正常了。无论马康姆的数学模式预测会发生什么事,我们已经再度控制全局了。”

    金拿罗指着阿诺后面的显示幕问道:“那是什么?”

    阿诺转过身去。那是显示幕上的系统状态窗口。通常它总是一片空白,阿诺很惊讶地看到它此刻正闪着黄|色信号:辅助电力过低。刚开始,他根本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辅助电力会过低?他们用的是主电力,不是辅助电力啊。他以为这也许只是对辅助电力状况的例行俭查,比方说对燃料箱的燃料量或蓄电池电量的检查……

    “亨利,”阿诺对吴说,“你看这个。”

    吴说:“你为什要采用辅助电力?”

    “我没有啊!”阿诺回答道。

    “不过看起来你是用了。”

    “这不可能。”

    “把系统运转情况记录印出来。”吴说道。运转记录可以表明系统在最近几个小时内的状况。

    阿诺按下一个键钮,他们听到房间的角落里印表机发出轻微的响声。吴走过去。

    阿诺目不转睛盯着显示幕。窗口里闪烁的黄|色信号变成了红色信号:辅助电力中断。数字从二十开始往回倒数。

    “究竟是怎么回事?”阿诺说道。

    丁姆小心翼翼地顺着泥泞的小路往前走了几步,来到阳光下。他探头从瀑布边上往外看了一眼,发现霸王龙侧身躺着,漂浮在下方的水潭里。

    “我希望它死了。”莉丝说道。

    丁姆看得出来它并没有死:霸王龙的胸部还在起伏,一条前腿正一阵阵抽摇着。不过它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时丁姆看到它的头顶上插着一枚白色的麻药弹,就在耳朵紧贴面部的地方。

    “它被麻药弹射中了。”丁姆说道。

    “太好了,”莉丝说道,“它差点把我们都吃了。”

    丁姆观察着霸王龙吃力呼吸的样子。不知怎地,他看到这只庞然大物落到这种田地,心里竟然很不舒服。他不希望它死去。“这不能怪它。”他说道。

    “哦,当然要怪它,”莉丝反驳道。“它差点吃了我们,你还说不能怪它。”

    “它是食肉动物,它只是做了件对它来说很平常的事。”

    “假如你现在到了它的肚子里,”莉丝控告道,“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突然间,瀑布声起了变化。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逐渐变轻变弱,轰响的水越来越小,到后来竟成了滴滴答答的一股小水流……

    接着,水流便停止了。

    “丁姆,瀑布没有了。”莉丝说道。

    此刻只有一滴一滴的水珠在往下掉,就像水龙头没有关紧一样。瀑布下的水潭恢复了平静。他们几乎是站在顶上,往一个放满了机器的凹陷处看着;这个凹陷处简直像个洞|岤。

    “瀑布应该不会停啊。”莉丝说道。

    丁姆摇摇头。“一定是电力的关系……有人把电关掉了。”他们身后的抽水机和过滤器也一个接一个停止了运转,灯光熄灭了,机器也安静下来。接着螺线管发出“铮”地一声,标有维修○四字样的门慢慢转动起来,打开了。

    葛兰走了出来,在亮光中眨着眼睛。他说道:“干得好,孩子们。你们把门打开了。”

    “我们什么也没做。”莉丝说道。

    “停电了。”丁姆说道。

    “别管它,”葛兰说道。“你们来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阿诺惊愕地看着。

    监视幕的画面一个接一个地消失,灯光也熄灭了,控制室一下子陷入一片漆黑混乱中。每个人开始惊叫起来。马尔杜拉开窗,让光线透射进来,吴将输出资料拿过来。

    “看看这个。”吴说道。

    时间事件系统情况

    五点十二分四十四秒安全一关闭运转

    五点十二分四十五秒安全二关闭运转

    五点十二分四十六秒安全三关闭运转

    五点十二分五十一秒关机命令关闭

    五点十三分四十八秒启动命令关闭

    五点十三分五十五秒安全一启动关闭

    五点十三分五十七秒安全二启动关闭

    五点十三分五十九秒安全三启动关闭

    五点十四分○八秒启动命令启动——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十八秒监视——主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十九秒保密——主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二十二秒命令——主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二十四秒实验室——主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二十九秒远程通讯——VBB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三十二秒简图——主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三十七秒视图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四十四秒控制情况检查运转——辅助电力

    五点十四分五十七秒警告:栅栏情况〖NB〗运转——辅助电力

    九点十一分三十七秒警告:辅助燃料20%运转——辅助电力

    九点三十三分十九秒警告:辅助燃料10%运转——辅助电力

    九点五十三分十九秒警告:辅助燃料1%运转——辅助电力

    九点五十三分三十九秒警告:辅助燃料0%关闭

    吴说:“你是今天清晨五点十三分关机的,你再次开机时所用的是辅助电力。”

    “天哪!”阿诺说了一声。显然地,关机之后主电力就一直没有恢复。他重新启动的时候,用的只是辅助电力。阿诺纳闷着,这事太蹊跷了,但他猛然又意识到,那其实是正常的。事情本来就应该这样。这是完全合理的:辅助发电机先发动起来,它是被用来启动主发电机的,因为主发电机需要相当的电量才能启动。这个系统当初就是这样设计的。

    不过,阿诺以前从来没有关掉过主电力,因此控制室的电灯和显示幕又亮起来的时候,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主电力并没有恢复。

    可是它确实没有恢复,而且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他们搜寻霸王龙,不停地忙这忙那的时候,公园里一直只靠着辅助电力在运转。这可不太妙。事实上,他现在才开始想到这究竟会带来什么后果。

    “这一行是什么意思?”马尔杜指着表格问道。

    五点十四分五十七秒警告:栅栏情况〖NB〗运转——辅助电力〖AV○九〗

    “这是说系统情况警告被传送到控制室的监视幕上,”阿诺说道。“是关于栅栏的。”

    “那么你看到那个警告了吗?”

    阿诺摇摇头。“没有。我那时一定是在跟你通话,你在野外嘛。反正没有,我没见到。”

    “那么,‘警告:栅栏情况‘意味着什么?”

    “这个我并不清楚,可是我们用的是辅助电力,”阿诺说道。“辅助发电机的电流强度不足,不能给电网栅栏供电,所以栅栏的电就自动停掉了。”

    马尔杜怒气冲冲地说道:“你是说电网栅栏的电流被切断了?”

    “是的。”

    “所有的栅栏都没电?从清晨五点直到现在?这五个小时内一直没电?”

    “是的。”

    “包括迅猛龙围场?”

    阿诺叹了口气回答道:“是的。”

    “老天爷!”马尔杜说道。“五个小时。那些恐龙可能全跑出来了。”

    就在这时,他们听到远处某个地方传来一声尖叫。马尔杜开始飞快地分配任务,同时在室内转了一圈,把无线电分发给大家。

    “阿诺先生去维修楼把主发电机打开。吴博士,你留在控制室。除了阿诺,只有你会操作电脑。哈蒙德先生,你回度假旅馆。不要跟我争,现在就去。把大门锁上,跟他们待在一起,等我的消息。我去帮阿诺对付迅猛龙。”他又转身问金拿罗:“你还想再去冒险吗?”

    “不太想去。”金拿罗回答道。他的脸色十分苍白。

    “好吧,那你就跟其他人一起去度假旅馆吧。”马尔杜回过身去。“就这样,各位,开始行动。”

    哈蒙德嘀咕着说道:“可是你准备怎样对付我的宝贝动物?”

    “哈蒙德先生,现在问题不在这里,”马尔杜说道。“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会怎么对付我们。”

    他走出门,急忙穿过大厅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金拿罗紧紧地跟着他。“改变主意了?”马尔杜大声吼道。

    “你也许需要有人帮忙。”金拿罗说道。

    “可能。”马尔杜走进挂着管理员牌子的房间,拿起灰色的肩扛式发射器,打开桌子后面的墙上的一块嵌板,里面有六个弹匣,六颗霰弹。

    “这些恐龙麻烦的地方,”马尔杜说道,“就是他们具有分散的神经系统。即使直接打中了大脑,

    他们也不会马上死去。此外,他们的体格健壮;粗厚的肋骨使子弹很难打到心脏、四肢或后腿或臀部也不容易瘫倒。出血慢,死得也慢。“他把弹匣一个个打开,装进霰弹。他又将一根有网眼的皮带扔给金拿罗。”把这个系上。“

    金拿罗系紧皮带,马尔杜把霰弹递给他。“我们现在只希望能驱散他们。可惜我们只有六颗霰弹,而那个围场的迅猛龙却有八只。我们走吧。紧紧跟着我,霰弹可全在你身上。”

    马尔杜走出房间,跑步穿过走廊,一边从阳台看着通往维修楼的小路。金拿罗喘吁吁地跟着他跑。

    他们来到底楼,穿过玻璃门,马尔杜突然间站住不动了。

    阿诺背对着维修楼站在那里,三只迅猛龙正向他靠近。阿诺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一边冲着它挥舞棍子,一边大喊大叫。迅猛龙成扇形向他包围过来,一只在中间,两只在两边,向他慢慢逼近。他们的步调一致,动作娴熟。金拿罗不禁哆嗦了一下。

    他们是群体行动。

    马尔杜早已蹲在地上,把发射器抵住肩膀。“装弹。”他说道。金拿罗把霰弹装入发射器背面,发射器发出一阵叽叽的电器声。没有任何反应。“天哪,你把它装反了。”马尔杜说道,他将枪管侧过来,把霰弹倒进金拿罗手里。金拿罗又把它装了进去。正当迅猛龙对着阿诺狂吼时,突然一声爆炸,左边的那只恐龙被炸得血肉横飞,它的躯体的上半部飞到了空中,血水四溅,就像有人把西红柿在墙壁上砸烂了一样;下半部的身子瘫倒在地,四肢乱蹬乱踢,尾巴拍打着。

    “那会使它的同伴清醒过来。”马尔杜说道。

    阿诺向维修楼的门口跑去。迅猛龙转身向马尔杜和金拿罗这边扑来。他们向他们俩逼近。远处,好像是从度假旅馆那边,传来了几声尖叫。

    金拿罗说道:“这可能会成为一场灾难。”

    “装弹药。”马尔杜命令道。

    亨利·吴听到了爆炸声,便朝控制室的门口望去。他绕过控制台,然后停下了脚步。他想出去,但他知道他应该留在控制室内。如果阿诺能使电力恢复。即使只有一分钟也可以。那么吴就可以重新启动主发电机。

    他必须待在房间里。

    他听到有人在尖叫,好像是马尔杜的声音。

    马尔杜感到脚踝处扭了一下,接着便跌下了堤防。他一触及地面后,赶忙起身就跑,回过头时,刚好看到金拿罗正朝相反的方向跑进了树林。迅猛龙不理会金拿罗,只对马尔杜紧追不舍。它们离他已不到二十码,马尔杜一边跑一边放声大叫,同时心里怀疑他还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因为他知道,也许不到十秒钟他们就能赶上他。

    十秒钟。

    也许更快。

    哈丁替马康姆注射吗啡时,爱莉必须帮助马康姆将身体翻过来。马康姆呻吟一声,瘫倒床上。他好像渐渐变虚弱了。他们从无线电话中听到尖锐的叫声,还有游客中心传来的沈闷爆炸声。

    哈蒙德走进房间问道:“他怎么样了?”

    “他的情况还算稳定,”哈丁说道。“神志有点不清。”

    “我根本没有,”马康姆说道,“我清醒得很。”他听了一会儿无线电话。“外面好像发生了战争。”

    “迅猛龙跑出来了。”哈蒙德说道。

    “真的?”马康姆问道,他的呼吸十分微弱。“这种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呢?”

    “系统故障了。阿诺没有注意到我们用的只是辅助电力,所以栅栏的电被切断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

    “见鬼去吧,你这个目空一切的混蛋。”

    “如果我记得没错。”马康姆说道,“我曾预言栅栏并不可靠。”

    哈蒙德叹了口气,重重地坐在椅子上。“他妈的见鬼,”他摇着头说道:“相信你一定注意到了,我们在这里尝试的,事实上只是一种极为单纯的想法。几年前我和我的伙伴认为可以用一种已经绝种的动物的DNA进行无性生殖,并培养它。我们觉得这个主意很奇妙,可以说是一种时空旅行。世上绝无仅有的时空旅行。也可以说,是让它们复活。因为这件事太令人心动了,而且成功的可能性很大,我们就决定着手去实现它。我们弄到了这个小岛,就开始了行动。整个事情就这么简单。”

    “简单?”马康姆反问道。他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力气,竟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说简单?我本以为你是个十足的白痴,看来你比我原先想像的更愚蠢。”

    爱莉嘴里喊道:“马康姆博士。”并企图让他重新躺下,可是马康姆根本不理她。他指着无线电话,这时它还发出一阵阵的喊叫声。

    “那么,外面发生的又是怎么回事?”他问道。“那就是你的简单想法。简单。你创造了新的生物,可是你对它们却一无所知。你的吴博土甚至不知道他创造出来的东西叫什么。他没时间去操心‘这玩意叫什么‘这类的小事,更不会去操心它是什么样的动物。你们在一段短短的时间内创造出许多这样的动物,你们根本不去了解它们,却指望它们会听命于你们,为你们效劳;只因为你制造了他们,你们就理所当然地以为,你们是它们的主人了。你们忘了,它们有自己的生命,有自己的智慧,它们也许不会听命于你们;而且你们也忘了,你们对他们的了解有多么缺乏,你们想做你们轻率地称作简单的事情时,又是多么无能为力……哦,天啊……”

    他倒了下去,咳嗽起来。

    “你知道科学力量出了什么问题吗?”

    马康姆继续说道,“这是一种被继承的财富。你也知道那些生来有钱的人都是些怎样的饭桶。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真理。”

    哈蒙德问道:“他在说什么?”

    哈丁做了个手势,表示他神志不清。马康姆的眼睛瞄了他一眼。

    “我来告诉你,我在说什么。”他继续说道。“大多数的力量要求希望得到它的人付出许多实实在在的代价,例如必须经过一段学徒期及许多年的刻苦修。无论你想得到哪种力量:当上公司总裁、空手道黑带级、宗教领袖,不论你追求的是什么,你都得投入时间、训练和努力。你必须放弃许多东西才能获得它。这种力量对你一定是至关重要的,而且你一旦获得,这种力量就为你所有了。你不会失去它:它跟你同在,因为这其实是你刻苦训练的成果。

    “在这个过程中,有趣的是,一旦某个人获得了赤手空拳就能把人打死的力量,他同时也能够做到不轻易使用这种力量;也就是说,这种力量带有一种内在的控制力。获得力量的训练同时改变了你,使你不致滥用力量。

    “不过,科学力量就像继承的财富一样:它不是透过苦练获得的。你只要阅读就能知道别人所做的事情,然后就可以采取下一个步骤。你可以在很年经的时候就采取行动,你可以飞快地长进,不需要几十年的修。没有人会控制你:过去的科学家你可以不予理睬,在大自然面前也不必感到卑微。这其中只存在着一种快速致富、尽速成名的哲学。欺骗、谎言、歪曲。这些都没有关系。对你,对你的同事都没关系。没有人会批评你,没有人会有任何标准。大家都在努力做一件事: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而且快速地完成它。

    “因为你可以站在伟人的肩上,所以你可以很快地成功。你甚至还不十分清楚干了些什么,就已经发表了报告,申请到专利,还把它卖给别人。而买主接受的训练比你更少,他只是买下这种力量,就像买任何商品一样。他甚至认为根本没有必要作任何训练。”

    哈蒙德问道:“你们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爱莉点点头。

    “可是我根本不明白。”哈蒙德说道。

    “说得简单一点就是,”马康姆往下说道:“一名空手道高手不会赤手空拳去杀人。他不会大发雷霆,把自己的妻子杀了。杀人的人是那些没有经过训练、没有任何约束的人;他买下这些力量就好像在周末夜市买下拍卖商品一样。而科学所助长和允许的就是这种力量,那也就是为什么你认为建造一个像这样的地方是十分简单的事。”

    “这确实很简单啊。”哈蒙德坚持说道。

    “那么为什么会出问题呢?”

    约翰·阿诺内心紧张万分,头昏脑胀地撞开了维修楼的门,一步跨了进去,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天哪,这么黑。他早该想到这里没有灯的。他感觉到里面阴凉的空气,下面的两层楼像一个巨大的洞|岤似地。他必须找到小通道,而且必须十分小心,否则他会跌断脖子的。

    通道在哪里?

    他像个瞎子一样到处摸索,最后他意识到这只是在白费力气。不管怎样,他得让外面的光线照射进来。他走到门边,将门拉开四英寸。光线足够了,可是如何才能让门这样开着呢?他立即脱下一只鞋子,把它塞在门缝里。

    他可以很清楚看见那条狭窄的通道了,于是走了过去。他踩在波状金属板上,听到两只脚的脚步声不同,一只响,一只轻。不过,至少他能看清楚了。通往楼下发电机的楼梯就在前面,再走十码就到了。

    突然又是一片黑暗。

    光线没有了。

    阿诺回头朝门口看去,发现光线被一只迅猛龙的身躯挡住了。它低着头,仔细地嗅着那只鞋子。

    亨利·吴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他用手在电脑控制台上摸了一遍,又摸摸显示幕。他不停地动着,紧张得都快发疯了。

    他又想了一遍他要做的每一个步骤。他的动作一定要迅速,第一个显示幕亮了之后,就按。

    “吴!”无线电话嘶嘶响了起来。

    他一下把它抓起来。“是我,我在这里。”

    “那该死的电有没有来?”那是马尔杜的声音。他的声音很怪,听起来很空洞。

    “没有。”吴回答说。他笑了,他很高兴马尔杜还活着。

    “我想阿诺已经到维修楼了,”马尔杜说道。“以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你在哪里?”吴问道。

    “我被围堵起来了。”

    “什么?”

    “被围堵在该死的管子里,”马尔杜说道:“现在我可很受欢迎喔。”

    更确切地说,应是被卡在管子里了,马尔杜这么想着。游客中心的后面放着一大堆排水管,他跑到离他最近的一根,跌跌撞撞地钻了进去,简直可怜透了。直径一公尺的管子,他正好能钻进去,但是迅猛龙无法跟着他进去。

    至少,在他把其中一只迅猛龙的腿射伤之后,他们是不会进来的。那只发着恶臭味的家伙离管子太近,随后它就嗥叫着逃走了,它的同伴现在也不敢造次。他惟一的遗憾是还没有等他的鼻子在管子那头出现,他就扣动了扳机。

    不过他也许还有机会,因为管子外面还有三、四只迅猛龙在围着他咆哮怒吼。

    “没错,你是很受欢迎。”他对着无线电话说道。

    吴问道:“阿诺有无线电话吗?”

    “恐怕没有,”马尔杜说道。“你就坐下来静候结果吧。”

    他刚才没看到管子的另一头是什么样子。他太急着钻进来了。现在他没办法回头。他被卡得太紧了。他惟一的希望是那一头最好不通。天哪,他可不喜欢让那些杂种来咬他的屁股。

    阿诺沿着狭窄的通道往前走去。迅猛龙离他几乎不到十英尺远,在黑暗中它悄悄地向他这边靠近。

    阿诺听见它可恶的脚爪在金属板上走动时的卡答声。

    可是阿诺走得很慢。他知道迅猛龙可以看得很清楚,不过通道的铁栅那种陌生的味道使它行动小心谨慎。他这种小心谨慎的习惯是他惟一的求生机会。阿诺想道,只要他能走到楼梯口,来到楼下……

    因为他非常确定迅猛龙不会爬楼梯,当然更别说是狭窄、陡直的楼梯了。

    阿诺匆勿回头瞥了一眼。楼梯离他只有几英尺远了,只要再走几步……

    终于到了!他伸出手摸到了栏杆,开始急忙地走下几乎垂直的楼梯。他的脚碰到了平坦的水泥地。

    迅猛龙在二十英尺高的通道上失望地嗥叫着。

    “太可惜了,伙计。”阿诺说道,转过身去。辅助发电机现在离他很近。虽然光线如此昏暗,只要再往前走几步,他就能看到了……

    突然间,他身后响起一个沈闷的声音。

    阿诺转过身去。

    迅猛龙就站在水泥地上吼叫。

    它跳下来了。

    他急忙想找件武器,但突然发现自己被仰面推倒在水泥地上,有个沈重的东西压住它的胸口,使他喘不过气来。他知道这只迅猛龙正站在他身上,他感到它那巨大的爪子刺进他胸口的肉里,闻到在他身前摇动的嘴里呼出的臭气,他张开嘴巴发出了惨叫声。

    爱莉手里拿着无线电话,仔细地听着。刚才又有两名工人进了度假旅馆,他们好像知道这里比较安全。不过这几分钟内还没有人进来,外面似乎也安静下来了。无线电话中传来了马尔杜的声音:“过多久了?”

    吴答道:“四、五分钟。”

    “阿诺照理应该办完事了才对,”马尔杜说道,“如果他有在办事的话。你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吴回答说。

    “有金拿罗的消息吗?”

    金拿罗按了按钮:“我在这里。”

    “你到底在什么地方?”马尔杜问道。

    “我要去维修楼,”金拿罗说道。“祝我好运。”

    金拿罗蹲伏在树丛中,仔细听着四周的动静。

    金拿罗看到前面有一条通往游客中心的林荫道路。他知道维修楼就在他东边的某处。他听到树林中的小鸟在啁啾,看到淡淡的薄雾在飘动。一只迅猛龙大吼一声,听起来与这边还有段距离,是从他右边传来的。金拿罗开始行动,他离开道路,钻进了树林。

    愿意冒险吗?

    不怎么愿意。

    确实,他是不愿意。但是金拿罗觉得他有个可行的计画,或者说,至少是一种成功的可能性。如果他正在主要大楼的北侧,就可以从后面靠近维修楼。迅猛龙可能都在南侧其他的建物边。他们总不至于躲在丛林里吧。

    至少,他希望是如此。

    他蹑手蹑脚地向前移动,尽可能不发出声音,但还是听到自己发出了许多响声。他感到自己的心在怦怦直跳,于是强迫自己放慢脚步。树林十分稠密,他看不清前方六、七英尺以外的地方。他开始担心自己根本找不到维修楼。就在这时,他越过右边的棕榈树梢,看到了维修楼的屋顶。

    他从侧边绕过去慢慢向屋子靠近。他找到了门,把它打开,走了进去。里面很黑,他的脚绊到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只男人的鞋子。

    金拿罗皱皱眉头,他撑开门,继续往里走。前方出现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他突然想起来他其实并不知道该往哪里走,而且他的无线电话也忘了带在身边。

    他妈的!

    也许维修楼里的某个地方会有无线电话,或者只要他找到发电机就可以了。他知道发电机是什么样子,它可能在下面的楼层。这时他发现了一个通往下面的楼梯。

    下面更黑,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沿着管子摸索着向前移动,两只手往前伸出,以防有东西撞到头。

    他听到一声动物的嗥叫,吓得停住了脚步。他凝神细听,可是声响没有再出现。他悄悄地向前移动。突然有什么东西滴到他的肩膀和裸露的手臂上。这东西像水一样,还是温热的。他在黑暗中摸了一下。

    黏糊糊的。他闻了一下。

    是血。

    他抬起头,看到迅猛龙就站在管子上,离他的头顶只有几英尺。血从它的嘴巴里一滴一滴往下掉。

    金拿罗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超脱感,他想恐龙是不是受伤了。然后他跑了起来,可是迅猛龙跳到它的背上,把他推倒在地上。

    金拿罗强壮有力,他使劲一堆,把迅猛龙推开了,随后在水泥地上往旁边一滚。他转过身来,看到迅猛龙侧身倒在地上喘着气。

    没错,它受伤了。它的腿上有伤,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杀了它。

    金拿罗赶紧爬起来,想找件东西当作武器。迅猛龙还在地上喘息。他拼命地想找个东西。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来当作武器。等他转身一看,迅猛龙不见了。

    它发出一声怒吼,这吼声在黑暗中回汤。

    金拿罗伸出双手摸索着,在原地转了一圈。突然间,他的右手感到一阵锥心的疼痛。

    是牙齿。

    它在咬他。

    迅猛龙头一扭,唐纳·金拿罗被提到空中,接着掉到了地上。

    马康姆躺在床上,浑身被汗水浸透了。他听到无线电话卡答一声响了。

    “有消息吗?”马尔杜问道。“你有消息吗?”

    “没有任何消息。”吴说道。

    “见鬼。”马尔杜说道。

    无线电话静止了一会儿。

    马康姆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等不及想听听他有什么新计画。”

    “我希望,”马尔杜这时说道,“大家都去旅馆,重新聚在一起,可是我不知道怎样去那里。”

    “游客中心前停着一辆吉普车,”吴说道。“如果我把车开过来,你能上来吗?”

    “也许能。可是你不能离开控制室啊。”

    “反正我在这里什么事也做不成。”

    “确实是如此,”马康姆说道。“控制室里没有电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控制室。”

    “好吧,”马尔杜说道,“我们试试看吧。情况好像不太妙。”

    马康姆躺在床上说道:“说得对,是不太妙。看来好像灾难临头了。”

    吴说道:“迅猛龙会跟着我们跑的。”

    “现在我们还是较占优势,”马尔杜说道:“开始进行计画吧。”

    无线电话接着被关掉了。马康姆闭上眼睛,缓缓地吸气,集中全身的力气。

    “放轻松,”爱莉说道,“别紧张。”

    “你知道我们在这里谈的是什么,”马康姆说道。“所有那些想控制的企图……我们说的是已有五百多年历史的西方人的看法。这些看法早就出现了,当时义大利的佛罗伦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城。科学最基本的观点。就是以另一种新方式来重新看待现实,它是客观的,它不取决于你的信仰或国籍,是合理的。这种观念在当时很新鲜,令人振奋。它使人们对未来充满希望,并结束了几百年来古老守旧的中世纪制度。在科学面前,中世纪的封建政治,宗教教义和可恶的迷信土崩瓦解了。但是,事实上这根本是因为中世纪这个时代本身已无法再持续下去。它经济落后,不尚理性,不能适应当时正兴起的新潮流。”

    马康姆咳嗽起来。

    “可是现在,”他继续说道,“科学已成为有几百年历史的信仰体系。跟在它之前的中世纪制度一样,科学开始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科学获得了太多的力量,因此它本身在应用上的界限开始明显地暴露出来。虽然,因为科学的作用,使得地球上多少亿的人们可以生活在一个小小的世界里,可以聚集在一起,可以相互联系沟通。但是,科学不可能替我们决定该如何对待这个世界,或者该如何生活。科学可以研究出一个原子炉,但却不能告诉我们不要去建造它;科学可以研制出杀虫剂,但却不能告诉我们不要使用它。因此,我们的世界有许多至关重要的方面受到了污染。空气、水,还有土地。全是因为科学无法控制。”他叹了口气。“这一切对个人来说都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一阵沈默。马康姆躺在床上,双眼闭着,他的呼吸显得十分吃力。谁也没有吭声,爱莉觉得马康姆好像是睡着了。突然间,他猛然坐了起来。

    “同时,科学原有的理性知识方面的正当理由也逐渐消失了。自牛顿和笛卡尔以来,科学显然为我们带来了可以控制一切的前景。科学自以为凭着它对自然规律的认识,最终可以控制所有的一切。但是到丁二十世纪,这种说法完全被破解了。首先,海森伯格的‘测不准原理‘对我们所能了解的逊原子编者按:Subatom,指形成原子的质子与电子世界设立了限制。我们说,那没关系,反正我们有人生活在逊原子世界中。后来,高德尔的定理对数学这种科学的形式语言作了类似的限制。数学家们过去一直以为,他们的语言有一种特别的、本质上的可靠性,这种可靠性源自逻辑定理。现在我们总算知道了我们称之为’推理‘的东西其实只是一场随心所欲的游戏。它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与众不同。

    “浑沌理论证明了这种无法预测性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所固有的,就像暴风雨是无法预测的一样。因此几百年来,科学所提供的那种宏伟前景。控制一切的梦想。在我们这个世纪破灭了。随之消失的还有那些正当的理由,那些科学所作所为的全部依据。让我们听听它是怎么说的。科学总是在说,它目前也许还不是无所不知,但将来会的,最后会的。但是现在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毫无根据的自吹自擂,就跟一个孩子因为相信自己会飞而从楼上跳下来一样愚蠢,一样大错特错。”

    “这话说得太偏激了。”哈蒙德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我们正亲眼目睹科学时代的结束。科学和其他过时的制度一样,正在毁灭自己。随着它的力量越来越强,它已显示出没有能力可控制自己的这种力量。因为现在这个时代,事物皆飞快地变换着。五十年前,人们还在为原子弹而如痴如狂,那就是力量,没有人认为还会有比这更有威力的东西。然而,只过了十年,我们又有了遗传工程,遗传的威力比原子弹强得多。而且很快地人人都会运用它。它会出现在后花园园丁的工具箱中,会被应用于孩子们的实验中,也会出现在恐怖分子和独裁者的简陋实验室中。这样,每个人都会异口同声地问。我应该如何使用我的力量。而这正是科学认为它回答不了的问题。”

    “那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爱莉问道。

    马康姆耸耸肩膀说:“一种变化。”

    “什么样的变化?”

    “任何重要的变化都跟死亡一样,”他说道。“只有等你到了那里,你才能看到另一边是什么样子。”说完,他就闭上了眼睛。

    “这个可怜的人!”哈蒙德摇着头说道。

    马康姆叹了口气。“你知不知道,”他说道,“你,还有我们大家,有多大的可能性可以活着离开这个小岛?”

    第六章

    “系统的恢复被证明也许是不可能的。”

    伊恩·马康姆

    归来

    电动马达在嗡嗡旋转,货车沿黝黑的地下隧道急速前进。葛兰开着车,脚搁在车子底座上。隧道内没什么特殊之处,只有顶上不时会出现一个通风口,上面装有挡雨的遮蔽物,因此使透进隧道内的光线微乎其微。但他注意到不少地方有表面硬结了的白色动物粪便,显然很多动物来过这里。

    莉丝坐在他身边,用手电筒照向后方,那里躺着一只迅猛龙。“为什么它呼吸有困难?”

    “因为我替他注射了麻醉剂。”他说着。

    “它会死吗?”她问道。

    “我希望不会。”

    “我们为什么要把它抓来?”莉丝又问。

    “为了向控制室的人证明,恐龙确实在繁殖。”葛兰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正在繁殖呢?”

    “因为这是一只幼龙,”葛兰说道。“而且是一只雄性的幼龙。”

    “是吗?”莉丝说道,一边顺着手电筒的光柱审视着它。

    “是的。现在将手电筒往前照,可以吗?”他伸出手腕,将手表转向她。“现在几点钟了?”

    “现在……十点十五分。”

    “好。”

    丁姆说:“这表示我们要联络上那艘船,只剩四十五分钟了。”

    “我们应该靠近了,”葛兰说道。“我估计现在我们应该到游客中心了。”他虽然有十分的把握,但他感觉到隧道正在慢慢向上爬升,将他们带回地面,而且。

    “哇!”丁姆叫了起来。

    他们以惊人的速度一下子冲进了充满阳光的世界中。轻盈的雾气在飘浮,遮蔽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建筑物,使它显得若隐若现。葛兰马上认出这就是游客中心。他们径直来到车库的门口。

    “哇!”莉丝叫道。“我们到了!哇!”将车子停到车库时,她正在座位上蹦蹦跳跳的。车库的一面墙堆放着兽笼。他们将那只迅猛龙放进一个笼子,还给他一碟水。接着他们沿通往游客中心底层入口处的台阶拾级而上。

    “我要吃个大汉堡!还要炸薯条,巧克力牛奶冰淇淋!不要再管什么恐龙了,哇!”他们来到玄关前面,打开了大门。

    他们一下子都愣住了。

    在游客中心的玄关内,玻璃门已被砸碎,灰蒙蒙的冷雾飘过空空如也的大厅。一块写有当恐龙统治地球的时候的牌子从一条铰链上垂下来,在风中摆汤着,吱嘎作响。那只硕大的机器霸王龙已被掀翻在地上,四脚朝天,内部的电路与金属零件都暴露在外面。他们透过玻璃看到了一排排的棕榈树在雾中若隐若现。

    丁姆和莉丝挤缩在安全守卫的金属桌前面。葛兰拿起守卫的无线电话,试了所有的频道。“喂,我是葛兰。有人在吗?喂,我是葛兰。”

    莉丝看着守卫的身体,他正躺在右边的地板上。除了它的腿和脚,她什么也没看到。

    “喂,我是葛兰,喂。”

    莉丝探出身子,在桌子的四周仔细察看着。葛兰拽住她的袖子,“嘿,别这样!”

    “他死了吗?地上是什么东西?血吗?”

    “是的。”

    “怎么不像真的血那么红?”

    “你有毛病啊。”丁姆说道。

    “什么叫作‘有毛病‘?我才没有呢。”

    无线电话卡答一声响了。“我的天啊,”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葛兰,是你吗?”

    接着是:“亚伦?是亚伦吗?”那是爱莉在说话。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