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6 部分阅读

    ,”莉丝说道。“它可能死了,或是出了什么事。”

    “我想它一定安然无恙。”

    “我不知道它会不会让我骑在它的背上。”她叹了口气,在暖洋洋的太阳下昏昏欲睡。“骑在拉尔夫身上一定很有趣。”

    丁姆问葛兰:“还记得在剑龙区那里吗?昨天夜里?”

    “记得。”

    “你怎么会问起他们是以青蛙的DNA杂交变型的?”

    “因为它的繁殖方式,”葛兰回答道,“他们无法解释恐龙为什么正在繁殖,因为他们对恐龙进行了辐射,而且他们都是雌性的。”

    “对。”

    “不过,大家都知道辐射不完全可靠,可能不会起作用,我相信这点终究会弄明白的。但还有一个问题,恐龙都是雌性的;既然都是雌性的,他们怎么能够繁殖呢?”

    “当然,在动物王国里,有性生殖的存在形式五花八门,各式各样都有。”

    “丁姆对性总是很感兴趣。”莉丝说道。

    他们俩谁也没有理睬她。“比方说吧,”葛兰说道,“许多动物的有性繁殖并没有我们所说的性茭过程。雄性动物先释放出一种内含精子的精囊,雌性动物再把它叨起来。这类交流并不需要雌雄两性的身体具有相当大的差异性,这与我们通常想像的不一样。有些动物两性在外观上的差异不像我们人类那么明显。”

    丁姆点点头。“可是青蛙呢?”

    葛兰突然听到头顶的树上传来尖叫声。短角龙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使树枝不停地晃动。霸王龙硕大的脑袋从左岸的树枝中拱出来,冲着皮筏张牙舞爪。莉丝惊恐万分,尖叫起来。葛兰操起桨,把皮筏划向对岸,可是这段河面只有十英尺宽。霸王龙被密密麻麻的树枝藤蔓给缠住了,他用头又顶又撞,又扭又挣,最后,他大吼一声,使劲地把头缩回去。

    透过沿岸的树林,他们可以看到霸王龙庞大的身影正在向北方移动。它一定是想在沿岸茂密的树丛中找到一个缺口。短角龙都逃到对岸去了,他们失声叫着在树枝间上窜下跳。皮筏上,葛兰、丁姆、和莉丝束手无策地看着霸王龙再次企图冲过来。但是岸边的树林实在太厚太密了,于是霸王龙又继续往下游跑去,它抢在皮筏前面,再次把树枝撞得剧烈晃动起来。

    可是它还是没有成功。

    接着,它走开了,还是往下游跑去。

    “我恨死它了。”莉丝说道。

    葛兰靠在皮筏上坐着,心情极为紧张。要是霸王龙冲过来,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救他们的小命。河道很狭窄,跟皮筏差不多宽。他们就像是在隧道里行走似地。皮筏被湍急的水流推向前去,舷边不时擦到岸边的泥土。

    他看了一眼手表:快九点了。皮筏继续往下游飘去。

    “嘿,”莉丝说道,“你们听!”

    葛兰听到一声声嗥叫,其间不断夹杂着猫头鹰般的鸣叫声,这些声音从前面的河流拐弯处传来。他凝神细听,又听到了那种鸣叫声。

    “是什么声音?”莉丝问道。

    “我不知道,”葛兰答道。“不过一定不止一只。”他把皮筏划到对岸,抓住一根树枝让它停下来,嗥叫声又响起来了,接着又是一声鸣叫声。

    “听起来好像是一群猫头鹰。”丁姆说道。

    马康姆呻吟着问道:“还不到再给我用点吗啡的时候吗?”

    “时候还没到呢。”爱莉回答道。

    马康姆叹了口气问:“我们这里有多少水?”

    “我不清楚。反正水龙头里自来水很充足。”

    “不是的,我是说,储备了多少?有吗?”

    爱莉耸耸肩膀回答道:“一点也没有。”

    “到这层楼的每个房间里去,”马康姆说道,“把每个浴缸都放满水。”

    爱莉皱皱眉头。

    “还有,”马康姆继续说道,“我们有没有无线电话?水电筒?火柴?火炉?有没有这些东西?”

    “等一下我去看看。你以为要地震了?”

    “跟地震差不多,”马康姆说道:“马康姆效应必然带来突变。”

    “可是阿诺说所有的系统都在正常运转。”

    “这种事发生时就是这样。”马康姆说道。

    爱莉问道:“你认为阿诺不怎么样,是不是?”

    “他还可以。他是个工程师,吴跟他一样。他们俩都是技术人员,都没有才智。他们有的是我们称为‘小聪明‘的东西。他们看到的只是鼻子底下的一点情况。他们的思路狭窄,还美其名曰’注意力集中‘.他们看不到周围环境,也看不到将来的后果。这座小岛就是这样弄出来的。这是他们耍小聪明的结果。因为你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动物,同时希望它不要活蹦乱跳,或是逃跑。可是他们不明白这点。”

    “难道你不认为这是人的天性吗?”爱莉说道。

    “老天,当然不是。”马康姆说道。“那就像说早餐吃炒蛋和熏肉就是人性一样。那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这完全只是西方的一套,世界上其他许多地方的人,想到吃这些东西就会感到恶心。”他痛得紧皱眉头。“吗啡使我变得富有哲理了。”

    “你要喝点水吗?”

    “不要。我来告诉你工程师和科学家碰到的问题。科学家有一大套复杂漂亮的废话,说他们正在如何寻求了解自然的真谛。这没错,但这并不是他们的动力。没有人是因为受到像‘追求真理‘这种抽象概念的驱使而成为科学家的。

    “科学家一心想的其实只是如何成名,因此他们关心的是他们是否能弄出点什么名堂。他们从来不会停下来问问自己,他们是否应该做某件事。他们简单地把这方面的考虑贬为毫无意义。如果他们不这么做,其他人也会这么做的。他们认为发现是必然而且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他们只是想尽办法先走一步,这便是科学家的游戏。即使是理论科学的发现也是影响深远的、进攻性的、具渗透性的行动。它需要许多设备,而且将来确实会改变这个世界。例如粒子加速器造成地球的创伤,留下了有放射性的副产品。太空人把垃圾留在月球上,就像会有一些东西证明科学家的存在,表明他们有所发现。但是发现却总是对自然界的一种破坏,永远都是如此。”

    “科学家就希望这样。他们得运用他们的仪器,必须留下他们的影响。他们不能只做个旁观者,不能只是欣赏,他们不能只是适应自然秩序。这样他们是无法满足的。他们要制造一些不符合自然的、不寻常的事情。这就是科学家的工作,而现在我们倒是有群伙伴试着想变得符合科学呢。”他叹了口气,往后靠去。

    爱莉说道:“你不觉得你有点夸大其词。”

    “你们挖掘的那些洞|岤一年后变成什么模样了?”

    “挺糟糕的。”她承认道。

    “难道挖掘之后,没有重新进行栽种、没有使土地恢复原状吗?”

    “没有。”

    “为什么没有?”

    她耸耸肩说道:“我想是因为没有钱。”

    “难道你们有钱去挖掘,却没钱去修复?”

    “这个,我们只不过是在贫瘠的土地上工作。”

    “只不过是在贫瘠的土地上,”马康姆一边摇头,一边说,“只不过是一点垃圾;只不过是一些副产品;只不过是些副作用……我想让你知道,科学家就希望这个样子,他们要的就是副产品、垃圾、疤痕和副作用。这是使他们自己放心的一种方法,是科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它正日益成为一种灾难。”

    “那有什么对策吗?”

    “甩掉那些使小聪明的家伙,使他们不再掌握这种权力。”

    “可是那样的话,我们所有的进展都没有了。”

    “什么进展?”马康姆气急败坏地说道。“尽管有那么多进展,但自一九三○以来,家庭主妇花在家务上的时间并没有减少多少。真空吸尘器、洗衣干衣机、垃圾压实器、废物处理器、免烫织物……有了这么多东西,为什么打扫房子所花的时间还跟一九三○年那时一样多?”

    爱莉一言不发。

    “因为没有任何进展,”马康姆继续说,“没有任何真正的进展。三万年前,当人们还在拉斯作洞|岤壁画时,他们每周只需工作二十个小时就可以维持生计,吃得饱、穿得暖、住得好。其余的时间他们可以游戏、睡觉或是随心所欲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且他们生活在大自然中,那里有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流水、葱绿的树木和美丽的日落。你想想看,一周二十八小时,在三万年以前。”

    爱莉问道:“你希望时光倒流吗?”

    “不,”马康姆说道,“我只希望人们清醒过来。我们已经有了四百年的现代科学,到现在应该知道它有什么好处,有什么坏处。是到了该改变一下的时机了。”

    “趁我们还没有把这星球毁灭?”爱莉又问道。

    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喔,亲爱的小姐,”他说,“我可压根儿不会为这件事操心。”

    在丛林河黑沈沈的树林隧道中,葛兰用双手轮流抓着树枝,小心翼翼地使皮筏往前移动。他还是听到了那些声音,最后他看到了恐龙。

    “那些不就是会喷毒的恐龙吗?”

    “对,”葛兰回答道。“是双脊龙。”

    两只双脊龙站在河岸上,十英尺高的身上长有黄|色和黑色的斑点,再往下看,腹部跟蜥蜴一样呈鲜绿色。两道红色交叉的肉冠从头顶的眼部一直延伸到鼻子处,在头上形成一个V形图案。他们低头从河里饮水,然后再抬头吼叫,这样的动作神态更令人觉得他们跟鸟类很像。

    莉丝悄悄问道:“我们要不要上岸步行?”

    葛兰摇摇头。双脊龙的身体比霸王龙要小,他们完全能够从岸边厚厚的树枝中钻过来。看他们互相对叫的样子,动作似乎十分灵敏。

    “可是我们乘着皮筏怎么从他们身边过去?”莉丝问道。“他们会喷毒液的。”

    葛兰说:“我们必须想办法过去。”

    双脊龙还在饮水鸣叫,他们之间似乎翻来覆去地进行着某种奇怪的仪式。左岸那只伏下身千去喝水,张开嘴巴露出两排又长又锋利的牙齿,然后吼叫一声。右边的恐龙回叫一声。然后弯身去喝水,它的动作跟岸上的恐龙一模一样。然后这一连串的动作又单调地重复下去。

    葛兰发现右岸的双脊龙身体小一些,背上的斑点也小一些,头上的肉冠颜色稍淡。

    “太巧了,”他说道。“这是它们交配的仪式。”

    “我们过得去吗?”丁姆问道。

    “现在这样子恐怕过不去。他们就站在水边。”葛兰知道,动物的这种交配仪式每次常常要持续好几个小时。这时他们往往废寝忘食,专心一意……他看了一眼手表:九点二十分。

    “我们该怎么办?”丁姆问道。

    葛兰叹着气说:“我也不知道。”

    他在皮筏上坐下。突然双脊龙开始焦躁不安地一声又一声怒吼起来。他抬起头发现他们背对着河面。

    “怎么回事?”莉丝问道。

    葛兰脸上露出了笑容。“我想我们终于有救了。”他用劲地在河岸上一推。“你们两个平躺在皮筏上,我们尽快地过去。但一定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出声、别动弹,好吗?”

    皮筏开始顺流而下朝吼叫着的双脊龙驶去。它漂得越来越快。莉丝躺在葛兰的脚边,用惊恐的眼光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他们离双脊龙越来越近,他们此时还是背向河水。不过葛兰还是掏出空气枪,检查了弹膛。

    皮筏继续向前漂去,他们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甜丝丝的,同时又令人恶心,就像干了的呕吐物发出的味道。双脊龙吼叫声更加响了,皮筏拐过了最后一个弯,葛兰终于松了一口气。双脊龙离他们只有几英尺,正对着身后的树林吼叫。

    正如葛兰刚才所预测,他们是在对霸王龙吼叫。霸王龙想从树林中钻过来,双脊龙大叫着,在地上跺脚。皮筏从他们身旁漂过。那味道真令人恶心。霸王龙也在吼叫,也许是因为看到了皮筏。可是紧接着……

    砰地一声。

    皮筏停住了。他们撞在河岸上搁浅了,这时皮筏离双脊龙只有几英尺。

    莉丝轻声说道:“哦,这下可好。”

    皮筏在淤泥上慢慢擦过,响起一阵长长的摩擦声,然后又向前漂去。他们顺着流水往前漂去,霸王龙发出最后一声吼叫后便走开了;其中一只双脊龙显得十分惊讶,然后又开始鸣叫,另一只也叫着作出回应。

    皮筏顺流而下。

    霸王龙

    吉普车在炽热耀眼的阳光下颠簸向前。马尔杜驾驶吉普车,金拿罗坐在他旁边。他们离开东边约百码处河道边上的一长排灌木丛和棕榈树,来到了一片开阔地。车子开了一段上坡路后,马尔杜煞住了车子。

    “我的天,太热了。”他用手背擦了擦额头说道。他从夹在膝盖之间的酒瓶中喝了口威士忌,又将它递给金拿罗。

    金拿罗摇摇头。他凝望着在早晨的热气中闪着亮光的景色,然后又低头看着装在仪表板上的车载电脑和监视器。监视器上出现的是由远程录影机拍摄的公园景色。还是没有葛兰和孩子们的踪迹,也没看到霸王龙。

    无线电话响了起来:“马尔杜。”

    马尔杜拿起听筒:“是的。”

    “你车上的监视器收到了吗?我发现了霸王龙,它现在在第四四二号电网,正往四四三号电网走去。”

    “等一下,”马尔杜一边说,一边调整监视器。“是的,我看到它了。它正沿着河边走。”霸王龙沿着河岸边的树林向北移动。

    “对它小心点,只要让他丧失行动能力就行了。”

    “别担心,”马尔杜在阳光下眯起眼睛说道。“我不会伤害它的。”

    “记住,”阿诺说道,“霸王龙是我们吸引游客最主要的动物。”

    马尔杜“啪”地一声关掉了无线电。“该死的笨蛋,”他说道,“到这个时候,他们居然还有心思谈什么游客问题。”马尔杜发动了汽车。“我们去找霸王龙,给他来点麻醉药。”

    吉普车在泥地上摇摇晃晃地向前驶去。

    “你一直希望能有这个机会,是吧?”金拿罗问道。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希望能给这只庞大的怪物打上一针麻醉剂,”马尔杜回答道。“这下总算等到了。”

    车身剧烈地摇晃了几下,停住了。透过挡风玻璃,金拿罗看到霸王龙就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在棕榈树丛中沿着丛林河往北走。

    马尔杜把瓶子里剩下的威士忌一口饮尽,将空瓶于扔到后座。他伸手到后面去拿他的空气枪。金拿罗看着视频监视器。此刻,上面出现的是他们的吉普车和霸王龙。一定有个闭路录影机藏在他们身后的树林中。

    “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马尔杜说道,“你可以把脚边的霰弹箱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金拿罗俯下身子,打开一只不锈钢的箱子。箱子里面垫着泡沫塑料,四个一兮脱牛奶瓶大小的旋转弹膛整齐地裹放在里面。上面都标有摩洛|七○九的字样。他取出了一个。

    “你把上面的东西拔掉,拧上一个撞针。”马尔杜解释道。

    金拿罗找到了一个塑胶袋的大型撞针,每个直径都有他的手指尖那么粗。他拿出一个,把它拧到霰弹筒上,霰弹筒的另一端有个圆形铅质的东西。

    “那是撞针,一旦受撞击就会反弹。”马尔杜把空气枪横放在膝盖上,身子前倾坐在车里。空气枪由灰色的金属管制成,十分沈重,在金拿罗看来就跟火箭筒差不多。

    “摩洛|七○九是什么意思?”

    “这是指通用的动物镇静剂,”马尔杜回答道。“世界各地的动物园都用它。我们先用一千毫升的麻药弹试试。”马尔杜打开弹膛,里面很大,足以放下他的一个拳头。他很快地将麻药弹装进去,合上了弹膛。

    “应该可以了,”马尔杜说道。“通常大象大约用两百毫升就足够了,但一头象只有二吨到三吨重,而霸王龙却重达八吨,而且凶猛得多,这也影响麻醉剂量的选择。”

    “为什么?”

    “动物麻醉剂量一方面跟体重有关,另一方面也要考虑到动物的性情。你如果分别给一头象、一只河马和一头犀牛射入同剂量的七○九麻醉剂。大象就会失去活动能力,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河马会减缓活动速度,显得昏昏欲睡,但还能继续走动;而犀牛只会暴跳如雷。不过,反过来,如果你开着车在后面追赶犀牛,只要五分钟,它就会休克而倒地身亡。这真是暴烈和脆弱奇怪的结合。”

    马尔杜慢慢将车开往河边,渐渐靠近那只霸王龙。“不过刚才说的都是哺||乳|动物。我们很清楚该如何对付哺||乳|动物,因为动物园的笼子里养了许多哺||乳|动物。狮子、老虎、熊、大象等,应有尽有。我们对两栖动物的了解就要少得多了,而对恐龙更是一无所知。恐龙是新出现的动物。”

    “你认为恐龙是两栖动物吗?”金拿罗问道。

    “不,”马尔杜一边说一边换了档,“恐龙不能归于现存的任何一类动物。”他蹲了个弯避开前面的一块岩石。“事实上,我们发现恐龙跟现有的哺||乳|动物一样,是多种多样。有的相当温顺可爱,有的却凶猛可恶;有的视力极佳,有些却目光迟钝;有的愚笨透顶,有的却极有灵性。”

    “就像食肉恐龙那样?”金拿罗问道。

    马尔杜点点头。“食肉恐龙很聪明,非常聪明。说真的,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他说道,“与那些关着的食肉恐龙从栅栏里逃出来后可能带来的问题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哦,我想我们不能再靠近霸王龙了。”

    正前方,霸王龙的头正拱在树枝中,两眼往河面窥探着什么。它是想穿过树丛。过一会儿,它朝下游方向走了几步,又试了一下。

    “不知道它在那里看到了什么?”金拿罗问道。

    “不知道,”马尔杜说道。“也许是想抓住在树枝间爬来爬去的短角龙吧。它们会让他白忙一场的。”

    马尔杜把吉普车停在离霸王龙大约五十码的地方,又将车调了头。他没有让引擎熄火。“坐到驾驶座上,”马尔杜对金拿罗说道,“系上安全带。”他又拿了一个麻药弹。把它挂在衬衫上,然后就下车了。

    金拿罗坐到方向盘后面,问道:“你以前经常做这种事吗?”

    马尔杜随即说道:“从来没干过。我要设法让麻药弹正好打中它的听道。我们来看看它会怎么样。”他在吉普车后面走了十码,然后单腿跪蹲在草地上。他把那枝巨大的枪稳稳地顶在肩膀上,轻轻打开厚厚的望远瞄准器。马尔杜瞄准了霸王龙,可是它还全然不知。

    突然,一股灰白色的气体从枪中迸出。金拿罗看到一道白光向霸王龙射去。可是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过了一会儿,霸王龙才慢慢转过身,好奇地瞪着他们。它的脑袋左右摆动,好像在用两只眼睛交替地看着他们。

    这时马尔杜已经取下了发射器,又在往里面装麻药弹。

    “你打中它了?”金拿罗问道。

    马尔杜摇摇头。“没有。这个该死的雷射瞄准器……看看箱子里有没有电池。”

    “有没有什么?”金拿罗问道。

    “电池,”马尔杜说道。“跟你的手指差不多大,上面有灰色标记。”

    金拿罗俯下身子,在箱子里寻找。他感到吉普车在震动,同时听到引擎在空转。他没有找到电池。

    霸王龙吼叫了一声,在金拿罗听来,这吼声简直是惊天动地。从恐龙巨大的胸腔里发出的隆隆响声在这片大地上回汤。他立即坐直,抓住方向盘,一只手放在排档上。无线电话响起了一个声音:“马尔杜,我是阿诺。离开那里,回来。”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马尔杜说道。

    霸王龙向他冲过来。

    马尔杜还在原地。虽然霸王龙向他飞速冲去,但他却从容镇定地举起发射器,先瞄准,然后开火。

    金拿罗再次看到一股烟冒了出来,麻药弹的白光向霸王龙射去。

    没有反应。霸王龙继续向他冲来。

    马尔杜站起来,一边跑,一边喊:“快!快开车!”金拿罗启动车子,马尔杜跳上来抓住车门,吉普车一下子冲了出去。霸王龙很快逼近了。马尔杜甩开车门,爬了进来。

    “快,该死!快!”

    金拿罗踩足油门。吉普车疯狂地从地面弹起,车前部高高地翘起来,从挡风玻璃看出去,看到的只是一片天空;接着吉普车又重重地落到地面,向前冲去。金拿罗向左边的一片树林开去,从后视镜里,他看到霸王龙最后吼了一声,就转身走开了。

    金拿罗放慢了车速。“我的天!”

    马尔杜摇着头说:“我敢打赌,第二次我打中它了。”

    “我得说,你确实没有打中。”金拿罗说道。

    “撞针一定是在撞针触发麻药弹之前就掉下来了。”

    “你承认吧,你没有打中。”

    “是的,”马尔杜说道,他随即叹了口气。“我没打中。他妈的,那个雷射瞄准器里的电池已经没电了。都是我不好。昨晚一整夜都放在外面,应该事先检查一下的。我们回去再拿点弹药来。”

    吉普车朝北向旅馆驶去。马尔杜拿起无线电话:“控制室。”

    “是的。”阿诺回答道。

    “我们正在回基地的路上。”

    河面狭窄,水流湍急。皮筏越走越快,坐在上面,就像乘坐在露天游乐园的旋转木马上一样。

    “哇!”莉丝的手紧紧抓住舷边,叫了起来。“快点,再快点!”

    葛兰眯起眼睛向前方看去。河面还是那么狭窄昏暗,可是再往前看,他们发现树林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明亮的阳光,还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河流好像在前面突然奇怪地消失了……

    橡皮筏更快、更匆忙地向前冲去。

    葛兰抓起了桨。

    “那是什么?”

    “是瀑布。”葛兰回答道。

    皮筏离开昏暗的树枝形成的天然隧道,一下子来到耀眼的阳光下,随着急流飞快地向瀑布冲去。瀑布的哗哗声震耳欲聋。葛兰使出浑身的力气划着浆,可是皮筏只是转着圈,它还是毫无阻挡似地冲向瀑布。

    莉丝向他算来。“我不会游泳!”葛兰看到她的救生衣没有扣紧,可是他对此无能为力;皮筏以令人惊恐的速度把他们送到瀑布的边缘,瀑布的响声好像充斥了整个天际似地。葛兰把桨竖着深深地插进水里,他感到桨碰到了河床,便使劲地顶住;橡皮筏在激流中颤动,但它没有被倾覆。葛兰竭力把着桨。他从瀑布边上望去,看到水流自五十英尺垂直落下,冲进下面波涛汹涌的水潭里。

    而站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竟是那只霸王龙。

    莉丝惊恐万分地尖叫起来,然后皮筏发疯似地旋转着,尾部被甩得脱落了,他们被摔向天空,进入了咆哮的瀑布中,他们感到一阵恶心,胃好像都快翻过来似地。葛兰在空中不停地挥动着双臂,四周一下子变成一片寂静。

    葛兰感到时间似乎已经过了好几分钟了;他记得他看到莉丝用手抓着橘红色的救生衣和他一块往下跌;他记得他看到丁姆双眼看着下面;他记得他看到那片密不透风的白花花的瀑布;他还记得他慢慢地无声地掉下去时看到了下面波涛汹涌的水潭。

    然后,随着啪地一声,葛兰觉得一阵疼痛,他钻进了冰冷的水里,立即被翻腾的白色水花包围了。

    他在水里翻滚着,旋转着。水流把他从霸王龙身旁一卷而过,他一眼瞥见了它的腿。他被冲出水潭,来到水潭尽头的小溪。葛兰向岸边游去,抓住了一块发烫的岩石,可是又滑失了,他又抓住一根树枝,终于使自己摆脱了急流。他喘吁吁地趴在岩石上,使劲地把自己拖上岩石。他朝河里看去,刚好看到那棕色的橡皮筏翻卷着从身边经过。接着,他看到丁姆在急流中奋力挣扎,他伸出手去,把丁姆拉上岸。丁姆一边咳嗽,一边不停地颤抖。

    葛兰回头向瀑布那里看去,看到霸王龙的头栽进了它脚边的水里。巨大的脑袋晃动着,把水往两边拨开。它的牙齿间咬着一个什么东西。

    很快地,霸王龙的头从水里冒了出来。

    在它的齿间晃汤的是莉丝橘红色的救生衣。

    莉丝在恐龙长长的尾巴边冒出了水面。她躺在水里,脸部朝下,小小的身体被水流冲向下游。葛兰一头跳进水里,再次被汹涌翻滚的急流吞没。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把她拖上了岩石。她的身体绵软无力,像死一样沈重,脸色灰白,水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

    葛兰弯下身来替她做口对口人工呼吸。她咳嗽了一声,然后呕出黄绿色的液体,接着又咳嗽起来。

    她的眼睑颤动了几下。“嗨,”她说道。她无力地笑着。“我们成功了。”

    丁姆哭了起来。她又咳了一声。“你别这样好吗?你哭什么?”

    “因为……”

    “我们都在为你担心,”葛兰说,一块块白色的东西从河里漂过来。霸王龙正在撕那件救生衣。它还是面向瀑布背对着他们,不过它随时都有可能转过身来发现他们……

    “走吧,孩子们。”葛兰说道。

    “我们到哪里去?”莉丝咳嗽着问道。

    “往前走。”他希望能找到一个藏身之处,下游方向只是两片空旷平整的草地,没有任何遮蔽物。

    往上游去是那只恐龙。就在这时,葛兰发现有条水泥路,它好像是通往瀑布。

    他看到地上清楚的行人脚印,通向那条小路。

    霸王龙终于转过身来了,它一边嗥叫一边向草地这边张望。它好像发现他们已经逃走了,便又往下游方向张望,寻找他们的身影。葛兰和孩子们在河边高大的蕨丛中低下腰走着,他小心翼翼地带着他们往上游走去。“我们去哪里?”莉丝问道。“我们回去。”

    “我懂了。”

    他们离瀑布更近了。哗哗的瀑布声更响了。岩石很滑,小路十分泥泞。薄雾缭绕,他们就像在云层里穿行以地。这条泥路似乎直通倾泻的瀑布,但等他们走近一看,才发现它其实是通向瀑布后方。

    霸王龙仍然背对着他们朝着下游方向看。他们赶紧沿小路向瀑布走去。他们刚刚躲到白色的水后面,葛兰看到霸王龙的身体又转过来。很快地他们便完全被瀑布遮蔽了,葛兰根本看不到银白色的水外有些什么东西。

    丁姆惊奇地向四处张望。这里有个小小的凹|岤,比壁橱大不了多少,里面装满了机器:轰轰作响的抽水机、巨大的过滤器和水管,全部漉漉、冷冰冰的。

    “它看到我们了吗?”莉丝问道。她必须大声喊叫,声音才不致被瀑布声完全淹没。“我们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它有没有看到我们?”

    “等一下。”葛兰说道。他看着这些设备,显然它仍是公园里用的机器,而且一定是电动的,因此这里也许有一部联络用的电话。他在过滤器和水管中拨弄着寻找起来。

    “你在我什么?”莉丝大声问道。

    “找电话。”现在已经接近中午十二点了,要在船只到大陆前和船上取得联系只剩下一个多小时。

    在凹|岤的后面,他发现了一扇标有维修○四字样的金属门,但却关得紧紧的,门边是一条插安全卡的狭槽,门口有一排金属盒。他把盒子一个个打开看了一遍,但里面只有开关和定时器,没有电话,也没有可以开门的东西。

    他差点忽略了门左边的那个盒子。他一打开它,就看到一个有九个按键的小键盘,上面长了一层绿色霉斑。但它看来可以把门打开,而且他觉得门的里边一定有一部电话。盒子的金属上刻着一个号码:一○二三,他按了一遍这个数字。

    只听见嘶地一声,门打开了。里面黑漆漆的,水泥台阶通往下面。后墙上印着维修服务车○四/二二充电机几个字,以及指向楼梯下面的箭头。里面真的会有一辆车吗?“来吧,孩子们。”

    “算了,”莉丝说道,“我不进去。”

    “走吧,莉丝。”丁姆说道。

    “算了吧,”莉丝说道,“里面黑漆漆的,我不去。”

    “那好吧,”葛兰说道,现在没有时间争论了。“你们就待在外面,我很快就回来。”

    “你要到哪里去?”莉丝突然惊跳起来问。

    葛兰走了进去,门上的电子仪器哔哔叫了一下,然后门就砰一声在他身后关上了。

    葛兰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惊慌了一会儿后,他转身用手摸着潮的金属门,上面既没有把手,也没有门闩。他又转向门两侧的墙壁,希望能摸到一个开关、控制盒或是随便什么东西……

    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正在竭力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突然手指触到一个冰凉凉的金属圆筒。他的手摸到一个突起的东西和一个扁平的面……是手电筒!他卡一声打开了手电筒,光束出奇地亮。他回头看看门,但是发现门无法打开。他必须等孩子们把门打开,同时……

    他往台阶上走去。台阶十分潮,长满了青苔,很容易滑倒。他小心谨慎地往下走着,刚走到台阶的中间,他突然听到一阵呼声和爪子在水泥上抓刮发出的响声。他把装有麻醉标的手枪提在手上,继续往下走。

    台阶在一个拐角处转了个弯。他用手电筒一照,一种奇怪的反光射了进来。过了一会儿,他才看清楚:原来是一辆汽车!跟高尔夫机动车一样,这是一辆电动车。它的前面是一条长长的隧道,似乎向前延伸出好几英里。驾驶盘边有一个鲜红色的小灯在闪烁,也许这辆车已经充好电了。

    葛兰又听到呼吸声。他一转身,只见一个灰色的影子从空中向他扑来,它的嘴巴张着。葛兰连想都没来得及想一下,就朝它开火。这只动物落在他身上,把他撞倒在地。葛兰大吃一惊,赶紧打了个滚,手电筒被甩了出去,在地上乱滚。可是那只动物没有起来,待他看清楚之后,他不禁觉得十分可笑。

    这是一只迅猛龙,不过还很小,可能不到一岁,大约两英尺高,跟一只中型犬一样大。此刻,它躺在地上,呼吸很微弱。麻醉镖封在它的下颚,也许这剂量对它这样的体重来说太强了,葛兰马上把麻醉镖拔出来。迅猛龙用略显呆滞的目光看着他。

    葛兰明显感觉到这只动物身上有一股灵气,有一种温和的感觉。很奇怪,这跟他在栅栏中的成年迅猛龙身上感到的那种威胁截然不同。他轻轻抚摸着迅猛龙的脑袋,希望能让他平静下来。他低下头看着它,镇静剂起了作用,它的身子在微微颤抖。然后他发现这是一只雄性迅猛龙。

    一只雄性小恐龙。千真万确,是他亲眼看到的。那么,这只迅猛龙是野生的。

    这个新发现使他激动万分,他立即返身走上台阶往门口走去。他拿着手电筒,把平整光滑、毫无特别之处的门和内墙照了一遍。他用双手在门上摸着,逐渐意识到自己已被反锁在里面;他没办法把门打开,除非门外的孩子能镇定下来,想办法把它打开。他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门外的声音。

    “葛兰博上!”莉丝一边门一边喊着,“葛兰博士!”

    “别着急,”丁姆说道,“他会回来的。”

    “可是他到哪里去了?”

    “听我说,葛兰博士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丁姆说道。“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他现在就该回来了。”莉丝说道。她用小小的拳头抵住臀部,手肘向两边撑开,同时狠狠地跺

    脚。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吼,只见霸王龙的脑袋穿过瀑布向他们这边伸过来。

    霸王龙张开血盆大口,丁姆惊恐万分地瞪着它。莉丝尖叫一声,扑倒在地上。那脑袋来回摆动了一阵子,然后又缩了回去。但是丁姆可以看到它的影子映在瀑布上。

    他把莉丝往凹|岤里面拉。那大嘴又伸了进来,它一边吼叫,同时那厚厚的舌头像蛇信那样飞快地一下子伸出一下子缩进。头上的水珠甩得四处都是,然后它又缩了回去。

    莉丝紧偎着丁姆,浑身颤抖。“我恨它。”她说道。她还想往里缩,可是凹|岤只有几英尺深,而且还堆满了机器。没有多少空间可供他们躲藏。

    那脑袋又从水里伸过来,但这次它的动作很慢,它的嘴巴贴在地面上,喷着鼻息,鼻翼一张一缩,呼吸着空气,不过它的两只眼睛还在水的外面。

    丁姆心想:他看不到我们,他知道我们在这里,但它的眼睛在瀑布外面,它看不见我们的。

    霸王龙的鼻子吸了一下。

    “它在干什么?”莉丝又问道。

    “嘘。”

    随着一声低沈的咆哮,它的上下颚慢慢张开,舌头悄悄伸了出来。那舌头又粗又大,呈蓝黑色,舌尖有一个分叉,足足有四英尺长,毫不费劲就可以一直伸到凹|岤最里面的墙壁上。舌头滑向过滤器,发出一阵刺耳的擦刮声。丁姆和莉丝的身体紧紧贴着那些水管。

    那舌头慢慢移到左边,然后又慢慢滑到右边,里面的机器被舔得答答的。舌尖卷住水管和活门,感觉一下它们是什么。丁姆看到那舌尖的动作跟象鼻一样,十分有力。舌头顺着凹|岤的右侧住回缩,碰到了莉丝的腿。

    “哟。”莉丝叫了一声。

    那舌尖停住不动,然后卷起来,像蛇一样往她身上爬去。

    “别动。”丁姆轻轻提醒她。

    从她脸上移过,然后滑到丁姆的肩膀,最后缠住了他的头。丁姆紧紧闭住眼睛,那黏糊糊、滑溜溜的东西罩在他脸上:热呼呼、漉漉的,还有一股尿马蚤味。

    那舌头盘住了姆,开始缓缓地把他拖向那个张开的大嘴。

    “丁姆……”

    丁姆无法回答:他的嘴巴被那扁扁黑黑的舌头给蒙住了。他看得见,但说不出话来。莉丝拼命拉着他的手。

    “丁姆,快!”

    那舌头把他往喷着粗气的嘴巴拖去,丁姆的腿上感觉到从它嘴里呼出来的热气。莉丝使劲地拽着他,但她根本不能与那股抓住它的强力相抗衡。丁姆放开她,两只手推压着那舌头,想把它从头上推开,可是他根本推不动它。他把脚插进泥地里,但他还是被拖向霸王龙的嘴边。

    莉丝用手臂抱住他的腰,把他住回拉,对他喊着什么,可是他无能为力。他的眼前开始直冒金星。

    一种宁静、一种觉得现实是无法逃避的平静感传遍了他的全身。他慢慢被拖走了。

    “丁姆?”

    突然,舌头松弛了,慢慢伸展开来。丁姆觉得它从他的脸上滑了下去。他浑身上下沾满黏滑的白沫,那舌头软软地垂在地上。它的嘴巴一下子合上,咬住了自己的舌头。黑血喷涌出来,与烂泥混在一起。鼻翼还在断断续续地呼吸着。

    “它怎么了?”莉丝叫道。

    接着,那脑袋慢慢地,慢慢地滑了回去,离开了凹|岤,在地上发出一阵长长的察察声。终于,它完全消失不见了。他们只看到一片银白色的瀑布。

    控制

    “行了,”阿诺在控制室说道。“霸王龙终于倒下了。”他往椅背上一靠,笑咪咪地点上了最后一根烟,把烟盒揉成一团。终于成功了:那是使公园恢复秩序的最后一步。现在他们只要出去把它移走就行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