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5 部分阅读

    “不,阿诺先生,”哈蒙德说道,“你到我这里来。我跟吴博士都在遗传实验室,我们等你来。”

    阿诺吸了口气,从萤幕前走开。

    葛兰跌跌撞撞地在建物内黑沈沈的角落里找着。那里有五加仑的除莠剂容器、树木修剪设备、吉普车备用轮胎、防旋风栅栏绳圈、上百磅重的施肥袋、一堆堆棕色的瓷质绝缘器、空汽油罐、工作灯和电缆线等,他在这些杂物之间费劲地往里走着。

    “我没看到皮筏。”

    “继续找。”

    一袋袋水泥、一段铜管、绿色的金属网……还有两把塑胶桨被挂在水泥墙上的弹簧夹中。

    “好了,”他说道,“可是皮筏在哪里?”

    “一定就在这里的哪个地方。”丁姆说道。

    “你刚才没见到皮筏吧?”

    “没有,我只是猜皮筏会在这里。”

    葛兰把这些杂物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皮筏。不过他却发现了一套平面图。这些图被卷在一起,塞在墙上的一个金属柜里,由于潮而起了点点的霉斑。他把平面图铺在地板上展开,掸掉了上面的一只大蜘蛛。他盯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

    “我饿了……”

    “等一下。”

    这是岛上主要地区的详细地形图。他们正在这个区域里。从图上看来,大湖逐渐变得狭窄,通向他们先前见过的那条河流,而河流弯弯曲曲地向北延伸……一直穿过鸟舍……然后继续向前流淌,来到离度假旅馆不到一英里的地方。

    他把地形图又翻了一下。怎样才能走到大湖边呢?根据地形图来看,在他们所在这幢房子后面应该有个门。葛兰抬起头来,看到了凹嵌在水泥墙里的门。门很宽,足以通过一辆小轿车。他打开门,看见一条小石子路一直通往湖边。这条路挖在地面下,因此从上面看不到。

    这一定是一条辅助道路。它通向湖边的一个码头。码头上清楚地挂着印有皮筏储藏处的牌子。

    “嘿!”丁姆说,“你看这个。”他将一个金属箱子递给葛兰。

    葛兰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一枝压缩空气枪和一块包着麻醉镖的布条。一共有六把飞镖,每把都像他的手指那么粗。上而标示着摩洛|七○九。

    “干得好,丁姆。”他将布条挂在肩上,把空气枪塞在腰间。

    “这是麻醉用的吗?”

    “我想应该是。”

    “那皮筏呢?”莉丝问道。

    “我想应该是在码头上。”葛兰说道。他们一起沿着石子路走去,葛兰把船桨扛在肩上。

    “但愿是个大皮筏,”莉丝说道,“因为我不会游泳。”

    “别担心。”葛兰说道。

    “也许我们还可以抓几条鱼。”莉丝说道。

    他们顺着那条路走着,两边的斜坡堤岸逐渐升高。他们听到一阵沈重而均匀的鼻息声,可是葛兰找不到它是从哪里传来的。

    “你确定那里一定有皮筏吗?”莉丝问道。

    “可能吧。”葛兰回答道。

    他们继续往前走着,均匀的鼻息声也越来越响。可是他们又听到一种持续而嘈杂的嗡嗡声。等他们走到路的尽头,来到小小的水泥码头边时,葛兰不禁吓呆了。

    霸王龙就在那里。

    它笔直地坐在树荫下,前腿伸在身前,两眼睁着,身体一动也不动,只有头部随着每次的呼吸轻轻地上下摇动。嗡嗡声来自霸王龙身边的一大群苍蝇,它们在它的脸上、张着的嘴巴和血淋淋的牙齿上到处爬动。霸王龙身后侧躺着一只被它杀死的鸭嘴龙,它那血红的腰上腿上也叮满了苍蝇。

    霸王龙离他们只有二十码远。葛兰猜想它一定已经看到了他们,可是那只庞大的动物却毫无反应,只是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这只霸王龙正在睡觉。它坐在那里,但是睡着了。

    葛兰示意丁姆和莉丝留在原来的地方,自已慢慢向前走向码头,现在他完全暴露在霸王龙的视野中。霸王龙继续睡着,轻声地打鼾。

    码头上有一间漆成绿色的小屋与树叶混成一片。葛兰轻轻拔开闩门把门打开,往里面看去。他看到墙上挂着六、七件橘红色的救生衣,地板上放着几圈栅栏金属网、几捆绳子和两大块橡胶。橡胶块用扁橡皮带紧紧地捆在一起。是皮筏。

    他回头看看莉丝。

    她的嘴动了一下,表示在问:没有船?

    他点点头表示:有了。

    霸王龙举起前肢,拍打在它的嘴巴和鼻子边上嗡嗡乱飞的苍蝇。但除此之外,它一动也不动。葛兰把一块橡胶从小木屋拖到码头上。这东西出奇地重。他把橡皮带松开,找到了打气筒。随着嘶嘶的充气声,橡胶体开始膨胀,然后一声嘶。砰!它完全充足了气。这声音在他们听来响得吓人。

    霸王龙嘴里咕噜了一下,鼻子哼了一声。它开始活动起来。葛兰做出准备逃跑的动作,但是霸王龙那巨大笨重的身躯换了个姿势,然后又靠着树干,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打了个长长的响嗝。

    莉丝带着厌恶的神情用手在面前来回扇动。

    葛兰紧张得浑身汗水淋漓。他拖着橡皮筏来到水边,皮筏噗通一声掉进水里,溅起一片水花。

    霸王龙还在酣睡。

    葛兰把橡皮筏系在码头上,回到小木屋取出两件救生衣。他把救生衣放进皮筏内,然后向两个孩子招手叫他们到码头上来。

    莉丝吓得面如土色,她摇手表示:不。

    他打了个手势表示:过来。

    霸王龙继续沈睡。

    葛兰用手指狠狠地在空中一戳。莉丝蹑手蹑脚向他走去,他做了个手势要她上皮筏,接着,丁姆也跟着上了皮筏,他们俩都穿上了救生衣。葛兰上了橡皮筏后,便把它从岸边推开。

    皮筏悄然无声地标向湖中。葛兰拿起双桨,把它们装进桨架。他们离码头越来越远了。

    莉丝往右一靠,如释重负地大声吸了一口气。但她马上又露出极为恐惧的样子,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的身子抖动着,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她在克制自己不咳出声来。

    她总是在不该咳嗽的时候咳嗽!

    “莉丝。”丁姆用低低的声音严厉地喊道,一面回头朝岸边看去。

    她痛苦不堪地摇摇头,指指自己的喉咙。他明白她的意思:她的喉咙发痒,需要喝口水。

    葛兰在划桨,丁姆身子侧靠着皮筏,用手从湖里舀起一瓢水,然后把手弯成环状,递给她。

    莉丝突然发出一声响亮的咳嗽声。在丁姆听来,这声音简直就像子弹出膛般在水面回汤。

    霸王龙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就像狗一样用后脚搔着耳根。它又打了个呵欠。饱餐一顿后它有点昏昏欲睡,现在它正慢慢地清醒过来。

    橡皮筏上,莉丝发出轻轻的含水漱口声。

    “莉丝,你闭嘴!”丁姆说道。

    “我没办法。”她低声说道,接着又咳了一声。葛兰手中的桨划得飞快,用力把皮筏划到湖面中央。

    岸上的霸王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没办法,丁姆!”莉丝痛苦地尖声说道。“我克制不住!”

    “嘘。!”

    葛兰以最快的速度划皮筏。

    “反正现在没关系了,”她说道。“我们已离得够远了。它又不会游泳。”

    “它当然会游泳,你这个白痴!”丁姆对着她叫道。

    岸上的霸王龙来到湖边,纵身跳进水里。它猛然向他们游来。

    “可是,我怎么知道它会游泳?”她说道。

    “谁都知道霸王龙会游泳!书上都是这么写的!至少所有的两栖动物都会游泳!”

    “蛇就不会。”

    “蛇当然会。你这个白痴!”

    “安静下来,”葛兰说,“用手抓住皮筏!”葛兰目不转晴地看着霸王龙,观察它在水中的游泳姿势。霸王龙站在齐胸深的水里,但是它巨大的脑袋高高地露在水面上。接着,葛兰意识到它不是在游泳,而是在湖底走着,因为又过了一阵子,它只剩下头顶那一块。眼睛和鼻孔。还伸出在水面。这时它看起来就像一头鳄鱼,而且它游泳的姿势也很像,大尾巴来回摆动,身后的湖水被它搅得浪花翻滚。霸王龙偶尔拍打水面时,葛兰看到了它的后脑之下隆起的背脊肉球,以及沿着长长的尾巴突出的背脊。

    完全就像鳄鱼,他想道,心里不禁产生一阵不祥的预感。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鳄鱼。

    “对不起,葛兰博士!”莉丝哭泣着说,“我不是故意的!”

    葛兰回头瞥了一眼。这里的湖面最多只有一百码宽,他们快到湖中央了。如果他继续往前划,湖水又会逐渐变浅,霸王龙就又可以在湖中步行了,而它在浅水里走得更快。葛兰调转船头,开始住回划去。

    “你在干什么?”

    这时霸王龙距他们只有几码远了。葛兰能够听到它靠近时发出的刺耳的喘息声。葛兰看着手里的桨,它们只是两块重量很轻的塑胶桨。根本不是武器。

    霸王龙的脑袋往后一甩,张开大嘴,露出两排弯弯的牙齿,然后它肌肉猛然一抽,身体往皮筏猛扑过来。它在舷边扑了个空,巨大的脑袋一下子陷进水里,激起重重的波浪,皮筏被浪头推晃开去。

    霸王龙沈人水中,水面咕噜噜地冒起一串气泡。湖面又恢复了平静。莉丝紧紧抓住舷边的把手,边往身后望着。

    “它淹死了吗?”

    “没有。”葛兰说。他看到气泡。接着是水面细微的水波。向皮筏靠近。“别松手!”他大叫一声。霸王龙用脑袋顶着橡皮筏的底部,斜着把它顶出水面。皮筏在空中摇摇晃晃地旋转起来,然后又扑通一声落到水中。

    “想想办法!”亚莉西丝尖声叫道。“想想办法!”

    葛兰把空气枪从腰带上拔出来。这枪在他手里显得小得可怜,但是如果他能射中霸王龙的敏感部位,眼睛或是鼻子,就有可能。霸王龙在皮筏边上露出水面,张开嘴巴,吼叫着。

    葛兰瞄准了一下,然后便开火。麻醉镖在空中一闪,打在霸王龙的脸上。霸王龙甩了一下头,又吼叫一声。

    突然间,他们听到湖的对岸传来另一声吼叫。

    葛兰回头一看,发现那只小霸王龙正在岸边,蹲伏在死鸭嘴龙身上,想把猎物占为己有。

    小霸王龙啃咬着鸭嘴龙的体,然后高高昂起头,大吼一声。大霸王龙也看到了这一切,并立即作出反应。它回头奋力向岸边游去,去保护自己的猎物。

    “它走了!”莉丝高兴得拍手大声尖叫起来。“它走啦!啦啦啦啦啦。笨蛋恐龙!”

    小霸王龙从岸上挑战似地吼叫着,大霸王龙勃然大怒,拨开湖水全力向岸边游去。它冲上码头,飞奔上山,水从它硕大的身上不断往下滴。小霸王龙头一低马上跑开了,嘴里塞满了咬来的鸭嘴龙肉。

    大霸王龙向它追去,从死鸭嘴龙的身旁经过,随即便消失在山的那边。他们听到它最后几声吓人的怒吼,接着皮筏往北划去,绕过一个弯道划进河中。

    葛兰已筋疲力竭了,他背往后一靠瘫了下来。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他躺在皮筏上,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你没事吧,葛兰博士?”莉丝问道。

    “从现在起,请你们按我说的去做,可以吗?”

    “喔。好吧。”她吸了口气,似乎他刚才提出的是世上最不合理的要求似地。她将手臂伸进水里,在水里浸了一会儿。“你不划了。”她说道。

    “我累了。”葛兰回答道。

    “那我们怎么还在动?”

    葛兰坐起来。她说的是真的。皮筏平稳地向北漂去。“一定有水流。”这股水流正带着他们往北方旅馆的方向飘去。他看了看手表,很惊讶地发现才七点十五分,离他上次看表只过了十五分钟。可是他却觉得似乎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葛兰躺下去,背靠着橡皮筏的舷缘,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第五章

    “系统中的缺陷将导致日后严重的后果。”

    伊恩·马康姆

    搜索

    金拿罗坐在吉普车里,听到苍蝇在耳边嗡嗡飞舞,凝望着远处在热风中摇曳的棕榈树。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他内心非常震惊,因为这里好像才刚经历过一场战争似地;方圆一百码内的草地被踩平踏光;一棵巨大的棕榈树被连根拔起;地上以及他右边突起的岩石上,到处都溅满了血渍。

    马尔杜坐在他身旁说道:“毫无疑问,霸王龙刚刚袭击了鸭嘴龙群。”他又喝了一口威士忌,然后盖上瓶盖。“妈的,怎么这么多苍蝇。”他说。

    他们静静等着,观察着。

    金拿罗的手指答答地在仪表板上弹击。“我们在等什么呢?”

    马尔杜没有马上回答。“霸王龙就在那边的什么地方。”他一边说,一边眯起眼睛看着沐浴在晨光中的这片土地。“而且我们没有任何派得上用场的武器。”

    “我们在吉普车里很安全的。”

    “噢,金拿罗先生,它跑得比吉普车快。”马尔杜摇摇头说道。四轮驱动的车子最快的速度每小时只有三、四十英里,“我们一旦离开这条路来到泥地上,它将很快赶上我们,并把门撞翻。”马尔杜叹了口气。“不过现在我没发现那边有什么动静。你准备好要去冒险了吗?”

    “当然罗。”金拿罗回答道。

    马尔杜发动了汽车引擎。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响声,两只小方胸甲龙从正前方的乱草丛中惊跳起来。

    马尔杜启动了车子,沿被踩平的草地绕了个大圆圈,然后逐渐往里缩小圆圈,最后来到刚才小方胸甲龙待着的地方。他下了车,往草丛的前方走去。黑压压一大群苍蝇从地上飞到空中,他停下了脚步。

    “那是什么?”金拿罗问道。

    “带着无线电话。”马尔杜说。

    金拿罗从吉普车中站出来,急忙赶上前来。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他也能闻到先前出现的腐烂物的酸臭味。他看到草丛中有一个黑黑的东西,上面结满了血咖,四肢歪扭着。

    “是只小鸭嘴龙,”马尔杜仔细打量着地上的体说道。“整群都被吓跑了,这只小鸭嘴龙离群,所以霸王龙逮住了它。”

    “你怎么知道?”金拿罗问道。那只小鸭嘴龙被撕咬得四分五裂。

    “从这些排泄物能看出来,”马尔杜说道。“看到那边草丛中的一点点白色的东西了吗?那是鸭嘴龙的排泄物,尿酸使它变成了白色。但是你再看另一边。”他指着草丛中齐膝高的一大堆东西,“那是霸王龙的粪便。”

    “你怎么断定霸王龙不是后来才到的?”

    “从撕咬的痕迹可以判断,”马尔杜说道。“有没有看到那些比较小的咬伤?”他往腹部指着。

    “这些伤口是方胸甲龙咬的,没有淌血,因此可以断定是在鸭嘴龙死后才咬的,是食腐动物留下的痕迹。方胸甲龙就是食腐动物。鸭嘴龙真正致命的是脖子上的伤口。你看那里,肩胛骨上面的一个大伤口。那无疑是霸王龙留下的。”

    金拿罗俯身仔细看看鸭嘴龙被撕咬得不成样子的四肢,心里觉得简直不可思议。身边的马尔杜打开无线电话说道:“控制室。”

    “这里是控制室。”约翰·阿诺的声音从无线电话中传出来。

    “我们又发现了一只死鸭嘴龙。未成年的。”马尔杜不顾烦人的苍蝇,蹲下去查看它的右脚底。只见脚底刺着一行宇:“标本HD/○九号”。

    无线电话响了起来。“我有消息要告诉你。”阿诺说道。

    “哦?什么事?”

    “我找到乃德瑞了。”

    吉普车穿过一排棕榈树,沿着东边的小路来到通往丛林河的狭窄辅助道路。公园的这一带很热,四周都是闷热不透风、并且发出阵阵恶臭的丛林。马尔杜拨弄着吉普车上的电脑监视器,现在出现在萤幕上的是一幅有方格网线条的风景游览图。“他们是透过远程录影找到他的。”他说道。“一一○四区就在前方不远处。”

    金拿罗看到前方的路上有一堵水泥屏障,马尔杜把车停在屏障旁边。“他一定是拐错了弯,”他说道。“这个小杂种。”

    “他拿走了什么?”金拿罗问道。

    “吴说他拿走了十五个胚胎。你知道那值多少钱吗?”

    金拿罗摇摇头。

    “一百万到一千万之间,”他摇了摇头说道。“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当我们又走近些时,金拿罗看到体就躺在汽车旁边。这具体看上去模糊不清,而且呈绿色。

    但吉普车一停,那团绿色的东西就四下散开了。

    “是始秀颚龙,”马尔杜说道。“始秀颚龙发现了他。”

    十九只机灵的始秀颚龙站在丛林边。这些跟鸭子差不多大的小食腐动物看到两个人从车里走出来,都不安地吱吱叫唤起来。

    丹尼斯·乃德瑞仰面躺着,胖胖的娃娃脸现在又红又肿。苍蝇在他张开的嘴巴和厚厚的舌头四周嗡嗡地飞来飞去,他的身体血肉模糊。肠子被拖到外面,一条腿被咬穿了。金拿罗赶紧掉过头去,结果看到那些小始秀颚龙正用后腿蹲坐着,从不远处充满好奇地望着他们。他发现这些小恐龙前脚上有五个脚趾编者按:含已退化不明显的两趾,他们跟人一样用前肢擦脸抹下巴,看起来好像带有一些人类的特徵。

    “奇怪,”马尔杜说道。“不是始秀颚龙。”

    “什么?”

    马尔杜一边摇头,一边说道:“看到这些斑点了吗?在他的衬衫上和脸上?闻到那种像干了的呕吐物那样的气味了没?”

    金拿罗眼珠转了几下。他闻到了那种味道。

    “那是双脊龙的唾液,”马尔杜说道。“是双脊龙吐出来的唾液。你看他眼角膜红红的。被双脊龙的唾液弄到眼睛是很痛苦的,但并不会致命。你得用抗蛇毒素清洗两个小时才能把它洗掉。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在公园的各处都备有抗蛇毒素,但这不是考虑到它对乃瑞德这个混蛋有什么用处。双脊龙先把他的眼睛弄瞎,然后又拦腰狠狠地咬了他一口。这种死法可真有点不太舒服,也许这世上终究还是有点公道的。”

    金拿罗打开后车门,将灰色的金属管和一个不锈钢的盒子拿出来,这时始秀颚龙吱吱地叫起来,并在那里上蹦下跳。“都还在里面。”马尔杜说着,把两个黑色的圆筒递给金拿罗。

    “这是什么?”金拿罗问道。

    “就像它的外表一样啊,”马尔杜说道。“是火箭。”金拿罗往后退时,他又说道:“小心。你总不希望踩到什么东西吧。”

    金拿罗小心地跨过乃德端的体。马尔杜拿着空气枪朝他们自己的吉普车走去,把它放在后座上。

    他上了车,坐进驾驶座。“我们走吧。”

    “那他怎么办?”金拿罗指指体问道。

    “他怎么办?”马尔杜说道,“我们还有事要做呢。”他启动了车子。金拿罗回过头去,看到始秀颚龙又开始吃起来,其中一只跳到乃德端的身上,伏在他张开的嘴巴上,慢慢啃咬它的鼻子。

    丛林河越来越窄。两边的河岸越靠越近,两岸的树枝树叶在头顶上方交汇,茂茂密密,把太阳光都遮挡起来了。丁姆听到小鸟吱吱喳喳的鸣叫声,看到小恐龙在树枝间一边欢叫一边蹦蹦跳跳。就整体来说,四周是一片寂静,在浓密的树荫下,空气闷热,没有一丝风。

    葛兰看看他的手表:现在是八点钟。

    他们静静地顺水漂流着,偶尔有点点的阳光从树枝间撒落下来。如果要说跟先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皮筏好像比先前漂得更快一些了。葛兰这时睡醒了,他仰天躺在皮筏上,眼睛望着头顶的树枝。

    他看到莉丝正伸手在皮筏前上方摘什么东西。

    “嘿,你在做什么?”他问道。

    “你说这些浆果我们可以吃吗?”她用手指着树问道。有些垂挂下来的树枝离他们很近,一伸手就能碰到。丁姆看到树枝上挂着一串串鲜红的浆果。

    “不行。”葛兰说道。

    “为什么?那些小恐龙都在吃嘛。”她指着树枝上跳来跳去的小恐龙说道。

    “不行,莉丝。”

    她叹口气,对他的权威表示不满。“要是爸爸在这里就好了,”她说道。“爸爸总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你在说什么啊。”丁姆说道。“他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做。”

    “不对,他知道的,”她又叹了口气。皮筏一掠而过,莉丝眼睁睁地看着一棵棵树从眼前掠过去,这些树的根部盘根错节,一直延伸到水边。“就因为你不是他最喜欢的……”

    丁姆转过身去,一声不吭。

    “不过别担心,爸爸还是喜欢你的,虽然你迷的是电脑,不是体育。”

    “我爸爸是个真正的体育迷。”丁姆向葛兰解释道。

    葛兰点点头。在上面的树枝间,一些只有两英尺高的淡黄|色小恐龙,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它们像鹦鹉一样长着带喙的头。“你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吗?”丁姆说道。“他们叫短角龙。”

    “你少神气。”莉丝说道。

    “我还以为你可能会感兴趣呢。”

    “只有很小的小男孩,”她说道,“才会对恐龙感兴趣。”

    “谁说的?”

    “爸爸说的。”

    丁姆大叫起来,但葛兰举起了手。“孩子们,”他说道,“别出声。”

    “干什么?”莉丝说道,“我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如果我。”

    突然她不作声了,因为她也听到了,听到从下游传来的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那该死的霸王龙到底躲到哪里去了?”马尔杜对着无线电话说道。“我们这里没看到他的踪影。”他们又回到蜥脚类动物围场,环顾着鸭嘴龙惊跑时踩坏的那片草地。可是却不见霸王龙的一丝踪影。

    “我们马上察看一下。”阿诺关上了无线电话。

    马尔杜走向金拿罗。“马上察看一下,”他带着讥讽的口吻重复道。“他为什么不早点察看呢?他为什么不追踪霸王龙呢?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金拿罗回答。

    “它没出现。”过了一会儿,阿诺的声音又响起来。

    “它没出现?你是什么意思?”

    “它不在感应器。动作感应器没有找到它。”

    “见鬼,”马尔杜说道。“动作感应器原来不过如此。看到葛兰和两个孩子了吗?”

    “动作感应器也没有发现他们。”

    “好吧,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马尔杜问道。

    “耐心等待。”阿诺回答道。

    “看,你们看!”

    就在他们面前的天空出现了巨大的鸟舍圆顶。葛兰曾经见过它,不过只是从远处望见而已;现在他才看清楚这鸟舍有多大。直径有四分之一英里,也许比这还要大。网格支架在淡淡的雾气中发出微微的亮光。他首先想到的是,那上面的玻璃一定有一吨重。可是,当他们靠近一看,才发现根本没有玻璃。只有支架而已。一层薄薄的网织物悬挂在里面。

    “还没有建好。”莉丝说道。

    “我想可能本来就是要那样盖的。”葛兰说道。

    “那样的话,小鸟都可以飞出去了。”

    “大鸟是飞不出去的。”葛兰说道。

    皮筏漂到了圆顶的边缘处。他们抬头往上看,很快地他们就到了圆顶的下面,皮筏继续向下游漂去。只过了几分钟,他们就来到了圆顶的中央。圆顶高高地耸立在空中,在一片茫茫雾色中几乎看不到它。葛兰说道:“我好像记得这附近有一座旅馆。”过了一会儿,他看到北面的树梢顶上露出一幢建物的屋顶。

    “你要停下来?”丁姆问道。

    “也许那里有电话,或是动作感应器。”葛兰把皮筏往岸边划去。“我们必须设法跟控制室取得联系,时间不多了。”

    他们离开皮筏,一步一滑地走在泥泞的河岸上。葛前使劲地把皮筏拖上岸,用绳子将它拴在树上,然后他们开始穿过茂密的棕榈树林向建物走去。

    鸟舍

    “我就是不明白,”约翰·阿诺对着电话筒说道,“我既看不到霸王龙,也到处找不到葛兰和两个孩子。”

    他坐在主控板前,又将一杯咖啡一饮而尽。他的身边到处撒着纸盒和吃了一半的三明治。阿诺感到精疲力竭了。时间已是星期六上午八点钟。在乃德瑞破坏了管理侏罗纪公园的电脑资料之后的十四个小时内,阿诺一直在耐心地工作,使系统一个个又恢复正常运转。“公园里所有的系统都恢复了,而且电话也通了,我已经替你叫了医生。”

    电话的另一端,马康姆咳了一声,他正在旅馆自己的房间里。阿诺从控制室和他通电话。“可是你的动作感应器是不是遇到了麻烦?”

    “唔,我要找的东西没有找到。”

    “比如霸王龙?”

    “它现在根本就没有出现。大约二十分钟之前,它沿着湖边往北跑去了,后来就没有再见到它。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除非它是去睡觉了。”

    “你也没找到葛兰和孩子们?”

    “没有。”

    “我想这很简单。”马康姆说道。“动作感应器的覆盖面不够。”

    “还不够?”阿诺生气地说道。“它们覆盖了百分之。”

    “百分之九十二的地区,这我知道,”马康姆说道。“但是如果你把那些没被覆盖的地区在黑板上画下来,我想你不难发现,这百分之八的地方在形势上是连成一体的。也就是说,这些地区是相邻相连的。实际上,一只动物如果能沿着维修路线、丛林河、湖滨或其他什么地方走,它就可以在公园里自由走动而不致被我们发现。”

    “即使是这么回事,”阿诺说道,“动物也很愚虫,不会懂得这些的。”

    “我们并不知道,这些动物到底愚蠢到什么地步。”马康姆说道。

    “你认为葛简和孩子现在就沿着这些地方走?”阿诺问道。

    “当然不是,”马康姆回答道,他又在不停地咳嗽。“葛兰可不是傻瓜。他当然希望你能发现他。

    他和孩子们也许每见一个动作感应器就会去那里拼命挥手。可是也许他们遇到了其他的问题,只是我们不知道。或是,他们也许在河上。“

    “我无法想像他们怎么会在河上。河岸太狭窄了,走水路是不可能的。”

    “河流不是可以把他们一直送到这里吗?”

    “是的,可是这条路不是很安全,因为途中要经过鸟舍……”

    “鸟舍为什么不在游览线上?”马康姆问道。

    “因为建造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困难。设计公园时原先有一座盖在树梢的中心楼,这座楼高高矗立在

    平地上,可以让游客从空中观看到翼手龙。鸟舍里现在就有四只翼手龙。它们是吃鱼的大翼手龙。“

    “他们怎么啦?”

    “中心楼建成之后,我们就把翼手龙放入鸟舍,让他们适应新的环境,可是我们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看来我们的食鱼动物的地盘观念很强。”

    “地盘观念?”

    “是的,很强的地盘观念。”阿诺说道,“他们互相争斗抢夺地盘。而且还攻击进入它们地盘的任何动物。”

    “怎么攻击?”

    “那场面真叫人难以忘怀,”阿诺说道。“翼手龙先飞到鸟舍顶上,收折起翅膀,然后俯冲下来。一只三十磅的动物扑下来,就像一块砖头砸在人身上一样。他们把工人们击得昏死过去,工人们被啄得伤痕累累。”

    “可是那样翼手龙自己难道不会受伤吗?”

    “还没有受伤过。”

    “那如果他们三个是在鸟舍的话……”

    “他们不在那里,”阿诺说道。“至少我希望他们不在鸟舍。”

    “那就是中心楼吗?”莉丝问道,“这么脏啊。”

    翼手龙游览中心楼在鸟舍大圆顶下面,建在高高的空中,由一些巨大的木头台柱支撑着,四周是一什冷杉。但是建物本身并没有竣工,也没有上油漆,窗户用木板封死了。树林和楼上到处溅满了大片大片的白色斑痕。

    “我想,这楼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并没有盖好。”葛兰极力不流露出内心的失望。他看了一眼手表,说道:“走吧,我们回到皮筏上去吧。”

    他们往回走去。这时太阳出来了,使清晨变得更加生机勃勃。葛兰看着空中的圆顶投映在地上的条格影子,发现地上和树叶上到处都溅满了跟刚才在楼上看到的同样的片片斑痕。清晨的空气中还能嗅到一种特别的酸味。

    “这里真臭,”莉丝说道。“那些白白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看起来像是两栖动物的粪便,可能是鸟屎。”

    “他们怎么没把中心楼建好?”

    “我不知道。”

    他们来到林中的一块空地,地上长满矮矮的杂草,野花点缀其间。突然他们听到一声悠长低沈的啸叫,然后又听到一声应答的叫声越过树林传了过来。

    “那是什么声音?”

    “我不知道。”

    接着,葛兰看到面前的草地上出现了一片阴影,这片阴影急速移动,不一会儿就把他们笼罩起来。

    葛兰抬头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黑影在他们头顶上滑行,把天空遮蔽得密密实实。

    “呀!”莉丝惊叫起来,“是翼手龙?”

    “是的。”丁姆回答说。

    葛兰没有回答,他出神地望着这个庞大的飞行动物。翼手龙发出低沈的叫声,姿态优美地在空中盘旋,转身朝他们这里飞来。

    “它们怎么不在游览线上?”丁姆问道。

    葛兰心里也正在想这个问题。飞行的恐龙在空中飞翔的姿势这么优美,太漂亮了。葛兰抬头望着,很快又有一只恐龙出现在空中,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

    “也许是因为他们没有把中心楼建完吧。”莉丝说。

    葛兰思忖,这些绝不是普通的翼手龙,他们太大了,一定是白垩记早期的大型飞行动物。他们在高空飞翔时,看上去就像小型飞机;当他们飞近些时,葛兰看到这些动物有十五英尺的翼展,身上长满了毛,还长着像鳄鱼般的头。他记得它们以鱼为食,生长在南美洲和墨西哥。

    莉丝用手遮在眼睛上方,抬头看着天空。“他们会不会伤害我们?”

    “我想不会,他们是吃鱼的。”

    其中一只翼手龙急剧盘旋飞下,只见一片翼影咻地一声从他们身旁掠过,同时刮过一阵热气,还留下一股酸臭味。

    “哇!”莉丝叫道,“他们真大!”接着她又问道:“你确定他们不会伤害我们?”

    “非常确定。”

    又一只翼手龙猛扑下来,动作比刚才那只还要敏捷。它从后面飞来,从他们的头顶一闪而过。葛兰瞥见了它满嘴的牙齿和毛茸茸的身体。心想,它看起来真像一只巨型蝙蝠。不过,这只巨鸟给葛兰留下的深刻印象是它的外表看来十分脆弱:他们巨大的翼展。上面布满了纤细的粉红色薄膜,薄如蝉翼,几近透明。这一切都使翼手龙显得更加柔美。

    “啊唷!”莉丝抱住头叫了起来,“它咬我!”

    “它什么?”葛兰问道。

    “它咬我!它咬了我!”她把手从头拿开,葛兰发现她的手指在淌血。

    天空中,另外两只翼手龙收拢翅膀,缩成两个小小的黑团,直向地面扑来。它们一边向下俯冲,一边发出尖鸣声。

    “快!”葛兰一把抓住他们的手,飞跑着穿过草地。他们听到尖鸣声越来越近,葛兰在最后的一刻

    猛然扑倒在地,并且把两个孩子也拖在身边。几乎同时,两只翼手龙呼啸鸣叫着,振翅贴着他们的身体飞过。葛兰感到他们的爪子碰到了他右背的衬衫。

    他马上站起来,把莉丝从地上垃起,带着丁姆一起向前跑了几步。这时,头顶上的两只翼手龙又转身鸣叫着扑向他们。等到最后一秒钟,他把两个孩子推倒在地,两大片黑影一闪而过。

    “哎哟!”莉丝厌恶地说。他看到她身上有白色的屎。

    葛兰赶紧站起来。“快跑!”

    他刚要跑,就听到莉丝惊恐地尖叫起来。他转身看到一只翼手龙的后爪抓住了她的肩膀。两只巨大坚韧的翼羽在阳光下呈半透明,宽阔的双翅在莉丝的左右两边拍打着。翼手龙竭力想飞起来,但是莉丝太重了。它一边挣扎着想飞,一边不停地用长长尖尖的下巴猛戳她的脑袋。

    莉丝尖叫着,双手发疯似地四处乱挥。说时迟,那时快,葛兰不假思索立刻跑上前去,往上一跳,用自己的身体狠狠地撞击翼手龙。他撞它的背,使它毛茸茸的身体仰面跌倒在地上。大鸟尖叫着向他咬去,葛兰赶紧低下头,避开它的嘴巴,同时后退一步。翼手龙巨大的翅膀拍打在他的身上,这就像在帐棚中遭到狂风暴雨的袭击一样。他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见,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翅膀的拍打声、翼手龙的鸣叫声以及它坚韧的翼膜。它那带爪子的脚在他胸前拼命地抓着。莉丝不停地发出尖叫。

    葛兰用手一推,推开了翼手龙,它一边吱吱地叫,一边拍打着翅膀,挣扎着想翻过身来,最后,它像蝙蝠一样收起翅膀,翻了个身,用它小小的翼爪撑起身体,就那样走了起来。葛兰停住脚步,不禁目瞪口呆。

    它居然能用翅膀走路!莱德勒的推测竟然没错!可是,接着,其余的翼手龙也向他们俯冲下来,葛兰头晕眼花,失去了平衡。在极度的恐惧中,他看到莉丝用手臂护着脑袋向边上跑去……丁姆撕心裂肺地叫喊着。

    第一只翼手龙飞扑下来,莉丝扔出一件什么东西。突然它啸叫一声,腾空而去。其他的翼手龙也立即飞上高空,追赶第一只而去。最后一只笨拙地扇动着翅膀,也飞上了天空。葛兰抬起头来,眯起眼睛仔细看着,极力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三只翼手龙紧紧追赶在第一只后面,发出愤怒的叫声。

    他们孤零零地站在地上。

    “怎么回事?”葛兰问道。

    “他们叨走了我的一只手套,”莉丝说。“我的达里尔草莓牌专用手套。”

    他们又开始继续前进。丁姆用手臂搂住她的肩膀问道:“你不要紧吧?”

    “常然不要紧,傻瓜。”她说着摆脱了他的双臂。她望着天空。“我希望他们被噎死。”她说道。

    “对,”丁姆说道,“我也希望如此。”

    他们看到皮筏就在前面的河边。葛兰看看手表:已是八点半了。现在还剩两个半小时可以赶回去。

    皮筏漂过了银色的鸟舍圆顶,莉丝高兴得叫了起来。一会儿,两边的河岸靠得越来越近,头顶的树枝再次交聚在一起。河面比起先要窄得多,有些地段仅有十英尺宽,水流十分湍急。他们经过时,莉丝用手去摸头上面的树枝。

    葛兰背靠皮筏坐在那里,听着河水拍打橡皮筏的声音。他们的行进速度比刚才快得多,头顶上方的树枝更快地向后移动。这样真是舒服畅快。皮筏飞速漂流,给下垂的树枝形成的闷热空间送来一丝凉风,而且这也意味着他们可以早点赶回去。

    葛兰不知道他们已走了多远,不过他可以确定,现在离他们昨晚过夜的蜥脚类动物食楼起码有好几英里路了。可能有四、五英里,也许更多。也就是说,一旦下了皮筏上岸,他们只要再走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旅馆。不过,既然经过了鸟舍,葛兰就不急着要弃筏上岸。他们花费的时间比预计的要少。

    “我不知道拉尔夫怎么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