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3 部分阅读

    好像他们站在一起交谈了一会儿……但是,对了,他们好像跑了……”他朝边上一指。“跑到那里去了,进了公园。”

    金拿罗摇摇头说:“在这种烂泥地里,你随意想像自己看到什么,就可以看到什么。”

    马尔杜站起身来,后退一步。他低头看着路面,叹了口气。“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敢担保,一定有个孩子还活着,也许是两个。如果这些成|人脚印不是雷吉斯留下的,可能还有一个大人也活着。我们必须把整个公园搜查一遍。”

    “今晚?”金拿罗问道。

    但马尔杜对他的话置之不理。他向排水管旁边那条泥泞的堤防走去。他又蹲下身子。“那名小女孩穿的是什么?”他问。

    “老天,”金拿罗回答道,“我不知道。”

    马尔杜慢慢移动着脚步,向路的一边走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一声喘息。一定是什么动物发出的声音。

    “你听,”金拿罗感到一阵恐惧。“我想我们最好。”“嘘。”马尔杜说道。

    他停住脚步,凝神谛听。

    “只是风声吧。”金拿罗说道。

    他们又听到了那种喘息声,这次十分清楚。不是风声。声音是从路边上他面前的树丛中传来的。听上去不像是动物的声音,但马尔杜还是小心翼翼地往前移动。他来回晃动手电筒,并喊了几声,但是那喘息声没有变化。马尔杜推开棕榈树枝。

    “是什么?”金拿罗问道。

    “是马康姆。”马尔杜回答说。

    伊恩·马康姆仰面躺在那里,脸色灰白,嘴巴无力地张着。他急促地喘着气。马尔杜把手电筒递给金拿罗,随后弯下腰察看他的身体。“我找不到他的伤口,”他说道。“头上没事,胸口手臂……”

    金拿罗把手电筒的灯光移到他的腿部。“他扎了块止血带。”马康姆的腰带紧紧绕在右大腿上。金拿罗把手电筒顺着他的腿部往下移。右脚踝以异常的角度向外扭曲着,裤管贴在身上,浸透了鲜血。马尔杜轻轻碰了下他的脚踝,马康姆呻吟了起来。

    马尔杜后退了一步,心里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办。马康姆可能有其他的伤口,也许他的脊椎骨折断了,也许挪动他会送了他的命。但是如果他们把他去在这里,他会休克而死的。幸好他还能想到在腿上扎块止血带,才没有因失血过多致死。也许他已经没指望了,不过他们最好还是把他带走。

    金拿罗帮马尔杜把马康姆抬起来,两个人笨手笨脚地把他扛在肩膀上。马康姆呻吟着,吃力地喘着气。“莉丝,”他说道“莉丝……走了……莉丝……”

    “莉丝是谁?”马尔杜问道。

    “那个小女孩。”金拿罗回答说。

    他们把马康姆抬上吉普车,费劲地把他安顿在后座上。金拿罗把他腿上的止血带扎紧一点,马康姆又呻吟了一下。马尔杜把他的裤脚翻卷起来,看到里面的肉烂糊糊的,骨头露在外面,赤裸裸地相当吓人。

    “我们必须把他送回去。”马尔杜说道。

    “你现在就走,不找孩子了?”金拿罗问道。

    “如果他们进了公园,那里面可有二十平方英里,”马尔杜说着摇摇头。“要想找到那里面的任何东西,只有透过动作感应器。如果孩子们还活着而且在里面走动的话,动作感应器会把他们显示出来,我们就可以直接去那里,把他们带出来。但是,如果我们不立即把马康姆博士送回去的话,他准会没命的。”

    “那我们必须回去罗。”金拿罗说道。

    “我想是的。”

    他们上了汽车。金拿罗问道:“你准备告诉哈蒙德孩子们失踪了吗?”

    “不,”马尔杜说道。“你去说。”

    控制

    唐纳·金拿罗死死地盯着哈蒙德。他们坐在空无一人的自助餐厅里。哈蒙德用小匙子舀着冰淇淋,若无其事地吃着。“这么说,马尔杜认为孩子们是在公园的什么地方喽?”

    “是的,他是这样想的。”

    “那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找到他们的。”

    “希望如此,”金拿罗说道。他望着这个不慌不忙吃着冰淇淋的老人,一阵寒意油然而生。

    “噢,我相信一定会找到他们的。我经常对大伙儿说,这公园毕竟是为孩子们建立的。”

    金拿罗说道:“那你是明白他们失踪了,哈蒙德先生。”

    “失踪?”他厉声说道。“我当然知道他们失踪了。我可不是老糊涂。”他叹了口气,说话的声音又缓和了下来。“听着,唐纳,”哈蒙德说道,“我们不要太激动。因为这场暴雨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们这里出了点问题,结果发生了一场令人遗憾的不幸事件。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正在处理这些状况。阿诺会使电脑恢复正常,马尔杜会把孩子接回来。我相信,等我们吃完这些冰淇淋,他就会带着孩子一起回来了。所以我们只要等着,看事情如何发展就行了,你说呢?”

    “就照你说的办吧,哈蒙德先生。”说道。

    “为什么?”亨利。吴看着控制台的显示幕问道。

    “因为我认为乃德瑞对代码做了点手脚,”阿诺说道。“所以我正在对它进行检查。”

    “好吧,”吴说道。“但是你试过你的选择项了吗?”

    “比方说?”阿诺问。

    “我不知道。安全系统还在运行吗?”吴问道。“关键检验如何?一切都正常吗?”

    “我的老天!”阿诺打了个响指说道。“它们肯定正常。只有在主控制板上才能关闭安全系统。”

    “那好,”吴说道,“如果关键检验有效的话,你可以查出乃德瑞干了些什么。”

    “完全可以。”阿诺说着开始按键钮。他自己怎么没事先想到这点呢?这太明显了,侏罗纪公园的电脑系统内没有好几个等级的安全系统,其中一个是关键检验程式,它可以监控操作员已输入可以进入系统的所有按键。原先它是被设置来当检查错误装置的,但后来因为它的保密作用而被保留下来。

    不一会儿,乃德瑞当天早些时候输入电脑的所有按键都显示在萤幕的一个窗口上了请参照图表十。

    “就是这个?”阿诺说道。“他好像在这里搞了好几个小时呢。”

    “可能只是消磨时间吧,”吴说道。“只是到最后才弄了这么点东西。”

    一开始的数字代表乃德瑞在控制板上按的那些键的美国资讯交换标准译码编者按:AS CIIlOOk,由英文大小写字母、数字、特殊记号等八位元符号构成的译码,用于资料处理或通信等机器间的资讯传输。这些数字表明他还在标准使用者界面,就像任何普通的电脑使用者一样。由此可见,开始的时候,乃德瑞只不过是随便看看,设计这个系统的程式设计员一般不会这样做的。

    “也许他是想先看一下是否有什么更动。”吴说道。

    “也许是吧,”阿诺说道。他看着命令清单,根据清单,他可以逐行地从头至尾追踪乃德瑞在系统内的进程。“至少我们知道他做了些什么。”

    系统,这使乃德瑞脱离普通使用者界面,进入代码部分。电脑要求知道他的名字,他回答:“乃德瑞。”这个名字获准进人代码部分,于是电脑允许他进入系统。乃德瑞要求进入命令层,也就是电脑的最高控制层。命令层需要额外保密,要求乃德瑞提供姓名,进入号码和指令请参照图表十一。

    这些输入项使乃德瑞得以进入命令层。他要求保密。由于他已获准,电脑允许他到达那里。一到保密层,乃德瑞试了三种不同的指令请参照图表十二。

    “他是想把安全系统关闭掉,”吴说道。“他不希望任何人看到他马上要做的事情。”

    “完全正确,”阿诺说道。“显然他不知道安全系统再也不可能被关掉,除非在控制板那里用手拔掉开关。”

    三个指令失败之后,电脑开始自动地回应乃德瑞。但是由于他进来之前已获得允许,电脑假设乃德瑞迷失了方向,是在某处设法完成一些他无法完成的上作。因此电脑再次问他,他想去哪里,乃德瑞回答“保密。”然后他被允许留在那里。

    “最后,”吴说道。“这里倒是个难解的谜。”他用手指着乃德瑞输入的最后一行命令:whte-rbt……bj“这到底是什么?”阿诺问道。“白兔?这难道是他自己开的一个小玩笑?”

    “这是目的码的标记。”吴回答道。在电脑术语中,所谓“目的码”就是可以移动使用的字码,就好像你可以把一张椅子在房间里移来移去一样。目的码可能是绘一幅图或刷新显示幕,或进行某种计算的一组命令。

    “我们看看目的码在代码的哪个部位,”阿诺说道。“也许我们能弄清楚它的用处。”他进入公用程式,并打出:找出WHTE-RBT.OBJ电脑显示幕上出现:记忆中未找到目的码“它不吁在。”阿诺说道。

    “那么再查一下代码磅目清单。”吴说道。

    阿诺在键盘上敲了一行:查找/磅目清单:WHTE|RBT.OBJ萤幕资料飞快地跑着,代码行在眼前一闪而过,让人无法看清楚。萤幕这样跑了大约一分钟,然后突然停止不动了。

    “就是它,”吴说道。“这不是目的码,而是个命令。”

    萤幕上出现一个箭头,指向一行代码请参照图表十三。

    “狗娘养的。”阿诺骂道。

    吴摇摇头:“这根本不是代码中的错误。”

    “是的,”阿诺说道。“这是个陷阱门。那个胖子混蛋把一个看似目的码的指令输了进去,但这其实是个命令,可以用来袖接保密系统和周边系统,然后把它们关掉。这使他能随意进入公园的每个地方。”

    “所以我们必须能够重惹启动它们。”吴说道。

    “对,我们必须这样做,”阿诺皱眉头看显示幕。“我们必须做的就是,弄清楚那个命令。

    我将在袖接设备上执行一个追踪程式,“他说道。”我们看一下这会不会对我们有所帮助。“

    吴从椅子上站起来。“刚才,”他说:“刚才,大约一小时前,有一个人进了冷藏室,我想我该去数一数那里的胚胎。”

    爱莉在自己的房间里。她正准备把衣服换下来,忽然有人敲房门。

    “是亚伦吗?”她问道。但门一开,发现是马尔杜站在门口,腋下夹着塑胶包裹。马尔杜淋淋的,衣服上还有斑斑点点的污泥。

    “对不起,但我们确实需要你的帮助,”马尔杜说得很快:“越野车在一小时前遭到了袭击。我们把马康姆带回来了,但他现在还处于休克状态。他腿上的伤很重,到现在仍昏迷不醒。我把他弄到他自己的房间,放在床上了。哈丁正在路上,马上就到。”

    “哈丁?”她问。“其他的人呢?”

    “其他的人我们还没有找到,塞特勒博士。”马尔杜回答道。他现在说话已不像刚才那么快了。

    “哦,我的天啊。”

    “但是我们认为,葛兰博士和孩子们还活着。我想他们进了公园,塞特勒博士。”

    “进了公园?”

    “我们是这么想的。同时,马康姆需要帮助。我已兄哈丁来了。”

    “你们是否该兄医生来?”

    “岛上没有医生。哈丁是我们能找到的最佳人选。”

    “但是,你们一定得请个医生来。”她说道。

    “不行。”马尔杜摇摇头。“电话线路故障了,电话打不出去。”他把腋下的塑胶包裹夹好。

    “那是什么?”她问道。

    “没什么。如果你愿意,请到马康姆的房间去,助哈丁一臂之力。”

    马尔杜走了。

    她呆呆地坐在床上。爱莉。塞特勒不是个受不起惊吓的女人,而且她知道葛兰以前也曾经陷入困境。有一次,他驾车在荒凉的不毛之地迷路四天之久,而且车下的一块岩石松动滚落,他的卡车也随之跌进一百英尺深的沟谷。葛兰的右腿摔断了,又没水喝,但他拖着一条断腿走了回来。

    可是,孩子们……

    她摇摇头,竭力摆脱这些念头。也许孩子们跟葛兰在一块。如果葛兰在公园里,那么……

    还有谁比一位恐专家更能把孩子们安全带出侏罗纪公园呢?

    公园里

    “我累了,”莉丝说道。“抱抱我,葛兰博士。”

    “你这么大了,不能再要人抱了。”丁姆说道。

    “可是我累了。”莉丝说道。

    “好吧,”葛兰说道,一边把她抱起。“哎哟,你这么重。”

    时间已接近晚上九点钟。流动的夜雾使圆圆的月亮变得朦胧不清。三个淡淡的身影穿过一片开阔地,向对面阴森森的树林走去。葛兰绞尽脑汁地思考着,努力试着判断他们所在的方位。由于他们跨过了被霸王踩倒的栅栏,葛兰心里很明白,他们正在霸王围场内的某个地方。这可不是他愿意待的地方。他的头脑里不断回忆着霸王活动范围的电脑追踪图,即在小范围内密切追踪它的行动的那些波浪形曲线。他和两个孩子现在就在那个小范围内。

    但是葛兰也记得,霸王与其他所有的动物是被隔开的,也就足说,如果他们能跨过这个屏障一个栅栏,或是深壕,或是这两者,他们就可以确定已经离开了霸王的围场。

    但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屏障。

    莉丝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头发。一会儿她就睡着了。丁姆在葛兰身旁吃力地走着。

    “你还好吗,丁姆?”

    “还好,”他回答道。“不过我想我们也许在霸王围场里面。”

    “我可以确定我们是在里面。我希望我们能尽快出去。”

    “你准备进树林。”丁姆问道。当他们走近树林时,林中显得黑暗隆咚、险恶可怕。

    “对,”葛兰说道。“我想我们可以根据动作感应器的号码判断我们所在的位置。”

    动作感应器装在离地而四英尺高的地方,是一些绿色的盒子。有些是独立式的,大多数被固定在树上。没有一部在运转,显然,电仍然没有接通。每部感应器盒子的中间都有一块玻璃透镜,玻璃透镜下面用漆写着一个磅号。透过雾蒙蒙的月光,葛兰可以看到前面一只盒子上标有T/S/○四的磅号。

    他们进入树林,四周都是参天的大树。月色中,雾气低垂于地面上,在树根部缭绕。这是一幅美丽的景象,但是走在这样的地方却显得险象环生。葛兰留神注意着感应器。它们似乎是依由大到小的顺序磅号的。他经过了T/S/○三和T/S/○二,最后来到了T/S/○一。

    他抱着莉丝,觉得累坏了。他真希望这里就是霸王围场的边缘,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树林中的另一个盒子。接着看到的盒子上标号为T/S/○一,然后是T/N/○二。葛兰意识到这些号码一定是以某一个中心点为基准,按照地理位置来磅排的,其原理就跟指南针一样。

    他们正由南住北走,因此,接近中点时,数字逐渐变小,然后又渐渐增大。

    “至少我们的路线没错。”丁姆说道。

    “对。”葛兰应道。

    丁姆脸上露出了笑容,脚下却被藤蔓绊倒了,但他马上又站立起来。他们继续走了一会儿。“我父母亲正在闹离婚。”他说道。

    “是吗?”葛兰说道。

    “我爸爸上个月搬出去了。他现在在米尔又谷有了自己的住处。”

    “哦。”

    “他再也不带着我妹妹到处走了。他甚至抱都不抱她一下。”

    “他还说你脑袋瓜里装的净是恐。”葛兰说道。

    丁姆叹了口气说:“是的。”

    “你想他吗?”葛兰问。

    “不怎么想,”丁姆回答道。“只是偶尔会想起他。但她很想他。”

    “谁?你母亲?”

    “不,是莉丝。我妈妈有个男朋友,她在工作中认识的。”

    他们然不作声走了一会儿,经过了T/N/○三和T/N/○四。

    “你见过他吗?”葛兰问。

    “见过。”

    “他怎么样?”

    “还可以,”丁姆回答道。“他比我爸爸年经,但他是个秃头。”

    “他对你怎么样?”

    “我不知道,还可以吧。我想他只是想赢得我的好感,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有时候我妈说我们得把房子卖了搬家,有时候他和我妈深夜里还打架。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玩电脑,但我还是听到的。”

    “是吗?”葛兰说道。

    “你离婚了吗?”

    “没有,”葛兰说道。“我妻子很久以而就去世了。”

    “你现在跟塞特勒在一起?”

    葛兰在黑暗中笑了。“不,她是我的学生。”

    “你是说她还在上学?”

    “是的,读研没所。”葛兰停顿了一下,把莉丝换到另一边肩膀上,然后他们继续往前走,经过了T/N/○五和T/N/○六。远处传来隆隆的雷声,暴风雨已移到南边。除了单调的蝉鸣声和树蛙的轻兄声,树林中一片寂静。

    “你有孩子吗?”丁姆问道。

    “没有。”葛兰回答道。

    “你准备跟塞特勒博士结婚吗?”

    “不,她明年就要嫁给芝加哥一个相当不错的医生了。”

    “噢,”丁姆说道。他听到这个消息显得很惊讶。他们又走了一会儿。“那你准备跟谁结婚?”

    “我想我谁也不会娶。”葛兰说道。

    “我也是。”丁姆回答道。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丁姆问道:“我们要走一整夜吗?”

    “我觉得不行。”葛兰说道。“我们得停下来,至少休息几个小时。”他看了一眼手表。

    “不要紧。离我们必须赶回去的时间。离船只到达大陆的时间,还有将近十五个小时。”

    “我们到什么地方停下来休息?”丁姆立即问道。

    葛兰也在想这个问题。他首先想到的是他们可以爬到树上,在树上睡觉。但他们必须爬得很高才能保证安全,以免受到动物的攻击。莉丝睡着了可能会摔下去。而且树干很硬,他们无法好好休息。至少,他不会。

    他们需要一个真正安全的地方。他回想着坐飞机来这里的途中看到的设计图。他记得公园里每个区域的外围都有一些建物。葛兰不知道这些建物的具体形状,因为他没有见过这一幢幢建物的平面图,而且他也记不清楚它们的确切位置了,但他记得它们分散在公园的四处。也许,附近什么地方就有这样的建。

    但是,这跟要求跨过一道障碍物,走出霸王围场完全是两码事。要找到一座建物意味着你得有那么一点搜索的办法。而最好的办法是。“丁姆,你能帮我抱一下你妹妹吗?我爬到树上去看看四周。”

    从高高的树枝间,他可以把林子看个清楚。往左右看去,两边都是树梢。令他惊奇的是他们几乎已经到了树林的边缘。他们前面就是一块开阔地,还有一条通电的栅栏和一道灰白的水泥护壕,再过去便是一大片旷野,他猜想那就是蜥脚类动物围场。远处,可以看到更多的树木,还有雾蒙蒙的月光在海面上闪烁。

    他听到从什么地方传来恐的吼兄声,但声音很遥远。他戴上丁姆的夜视镜,又向四周望去。他顺着露露曲曲的灰色护壕看去,找到了他要找的地方:那是一条黑色的狭长便道,通向一个平坦的长方形屋顶。房顶稍稍高出地平面,但它确实在那里,而且离这里不远。从这棵树过去,也许只有大约四分之一英里的路程。

    他从树上下来,发现莉丝正在嗅着。

    “怎么啦?”

    “我听到动物的兄声。”

    “没关系。你现在醒了?我们走吧。”

    他拉着她走到栅栏前。栅栏有二十英尺高,顶端而有螺旋形的带刺电线。在月光下,电线显得很高,离他们很远。护壕就在栅栏的那边。

    莉丝疑惑不解地抬头看着栅栏。

    “你能爬过去吗?”葛兰问她。

    她将手套和棒球递给他说:“当然可以。这很容易。”她开始攀爬。“但是我敢打赌,丁姆一定过不去。”

    丁姆转过身来,怨声说道。“你给我闭嘴!”

    “丁姆有惧高症。”

    “我没有。”

    她已经爬到了顶端。“你真的有嘛。”

    “没有。”

    “那你上来,赶上我呀。”

    葛兰转向丁姆。丁姆的脸色在黑暗中显得十分苍白。这孩子一动不动地站着。“你可以爬过这栅栏吗,丁姆?”

    “没问题。”

    “需要我帮助你吗?”

    “丁姆是个胆小鬼。”莉丝大声喊道。

    “那你就错了,大笨蛋。”丁姆说着,开始往栅栏上爬去。

    “冷死了。”莉丝说。三个人站在齐腰深的水泥护壕臭烘烘的水中。他们安全地爬过了栅栏,只是丁姆的衬衫被顶端带来的电线勾了个洞。接着,他们都滑进了护壕。葛兰正在想办法怎样才能离开护壕。

    “至少我帮你把丁姆弄过栅栏,”莉丝说道。“平常他确实是不敢爬这么高的。”

    “感谢你帮了大忙,”丁姆带着讥讽的口气说道。月光下,他看到水面上漂浮着一块块的东西。他顺着护壕移动脚步,一边看着对面的水泥护壕墙体。水泥墙面光滑平整,他们不可能爬得上去的。

    “哎哟。”莉丝指若水面说道。

    “这不会伤害你的,莉丝。”

    葛兰终于发现水泥墙上有一道裂缝,一根藤蔓从上面垂下来,一直接到水面。他用劲拉了拉藤条,发现它受得住他的体重。孩子们,我们上去吧。“他们攀着藤蔓往上爬,来到了一块空地上。几分钟之后,他们穿过这片空地,到了通向简易辅助道路的堤防,再往右就是食楼。他们走过两个动作感应器。葛兰注意到感应器还是没有运转,灯光也不亮,不禁感到有点不安。电力故障已经两个多小时了,还没有修复好?他们听到远处某个地方传来霸王龙的吼叫声。”它是不是就在附近?“莉丝问道。”不会的,“葛兰回答道。”我们跟它不在同一个区域内。“他们悄悄走下长满杂草的堤防,向那座水泥建物走去。在黑夜里,那房子像个地堡,显得阴森可怕。”那是什么地方?“莉丝问道。”这里是安全的。“葛兰说道,心里暗自希望那里真的安全。入口处很宽,可容一辆卡车通过,门口安着一根根笨重的木栏。

    他们可以看到,里面的建是个露天大棚,放着一些设备,设备之间堆满了鲜草垛和一包包的干草。大门上挂着一把沈甸甸的挂锁。葛兰仔细地检查着挂锁,但莉丝已侧着身子从木栏之间站了过去。“行了,来吧,二位。”丁姆跟着站了过去。“我想你能过来吧,葛兰博士。”丁姆说得没错。虽然空隙很小,葛兰还是能够在两根木栏之间侧过身子进入棚子。一进去,他就感觉有一阵轻度的疲倦向他袭来。“不知道有没有吃的东西。”莉丝说道。“只有干草。”葛兰打开一包干草将草铺在地上。中间的干草很暖和。他们躺下来,感觉到干草温热。莉丝蜷缩在他身边,闭上了眼睛丁姆用手臂环抱着他的妹妹。他听到远处隐约传来蜥脚类动物的吼叫声。但是两个孩子谁也没出声。他们几乎立即响起了鼾声。葛兰抬起手臂想看看表,但太暗了,看不清楚。他感觉到从孩子身上传来的体温。葛兰闭上双眼,进入了梦乡。控制马尔杜和金拿罗走进控制室,只听见阿诺正拍着手说:“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个讨厌鬼。”

    “你说什么?”金拿罗问。

    阿诺用手指指着电脑显示幕请参照图表十四。

    “就是它。”阿诺高兴地说。

    “那是什么?”金拿罗眼睛瞪着显示幕,不解地问道。

    “我终于找到恢复原始代码的命令了。那个称为‘fini……bj‘的命令能连接参数项,也就是栅栏和电力,复位。”

    “太好了。”马尔杜说道。

    “但是这个命令还干了些其他的事,”阿诺继续说道。“它把可以追踪查询它的代码行给删除了。只要一到那里,它就把所有的痕迹彻底破坏掉。狡猾透了。”

    金拿罗摇摇头。“我对电脑懂得不多。”但是他至少知道,如果一个高技术公司退回到原始代码,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出了很大很大的问题。

    “来,看看这个。”阿诺一边说,一边打出了命令:FINI.OBJ萤幕闪了一下,上面的程式马上就变了请参照图表十五。

    马尔杜指着窗外。“看!”室外巨大的石英灯在公园各处亮了起来。他们走到窗口,向外望去。

    “太棒了。”阿诺说道。

    金拿罗问道:“这是不是说栅栏的电又通了?”

    “不用说,一定是这样。”阿诺说道。“全部供电需要几秒钟时间,因为公园里的栅栏一共有五十英里长,而且发电机一路上得给电容器充电。但是,只消半分钟,一切又可以恢复正常运作了。”阿诺指着垂直悬挂着且覆盖了透明玻璃的公园图说道。

    公园图上,鲜红的线条弯弯曲曲地从通电位置浮现出来,通向公园的每个地方,这表明电流通向了各处的栅栏。

    “动作感应器呢?”金拿罗问。

    “感应器也一样,是的,电脑计数需要几分钟时间,但是一切都在运作了。”阿诺说道。

    “九点半以前,那见鬼的东西都已恢复正常,重新开始工作了。”

    葛兰睁开眼睛。在大门的木栅栏之间,射过缕缕鲜亮的蓝光。是石英灯光:电来了!他睡眼惺松地看了手腕上的手表:正是九点三十分。他只睡着了几分钟。他想他还可以再多睡几分钟,然后回到空地上,站在动作感应器前挥手,把信号传出去。控制室的人就会看到他们;他们会派一辆车来把他和两个孩子接出去,他要告诉阿诺,要他召回补给船。然后,他们就可以回到度假旅馆,在他们自己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一夜了。

    他要立即按计画行动。再过几分钟就起身。他打了个呵欠,又闭上了眼睛。

    “不错。”阿诺还在控制室里,两眼盯着闪亮的公园图,他说道:“整个公园只有三个断流处,比我原先预料的要好多了。”

    “断流处?”金拿罗问。

    “栅栏哪个区的电流短路了就会自动切断电源,”他解释道。“你可以看到,在第十二区,在大路附近,有一个大断流处。”

    “那就是霸王龙把栅栏踩倒的地方。”马尔杜说道。

    “一点也没错。另一处是在这里,第十一区。离蜥脚类动物食楼不远。”

    “那个地方为什么会断电?”金拿罗问。

    “谁知道,”阿诺说道。“也许是因为暴风雨,或是有树被风刮倒的原故。我们可以在监控器上检查一下。第三处在那边,丛林河边上,不知道那里又是怎么回事?”

    金拿罗看着看着,公园图上面变得更加复杂,布满了绿色的点和数字。“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表示动物。动作感应器也连作起来了。电脑开始解析公园内所有动物的所在位置。当然也包括进入里面的每一个人。”

    金拿罗紧盯着公园图说:“你是说葛兰和孩子们……”

    “是的,我们把查询号复位在四百以上,这样,只要他们在那里走动,”阿诺说道,“动作感应器就会把他们当作额外的动物显示出来。”他两眼盯着公园图又说道:“但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多余的动物信号。”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金拿罗问道。

    “你必须知道,金拿罗先生,”阿诺说道,“那边总是有许多额外的动作信号,比如,在风中摇曳的树枝,在空中飞动的马儿,诸如此类。电脑必须先把所有的背景动作排除掉。这也许要花。啊,行了。计数结束。”

    金拿罗问道:“你没看到孩子?”

    阿诺在椅子上扭动了一下身子,又往图上看去。“没有,”他说道。“此刻,图上根本没出现多余的信号,那里出现的一切仍然被以为是恐龙。他们也许是待在树上,或是在其他某个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我们用不着担心。有些动物,比如那条大霸王龙,到现在还未露面。

    这或许是因为它正在什么地方睡大觉而没有走动。葛兰他们可能也在睡觉,只是我们不知道。“

    马尔杜摇摇头,“我们最好把握时间,”他说道。“我们必须把栅栏修好,让动物回到各自的围场里。在那部电脑我们可以看到,有五只恐龙得赶回他们自己的围场。我现在就带后勤人员去那边。”

    阿诺转身面对金拿罗说道:“你也许想知道马康姆博士现在的状况如何。告诉哈丁博士,马尔杜一个小时之后要他帮忙去把恐龙赶回围场。我会通知哈蒙德先生,我们将马上着手最后的整顿工作。”

    金拿罗穿过铁门,走进度假旅馆的前门。他看到爱莉。塞特勒从走廊的那边走来,手里拿着毛巾和一盆热气腾腾的水。“另一边有个厨房。”她说:“我们在那里烧水,消毒绷带。”

    “他怎么样了?”金拿罗问道。

    “好得很。”她回答。

    金拿罗跟着爱莉往马康姆的房间走去,听到里而传出一阵笑声,他觉得很惊讶。这位数学家仰面躺在床上,哈丁正在调整静脉注射管。

    “于是另一个人说:”我老实告诉你,比尔,我当时不喜欢这个,然后我就回去取卫生纸啦!‘“哈丁哈哈大笑。”还真不错,是吗?“马康姆微笑着说道。”啊,金拿罗先生,你来看我了。你现在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把一条人腿拿回来会怎么样了吧。“金拿罗略带迟疑地进了房间。哈丁说道:”他用了大量的吗啡。“

    “我可以告诉你,这还不够多,”马康姆说道。“老天,他舍不得用药。他们找到其他的人了吗?”

    “没有,还没有。”金拿罗回答道。“不过我很高兴看到你恢复得这么快。”

    “不然还能怎样呢?”马康姆说:“腿上是穿破骨折,肉可能腐烂了,开始发出相当,嗯,相当刺鼻难闻的气味。但是我总是说,如果你不能保持那么一点幽默感……”

    金拿罗微笑着问道:“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当然记得。”马康姆说道。“你以为被霸王龙属雷克斯龙咬了之后,你会忘掉吗?绝对不会。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休想忘了它。至于我,也许不会记得很久。但是,还是。

    是的,还是记得很清楚。“

    马康姆叙述了它是怎样在雨中跑出越野车,霸王龙又是怎么对他紧追不舍。“那是我他妈的自己的错,它离我太近,但我被吓坏了。反正,它用嘴巴把我叨了起来。”

    “怎么叨的?”金拿罗问。

    “咬住我的身体。”马康姆说着,掀起衬衫来。只见一排青紫色的牙痕呈一个很大的半圆形在他的肩膀一直延伸到他的肚脐处。“用牙齿咬住我。把我提起来,恶狠狠地摇动着我的身体,然后把我往地上一摔。我还算好。当然被吓昏了,不过,我还没事。直到他把我摔在地上之前我都没事。这一摔把我的腿给弄断了。他咬的伤还不及那一摔的一半狠。”他吸了一口气。“你想想看。”回应人:续上回应时间:11/26/9802:40哈丁说道:“大多数体型庞大的食肉动物,上下颚并不是非常有力。他们真正有力的是颈部肌肉,上下颚只是咬住不放,但他们却会用脖子来扭动撕扯。但是,碰到像马康姆博士这样块头不大的动物,霸王龙只需摇晃他,然后把他扔到地上。”

    “恐怕就是这么回事,”马康姆说道:“要不是那庞然大物根本心不在焉,我怀疑我还能不能生还。说实话,他给我的感觉是相当笨拙、就像是一件比汽车或小型公寓小一些的东西。”

    “你是说它攻击你的时候并不是全神贯注?”

    “我这样说不好受,”马康姆回答说。“但我确实感到它的注意力不全在我身上。当然喽,我的注意力可全在它身上。不过,它重达八吨,我可没这么重。”

    金拿罗转身对哈丁说道:“他们现在就要去修补栅栏了。阿诺说马尔杜在驱赶动物回自己围场的时候需要你帮忙。”

    “好吧。”哈丁答应道。

    “只要你和塞特勒博士留下来,并且有足够的吗啡就行了,”马康姆说道,“只要我们这里不发生马康姆效应。”

    “什么是马康姆效应?”金拿罗问道。

    “谦虚的英德,”马康姆说,“使我不能向你详细解释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现象。”他又叹息一声,闭上眼睛。很快地,他便睡着了。

    爱莉跟金拿罗一起走到外面的走廊。“别听他瞎扯,”她说,“他心情过度紧张。直升机什么时候到?”

    “直升机?”

    “他的腿需要手术。你去联络叫他们派架直升机来,将他载离这个岛。”

    公园

    那台手提式发电机卡答一声,便轰鸣运转越来。石英泛光灯在伸缩吊的一头闪着亮光。马尔杜听到北边不远处的丛林河中传来河水轻轻的流淌声,他转身折回到维修车,看到一名工人拿着一把大动力锯从车里出来。

    “不,不,”他说道。“只要绳子,卡洛斯。我们不需要把栅栏锯掉。”

    他又转回头看看栅栏。一开始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短路的部分,因为他们看不清楚:一颗矮小的原始果树斜倚在栅栏上。这是种植在园内该区的几棵原始果树中的一棵。

    这种树枝叶茂盛,目的就是为了将栅栏遮蔽起来。

    这棵树上原先是被特地用钢丝和松紧螺丝扣加以固定的。但钢丝在暴风雨中挣断了,金属松紧螺丝扣正巧砸在栅栏上,使得栅栏的电流短路。当然,这些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在靠近栅栏的地方,公园工作人员应该使用外包塑胶的电线和瓷质松紧螺丝扣才对。但是这种事还是发生了。

    不管怎么说,这件工作干起来并不麻烦。他们只需把树从栅栏拖开,拿走金属螺丝扣,再留下标记,早上园丁就可以来收拾干净了。这么做至多只需二十分钟,这样也好,因为马尔杜知道,双脊龙总爱待在靠近丛林河的地方。即使工人跟河之间有栅栏隔开,双脊龙也能够把使人失明的毒液从栅栏那边喷吐过来。

    一个名叫拉蒙的工人走过来:“马尔杜先生,”他说,“你刚才看到亮光了吗?”

    “什么亮光?”

    拉蒙指向丛林的东边说:“我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在那里,是很微弱的光。你看到了吗?看起来像是车灯,但它没在动。”

    马尔杜眯起眼睛仔细看着。也许只是一盏维修灯。不管怎么说,现在又有电了。“我们等一会儿再管这件事。”他说道,“现在,我们还是先把树从栅栏上移开吧。”

    阿诺情绪极佳。公园的秩序差不多已恢复了。马尔杜在修整栅栏,哈蒙德跟哈丁一块去监督把动物赶回他们应去的地方。尽管很疲倦,阿诺仍然感觉良好,他甚至有心让金拿罗律师高兴一下。“马康姆效应?”阿诺问他。“你在为这个烦恼?”

    “我只是好奇而已。”金拿罗说道。

    “你是说你希望我告诉你为什么伊恩·马康姆会弄错?”

    “正是这样。”

    阿诺点上一根烟说道:“这是个技术性的问题。”

    “不妨让我听一听。”

    “好吧,”阿诺说道。“浑沌理论描述非线性系统。现在它已成了一种用途极广的理论,用于研究包括从股票市场到心跳节奏的任何事情,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