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10 部分阅读

    ?丁姆。这种夜视镜上有由电脑控制的非常精密的显示器,使你在夜间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好极了。”他说着朝第一辆车走去。

    “嗨!”莉丝说道。“我也要戴它。”

    “不行。”丁姆说道。

    “不公平!不公平!你什么事都可以做,丁姆!”

    艾德·雷吉斯目送着他们走去,并对葛兰说道:“我能看到回去的行程将是什么样子。”

    葛兰和马康姆爬进第二辆汽车。几滴雨溅落在挡风玻璃上。“我们走吧,”艾德·雷吉斯说道。“我想吃晚饭了。我想来一杯香甜可口的鸡尾酒。如何?哥儿们。鸡尾酒听起来不错吧?”他??了??汽车的金属板。“待会儿见。”他说罢便拔腿跑向第一辆车,爬了上去。

    一道红光在仪表板上闪烁。随着车子发出的呼呼声,越野车启动了。

    在驱车返回的途中,光线渐暗,马康姆显得异乎寻常地闷闷不乐。葛兰说道:“你一定觉得已得到了证明,你的理论是正确的。”

    “事实上,我觉得有点恐惧。我怀疑我们正处于一个岌岌可危的时刻。”

    “为什么?”

    “这是我的直觉。”

    “数学家也相信直觉吗?”

    “绝对相信。直觉非常重要。事实上,我正在思考碎形编者按:碎形,fractal,指无论扩大到何种程度,仍保持原有形状的几何图形,”马康姆说道。“你知道碎形吗?”

    葛兰摇了摇头。“一无所知。”

    “碎形是一种几何学,与一位名叫曼德布罗的人有关。这与每个人在学校里所学的欧几里得几何学。正方形、立方体和球面。不同,碎形几何学应用在描述自然界中的实物,如山和云是碎形。因此碎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与现实有关。

    “于是,曼德布罗运用他的几何学工具发现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现象。他发现物体在不同等级上,外表看起来几乎完全相同。”

    “在不同的等级上?”葛兰说道。

    “比方说,”马康姆说道,“一座大山远远看去具有某种崎岖的山形。如果你靠近些,察看这座大山的一个小山峰,它将具有相同的山形。事实上,你可以顺着大小等级一步步往下观察,直到在显微镜下观察一颗微型岩石,它将具有与大山相同的基本碎形。”

    “我实在不明白你干么为这个烦恼。”葛兰说道。他闻到了火山蒸汽的硫磺味。他们现在来到靠近海岸线的公路上,俯瞰着沙滩和大海。

    “这是一种看事物的方式,”马康姆说道。“曼德布罗发现了从最小到最大的相同性。而这种等级相同性地出现在事件中。”

    “事件?”

    “想想棉花的价格,”马康姆说道。“过去,一百多年来对棉花价格有着完备的记录。当你研究棉花价格的涨跌,你会发现一天中的价格涨跌曲线看起来基本上和一星期的曲线雷同,而一星期的又和一年的,或十年的雷同。事物便是这样。一天如同整个一生。你开始时做一件事情,结束时却在做另一件事,计画要出差,却永远到不了……而直到你一生将结束时,你的整个人生也具有那种相同的随机性质。具有与一天相同的规则。”

    “我想这的确是看事物的一种方式。”葛兰说道。

    “不,”马康姆说。“这是看事物的惟一方式。起码,是忠于现实的惟一方式。你得明白这种同一的碎形概念造成其本身的一种循环,是一种回复到原处,且意味事件的不可预测的现象。这意味着它们会突然改变,而且没有预告。”

    “好吧……”

    “但是我们已设法劝慰自己去想像突变是某种在事物正常次序之外发生的事情。一场事故,如一次撞车;或是超出我们的控制范围,如一种不治之症之类的事。我们不去设想那突然的、根本的、不合理的改变是建立于存在本身的结构中。然而它却正是这样。而浑沌理论告诉我们,”马康姆说道,“我们所认为的从物理学到虚构小说中的每一样事物都是理所当然的,这种直线性压根就不存在。线性是一种造作的观察世界的方式。真实生活不是一连串一件接一件发生的、相互连接的事件,就像一串被穿成项链的珠子。生活实际上是一连串的遭遇,其中某一个事件也许会以一种完全不可预测的、甚至是破坏的方式改变随后的其他事件。”马康姆朝后靠在座椅背上,朝另一辆越野车望去,它停在前面几码开外。“那是一个关于我们宇宙结构的深奥真理。可是为了某种原因,我们却执意表现得彷佛这并不是真的。”

    就在这时,汽车颠了一下停住了。

    “出了什么事?”葛兰说道。

    前方,他们看见孩子们在车中,朝着大海指指点点。海面上,在低低的云层下,葛兰看见补给船的黑暗轮廓,这艘船正要驶回旁塔雷纳斯。

    “我们为什么不停下来看看?”马康姆问道。

    葛兰打开无线电,听见那女孩子正激动地说道:“看那边,丁姆!你看见了吧,它在那里!”

    马康姆瞄了那船一眼。“他们在谈论那艘船吗?”

    “显然是的。”

    艾德·雷吉斯从前面的车中钻出,面朝他们的车窗。“抱歉,”他说道,“可是孩子们都很激动。你们这边有双目望远镜吗?”

    “要干什么?”

    “小女孩说她看见船上有什么东西,好像是某种动物。”雷吉斯说。

    葛兰抓起望远镜,将肘部撑在越野车的窗沿上。他看起来几乎只是个黑影,当他正在观察时,船上的行驶灯打开了,在暗紫色的微弱光线下一片通明。

    “你看见什么了吗?”雷吉斯问道。

    “没有。”葛兰答道。

    “他们的位置很低,”莉丝在无线电通话器上说道。“朝低处看。”

    葛兰将望远镜向下倾斜,扫视刚刚高出吃水线的船体。补给船为宽横梁式,一道防溅翼缘贯穿船的首尾。但天色已经很暗,他看不清什么细节。

    “不,什么也没有……”

    “我可以看见他们,”莉丝不耐烦地说道。“靠近尾部。看靠近尾部的地方!”

    “她怎么能在这种光线下看见东西?”马康姆问道。

    “孩子们能看见,”葛兰说道。“他们具备我们忘记自己所曾具有的视觉敏锐性。”他将望远镜移动至船尾,缓缓移动,突然间,他看到了那些动物。它们正在嬉戏,在模糊的船尾结构之间窜来窜去。他只能短暂地瞥见他们一眼,但是即使是在即将消失的光线中他也能分辨出他们是直立动物,大约高两英尺,拖着一条具平衡作用的坚硬尾巴站立着。

    “你现在看见了吗?”莉丝问道。

    “我看见了。”他答道。

    “他们是什么?”

    “是迅猛龙,”葛兰说道。“起码有两只。也许还要多一些。是未成年恐龙。”

    “天哪,”艾德·雷吉斯说道。“那条船正在驶往大陆。”

    马康姆耸了耸肩。“别激动。和控制室通话,叫他们召回那艘船。”

    艾德·雷吉斯把手伸进车里,从仪表板上抓起无线电通话器。他们听见“嘶嘶”的静电声,以及他飞快地变换频道时发出的“卡答卡答”声。“这玩意儿出毛病了,”他说道。“它故障了。”

    他跑向第一辆越野车。他们看见他一头钻进车里,然后他回头看着他们。“两个无线电通话器都出了毛病,”他说道。“我无法与控制室取得联系。”

    “那我们离开吧。我们回去告诉他们。”葛兰说道。

    控制室里,马尔杜伫立在俯视着公园的一扇扇巨大窗户前。七点整,全岛的探照灯都打开了,使整个景观变得像一颗光彩夺目的宝石,向南延伸而去。这是一天中他最喜爱的时刻。

    他听见无线电通话器发出“劈劈啪啪”的静电声。

    “越野车重新开动了,”阿诺说道。“他们正在回家的路上。”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停车?”哈蒙德说道。“而且我们为什么无法和他们通话?”

    “我不知道,”阿说说。“也许他们关掉了车内的无线电通话器。”

    “很可能是因为风暴,”马尔杜说道。“风暴造成的干扰。”

    “他们将在二十分钟以内到达这里,”哈蒙德说道。“你们最好打个电话到下面,要餐厅为他们准备餐点。这些孩子们要饿坏了。”

    阿诺拿起电话听筒,听见一种单调不变的“嘶嘶”声。“这是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天哪,快挂掉,”乃德瑞说道。“你要把数据流给弄乱了。”

    “你占用了所有的电话线路?甚至包括内部线路?”

    “我占用了所有与外界通信的线路,”乃德瑞说道。“你们的内部线路应该还可以接通。”

    阿诺一个接一个地猛按控制台上的按钮。他只听见所有的线路都是一片“嘶嘶”声。

    “看起来你把它们全都占用了。”

    “这点我实在抱歉,”乃德瑞说道。“下次传输结束时我会替你们空出几条线来,大概要十五分钟。”他打了个哈欠。“这个周末对我来说显得好长呵。我想我得去拿那罐可乐了。”

    他拎起背包朝门口走去。“别碰我的控制台,好吗?”

    门关上了。

    “真是一个懒散鬼。”哈蒙德说道。

    “是啊,”阿诺说道。“不过我认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火山蒸汽的云雾在道路两侧耀眼的探照灯下变成一道道彩虹。葛兰对着无线电通话器说道:“那艘船要多久才能到达大陆?”

    “十八个小时,”艾德·雷吉斯说道。“十八个小时左右。很准时。”他瞥了手表一眼。“应该在明天早上十一点左右抵达。”

    葛兰锁起眉头。“你还是无法与控制室通话吗?”

    “目前为止还不行。”

    “哈丁怎么样了?你能联络上他吗?”

    “不能,我试过了。他也许把他的无线电通话器关掉了。”

    马康姆摇着头。“这么说来我们是惟一知道船上有动物的人了。”

    “我正在设法与其他人取得联系,”艾德·雷吉斯说道。“我的意思是,天哪,我们不想让这些动物跑到大陆上去。”

    “还要多久我们才能回到基地?”

    “从现在算起,还需要十六、七分钟。”艾德·雷吉斯说道。

    整条公路在夜晚被巨大的探照灯照得一片通明。这使葛兰感到他们彷佛是在驱车穿过一条明亮的绿色树叶通道似地。大颗大颗的雨珠溅落在挡风玻璃上。

    葛兰觉得越野车放慢了速度,然后停了下来。“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莉丝说道:“我不要停车。为什么要停车?”

    接着,冷不防地,探照灯统统熄灭了。公路陷入一片漆黑。莉丝失声叫道:“喂!”

    “可能只是一次断电之类的事,”艾德·雷吉斯说道。“我保证灯马上就会打开。”

    “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阿诺说道,直瞪着他的监视器。

    “出了什么事?”马尔杜说道。“你断电了?”

    “是的,不过只是外围设备的电断了,这栋大楼里的一切仍旧照常运作。但是在外面,在公园里,电竟全停了。灯光、电视摄影机,等等一切。”他的远程视频监视器变成一片漆黑。

    “那两辆越野车怎么样了?”

    “停在霸王龙围场附近的某处,”

    “这样吧,”马尔杜说道,“打电话给维修部,我们把电源重新接通。”

    阿诺拿起其中一个电话听筒,听见了“嘶嘶”声:乃德瑞的电脑在相互对话。“没有电话可用。该死的乃德瑞。乃德瑞!他妈的他在哪里?”

    丹尼斯·乃德瑞推开标示着受精室标志的那扇门。当外围设备的电源被切断时,所有的安全卡控制锁便被解除了。大楼内的每一扇门都是轻轻一碰就能打开。

    保全系统的问题在侏罗纪公园的缺陷清单上被列为要首先加以解决的重要问题。乃德瑞不知道是否有人设想过这并不是一项缺陷,而是乃德瑞故意把程序编成了那样。他在程式中加入了一个标准陷阱门。大型电脑系统的程序设计人员很少能抵挡住诱惑,不为自己留下一个秘密入口。一方面这是一种共识:如果无能的用户锁住了系统,然后打电话向你求助,你总有办法进入并收拾那混乱的局面。另一方面这是一种签名:基洛埃在此。

    另一方面这是对未来的保障。乃德瑞对侏罗纪公园的计画感到恼火;已到了进度表的后期,国际遗传技术公司又要求对系统进行广泛的修改,却不愿意付钱给他们,说什么这些应该包括在最初的合约之内。他们以法律诉讼威胁,向乃德端的其他委托人发出信函,暗示乃德瑞不可靠。这纯属讹诈,最后乃德瑞被迫接下他在侏罗纪公园上的超额工作,进行了哈蒙德所希望的种种修改。

    后来,当生物合成公司的路易·陶吉森找上他时,乃德瑞却洗耳恭听,并说他的确可以逾越侏罗纪公园的保全系统。他可以进入公园里的任何房间、任何系统、任何地方。因为他把程序编成了那样,以防万一。

    他走进受精室。不出他所料,实验室里空无一人,所有工作人员都在用晚餐。乃德瑞拉开背包的拉链,取出吉利刮胡膏盒。他卸下盒底,看见其内部被分为一连串圆柱形槽。

    他戴上一副笨重的隔热手套,打开标示着内有可存活生物制器。最低保持温度一○C标志的大型冰箱。冰箱的大小相当于一个小型壁橱,一格一格地从地面一直排到天花板。多数搁板士都放着装在塑胶囊中的试剂和液体。他看见一旁有一个较小的氮冷冰箱,冰箱有一扇沈重的陶瓷门。他打开门,一架子的小试管出现了,被一团白色液态氮烟雾围住。

    胚胎按照不同的种类排放:剑龙、雷龙、鸭嘴龙、霸王龙。每个胚胎分别置于一个薄玻璃容器中,用银箔包裹着,用聚乙烯塞住。乃德瑞迅速地每样各取了两个,塞入刮胡膏盒内。

    然后他把盒底关上,又拧了拧盒盖,“嘶”地一声释放出里面的气体,盒子便在他手中冻结了。陶吉森说,冷冻剂足够维持三十六小时,赶回圣荷西还绰绰有余。

    乃德瑞从冰箱旁走开,回到主实验室。他把盒子丢回他的背包里,拉上了拉链。

    他折回走廊上。整个偷窃过程花了不到两分钟。他可以想像当他们开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时,楼上的控制室里将会是怎样一片惊慌失措的情景。他们所有的保全代码都被搅乱了,所有的电话线路都占满了。没有他的帮助,要花上几小时才能解开这一团乱麻。但是乃德瑞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回到控制室,把事情整顿好。

    永远不会有人怀疑到他所做的事情。

    丹尼斯·乃德瑞喜笑颜开地走到底层,冲着警卫点点头,接着便往地下室走去。他经过一排排整齐的电动越野车,来到靠墙停放的、以汽油为动力的吉普车前面。他爬上车,注意到乘客座位上有些奇怪的灰色管形物体。看起来简直像是火箭发射器,他一边想着,一边转动钥匙,发动了吉普车。

    乃德瑞瞄了手表一眼。从这里进入公园,花三分钟一直开到东码头。再花三分钟从那里返回到控制室。

    轻而易举。

    “他妈的!”阿诺说道,用手猛按控制台上的按钮。“全都搞砸了!”

    马尔杜伫立在窗前,眺望着公园。全岛的灯光都熄灭了,惟有直接围绕主要建筑的区域除外。他看见几名工作人员正急急忙忙跑着躲雨,却似乎没人注意到出了什么问题。马尔杜望着游客中心,那里的灯火辉煌。

    “哎呀呀,”阿诺说道。“我们可遇上真正的麻烦了。”

    “又怎么啦?”马尔杜问道。他从窗前转过身来,因此没看见吉普车从地下车库中驶出,沿着维修公路向东驶入公园。

    “那个白痴乃德瑞切断了保全系统,”阿诺说道。“整座大楼都敞开了。没有一扇门还是锁着的。”

    “我去通知警卫。”马尔杜说道。

    “那还算不了什么,”阿诺说道。“当你切断保全系统时,你同时也切断了所有的外围栅栏上的电网。”

    “栅栏?”马尔杜说道。

    “电网栅栏,”阿诺说道。“它们被断电了,全岛到处都断电了。”

    “你是说……”

    “没错,”阿诺说道。“动物现在可以跑出来啦。”阿诺点燃一根烟。“也可能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可是谁知道呢……”

    马尔杜朝门口走去。“我最好是开车去把那两辆越野车里的人给接回来,”他说道。“以防万一。”

    马尔杜快步下楼走向车库。他并不真的担心栅栏断电。大多数恐龙都已在围场中生活了九个月以上,他们不止一次去碰栅栏,结果很明显。马尔杜知道动物很快就学会了避开电击。

    你只要用两到三次刺激就可以把一只实验室的鸽子训练成功。所以说,恐龙现在会去接近栅栏是不太可能的。

    马尔杜担心的是车里的人们会做什么。他不希望他们离开越野车,因为一旦电源重新接通,车子就会重新开起来,而不管这些人是否在车里。他们可能会被丢下。当然,下着大雨他们不大可能离开车子。可是,终究……你无法确定……

    他来到车库,匆匆走向那辆吉普车。他想,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将火箭发射器放进了车里。他可以立即出发,到达那里只需要。

    它不在了!

    “他妈的怎么回事?”马尔杜瞪着空空的停车位,心中一阵愕然。

    吉普车不见了!

    他妈的发生什么事了?

    第四章

    “最后无法避免地,潜在的不稳定性开始显露。”

    伊恩·马康姆

    主要公路雨答答地打在越野车的车顶上,声音很响。丁姆觉得夜视镜重重地压在他的前额上。一道磷光一闪,接着,在电子仪器的绿色调和黑色调中,他看见了后面那辆越野车,葛兰博士和马康姆博士正坐在里面。妙极了!

    葛兰博士正透过前面的挡风玻璃朝他凝望。丁姆看见他从仪表板上拿起无线电通话器。

    爆出一阵“劈劈啪啪”的静电声,然后他听见葛兰博士的声音说道:“你能看见我们这里吗?”

    丁姆从艾德。雷吉斯手中接过无线电通话器。“我看见你们了。”

    “一切正常吗?”

    “我们很好,葛兰博士。”

    “待在车里。”

    “我们会的。别担心。”他卡答一声关掉了无线电通话器。

    艾德。雷吉斯哼了哼鼻子。“正下着倾盆大雨呢,我们当然会待在车里。”他咕哝道。

    丁姆扭头去看路边的树叶。透过夜视镜,树叶呈现出一片明亮的绿色,再往旁边,他可以看见一段段绿色格子式样的栅栏。越野车正停在一座小山的下坡路上,这意味着他们正在霸王龙区域附近某处。

    用这副夜视镜目睹一只霸王龙该是惊人的一幕,一个真正毛骨悚然的经历。也许霸王龙会来栅栏边朝他们看。丁姆揣测着当它看见他们时,它的眼睛是否会在黑暗中闪闪发光。那样一定很好玩。

    可是他什么也没看见,于是他终于不再观看了。车里的每个人都沈默不语。雨滴杂乱无章地敲击着车顶。水幕从车窗两侧泼挂下来。丁姆看不见外面,即便是戴着夜视镜。

    “我们已经在这里坐多久了?”马康姆问道。

    “我不知道。大概四到五分钟吧。”

    “我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也许是大雨造成的一次短路。”

    “但是它在雨还没有开始下时就发生了。”

    又一阵沈默。莉丝声调紧张地说道:“可是不会有闪电打雷的,对不?”她向来害怕闪电,此时她正紧张不安地坐着,用手绞着她的皮革手套。

    葛兰博士说道:“什么?我们没听清楚你们在说什么。”

    “是我妹妹在说话。”

    “噢。”

    丁姆再次扫视着树叶丛,可是什么也没看见。一定没有东西像霸王龙那样庞大。他开始怀疑霸王龙夜间是否会出来。他们是夜间出没的动物吗?丁姆不确定它是否读到过有关的介绍。他觉得霸王龙是全天候、昼夜活动的动物,一日中的时间变化对霸王龙来说没什么影响。

    大雨继续倾盆而下。

    “见鬼的大雨,”艾德。雷吉斯说道。“下得真够意思。”

    莉丝说道:“我饿了。”

    “我知道了,莉丝,”雷吉斯说道。“可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乖孩子。汽车是靠埋在路面卜的电缆提供的电力来开动的。”

    “要等多久?”

    “等到他们把电力修复。”

    丁姆听着车外的雨声,丁姆感到一阵睡意袭来。他打了个哈欠,掉头去看路左侧的棕榈树,猛然听到一声闷响,地面为之震颤,他不禁吓了一跳。他猛一转身,刚好瞥见一个黑影在两辆车之间飞速越过公路。

    “我的天啊!”

    “那是什么?”

    “它非常大,有汽车这么大。”“丁姆!你在吗?”

    他拿起无线电通话器。“是的,我在这里。”

    “你看见它了吗,丁姆?”

    “不,”丁姆说道。“我没看见。”

    “它到底是什么鬼东西?”马康姆问道。

    “你戴着夜视镜吗,丁姆?”

    “是的,我会观察的。”丁姆说道。

    “是霸王龙吗?”艾德。雷吉斯问道。

    “我不着么认为。它在公路上。”

    “可是你没有看见它?”艾德。雷吉斯说道。

    “没有。”

    丁姆很懊恼没有看见那只动物,不管它是什么。天空劈下一道白色闪电,他的夜视镜闪着耀眼的绿色。他眨着眼睛,开始数数。“一个一千……两个一千……”

    一声轰鸣声响起,震耳欲聋,近在咫尺。

    莉丝哭叫起来。“哦,不要……”

    “别害怕,亲爱的,”艾德。雷吉斯说道。“不过是雷电而已嘛。”

    丁姆扫视着路旁。雨现在下得很猛,树叶在雨点的敲击下颤动着。这使得每样东西都在动。每棣东西似乎都是活的。他扫视着树叶……

    他停住了。树叶那边有个东西。

    丁姆顺着它向上看,再高些。

    在树叶丛后面,栅栏那边,他看见了一个粗壮的躯干,披着树皮似的卵石花纹的多颗粒表皮。可是它不是树……他继续朝高处看,把夜视镜往上猛推。他看见了霸王龙那巨大的头颅。它就站在那里,越过栅栏看着两辆越野车。闪电又一次划过天际咆哮着。接着又是一片漆黑,默默无声,以及“哗哗”的大雨。

    “丁姆?”

    “哎,葛兰博士。”

    “你看见它是什么了吗?”

    “看见了,葛兰博士。”

    丁姆察觉到葛兰博士在设法用一种不会嘛着他妹妹的方式来对话。

    “现在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丁姆说道,透过夜视镜注视着霸王龙。“它正站在栅栏的那边。”

    “我从这里看得不大清楚,丁姆。”

    “我可以看得很清楚,葛兰博士。它就站在那里。”

    “好的。”

    莉丝继续哭着,抽着鼻子。

    又一次停顿。丁姆注视着霸王龙。那颗头真是硕大无比!它从一辆车看到另一辆,然后再回过来。

    它似乎在直瞪着丁姆看。

    在夜视镜里,那双眼睛闪着耀眼的绿光。

    丁姆打了个冷颤,接着当他顺着这只动物的身体往下看去、眼光向下扫过它巨大的头颅和颚部时,他看见了它那较短小的、肌肉发达的前肢。它在空中挥舞了几下,便一把抓住了栅栏。

    “我的天。”艾德。雷吉斯说道,眼睁睁地望着窗外。

    世界上前所未见的最大的食肉动物。人类历史上最骇人听闻的攻击。艾德。雷吉斯在他那广告宣传员的脑海深处,还在写着广告文字宣传。但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裤子则像旗子似地拍动着。老天啊,他已魂飞魄散。他不想待在这里。两辆车中只有艾德。雷吉斯知道恐龙的攻击是怎么回事。他知道人们将会有何种遭遇。他曾亲眼目睹过迅猛龙攻击后那血肉模糊、支离破碎的体。他可以在脑海中勾勒出那种景象。而这是一头霸王龙!同时要大得多!曾在地球上漫步过最大的食肉兽!

    老天啊!

    霸王龙咆哮时十分恐怖,那刺耳的尖啸彷佛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艾德。雷吉斯感到一股暖流在他的裤子里扩散开来。他尿裤子了。他又是窘迫,又是恐慌。不过他明白自己必须做点什么。他不能就这样待在这里。他必须做点什么。做点什么。他的手在发抖,战栗地摸到仪表板。

    “老天啊。”他又说道。

    “这话不好听。”莉丝说着向他摇了摇手指。

    丁姆听见一声闷响,随即转过头来不再看霸王龙。夜视镜侧边显出一道道横条纹。

    刚好看见艾德。雷吉斯跨出打开的车门,一头栽进大雨中。

    “嗨,”莉丝说道,“你上哪里去?”

    艾德。雷吉斯转身往霸王龙相反的方向跑去,消失在树林中。越野车门敞开着,镶板都被淋了。

    “他走了!”莉丝说道。“他去哪里啦?他扔下我们不管了!”

    “关上门,”丁姆说道。但是她却开始歇斯底里地尖叫,“他扔下我们了!他扔下我们了!”

    “丁姆,怎么了?”葛兰博士的声音从无线电通话器上传来。“丁姆?”

    丁姆倾身向前,试图关上车门。但他从后座上不到车门的把手。又一道闪电划过,他回头看着霸王龙,只见在白光闪亮的天幕下,一瞬间凸现出它那巨大无比的黑色身影。

    “丁姆,发生什么事了?”

    “他扔下我们了!他扔下我们了!”

    丁姆眨眨眼以恢复视力。当他再看时,只见霸王龙仍站在那里,和先前一样,纹丝不动而又巨大。

    雨水顺着它的颚部滴下来。它的前肢抓着栅栏……

    这时丁姆才意识到:霸王龙正趴在栅栏!

    栅栏已不再带电了!

    “莉丝,关上门!”

    无线电通话器“卡答”一响。“丁姆!”

    “我在这里,葛兰博士。”

    “情况怎么样?”

    “雷吉斯跑掉了。”丁姆说道。

    “他什么?”

    “他跑掉了。我想他是看见栅栏没有电了。”丁姆说道。

    “栅栏没电了?”马康姆在无线电通话器上说道。“是他说栅栏没电了吗?”

    “莉丝,”丁姆说道,“关上门。”但莉丝仍在尖叫,“他扔下我们了,他扔下我们了!”

    伴着平直单调的嚎哭。丁姆别无他法,只好爬出后门,进入倾盆大雨中,替她关上前门。

    雷声隆隆,闪电又一次划过天空。丁姆抬头一看,只见霸王龙用一只巨大后肢踩扁了防风暴栅栏。

    “丁姆!”

    他跳回车里,关上了后门,关门声消失在霹雳声中。

    无线电通话器响起:“丁姆!你在那里吗?”

    他抓起通话器。“我在这里。”他转向莉丝。“锁上车门,坐到车中间来。闭上你的嘴。”

    车外,霸王龙转了转脑袋,谨慎地朝前迈了一小步。它的脚爪被卡在已经踩平的栅栏格子里。莉丝终于看见了这只动物,突然安静下来,呆若木鸡。她睁大眼睛看着它。

    无线电通话器卡答一响。“丁姆。”

    “是的,葛兰博士。”

    “待在车里。藏好。安安静静。别动,也别出声。”

    “好的。”

    “你们不会有事的。我想它打不开车门。”

    “好的。”

    “安静待着,你们就不会引起它不必要的注意。”

    “好的。”丁姆卡答一声关掉了通话器。“你听见了吗,莉丝?”

    他的妹妹点点头。她从未把眼光从恐龙身上移开过。霸王龙咆哮着。藉着一道耀眼的闪电,他们看见它从栅栏中挣脱出来,朝前一跃。

    于是它站到了两辆汽车之间。丁姆再也看不见葛兰博士的汽车了,因为那巨大的身躯挡住了他的视线。雨水如小河般顺着它那肌肉发达的后肢上的卵石纹皮肤向下流淌。他看不见这巨兽的头部,它远远地高出车顶线。

    霸王龙在他们的车旁绕行。他来到丁姆下车的地点,也是艾德。雷吉斯下车的那个地点。

    这只巨兽停在那里,巨大的头颅朝着泥地低垂下去。

    丁姆回头看了看后面车中的葛兰博士和马康姆博士。他们神色紧张地透过挡风玻璃朝前望着。

    那巨大的头颅再度抬起来,颚部张开着,停在侧面的车窗旁。在耀眼的闪电中,他们看见那小圆珠般毫无表情的卑鄙眼睛在眼窝里来回滚动。

    它在朝车里看。

    他妹妹的呼吸变成了一声声精疲力竭的、恐惧的抽气。他伸出手来捏紧她的手臂,希望她能保持安静。恐龙继续透过侧面的车窗凝视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许恐龙不能真正看见他们,他想着。最后,那头扬了起来,再次从视野中消失。

    “丁姆……”莉丝悄声道。

    “没事了,”丁姆悄声说。“我认为它没看见我们。”

    正当他回头朝葛兰博士望去时,一次地动山摇的冲击猛烈摇晃着越野车,将挡风玻璃震碎成蜘蛛网状,原来那只霸王龙一头撞在越野车的引擎盖上。丁姆被撞翻在座位上,四脚朝天。夜视镜从他的额头上滑落。

    他飞快地爬起来,在黑暗中眨着眼睛,满嘴是热呼呼的鲜血。

    “莉丝?”

    他看不见他妹妹的踪影。

    霸王龙站立在靠近越野车的车头处,它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前肢在半空中乱抓。

    “莉丝!”丁姆悄声道。接着他便听见她在呻吟。她躺在前排座位下的踏脚处。

    接着那巨大的头颅低垂下来,完全挡住了震碎的挡风玻璃。霸王龙又开始猛撞越野车的引擎盖。汽车在轮子上剧烈摇晃着,丁姆紧紧抓住座位。霸王龙又撞击了两次,使金属凹陷下去。

    然后它绕到汽车侧面,那条抬起的粗壮尾巴挡住了它的视线,使他看不到所有侧面的车窗。在车尾部,这只动物喷着鼻息,低沈的咆哮声夹杂着滚滚的雷声。它张口咬了越野车后部的备用车胎,只用头一抖,便将轮胎甩掉了。汽车后部悬起了片刻,然后又重重地落下来,溅起一片稀泥。

    “丁姆!”葛兰说道。“丁姆,你在那里吗?”

    丁姆抓起了通话器。“我们没事。”他说道。爪子耙着车顶,发出了尖锐刺耳的金属刮擦声。丁姆的心脏在胸腔里怦怦直跳。除了那卵石花纹的坚韧皮肉外,他看不见右侧窗外的任何东西。霸王龙倚靠在汽车上,汽车随着它的每一次呼吸来回摇晃着,弹簧和金属发出很响的嘎嘎声。

    莉丝又呻吟起来。丁姆放下通话器,开始朝前排座位中爬去。霸王龙一声咆哮,金属车顶凹陷了下来。丁姆感到头部一阵剧痛,随即翻滚下来,摔在变速器的凸起部位上。他发现自己躺在莉丝身旁,惊骇地看到她头部的一侧全浸在血泊中。她看起来失去了知觉。

    又一次地动山摇的冲击,玻璃碎片撒满了它的四周。丁姆感觉到雨水落在身上。他抬头看见正面挡风破璃已被震破。只剩下锯齿状的玻璃边缘,再旁边,便是恐龙的那个巨大头颅。

    正低头看着他。

    丁姆猛然打了个冷战,接着那头颅径直向他猛冲过来,嘴巴大张着。一阵牙齿在金属上刮擦的尖锐声,他感觉到了这只动物臭气熏天、滚热炙人的气息,接着一根肥厚的舌头穿过挡风玻璃开口处伸进了车里。那舌头在车内漉漉地拍打了一圈。他沾到了恐龙唾液的泡沫。随后霸王龙一阵咆哮。车内一阵震耳欲聋的响声。那颗头忽然地抽了回去。

    丁姆爬起来,避开车顶中的凹陷处。在车门旁的前排座位上还有坐的空间。霸王龙在雨中靠近前挡泥板站立着。它似乎为自己的遭遇感到困惑。鲜血从它的爪子上一个劲地往下滴。

    霸王龙看着丁姆,歪着脑袋用一只大眼睛瞪着他。那脑袋凑近汽车,斜着眼朝里窥视。血溅在越野车凹陷的车顶上,和着雨水流淌。

    它碰不着我,丁姆想道。它太大了。

    然后那头扭开了,在一道闪电中他看见它的后腿抬了起来。接着越野车砰地朝侧面翻倒,整个世界都在疯狂地倾斜,车窗劈哩啪啦地被砸在烂泥里。他看见莉丝无力地摔倒在侧面车窗上,而他也跟着摔在她身旁,头被撞了一下。丁姆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接着霸王龙用爪子抓住窗框,将整个越野车举到半空中,使劲地摇晃着。

    “丁姆!”莉丝嘶叫道,声音近得刺痛他的耳朵。她突然清醒过来,霸王龙又一次将汽车砸到地上时,他紧紧地抓住她。丁姆感到肋部一阵刺痛,他的妹妹摔倒在他身上。汽车又一次腾空,疯狂地倾斜。随着莉丝大叫一声“丁姆!”他看见车门在她身下打开,她滚出了汽车,掉进了烂泥里,可是丁姆却无法答话,因为说时迟那时快一切都疯狂般地猛摇起来。

    他看见棕榈树干擦过他旁边向下滑去。侧身在空中移动着。他瞥见了远在下方的地面。霸王龙那狂躁咆哮声。那喷火的眼睛。棕榈树冠然后,随着一阵刮擦金属的刺耳尖锐声,汽车从霸王龙的爪子中落下,一阵令人反胃的摔落,丁姆刚刚收缩起肚子,世界便陷入了一片漆黑,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在另一辆车子里,马康姆喘着气。“老天爷啊!那辆车怎么了?”

    闪电消失时葛兰眨了眨眼睛。

    另一辆车不见了。

    葛兰无法相信。他盯着前方,企图透过被一道道雨水遮住的挡风玻璃看清楚外面。恐龙的驱体这么庞大,很可能是它挡住了。不。藉着又一道闪电,他看得一清二楚:那辆车不见了。

    “出了什么事?”马康姆说道。

    “我不知道。”

    葛兰听见小女孩的尖叫声从雨中隐约传来。恐龙在黑暗中站立在正前方的公路上,不过他们足以看清恐龙正弯腰低头在嗅着地面。

    或是在吃着地上的什么东西。

    “你能看见吗?”马康姆说着眯起了眼睛。

    “看不大清楚。”葛兰说道。雨水哗哗地落在汽车顶上。他在注意小女孩的动静,却再也听不见她的声音了。两个男人坐在车里,静听着。

    “刚才是那女孩吗?”马康姆终于说道。“听起来像是那小女孩。”

    “是的,的确很像。”

    “是她吗?”

    “我不知道。”葛兰说道。他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恐龙正朝他们的车走来,透过淋淋的挡风玻璃显得模糊不清。它迈着缓慢而不祥的大步,直奔他们而来。

    马康姆说道:“你知道,像这种时候,你会觉得,哎呀,也许已绝种的动物就该让它灭绝。

    你现在有这种感觉吗?“

    “有啊!”葛兰说道。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在怦怦直跳。

    “唔,你是否能,啊,建议一下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我什么也想不出来了。”葛兰说道。

    马康姆扭了一下门把,踢开车门,开始奔跑。然而正当他这么做时,葛兰发现已经太迟了,霸王龙已逼得太近。天空又劈下一道闪电,在那稍纵即逝的耀眼白光中,葛兰惊恐万分地注视着霸王龙狂哮一声,向前跃去。

    接下来发生的事葛兰就不太清楚了。马康姆在飞奔,双脚啪搭啪答地溅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