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侏罗纪公园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 4 部分阅读

    蒙德还是弄到了钱。从一九八三年九月至一九八五年十一月,约翰·艾弗烈·哈蒙德和他的“厚皮动物研究计画”为他提议创办的国际遗传技术公司总共筹集了八亿七千万美元的冒险资本。他们本来还可以筹集到更多的资金,但是哈蒙德坚持要密进行,而且说至少五年之内无法归还这些资金。这样一来便使得许多投资者对这项计画望之却步。最后他们大部分的资本只好依靠日本财团了。日本人是惟一有耐心的投资者。

    金拿罗坐在飞机的皮椅上,心里却在想,哈蒙德实在令人难以捉摸。哈蒙德此行是金拿罗的法律代理人逼他来的,可是他似乎全然不把这一点放在心上。从他的举动看来,这似乎完全是一种社交活动性质的外出。“唐纳,你没把家人一起带来,真是人可惜了。”他说道。

    金拿罗耸了耸肩。“我女儿要过生日了,已经发了邀请卡给二十位小朋友了。有生日蛋糕,又请了小丑助兴,那情景你可以想像得出来吧。”

    “哦,这我明白,”哈蒙德说道。“孩子们总是迫切地希望能得到这些东西。”

    “不管怎样,那个公园已经可以招待游客了吗?”金拿罗问道。

    “这个嘛,还不能正式开放,”哈蒙德说道。“不过旅馆已经盖好了,有地方可以住了……”

    “那些动物呢?”

    “动物当然都已经在那里被妥善安置了。”

    金拿罗说道:“我记得在原先的方案里,你希望盖一座旅馆,有十二……”

    “哦,比那个要大得多。我们有两百三十八只动物,唐纳。”

    “两百三十八?”

    老头咯咯笑了起来,对金拿罗的反应感到很得意。“出乎你意料之外了吧?我们现在有成群的动物啦。”

    “两百三十八……有多少品种?”

    “十五个不同的品种,唐纳。”

    “太令人难以置信啦,”金拿罗说道。“太棒了。那你们要的其他东四怎么样了?设备怎么样?电脑呢?”

    “都有了,都有了,”哈蒙德说道。“那个岛上的一切都是当今一流水准的。你会亲眼看见的,唐纳,绝妙之极啊。这就是为什么这种……关心……是搞错对象了。岛上根本完全没有问题嘛。”

    金拿罗说道:“这么说,去岛上看一下应该也绝对没有问题罗。”

    “那当然,”哈蒙德说道。“但这会使一切的进展又慢下来了,一切都得停下来等正式的……”

    “反正你已经耽误到进度了。你已经延后开放时间了。”

    “哦,这个嘛,”哈蒙德把他那件运动衫口袋上的红绸手帕拽了一下。“那是一定会发生的,也是无法避免的。”

    “为什么?”金拿罗问道。

    “这个嘛,唐纳,”哈蒙德说道,“要解释这个,就得回到当初对这个休闲度假区的构想上;它将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娱乐公园,是最新电子技术和最新生物技术相结合的产物。我说的并不是指乘车骑马玩一玩。大家都坐过游乐园里的骑乘玩具,科尼岛上就有。现在大家也都见过电子模拟环境,什么鬼屋啦、海盗的巢|岤啦、西部大荒原啦、地震啦。这些东西大家都见过。我们要着手搞的是生物游览胜地,一些活生生的诱惑。它们将令人惊愕不已,他们将引起全世界的轰动。”

    金拿罗只得陪着笑。这几乎是他以前说过的话只字未改的再版,多年以前他在那些投资者面前就是这么说的。“我们绝不能忘记在哥斯大黎加这项工程的最终目的。那就是赚钱,”哈蒙德说道。他看了看飞机的窗外。“大把大把的钱!”

    “我记得。”金拿罗说道。

    “而靠这个公园赚钱的要领在于,”哈蒙德说道,“尽量减少人事方面的开支,管食的、售票收票的、作清洁工作的,以及维修人员。要以最精简的人员把这公园管理好。所以我们才在电脑技术上作全面投资。凡是能自动化的地方我们都做了。”

    “我记得……”

    “然而,事实上,”哈蒙德说道,“当你把那么多动物和那么多电脑系统配置在一起时,你就碰上了麻烦。谁能做到让一部大型电脑系统如期运转起来呢?我看没有人能办得到。”

    “这么说,你现在将开放时间延后是正常的罗?”

    “对了,正是如此,”哈蒙德说道。“正常的延后。”

    “我听说在建设过程中出过一些意外事件,”金拿罗说道。“有些工人死了……”

    “是的,发生过几次意外事件,”哈蒙德承认道。“一共死了三个人。两名工人是在修建悬崖那段路时死的,还有一个是今年一月分死于一次推土机意外事件。不过我们最近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再发生意外事件了。”他说着在金拿罗的手臂上拍了拍。“唐纳啊,相信我的话。我告诉过你,岛上的一切正在按计画正常进行。岛上的一切都很好。”

    机内的通话系统响了起来。飞机的机长说道:“请各位系好安全带,我们要在城堡降落了。”

    城堡干燥的大平原向远方的山冈伸展。下午的风夹带着尘沙和滚草编者按:tumbleweed,苋、等易被风吹倒卷起的植物,从有开了裂缝的钢筋水泥建表面吹过。葛兰和爱莉一起站在吉普车旁等候,那架豪华型的格鲁曼喷射机正盘旋着准备降落。

    “我讨厌恭候那些有钱人。”葛兰不满地发着牢马蚤。

    爱莉耸耸肩说道:“这跟工作有关嘛。”

    物理和化学等许多科学领域现在都由联邦政府提供资金,但古生物学仍然得依靠私人赞助。葛兰知道,尽管他对哥斯大黎加那个岛上的情况很好奇,但如果事情单纯地只是约翰·哈蒙德请他帮忙的话,他还是会助一臂之力的。赞助就具有这样的力量。向来都是如此。

    那架小型喷射客机着陆后便很快地向他们靠过来。爱莉把小背袋背在肩上。飞机停稳之后,一名穿蓝色制服的空姐打开飞机的舱门。

    葛兰惊讶地发现,尽管飞机里的设备豪华,但空间却十分狭小。他走过去跟哈蒙德握手时还得弯下腰才行。

    “葛兰博士、塞特勒博士,”哈蒙德说道,“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我向你们介绍一下我的朋友唐纳·金拿罗。”

    金拿罗身材粗短,十分健壮,约三十五、六岁左右,穿着名牌西装、戴了一副银框眼镜。葛兰一见到他这副样子就讨厌。他随便跟他握了握手。爱莉跟他握手时,金拿罗惊讶地说道:“啊,你是个女的!”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说道。葛兰心想:她对他也没有好印象。

    哈蒙德转过身对金拿罗说:“不用我多说,你知道葛兰和塞特勒两位博士是干什么的。他们都是古生物专家。他们从地下挖掘恐龙。”说罢他便哈哈大笑起来,似乎觉得这里有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似地。

    “两位请坐。”空中小姐边说边关上了舱门。飞机随即开始移动。

    “请两位原谅,”哈蒙德说道,“但是我们的行程真的非常紧凑。唐纳认为我们应该马上到那边去,这件事很重要。”

    这时机长宣布说,四小时之后他们将在达拉斯加油,然后飞往哥斯大黎加,预计明天上午抵达。

    “我们要在哥斯大黎加待多久?”葛兰问道。

    “这个嘛,要看情况而定了,”金拿罗说道。“我们有几个问题要解决。”

    “你们相信我的话准没错,”哈蒙德说着向葛兰转过身来。“我们在那里不会待超过四十八小时。”

    葛兰扣上安全带。“我们现在要去的你那个小岛。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是机密吗?”

    “有那么点这种味道,”哈蒙德说道。“我们非常非常谨慎,不让别人知道。等我们最后开放这个岛的时候,我们要让世人又惊又喜。”

    机会目标

    加利福尼亚古柏蒂诺生物合成公司以前从未召开过紧急董事会。坐在会议室里的十位董事个个都显得有点火气十足、极不耐烦的样子。已经八点了。在此之前的十分钟内,董事们还相互交谈几句,随后交谈声逐渐停止了。现在只听见翻动报纸的声音。有的人颇为不满地看着手表。

    “我们还等什么呢?”一名董事问道。

    “还有一个人,”路易·陶吉森说道。“还要等一个人。”他看了看手表。罗恩·迈亚办公室的人员说他上午六点从圣地牙哥起飞,那么即使连从机场到这里的行车时间也算在内,现在早该到了。

    “要达到法定人数?”另一名董事问道。

    “是的,”陶吉森答道,“要达到法定人数。”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好一会儿没吭气。需要法定人数就意味着有重大问题要进行表决。天晓得这次会议他们要表决什么,不过陶吉森宁可不开这样的会,无奈公司的董事长斯坦格登执意要开。在此之前他对陶吉森说过:“路易,这件事你一定要徵求他们的同意才行。”

    人们对路易的看法总是众说纷纭。在他这代的遗传学家中,他是个出了名的有积极进取心、不顾一切勇往直前的人。他才三十四岁,但已经秃头了,脸庞削瘦得像只鹰似地,很容易动感情。他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研究所时,由于未得到食品及药品管理局的认可就计画在病人身上采用基因疗法而被校方除名。他被生物合成公司雇用后,曾在智利进行过有争议的狂犬病疫苗试验。如今他是公司产品研发部的负责人。据说这个研发部有一项任务,就是搞“逆向工程”,也就是把竞争对手的产品拿来进行解剖、看看它的原理,然后生产自行开发型号的产品。实际上,这部门也搞工业情报,主要是搞国际遗传技术公司的情报。

    在八○年代,有几家遗传工程公司开始提出这样的问题:“索尼·沃克曼公司相应的生物产品是什么?”这些公司对药品或健康问题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们所感兴趣的是娱乐、运动、休闲活动、化妆品,还有宠物。预计到九○年代,对“消费生物”的需求量将会恨大。国际遗传技术公司和古柏蒂诺生物合成公司两家都在这一领域进行研究开发。

    生物合成公司已经取得一些成就,他们和爱达荷州垂钓狩猎部签订合约后,运用遗传工程培育出一种新的浅色鱼。这种鱼在小河中容易被发现,据说这项成就代表钓鱼活动向前迈出了令人可喜的一步。至少没有人再向垂钓狩猎部投诉:河里没有鱼了。这种浅色鱼有时太阳晒得厉害就会死去,它的肉一点也不鲜美,但是这种情况下却没有人去谈论。生物合成公司目前还在对此进行研究,而且。

    门开了。罗恩·迈亚走进会议室,很快坐到一张椅子上。现在陶吉森有了法定人数了。他立即站起来。

    “各位,”他说道,“今晚我们在这里开会讨论一个机会目标:国际遗传技术公司。”

    陶吉森很快地回顾了一下历史背景。遗传技术公司创建于一九八三年,是由日本人投资的。他谈到他们购置三部克雷XMP超级电脑,以及他们买下哥斯大黎加的云雾岛和大量囤积琥珀的情况。他们还大量捐款给世界各地的动物园,从纽约的动物学会到印度仁札普野生动物园,可以说是异乎寻常。

    “尽管有这些线索,”陶吉森说道,“我们仍然不知道遗传技术公司未来的动向。这间公司的目标显然是在搞动物;他们还雇用了对过去的东西很感兴趣的科研人员。考古学家、DNA种系遗传学家等等编者按:DNA种系遗传学家英文原称为deoxyribonucleicacidphylogeneticist,专门研究各种有共同祖先的生物彼此之间细胞内的染色体所显现的相互遗传上的关系。DNA即指去氧核醣核酸,为分子结构复杂的有机化合物,作为染色体的一种组分而存在于细胞核内,储藏遗传信息。通常叶绿体、微生物及许多病毒皆含有DNA。

    “一九八七年,遗传技术公司买下了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微孔塑胶制品厂。这原本是一家农业综合经营公司,最近才申请一项具有鸟蛋壳特性的塑胶的专利。这种塑胶可以制成蛋形用来培育鸟类的受孕胚胎。从明年起,遗传技术公司将把这种微孔塑胶全部用在他们自己的研究中。”

    “陶吉森博士,这些情况都很有意思。”

    “同时,”陶吉森继续往下说道,“云雾岛上的建设也开始了。这包括了大规模的土石方工程,其中一项就是在岛的中部开挖一个两英里长的浅水湖。关于休闲度假方面的设计蓝图已经完成,不过还处于高度保密状态。看来遗传技术公司要在岛上建立一座大型的私人动物园。”

    有个董事把身体探过来说道:“陶吉森博士,那又怎么样呢?”

    “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动物园,”陶吉森说道。“它是举世无双的。看来遗传技术公司已经有了不同凡响的成就。他们成功地复制出历史上已经绝种的动物。”

    “什么动物?”

    “卵生动物,但这需要有相当大空间的动物园。”

    “是什么动物?”

    “恐龙,”陶吉森回答道。“他们正在复制恐龙。”

    在陶吉森看来,他的话所引起的惊愕完全不是他原来所预期的那样。有钱的人有个毛病,就是他们的热情不能持久:他们在某个方面进行投资,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可行的。

    事实上,早在一九八二年就有技术文献探讨了复制恐龙的问题。一年年地过去了,对DNA的操作控制也变得简单容易了。从埃及的木乃伊身上,从十九世纪八○年代以后已绝种的非洲白氏斑马的皮上都提取到了遗传材料。一九八五年时,复制白氏斑马的DNA,培育这种品种的动物似乎已经是有可能的事。如果是这样,它将是第一个完全用一种已经绝种的动物的DNA复制出的动物。如果能做到这一点,那还有什么不能复制呢?||乳|齿象?剑齿虎?渡渡鸟?

    甚至恐龙?

    当然,世界上还没有发现恐龙的DNA.但是把大段恐龙的骨骼辗碎就有可能提取出它的DNA残片。以前人们以为一只动物的DNA在它变成化石之后也就随之被消灭了。现在人们已认识到这种看法并不足取。如果能找到足够的DNA残片,就有可能复制出一只活生生的动物来。

    一九八二年时,这方面的技术问题似乎还是令人望而生畏。但现在理论上的障碍已不复存在。它做起来困难重重、耗资巨大,而且似乎不可行。但是只要大家都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