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百三十四章 升仙

    这一晚,唐劫与沈晴丹并肩而行,从抱月峰一直走到摘星峰,再从摘星峰走到倚天崖。

    他们就这么一路漫步,说着闲话,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些笑声,并不介意任何人看到。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逍遥宫的宫主沈晴丹是唐劫的好朋友。

    他们就这么走了一夜,行了一夜,走遍了出云山大半的山头,让近乎所有人看到他们的相处,直至天色将明。

    唐劫才停下脚步。

    看着远方薄亮的天空,他突然不再说话,沉默不言。

    <

    沈晴丹冰雪聪明,轻声问:“要走了?”

    唐劫点点头。

    沈晴丹便低声道:“多谢。”

    有这一夜漫步,就算是不用竹牌,相信也不会有什么人敢招惹逍遥宫,曾经的所有麻烦都将烟消云散,再不是火莲门三花教找她的麻烦,而是她找两派的麻烦。就算实力暂时还不济也没关系,自有洗月派为其后盾。

    “可惜不能为你做更多。”唐劫道:“有些事终只能你自己解决。”

    沈晴丹笑笑:“这就已经够了,朋友有朋友的立场,做得太多,那便不是朋友了。”

    唐劫心中一跳,没有接口。

    沈晴丹心中伤感,道:“我不想看着你走,所以还是我回去的好。”

    说着一扭头,自向着抱月峰去了。

    唐劫就这么看着她,双肩轻微地颤抖,在那一瞬间,有种开口要她留下的冲动。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看着沈晴丹渐渐消失在视野里。

    离去。

    心头莫名的沉重。

    唐劫摇了摇头,无奈叹息一声,这才转身回去。

    宫里,许妙然正躺在一张白玉床上休憩。

    唐劫来到她身边躺下,睁大眼睛看着穹顶。

    突然他说:“人解决了?”

    许妙然发出噗哧一声娇笑:“就知道瞒不过你。”

    一回身,一双玉臂已搂住爱郎颈间。

    唐劫望着妻子:“你不生气?”

    许妙然一双秒目痴痴地看着唐劫:“我的男人,被人喜欢,那不是他的错,我又何气之有?”

    “可是那沈晴丹对我也算一网情深,你就没想过,我会挡不住那股温柔?”

    许妙然笑了:“优秀的男人,哪个不是有一群女子钟情满意?逍遥仙尊现在的名头,可是响彻栖霞。为你痴情的女子,不知几多。若有人对你钟情痴情你便要收,那这天下你还能行走吗?一个真正的男人,可不是只懂迎难而上,不畏艰苦的,同样也该是恪于律己,不惧温柔的。那刀山火海要闯得过去,温柔乡……也同样该度的去才对。”

    “到是一番好道理,早没听你对我讲。”

    许妙然傲然回答:“我的男人,不需要我给他讲什么道理。”

    我的男人不用教!

    如果说许妙然与沈晴丹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么最大的区别就是她对唐劫始终信任,永远信任,无论是生死之战,还是男女之欢!

    那一刻,听着她骄傲的说话,看着她动人的脸庞,感受她浓烈的情感,唐劫只觉得心底如一轮骄阳升起。

    那因沈晴丹而泛起的阴霾在这骄阳照耀下烟消云散,心结打开,整个人的心境都随之开阔起来。

    他再不顾一切,抱住许妙然给了她一个甜蜜的长吻。

    这一吻,时间悠长,将唐劫所有的情感尽情灌入其中,直吻到目眩神迷,直吻到地老天荒。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劫才送开许妙然。

    未等许妙然说话,唐劫已大笑道:“我找到了!”

    “什么?”许妙然不解。

    “那一丝突破的契机!”唐劫大声回答:“我要冲击仙台!”

    “现在?”许妙然愕然。

    “就是现在。时机已至,当立行突破!”唐劫说着已擎出一物,正是那山河社稷图。

    将此图往空中一扔,整片宫殿内已现出黄庭世界无尽河山。

    许妙然依旧躺在白玉床上,只是看到的不再是墙壁,而是四周浩瀚苍茫的草原。但是无论这片河山有多大,它其实都不出天尊宫。

    唐劫身形一闪,已是一分为二,分别是本尊唐劫与分身唐劫。

    本尊依旧屹立,分身唐劫则一个咫尺天涯,便出现在远端天际,立于空中。看起来只是随便一站,其实所立处正是整个黄庭世界的最中点。

    随着唐劫的出现,远处何冲,青龙,火天尊,磐龙等便皆来拜见。由于黄庭世界提升的缘故,此时何冲也已是紫府。

    唐劫大袖一挥,道:“各自退下吧。”

    众人退下。

    分身唐劫这便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他低声颂念,就见四周风起云涌,灵潮漫卷。

    这是唐劫神识搅动天下,带起风云所致。

    冲击仙台的步骤很简单,就是要不断搅动灵潮,凝聚仙力,然后重塑仙躯。

    而凝聚的仙气有多少,打下的仙躯底子就有多厚。

    与外界不同的是,在外界的时候,修者要受这天下大势的阻碍,神念可以搅动的力量范围有限,但是在这黄庭世界里,唐劫就是界主,他的意志就是世界意志,神念之下,所有灵潮皆受其号令。因此一念之下,风云雷动,整个黄庭世界都受其意志影像,灵潮泛起,呼啸生威,以唐劫为中心不断盘卷着,渐渐竟形成一个巨大漩涡。

    这个漩涡是寻常修者冲击仙台时的三倍有余,正是当初天人感应时带来的变化。

    巨大的灵潮化生的仙气也格外浓郁。

    就见漩涡中心,一丝丝白色烟雾蒸腾而出,那便是仙气元力了。

    不同的功法凝练仙气的方法属性都会有所不同,唐劫使用的洗月派秘法,恢宏正气,博大精深,虽不是什么惊天神术,却根基稳固,无任何后顾之忧。这刻仙气如雾,竟然演化出星球演化,山峦起伏,沧海桑田的种种宏大格局。

    与此同时,唐劫的身体却在不断失去生机。

    这生机不是平白消散,而是化做天地至道,凝聚于天地之间,受神魂牵引。

    接着就是那一股股仙气向着唐劫体内注去。

    唐劫的身体由是现出奇异景象。

    一方面是他的身体在不断枯萎,消散,化做烟尘落下,便如千年中腐朽的老尸,所有的都在**,惟有道纹留存。

    另一方面则是仙气注入下,不断有新的躯体重生,若婴儿之新生。

    这一幕就和当初唐劫度三枯劫时一般,只不过那时是告别凡体,重生灵躯,现在则是脱离灵体,重塑仙躯。相比直接塑造灵躯,需要提炼凝华仙气的仙躯再造明显更难更复杂也更危险。

    数百年的积淀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天地间风云激荡,灵潮卷动,所有的灵气在这一刻都在唐劫的神魂引领下聚集过来,并不断凝练成仙气注入。

    升仙一直都是危险的,不仅是冲击仙台本身的危险性,也因为那些潜在的对手。

    冲击仙台所产生的影响,波及千万里,动静之大,想要瞒人都难。一旦有什么仇人在附近,趁机出手,则陨落几乎是必然。甚至于不是仇人,只要有那么一两个居心叵测之辈,都有可能产生严重后果。

    但是在这黄庭世界里,无论动静有多大,都没人会来骚扰唐劫。

    就是那青龙磐龙等人,受唐劫节制,也是丝毫不敢违逆。哪怕唐劫肉身正毁,分神无暇,只需一个念头亦可乖乖压制他们,何况还有本尊在侧,天地之力。更有千年转化影响,使众人对唐劫界主渐生崇拜,再无反叛之心。如何冲便是如此。

    仙气的凝聚还在进行着。

    每时每刻,都有旧的躯体死去,又有新的躯体复生。

    这是一个不断轮回的过程中,在无数次的冲刷中,洗去一切平凡的痕迹,创造全新的强大自己。

    这也是对自身的一次全新演化,是弥补遗憾,增进潜力的机会。

    可惜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

    冲击仙台从来不是简单的事,对大多数人而言,每一次的提炼,冲刷,凝聚,再造,都是对神魂的巨大消耗。因为肉身的力量已没有作用,影响一切的都是神魂。所有的事都需要神魂来做,自然是费心费力。就算神魂成神,已经可以脱离紫府而存在,如此消耗也是严重负担。

    但是这对唐劫来说,同样不是问题。

    在这黄庭世界里,他的意志就是天地意志,所以所有对神魂的消耗都是最小程度的。

    正因此他可以一遍遍的冲刷,一遍遍的再造,在无数次冲击中反复凝练,再造。三倍的仙气,更是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资源,来让唐劫达到精益求精的圆满境界。

    曾经的所有基础在这刻发挥作用,包括九天凤鸾草等稀世神药带来的种种好处都在这刻发挥作用,成就了唐劫这一刻的成功。

    唐劫几乎是全无阻碍的向着仙台冲刺着。

    再不会有一个修者在升仙时有唐劫这般强大,轻松,自然。

    那天地间的仙灵之气凝聚出最浑厚的力量,使得整个黄庭世界都受到影响。天地由是发生变化,五行受阻,集结变化,异状频生。这世界中的独特种族五行族更是一起现身,他们感受到了那冥冥中“至高”存在的意志,意识到了什么,便纷纷跪下,一切对着天空膜拜。

    祈祷之音震彻天际。

    仙体还在重生与毁灭中轮回着。

    每一次重生与毁灭的循环,都代表着唐劫力量增强一分。

    此时此刻,唐劫的冲击仙台已经进入成功范围,接下来再做的只是完善。

    唐劫不知道自己循环了多少次,他只是尽情的释放力量,感受自我。那种游走在死亡与生存边缘的感觉不仅让他成就仙台,连带着让他对生命的认识也更提高了一步——他甚至还有闲暇在新生身体里刻下新的道纹。

    直到神魂终于感到疲倦,渐渐无力支撑,唐劫这才停下重生的脚步。

    灵潮渐散,再没有了那充沛的灵气,惟有唐劫赤身裸。体着立于空中。令人吃惊的是他身周金光闪闪,好似一层膜,又象是个蛋壳般。

    唐劫闭着言,凝思良久。

    他睁眼,说:“开!”

    金壳裂开,化做无尽金光消散于天地,惟留唐劫,与这天地共存。

    仙台,成!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