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五章 销脏

    酒足饭饱,唐劫提议大家ziyou在街上随便转转,买些想带回去的东西。

    这个提议获得大家一直支持,购物本身就是游玩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要不是强制xing消费,大家还是很乐意的。

    约好了见面时间和地点,大家便四散开来。

    唐劫自然是与卫天冲同行,不过走到半路上,唐劫就借口要去买个花瓶,自己先走开了。

    离了人群,唐劫一人在街上漫步,看似独行,四处赏花,胸口一只小脑袋已是偷偷探出来四处张望。

    没有了那些学子在旁,小伊伊终于可以偶而出来放个风了。

    看着外面的世界,伊伊两眼放光:“哇,外面好大哦……真漂亮!”

    唐劫笑笑,低声道:“是啊,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美……小心点儿,别把头探出来。”

    他轻轻将伊伊的头按回衣内里,好在古衣宽大,到也不怕憋屈了她。

    猫在衣中,伊伊委屈道:“还是不能出来吗?真得好想出去看看,哥哥,他们不是已经走了吗?”

    唐劫停在一处街边,看着远处风景,仿佛自言自语般回答:“那明的是走了,暗的却未必哦。”

    “暗的?”伊伊有些明白了,她偷眼向四周张望着,轻声问:“有人在跟踪我们?”

    跟了唐劫这么长时间,小东西也渐渐意识到唐劫身边的凶险,那些曾经的秘密,虽然唐劫从未正式对伊伊说过,却也从未刻意瞒过。就算是烂漫小丫头,在这种情况下,也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

    “恩,可能吧。”唐劫回答。

    “你不知道?”伊伊很惊讶。

    唐劫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我到底刚开始修炼,为了对付庄申,只能学习战斗术法。那能派来对付我的,不是法力高强之辈,就是久经训练的专业秘探,若是被我随意就发现,那才叫有趣了呢。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是天神宫,既然我唐劫好不容易出来了一趟,要是不抓住机会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那你还和其他学子分开?就不怕他们来抓你?”

    “我就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抓我,还是只跟踪我,又或者是干脆不理我。要是我不给他们机会,怎么知道他们的行动?不知道他们的行动,我后面又如何应对?”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会不会太冒险了些?”趴在领口象只小猫向外张望,小东西学大人样,用手托起下巴,一本正经地做思考状,假装大人般成熟。

    唐劫笑道:“要不你以为我为什么带你在身边?他们要是真过来抓我,我就把你一丢,然后自己跑掉,你要记得掩护我哦。”

    “讨厌!”伊伊大喊起来,还好唐劫一指头塞过去,堵住了她的嘴。

    伊伊一阵扑腾,小手狂抓,可惜她力气小,抓的唐劫不疼,就是特痒。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这里可是万泉城,就算不是洗月学院,也不是天神宫可以随便闹事的地方。如果动手,只需把事闹大,再拖上一段时间,立刻就会有上师赶到,你的幻阵打是不行了,但拖时间可是拿手好戏,何况我这边也有准备,所以不用怕。”

    “哼,那你不早说!”伊伊生气转过头去不理他。

    唐劫摸摸她的头:“好了不生气了,乖。不管他们到底有什么行动,我们都必须在那之前查出来。这是他们的机会,也是我的机会。”

    “怎么查?”伊伊小声问。

    “那就要你帮忙了。”

    信步在万泉城的大街上闲逛,唐劫一路走街串巷,不一会儿来到一家出售法器的商铺,走了进去,片刻后又出来,继续四处转悠。

    又过了一会儿,一名男子便走入那商铺,正看到商铺的伙计坐在柜台前。

    那男子走过去道:“店家,问你件事。”

    那伙计抬头看了男子一眼,便低头继续拨算盘。

    那男子已取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刚才是不是有个少年进入这里?”

    那伙计看看银子,伸手将银子接过,这才慢条斯理道:“是有个少年来过,那又如何?”

    “他是不是找你卖什么东西?”那男子连忙问。

    “卖东西?”伙计惊讶摇头:“不,他只是过来看看。”

    “就是看看?”

    “是啊,说是想买什么术器级的剑,不过看他样子,显然是囊中羞涩,也不是买的起的人。”那伙计鄙夷道。

    身为伙计,当面自不会鄙视客人,但背后里却难掩轻蔑之意。

    可惜那男子并不满意,只是问道:“他没有向你出售芥子袋,法剑之类的物品?”

    “芥子袋?法剑?客官你在开玩笑吗?这也是那个少年能有的?”那伙计不屑地看了对方一眼。

    那男子听的失望,只能摇摇头,只能再取出一两银子交给那伙计,道:“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

    那伙计得了银子,眉开眼笑:“放心,在下理会的。”

    那男子这才叹气离去。

    他这边刚走,唐劫一个转身又绕了回来,对着伙计作揖道:“真是打扰了,刚才只顾着看东西,不小心却是落了朵花儿在这里。”

    他指指旁边角落,一朵小白花正安静地躺在那里。

    ———————————————

    “紫袍中年男子?竟然不是逍遥社的人?”唐劫大感可惜,不过想想又明白了:“这种情况实无必要让藏在逍遥社的暗子来跟踪,毕竟反而容易暴露。不过这样看来,他们这次也只是跟踪调查,不是抓捕。这么说那顾长青是吃了两次亏后学乖了,不想再蛮干了?若是这样,应该是派人去安阳了,这一去一回,却是最起码要四五个月……很好,正给了我时间好好提升自己。不过那个总是跟着我们的家伙实在讨厌,有他在身边,什么事都做不了。”

    他自言自语,就如顾长青分析他一般,却也将顾长青的行动分析的差不多了。

    “是啊是啊。”小家伙点点头,好象听懂了的样子,其实啥也没明白。

    “好在还是有办法的。”唐劫笑道。

    他低语着,假意看风景,四处张望了一下,果然找到那伊伊所说的紫衣中年人,正在远处不紧不慢地一路走着,若不是伊伊点醒,还真看不出表面上雍容富态的男子会是天神宫的探子。

    唐劫心中冷笑,假意回头迎面走了过去。

    那男子见唐劫迎面过来,并不慌张,只是混在人群中若无其事的走过。

    没想到就在这时,唐劫突然拦住他:“这位先生,请为忠义街怎么走?”

    那紫袍男子一楞:“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这样啊,那打扰先生了。”唐劫陪着笑走开,又自去找别人问路了。

    那紫袍男子怔怔地看着自己跟踪的目标问过路后走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有心要跟上去,可两人之间已是打过照面,再要一路相随,就算是傻子都知道自己在跟踪对方了。

    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唐劫却已悠悠然随着人群消失在前方,他急的只能跺脚。有心想求发信朝顾长青求救,但一想到自己办事不力,肯定要被顾长青责骂,这符讯终究是没敢发出去。想来想去,那唐劫也不过是个怀疑目标,听那掌柜的所说,连买把术器都只敢看,不敢提,料想应无问题。如此自我安慰了一番,上报了一个“无任何异常发现”,算是对付过去。

    这边唐劫七转八绕,看到那紫衣人没有跟上来,嘿嘿一笑,继续向着下一条街走去。

    他先来到一处无人巷子,换下月白服,用泥土摸黑了脸,蓬乱了头发后,这才施施然走出来,看看左右确实没什么人注意自己,这才大摇大摆来到一间铺子里。

    那铺子见一邋遢少年进入铺子,便不耐烦地要哄他出去,没想到少年口气却是大大咧咧:“叫你们掌柜的出来,我这里有笔买卖要和他做。”

    “小兔崽子,你能有什么买卖?”店里的伙计没好气道。

    少年却是举起个袋子:“争大你的狗眼看看,小爷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芥子袋?”那伙计瞪直了眼,仔细看看,确实如此,脸se立刻变了:“客官请稍等,我这就去请掌柜的。”

    这芥子袋正是之前唐劫杀庄申闵东所得。

    唐劫杀这两人,得的好处不少,可惜除了丹药法符和芥子袋因无明显表征可以出售外,其他都不能卖。丹药和法符要留着自用,芥子袋就成了唯一可出售之物。

    至于其他物品,唐劫在研究过天神甲构成后,便将闵东的那把短剑和天神甲一起用兵字诀炼化,再加紫火剑的那粒,一共得了三粒金砂。

    那三粒金砂被他合在一起,却是相互凝聚成一团,成了一粒大点的金砂。

    至于那阵图,捆仙绳,他舍不得炼,炼妖牌则炼不了,唐劫打算留下来给自己用。当然,就只能在无人之时了。

    掌柜的很快出来,看到那芥子袋后连连点头:“不错,这是芥子袋,就是略小了些。”

    唐劫装成蛮横少年的样子叫道:“老头儿,你别当我不识货,这芥子袋我可是问过了,至少值得六块灵玉!”

    那掌柜的呵呵笑道:“六块灵玉那是出售的价钱,我这里却是不能收的。你若想卖,我可以给你三块。”

    “那可不行!”唐劫一把将芥子袋夺过来:“我都问过了,市面上最少能卖四千五百钱!”

    “那是,不过小哥儿你这芥子袋的来路怕是不怎么干净吧?”掌柜的笑咪咪道。

    “这个……”唐劫假装被识破的样子,有些恼羞成怒道:“你管我来路不来路,反正我没偷没抢,就是……路边有那么个袋子,我拣的!”

    那掌柜又笑了起来:“你是拣的也好,偷的也罢,我都不和你计较。可你没个明白来路,总是有些问题。这样吧,你把这芥子袋卖给我,我出三块半灵玉,并保证不向任何人透漏是谁出售的,你说如何?”

    唐劫假装犹豫了一下:“你确定?这要是有人问起来……”

    “老朽就说今ri未收到任何芥子袋,至于这一个,自然是很早以前收的。”掌柜的肯定道。

    唐劫一咬牙,终于点头:“那好吧,三块半灵玉,便宜你了。”

    “彼此彼此。”掌柜的笑咪咪回答:“若还有见不得光的好东西,还可以来找我哦。”

    价值六块灵玉的芥子袋,这一进一出就赚了近对半,掌柜的心情亦是不错。

    “我会的。”唐劫笑笑,有对方这句话,他也安心多了。

    这芥子袋虽然好,却终究不是他现在能用的,到底不过是一个储物工具,自不及换了药强大自己来得重要,哪怕因此卖得亏些也是值的。

    拿了三千五百灵钱,唐劫又可以买药修炼一次离经。说是一次,实际上这离经的修炼,三千五百钱是修炼一次,就是三万五千,三十五万,也是修炼一次。

    只不过每次的投入不同,进境也自不同吧。

    至于目前,老实说唐劫自己都不知道这三千五砸下去能把自己砸成什么样。

    逛了一圈后,唐劫回到事先约定的集合点。

    学子归来,看看天se已不早,便一起回学院,一路上嘻嘻哈哈,谈笑甚欢。

    待到再度坐上回青云山的渡船,所有学子一同望向身后的万泉城。

    有学子悠悠道:“此番能在一起游玩,下一趟又不知要到何时了。还记得初来之时,只觉得每月一天的假期太少,现在看来,却当真是嫌多了……踏上了这仙路,便渐渐告别了雪月风花,眼中惟有仙路争雄。”

    “是啊,是啊。”学子们也纷纷唏嘘。

    船到岸边,学子们如倦鸟归巢,相互告别。

    临走时,蔡君扬突然对唐劫喊道:“唐劫,今ri之学子,明ri之对手,神兵斗场……我等着你,别让我失望!”

    唐劫笑笑,却也只能无奈点头。

    那想找他麻烦的人,固然是在神兵斗场等他,那不想找他麻烦的,却也没打算放过他,未来的ri子到是注定要jing彩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