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四章 同学少年(下)

    不知是唐劫的说话,还是戚少名安如梦的突然出现,让逍遥社的一群学子们突然没了兴致。

    游过长堤后,同学们没再继续游下去,而是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酒楼吃饭。

    店家是个有眼se的,一看衣衫就知道是洗月学院出来的学子,连忙殷勤招呼着上了高层雅座。

    蔡君扬最是豪爽,酒席刚开就率先举起酒杯,大声道:“来,相聚就是有缘,为我们能够成为同学,先干一杯!”

    “干!”

    “干!”

    “干!”

    所有学子一起高声呼喊着,就连女学子都放声喊着,一起痛饮杯中酒。

    随着一杯酒下肚,场面很快就热闹起来。

    蔡君扬无疑是所有人中酒量最好的一个,他生xing豪放,酒量又大,一众学子竟是被他一个人轮着灌过来,被人倒了三四个,他却是半点事没有,要不是唐劫死活不同意,蔡君扬也不会放过他。

    待到一大坛酒喝光,蔡君扬越发豪放起来,站在酒楼高层,对外大喊:“洗月学子蔡君扬,于望月楼前立志,今ri我身为学子潜心苦练,他朝我为剑修,仗剑江湖……总有一天,我蔡君扬会让整个栖霞界知道我的名字!”

    “好!”众人已纷纷拍手大叫起来。

    “鹦鹉学舌罢了。”蔡君扬晃了晃微有醉意的头:“当ri唐兄在洗月学院前的那一声吼,才叫壮志豪情呢。我现在……”

    他打了酒嗝:“却是有些晚了。”

    “那也得看是什么人。”花洋冷笑道:“以蔡兄的天赋实力,说这话那叫豪言壮语,有些人说这种话,那就只能叫胡吹大气了。”

    于是一众学子看着唐劫低笑起来。

    蔡君扬却是摇头:“花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是不是有实力,不是光看天赋的,终究是要真正的比过才知道。我虽然没见过唐兄出手,但今天长堤嬉闹,唐兄的反应可是相当灵活呢,我敢打赌,真要过手,花兄弟你绝不是唐兄的对手。”

    花洋也是玉门五转,不过比起唐劫,他又多了家族资助,自不认为自己会比唐劫差。

    这刻听到蔡君扬这么说,顿时脸涨得通红:“那也得打过才知道。”

    说着已看向唐劫:“唐劫,敢不敢和我打一场?”

    唐劫摇头:“今天大家是出来玩的,开心就好,打什么打,以后有的是机会。”

    “怎么你怕了?”花洋说这话时声音特别大。

    跟我玩激将法?

    唐劫心中暗笑,却只是摇头:“花兄说怕,我就是怕了吧,还请花兄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只是个小人物,当不得大家太看重。”

    他这么说,花洋也不好逼人太甚,只好哼了一声:“原来是个懦弱之辈。”

    唐劫只是笑笑也不计较。

    还是平静月打着圆场说:“好啦好啦,都是同学,有什么好争的?真要打啊,后面的有的是机会让你们打呢。大考已过,历炼就快开始了,有什么本事,就到那时候去显吧。”

    这话一说,学子们同时默然。

    惟有卫天冲不明所已,问唐劫:“什么历炼?不是说试炼要到灵湖阶才开始吗?”

    唐劫回答:“就是正式修炼。”

    “正式修炼?”卫天冲不解:“我们不是在修炼吗?”

    唐劫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有修有炼,才叫修炼!你修是修了,可你炼了吗?”

    卫天冲愕然,他想说我平时都有练啊,但心中也知道唐劫他们此刻所指肯定不是这个。

    还是书名扬解释道:“所谓历炼就是战斗课程。学子们学了法术,仅靠平ri练习远远不够,还要进行实战演练,方可提升自己。有修有炼,两者结合,方为修炼!”

    “那和试炼有什么差别?”侍梦脱口道。

    与卫天冲一样,他也不清楚历炼的事。

    书名扬回答:“试炼乃是外出实战,与妖兽作战,收益较大,风险也较大,弄得不好,出人命也是正常。历炼则是在学院内的训练。学子正式历炼,是从第一次大考结束后开始,学子们无论是否通过大考都可参加。若要提前参加也可以,就是没什么奖励。相比试炼,正式修炼要安全许多,就是收益少些罢了。”

    “还有收益?”卫天冲立时大感兴趣。

    蔡君扬道:“那是自然。要知道,历炼正是我们学子将来成就的基础,仙路如山道,万人竞争锋,你们不会以为渡船上的一杯酒,千味轩的一碟菜,就叫争了吧?历炼才是真正的争锋,是一切的开始,更是我辈通向成功的保证!要知道,每ri的历炼,可都是会评选出一定名次的,只要榜上有名,学院就会给出资源奖励。惟有在历炼中出人头地,方能大道通行,一路无阻。否则学院中法术众多,修炼艰难,单是一个境界修炼就要大家这许多心力,哪还有时间练习法术?就算是玉门九转也忙不过来啊,终究是要得到名次才可得到更多资源的。再者这历炼成绩也是算在试炼成绩内的,只有成绩好了,才有资格加入后面的竞争。”

    “原来是这样。”卫天冲明白了:“这到是没听我大哥说过。”

    唐劫回答:“他们没说,是因为他们没去。”

    “没去?”卫天冲惊讶:“这历炼可以不去的?”

    “确切地说,是每个月只要求必须去三天。”唐劫道:“有实力不佳者,明知道去了也没用,自然就不愿意浪费时间去那里。而天赋不佳者,提升境界才是最重要的。毕竟法术的限制比较低,以后总还有机会获得,自然也不爱去。还有一些人则是畏惧痛苦而不愿多去。如这三类人,通常只参加最低限定的历炼,就算来了往往也只是应付场面,上场就认输。”

    “畏惧痛苦?”

    “对,要知道那可是学院允许的对打。要是碰上手辣的,那就打个半死也是常有的事。”

    听到这话,卫天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么吓人?那我也还是不要去了。”

    唐劫听的有气,只能道:“小少爷,资源有限,大道惟争啊!修仙之争,从历炼起步,之前的一切争执不过是让我们适应一下氛围而已。你若在这起步期便退缩,面对些许危难就不敢面对,那以后行走仙路,也终究是要被人挤出去的!”

    “可是……”卫天冲依然有些犹疑。

    唐劫知道光靠道理说不通他,只能道:“何况对别人来说,历练可能会打的头破血流,对你则未必。”

    “为什么?”卫天冲不解。

    “因为你有傀儡啊。”

    “傀儡?”卫天冲眼前陡然一亮。

    “没错,傀儡!”唐劫肯定道:“傀儡也是算做自家实力的,毕竟那也是用资源堆起来的。有这资源,吃药提升算实力,傀儡没理由不算的。只是必须在历炼中具名,不得转让给他人使用。小少爷,你于雕刻之道上颇为jing通,你完全可以带狼傀参加战斗,积累些战斗经验。如果遇到那打不过的,大不了认输就是,于你本人却是没什么伤害的。可如果赢了,对你却是大有好处,若能获得些资源,修炼进境也会更快。要不然当初我怎么能建议你做傀儡?”

    当初他建议卫天冲制作傀儡的出发点就是赚钱,可卫天冲有了傀儡后玩的开心,却是彻彻底底地把赚钱这码事忘一干净。

    直到今天唐劫提起,他才想起还有这层目的呢,那两千灵钱砸出去,可不是光为了让他玩的。

    卫天冲听得立时大为心动。

    他虽然贪生怕死好逸恶劳,可这上进心总还是有的,若是能付出少许代价而获得资源,提升修炼速度,在学院获得一个相对靠前的排名,想必娘亲也是会高兴的。

    正好他再过两天也要进灵泉了,到时候再选门法术,配合战傀,说不得还真能让他赢几场。

    那边花洋已是冷笑道:“听唐兄弟的口气,这历炼是一定会去的了?”

    唐劫懒洋洋回答:“我只是个小小仆学,没什么资源来路,既然学院给了获取资源的机会,自然是要争取一下的。”

    “好,既然这样,那咱们就神兵斗场见,到时候定要好好领教一下唐兄弟的实力,看看是不是如蔡兄说的那样强。”

    唐劫淡然回答:“那你可得先排队了,我最近人缘不太好,估摸着到时候想借机揍我的人不少。”

    这话一说,大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从唐劫在学院门前喊那一嗓子开始,就一直有人对他心怀不满,不管是李余之事,还是后来的逍遥社结社,平静月等人对他另眼相待,又或者他的学霸地位,都在为他带来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

    然而真正找他麻烦的人却是不多,游少峰算是第一个,却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大家等待的,或许就是这神兵斗场的时机。

    争执过了,自是继续饮酒。

    学子聚餐,从来是高谈阔论无话不说。有畅想未来者,有回忆往昔者,有相互攀比者,亦有互拼酒量者。

    酒过三巡,有学子喝得高了,便扬声道:“修仙无岁月,学院终有期,今朝凡同学,他ri仙同伍,并肩行大道,共……共……”

    他一时哑壳,不知道下面该怎么说了。

    书名扬已接道:“共济苍生苦。”

    “好!”众学子一起拍手。

    一名叫李逸景的学子却摇手:“不妥,不妥,当今之世,四海升平,何来苍生苦之说?书兄志在天下,这是好事,却也没的把这现世看得太黑暗了些。”

    “总还是有的。”书名扬道。

    “苍生未必苦,不平却常在!我看啊,还是并肩行大道,仗剑荡不平来得快意!”蔡君扬已大声道。

    又有学子接道:“你那是江湖豪侠的风范,我们修仙中人,哪来这许多热血情怀,不妥不妥,君扬你就不象个修仙人。”

    “就是,要我说啊,还是并肩行大道,逍遥天地间来得更加神仙一些。”平静月接口。

    立有学子笑道:“那就得看是和谁并肩而行,逍遥天地了。”

    “还用问,这种事自然不适合同学并肩,而当是道侣并肩才是。”有人接口。

    于是一群学子哈哈大笑起来,到把平静月闹了个脸红,唾了一声:“一群没正经的。”

    眼神却是有意无意地瞄向了唐劫。

    唐劫笑道:“大道难行,仙路争锋,既是并肩行大道,自当共攀生死峰。”

    “并肩行大道,共攀生死峰?”大家一时都咀嚼起这话。

    还是柳红烟道:“唐兄却是豪情不输君扬啊,只是未免杀气重了些。到不若与我家月月一起并肩大道,逍遥天地,来得更加快活。”

    一群学子同时放声欢笑,起哄不已,惟有花洋哼了一声,心中自是愤恨无比。

    唐劫却只淡淡道:“生死峰上风光好,仙路尽头有芳踪。”

    听到这话,大家皆是一愕。

    虽然柳红烟只是玩笑,但若是换了别的学子,多半也是要顺杆爬两句,讨好一下这社里的两位美女的,没想到唐劫竟是一句拒了。

    就连平静月也花容黯淡了一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仙路尽头有芳踪?却不知谁家芳踪能入唐兄法眼?”

    唐劫仰天打了个哈哈:“我姑妄言之,大家姑妄听之,何必当真。我为觅仙踪而成仆学,若要再觅芳踪,怕是就要成奴学了。所以我啊,就不指望这个了,还是好好伺候我家少爷吧。”

    众人同声大笑。

    卫天冲正忙着大口吃肉,听到唐劫说话,嘴里塞着鸡翅膀点头:“恩,恩,对,我们啊,并肩行大道,共吃好吃的……喏,这个给你!”

    已是塞了一条鸡大腿给唐劫。

    唐劫不客气地接过:“多谢少爷。”

    大家一起无语,书名扬已笑道:“看来卫公子的志向就是riri繁华,夜夜笙歌,享尽天下福了。”

    卫天冲连连点头:“我知道,俗了点儿,你们多半是要看不起的。不过我这人简单,人为什么修仙?在我看来不就是为了ri子过得舒畅吗,终究还是为自己!书兄,你想匡扶天下,多半也是想要享受那青史留名的吧?这叫图名!蔡兄你想剑扫不平,多半也是享受被人感恩戴德的吧?这叫图情。所以说大家各有所图,我就是没你们那么伟大,我就图一个生活享受不吃苦,嘿嘿。”

    这话让大家立时对卫天冲另眼相看起来。

    卫天冲被一群人的目光吓了一跳,回头看唐劫:“我没说错什么吧?”

    唐劫摇头笑道:“这次没有。少爷是个简单的人,简单的人,看问题总是直接一些,本质一些,却也未必就比那些貌似聪明的人差了。”

    “这样啊,呵呵。”卫天冲咧着嘴一笑,又继续海吃起来。

    众人被他弄得无语,还是书名扬长声道:“卫公子说的是,无论为何修仙,也无非是各有所图罢了,凭什么谁的追求就比谁高贵了?之前我还有些看不起公子,没想到却被公子一番话点醒,却是名扬有些自以为是了。”

    说着已向卫天冲鞠了一躬,作为赔礼,到把卫天冲弄得有些尴尬。

    这边蔡君扬已举杯道:“来,不管未来怎样,今ri我们都是同学少年。仙路漫漫,争锋的ri子长着呢,但至少今天,我们是同学,是朋友,干了这杯,今ri之同学,未来之仙友!”

    “今ri之同学,未来之仙友!”所有学子一起站起,高举手中杯。

    碰!

    酒杯碰撞,激荡出漫天酒花。

    那一刻,看着这激情碰撞的一幕,少年学子们义气风发的一幕,唐劫突然想到了一首词。

    du li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zi you。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沁园chun·长沙!

    ———————————

    ps:存稿消耗过多,今天一更,缓一缓。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