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三章 同学少年(上)

    第二天清晨,逍遥社所有成员在山下码头处集合,自有学院的船过来接他们。

    来到集合点才发现,选择在今天出外游玩的学子竟是不少,远远不止一个逍遥社。

    估计这半年大家都憋坏了,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今天休息,可惜学院的假期没有累积,否则大家非得好好玩上几天不可。

    唐劫上了船,见到柳红烟平静月等人已在船首甲板向他们招手,便和卫天冲侍梦二人一起过去,手里却还拿着一朵小白花。

    有学子见唐劫手持白花,笑道:“怎的唐兄还摘朵花来,是打算赠哪位佳人的吗?”

    唐劫回答:“林兄误会了,我在来的路上见到这朵话,察觉这花儿有一丝灵气,若是悉心培养,说不得能有些好处,便摘了来,这不回来的时候还得给它买个花瓶。”

    他这么一说,有人看看那花,感受了一下,点头道:“到是有些灵xing。”

    还想再仔细感受,唐劫却已是把花收起来了。

    这边有人见到卫天冲和唐劫一起来,也笑道:“唐劫,怎的出来玩,还带了两个跟班?”

    卫天冲大急,喊道:“我是他少爷,他是我跟班!”

    那学子却是冷哼一声,压根不理卫天冲。

    唐劫眉头一皱,这学子叫花洋,也是逍遥社的一员,出身大家。

    逍遥社因为是平静月书名扬等人发起,大多是些平民学子,少有贵族少爷,这花洋却是个例外。听说是因为爱慕平静月,而特意加入的。正因此在他眼里,所有和平静月走的近的都是敌人。

    照理说和平静月走得最近的是蔡君扬,可蔡君扬玉门八转,修炼进境快不说,入学前就有不俗的武技底子,在一年期学子中也算属一属二的好手。蔡君扬他不敢惹,便只能招惹唐劫了。

    这刻花洋明显是在挑拨自己和卫天冲的关系,因此唐劫淡淡道:“我家少爷为人素来宽厚,听说下人要出游,便来与我们同乐,也算是为我唐劫涨一下脸面,唐劫受之有愧啊。至于不是社员一事,花兄不必担心,昨天我家少爷已经入社了。”

    他这么一说,卫天冲立刻成了关心仆下,待人仁厚的少爷,反到是把花洋无形中贬到“出游下人”的行列中,听得花洋心中恼火,偏偏又发作不得,只能哼了一声不去理他。

    反到是卫天冲听得兴奋,偷偷问唐劫:“我真有那么好?”

    “……”唐劫强忍着没把他踹进湖里。

    楼船在湖面上滑行着,很快到达对岸,学子们纷纷欢呼着上岸,踏上陆地的一刻,仿佛久未归来的故国游子。

    冬季的一场雪于前不久刚刚下过,此时的学子林正铺满白霜,大地一片雪白。

    学子们这才发现时已至深冬。

    回头再望,只见湖水微泛波澜,青云山青葱依旧,四季如chun。

    仅仅一湖之隔,却仿佛两个世界。

    此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他们其实早已不属于凡人了。

    惆怅与唏嘘只是一个瞬间,回到凡间的学子们很快收拾好心情,向着预定的目标进发。

    逍遥社的社员大多没游过万泉城,因此一致决定去城里看看。

    社里有一名学子是万泉城本地人,引着大家,踏着凛冬的白雪,走遍万泉城的各个名胜古迹。

    虽是身穿单衣,但在这寒冬下,学子们却并不觉得有多寒冷,已经能够吸收灵气化为己用的学子们,体质也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

    “前面就是万泉城最有名的长堤飞雪。长堤一带遍插松柏,每至冬雪降临时,大雪压松,风一吹,就是漫天的雪粉,再配上这长堤美景,便成就了这长堤飞雪的美名,也是有名的万泉十景之一……”负责当“导游”的学子侃侃而谈,为了验证自己的说话,更是打出一道灵气捍动面前雪松,漫天的霜雪如雾似粉般飘落,煞是漂亮。

    大家一起站在这雪雾之中,看着白茫茫的一片,竟是不约而同地发动灵气,将那片雾雪托住,在空中缓缓旋转着,说不出的瑰丽奇观。

    “这……”导游学子深感无奈:“就是得要这雪雾落在身上,感受那凉意才觉有趣,你们这样算什么?”

    柳红烟笑答:“我到觉得这样才更好玩啊。”

    她说着伸出一只手,手心中一股风chao向上卷动,带动雪花向上翻卷。

    突然间柳红烟手一捏,那雪花已被她捏成团,对着旁边书名扬一指:“接着!”

    那雪球已砸向书名扬,速度到是不快,是缓慢飞过去的。

    书名扬手一抬,书本已挡在脸前,那雪球在空中绕了个弯,又击向唐劫。唐劫抬手做了个手印,对着那雪球遥遥一指,一道指风击出,正是元气针。

    没想到那雪球灵活无比,竟是突然加速,在空中绕了个圈躲了过去,转而再飞蔡君扬,蔡君扬嘿嘿一笑,也不见他动作,直到那雪球近身时,突然拔剑,一剑斩下,那雪球砰然化成一蓬雪花炸裂。

    柳红烟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狠狠瞪了他一眼,双手一推,大片的雪雾已翻卷纷飞着笼向所有人,于是间众人一起嘻哈大笑着闹将起来,就在这长堤之上相互嬉闹。

    好在这隆冬时节,游人不多,偶有那么一些,一看对方一群月白长衫,也多知道是洗月学子,并不奇怪,只是站在远处指指点点,目光亦满是羡慕。

    闹了片刻后歇止,柳红烟才笑道:“好啦好啦,不要再闹了,你们看志元都快哭了。”

    那导游的学子叫杨志元,看大家对他的“工作”毫不重视,亦是无奈之极,满脸沮丧。

    还是平静月道:“哎呀,说起来到也奇怪。本以为入了学院以后会闷得要死,每天就知道修炼修炼,想好好玩一次都不容易。好不容易出来玩了,怎的却感觉还不如自家的法术有趣呢?”

    “对啊!”

    “对啊!”

    众人也纷纷应合。

    此番出游,虽玩得开心,但对这周边美景却无甚感觉,更多的还是同学之间相互交流打趣,可惜多数时也是讨论修炼,感觉就好象不是出来游玩,而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学习。

    就连柳红烟听了这话都托起下巴:“对啊,这还真怪了,以前我可是最喜欢打雪仗的,怎的今次却好象兴致不高呢?”

    “你还兴致不高?就属你闹得最欢。”书名扬瞪了他一眼。

    还是唐劫笑道:“因为那本来就不再属于我们了啊。”

    “不再属于我们?”大家一起看唐劫。

    “对啊,不再属于我们。”唐劫悠然道:“今天,我们还能站在在这里,一起看冬ri雪景,兴致来时,互相嬉闹一下。将来,我们的修为高了,想来连这样的兴趣都不会有了。”

    “为什么?”有人问。

    “因为我们不再是凡人了啊!不管你们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承认还是不承认,我们都在距离凡人越来越遥远。那些凡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渐渐变成唾手可得之物。比如这冬ri雪景,在将来,我们想要冬就有冬,想要夏就有夏,一如青云山,四季皆是chun。若是喜欢,也可以四季皆冬的。比如那让世人追求的身外之物,现在的我们,已没几个人把银子放在眼里了吧?没有了追求,自然也就不容易感到快乐……我们正在摆脱凡人的痛苦,但同时也在逃离凡人的乐趣。”

    众人一时无言。

    今天,大家同学少年,还有那么一些兴致在这长堤漫步,品味人生,畅想未来。

    待到将来学成毕业,不,甚至不需要等到那时,他们就会连这点兴致都没了。

    那时,更高的境界,更强的实力,就会成为大家唯一的追求。

    这共游长堤也将成为他们人生中最后的一点回忆与怀念。

    想到此点,大家一时都有些唏嘘感慨起来。

    惟有柳红烟扑哧笑出声:“这听起来还真是没意思呢。难不成我们修仙者,追求的就是无yu无求吗?”

    唐劫回答:“若是走到尽头,怕就是如此,幸运的是,走到尽头很难。”

    “听你这么说,这仙路漫漫,反到是件好事了?”平静月也甚感无语。

    “至少它让我们有追求,至少让我们在这过程中,还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比如这个。”唐劫说着,随手一抓,一团雪花已掷进平静月雪白颈间。

    平静月啊的一声叫了起来,这才发现冰冷的雪花带给自己的刺激远比想象中的小,不由笑道:“你说得没错,果然这痛苦小了,乐趣也少了,不过你竟敢偷袭姑nainai,还不吃本姑娘一记掌心雷!”

    一推掌,掌心中一道雷光已打向唐劫。

    唐劫哈哈笑着躲开,向前飞奔。

    “别想跑!”平静月也飞身上前抓他,唐劫一个急跃抓向空中大树,平静月毫不示弱地追上去,其他学子互相看看,也一起呼喝着上前凑热闹,在这长堤上闹得好不开心。

    正如唐劫所说,身为修者,这乐趣也自与凡人有所不同,只是却震呆了无数路人。

    嬉戏间,柳红烟突然咦了一声停下,向一边看去。

    众人随着她的目光看向远方,只见另一头,有女子正立于江岸,远眺江景。

    那女子身穿桃红锦罗袄,颈缠白se雪貂皮,足踏粉底碎花鞋,面容娇好,粉面朱腮,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手中却拿着一树桃花,在这凛冬腊月里盛开,成为霜雪丛中一点红,显得如此扎眼。

    不远处还站着一名少年,身披白se锦缎长袍,剑眉星目,丰神如玉,胯下还别着把一看就知明显不是凡器的宝剑。

    他立于女子身后,似是在和她说些什么,片刻后摇了摇头,却是自顾自走开了。

    “这两人是……”卫天冲看大家面se古怪,好奇问。

    唐劫回答:“戚少名,安如梦。”

    与此同时,远方的白衣少年也抬起头,看向后方那群学子,正与唐劫等人的目光遥遥相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