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陷害

    好说歹说,让卫天冲明白“此法不可行”,唐劫这才得以脱身。

    回到陶然居,唐劫烧了一大桶水,将那些药物全部丢进去后便跳入桶中运转心法,洗练自身。

    这离经的修炼过程当真是一件极折腾人的事,唐劫感觉自己就象是在大煮活人,药力在震腾过程中随着水汽侵入体内,于是身体里就象是有一把火在燃烧,让他体内的血气沸腾,全身上下的毛孔竟然渗出点点血珠,整个人看起来可怖之极。

    过程整整持续了有半个时辰,直至唐劫将心法运转三回,将所有药xing吸收完毕后才告结束。

    待到出来时,唐劫发现自己jing神竟好了许多。昨天使用兵字诀后,他原本一整天都有气无力,这刻却只觉得jing神饱满,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

    再看身上,那原本被震煮的皮肤块块开裂,掉下一层层老皮,露出的新皮却是晶莹如玉。

    “这就算是脱胎换骨了吗?”唐劫喃喃自语。

    按离经所述,兵主将炼体分为五个阶段,分别为草木之体,玉石之体,金刚之体,仙灵之体,大道之体。

    其中藏象经修炼能够达到的境界就是草木之体,修炼有成后,百病不生,凡兵不伤。玉石之体则除了进一步强大体质外,还由外及内,连五脏六腑都有修到,全身血气旺盛,举重若轻,气力悠长,有玉质金髓一说。

    至于后面金刚之体,修炼大成后才叫真正的体若金刚,就算是法宝砍上来也可硬抗。若修成仙灵之体,则自通变化,成不死之身。

    唐劫此刻肤显玉se,代表了他已摸到玉石之体的门槛。

    藏象经本就是离经的入门功法,他练了三年,草木之体基本大成,进入玉石之态自是再正常不过,不过也只是摸到门槛,距离玉质金髓的程度还差了许多。

    此时再看那桶中的水,已是一片乌黑,也不知是未洗的尘垢,还是体内排出的污秽所致。

    虽然有些折腾人,但实际上离经的修炼相当简单。

    这一澡洗过后就算完成了,再要修炼就得重新搜集新的药物,问题是仅修炼这一回,就把之前唐劫积攒的灵钱差不多全耗空了。

    唐劫估摸了一下,这离经修炼不耗时间,就是耗资源太猛,而洗月心法修炼主要还是靠时间积累,药物能提供的帮助有限。

    这么算下来,基本上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炼时间归洗月心法,百分之九十九的修炼资源归离经。

    自己现在穷鬼一个,有时间却没钱,终究还是得把主要jing力放在洗月心法上。

    所以接下来,唐劫便继续修炼少海洞金诀,顺便把那新学的凝水罩和元气针再熟练一下。

    凝水罩简单,有水光罩的基础,唐劫很轻易便熟练了这门法术,反到是那元气针又得从头来过。

    好在闵东死后,洗月学院jing戒骤然加紧,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天神宫再出手,因此唐劫也不再急着苦练法术,每ri里只是正常修炼。

    不过明面上,学院只说闵东是擅自出外历练而死,至于庄申的始终,也只说他因家有急事,临时退学,因此大部分学子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绝大部分学子来说,洗月学院就是一片安静祥和之地,虽然也有激烈的竞争,却还远远达不到生死的程度。

    这期间卫天冲又来找过唐劫两次,显然还是对大考作弊不死心,提出种种行动方案,却被唐劫一一否决,最终只能允诺他看考场当时情况,若条件允许,定然帮他。

    —————————

    半个月时间很快过去,大考的ri子也终于来到。

    每年的两次大考,都是洗月学院最繁忙,最热闹的时候。

    今年的大考则显得尤为热闹,因为学院公然宣称,本期学子获头名者,将获得一份特殊奖励,这使得一众自认为有才华的学子都跃跃yu试。

    当然,在他们眼里,这所谓的特殊奖励,神秘大奖,多半就是一瓶上好的灵药了。

    即便如此,对大多数人而言,也值得一搏。

    这天的墨香院所有分院全部开放,几千名学子云集在墨香院的大广场上,不管你是灵湖阶,灵海阶还是脱凡境,只要是没通过文考的,全部都得参加。

    每人身前一张小案,下铺小垫,案上摆着的则是试卷,洗月学院没有分科考试,所有内容皆在一卷之上,各种问题齐出,总分一千分,需得到五百分方为合格,题目近百,限时三个时辰完成。

    四周则是那些通过文考,负责监察的学子以及一些学院上师,虎视耽耽地看着一众学子。

    学子们则互相看,彼此各打眼se,心领神会,一场无形的作弊与反作弊交锋即将展开。

    在洗月学院,为了过关,学子们总是想尽办法,与监考们斗智斗力,更有结成团伙试图“互帮互助的”,用唐劫的说法,这就叫组团刷各种考试副本。

    每年都有大量的学子因作弊被抓而被逐出学院,同样也有学子因侥幸成功而通过考试,可以说大考就是弃生的主要生产厂间。

    谁若能在大考上舞弊成功,那定然就是一战成名。

    不用担心学院找后帐,正如唐劫他们所知道的那样,洗月学院的规矩,无能力者必须遵守,有能力者就可以打破,绕过,甚至利用!

    只要你有能力在几千学子,数十名上师的监视下作弊成功,大可放声宣告,学院绝对不存在后续处理,甚至可能会反过恭喜你,这也是洗月学院最为独特的地方。

    不过要做到这点,却当真不易。

    这刻随着一声锣响,所有学子端坐案前,开始提笔书写。

    唐劫只看了一眼题,脸上便露出笑意。

    这大考出题虽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但总归不出上师讲课内容,对唐劫来说,却是简单之极,因此提笔便写。

    这墨香院广场上万学子,一时间鸦雀无声,就听见一片的笔尖沙沙声响,偶尔带着翻动纸页之声。

    唐劫一路作题飞快,正书写间,就听后方突然响起一声:“你,取消资格,出去!”

    唐劫闻声回头,只见外围一名监察学子已冲进来,抓住远处一名学子就往外揪。

    那学子大喊大叫:“我没有……”

    “不得喧哗!”一名须发皆白的灵师随手一挥,那学子立时失声,整个人已是飞了出去,另有学子上前,扣了他二十分。

    “这就开始了……”唐劫无奈摇摇头,继续闷头书写。

    正飞快答题间,唐劫突然感到身边有灵气变化。

    他自修炼之后,对身周灵气感应渐渐灵敏,自然也能发现一些问题。

    歪头一看,只见远处一名学子正看着自己这边的书案,眼中光芒微现。

    灵眼术?

    这灵眼术也算是一种侦察类的法术,没想到有人竟然学了这个,用在这大考之上到是颇为实用。

    实际上这大考本就是擅长侦察的学子天下,洗月学院讲究学以致用,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每个有特长的学子发挥自己的能耐。

    谁要说侦察类法术无用……嘿嘿,你先过了这大考再说吧。

    心念微动,唐劫已取出一张纸,将自己先前答过的题目盖上。

    到不是他小气,只是这次大考,他的目的早不是通过,而是获得进入天一阁九层的资格。

    按照和谢枫棠的约定,他就必须拿下大考第一。

    由于大考是学院所有学子参加,面对的竞争对手也多,因此唐劫也不敢疏忽大意。万一让那学子把自己答案都抄去,再解出几道自己都没答对的题目,那就输得冤了。

    再者仙路之上你争我夺,本也没什么客气谦让可言。

    那学子看到唐劫把题目盖住,脸se一变,哼了一声,转头又看向其他人。

    恰在此时,后方负责监察一名上师却突然哼了一声,随手挥了一下,那学子只觉得眼前一黑,竟是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上师已道:“好好答题,莫要东张西望。”

    他用灵眼术偷窥,并无实证,因此监察未将他逐出,但是用些手段破坏他的法术却是没任何问题的。

    这边唐劫还在答题,突然间一阵风吹来,竟将他盖着卷子的白纸吹起。

    接着一只透明的眼球竟然从他身前浮出,左右转动着,对着那卷子死看。

    唐劫大感无语。

    竟是连控风术和监视之眼都出来了。

    这监视之眼出现在他腹部,正好借唐劫的身体挡住后方监察的视线,到也算有几分灵巧心思,可惜却得经过唐劫的同意才行。

    唐劫笑笑,随手一抓,已将那监视之眼捏个粉碎,不远处传来一声闷哼,显然法术被破,令他也颇有些不好处。

    唐劫只觉得背后陡地一热,某人怨毒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不甘放弃。

    由于早期的学霸大多通过考试后成了监察,唐劫作为新生学霸,可以说是被学子们盯的最多的,各种法术从他身上,试卷上扫过,就连他都烦不胜烦。

    好在那些监察当真不是摆设,时不时就会揪出一人,将其抛出。

    墨香院的广场上空,几乎每过一会儿就会上演一次空中飞人,作弊被抓的学子一个又一个被抛出院外,只能在外面骂骂列咧,祈祷着下次能有好运。

    正奋笔急书间,唐劫听到轻声的“喂,喂!”

    声音急促而紧张。

    侧头望去,只见位于自己左前方的卫天冲正对着自己挤眉弄眼,还做了个手诀。

    那意思快给我些答案。

    唐劫摇头。

    看他拒绝,卫天冲的脸也垮了下来,只能拿着笔对着卷子发呆。

    看他那样子,唐劫也只能苦笑一声,继续书写。

    就在这时,风声乍起,一张纸条突然掷到他案上。

    唐劫一楞,就听有人喊了起来:“他舞弊!”

    愕然抬头,只见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名学子,正用手指着自己对着监察叫喊,眼神中满是怨毒恨意。

    唐劫看得清楚,正是那曾经被自己讽刺过的游少峰。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