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七章 离经

    回到陶然居,唐劫看到院子里已被伊伊收拾干净。

    伊伊正坐在地上拣装备,看到唐劫过来兴奋叫道:“哥哥快来快来,看这里有好多好东西!”

    “有什么好看的,都已见识过了。”唐劫随口道。

    刚才和庄申说话的时候,唐劫已经看过芥子袋,有什么早已清楚。

    除了辟毒丹,魔血丹外,庄申还有两瓶补灵丹,三瓶养气丹,六张飞剑符,一张乾清符,一张混元符,几十枚灵钱。

    除此之外,紫火剑,天神甲,捆仙绳和炼兽牌算是四件战斗术器,芥子袋是辅助法宝,有五个立方的空间,至少值得六块灵玉,仅此一项就让唐劫受益非浅,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就可惜风险大了些。

    此外还有一件辅助法宝就是那张阵图,其实这才是庄申所有家底中真正值钱的。

    演阵图!

    那是一张可以预存法阵的阵图,而不是唐劫以为的专用于隔绝空间的阵图。

    法阵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布置,需要在战前预设,除非是象伊伊那样拥有天赋,否则不可能在战时临时布置。

    这演阵图图内自成一空间,可预放材料,只是许进不许出。放置的材料可以通过阵图直接制作成阵,使制作速度更快,即可用于提前准备,预布阵法,亦可用于现场布阵,加快速度。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不管什么阵法,通过这阵图释放后,其规模都会大大缩小,投入的材料却是不变,因此只适合临时急用,却不能成为常规。

    尽管如此,这也是一件相当有实用价值的宝贝,毕竟它也是少数灵徒可以直接使用的法宝。

    这演阵图品阶不高,只能用于存放二品以下的法阵,而且只能单阵,不能叠阵。好在唐劫现在的水准也只到二品,再往上就是给他材料他都布不出来,暂时也不着急。

    听到唐劫这么说,伊伊大喜。

    她本来还在分宝贝,左一堆,右一堆,手里捧一堆,嘴里还嘟囔着:“这个是你的……这个是我的……这个……也是我的……”

    这刻听到唐劫这么说,干脆呼啦一下子把所有东西都归到了自己那堆中去。只是她人太小揽不过来,晃了几下,到把自己跌进了法纸堆中。

    唐劫看得失笑:“怎么这么小就这么财迷?”

    小家伙鼻子一皱,哼了一声:“我不管!这些都是我的!”

    “那可不行。”唐劫走过来道:“这些东西都是赃物,现在可用不得。”

    “不管,不管,不管啊!”小家伙扯着嗓子喊。

    唐劫只能把小东西从宝贝堆上揪起,放在怀里:“伊伊乖,等哥哥把这些东西都换成钱,让伊伊天天在家数钱玩,好不好?”

    小东西眼珠转动,指着唐劫鼻子叫:“说话算数!”

    唐劫拉拉她手指笑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伊伊觉得好玩,拽着他手指狂喊:“好啊好啊,一百年不许变!”

    说到这突然想起了什么,伊伊跳出唐劫怀抱,举起一样东西来,道:“那这个呢?”

    举得赫然是那九黎玄兵鉴。

    唐劫吓一跳,忙拿过来说:“这个可不行。”

    就在手触到兵鉴的刹那,唐劫突然感到兵鉴上有一股奇怪的感觉。

    这感觉如此奇特,就好象他之前对庄申搜魂一般。

    “这是……”唐劫惊呼出声。

    下一刻汹涌的信息冲进他脑海,唐劫只觉得眼前一花,无数画面已纷涌而至在他眼前闪过。

    他看到一片荒芜虚空里,一个高达万丈的巨人手持开天巨斧正在疯狂怒吼,这吼声震荡天地,在整片虚空中回荡。

    在他身周是无数仙人围着他猛攻,各se武器打出道道彩光,绚烂了整个世界。

    而在巨人头顶上空,是一片宏伟浩大的宫阙群,在玉宇彩霞中闪耀出神圣辉煌的气息。

    四个全身绽放金se光芒,看不清面目的存在如四个太阳般围绕着宫阙转动不停,不时地放出道道光芒打向下方。

    在这无尽围攻中,那巨人却是狂妄地大喊了一声:

    “兵!”

    然后唐劫看到,那无数仙人的武器竟在刹那间同时碎裂,化成无数星星点点向着巨人而去,附着于那开天巨斧上,那巨斧陡然又大了一截。

    随后巨人狂啸着挥动巨斧,对着那头顶天宫斩落,那一片玉宇神宫在这一斩之下,竟是化成万千碎片飞散……

    “啊!”唐劫大叫着扔掉兵鉴,连退数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哥哥,哥哥,你怎么了?”伊伊急忙扑过来。

    “我没事。”唐劫晃晃头,镇定心神。

    然而适才那一幕,却已深深印在唐劫心底,再不可能抹去。

    虚慕阳说得没错,这兵鉴上果然另有奥秘,只不过要破解它,却是需要一些特殊条件的。

    唐劫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因符合了哪些条件而破解了奥秘,但想来最大的可能还是和刚才的搜魂经历有关,毕竟刚才信息传输时的感受与之前使用搜魂术极为相似,而传来的内容看起来更象是兵主留在其上的一道神念。

    神念本就是灵魂所化,能被搜魂而出自然再正常不过,反到是能把神念留于兵鉴上万年,更显得神乎其神。

    不过唐劫觉得仅凭此点只怕还不够,毕竟他只是之前使用过搜魂术,就算体内还遗留少量法术痕迹,也没道理就让兵鉴主动释放,所以唐劫估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藏象经。

    藏象经择人,搜魂术择法,正确的人再加正确的方法才能打开这兵鉴真正之秘,难怪虚慕阳虽能感觉古怪,却始终打不开了。

    从这方面说,会不会九绝诛仙阵也需要特定的人才能进入呢?

    如果是这样……

    唐劫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兵鉴上。

    他向前走了几步,重新拿起那兵鉴再看,只见兵鉴上光芒流转,隐隐有无数字符跳动。

    但仔细分辨,唐劫发现这些字符其实并不是兵鉴上的,而是已存于自己脑海中的。

    只是正常情况下他完全想不起来,非得对照着兵鉴才能看到,仿佛这兵鉴就是一面镜子,将他脑中隐藏的记忆折she而出。

    若是别人此刻看这兵鉴,那依然是除了鉴上花纹外一无所有,惟有唐劫的眼前浮现出一个个又一个映像。

    不仅有字,更有无数幻化的身影在飞快跳跃,打出一个又一个动作。

    那些字他明明一个也不认识,却是没来由的就知道其中意思。

    抬头上两个金se大字,古朴庄严,带着浩瀚气息。

    唐劫已脱口而出:“离经!”

    ——————————————————

    离经!

    确切地说,这才是兵主遗留的真正秘法,也是他一生成就最重要的心法。

    与现在的玄门正宗不同。

    现在的修炼,行的是人灵分离之道,灵气不过是修者手中的武器,但器是器,人是人,两者不可混为一谈。就算是进了脱凡境可以炼体,其程度也有限。

    从这方面说,这世界的绝大部分修者都是法师。

    离经修的却是血气。

    修血气者,融灵于一体,壮大自身,是以自身为宇宙而纳天下。正因此血气强大,骨骼坚硬,体如jing钢,兵主当年纵横一世,最为强横的就是自身肉躯,可以说是上古时期最为强横霸道的存在,靠的就是这一身血气纵横。

    后人因其表现而称体修,归其本质,或许叫血修更适合些。

    正因此,离经其实比少海洞金诀等功法简单得多,没有层次之分,从头到尾就是一套心法反复运行,炼一次强一次。

    但是修炼此心法需要大量的药物却令人惊叹。

    按离经所记,修炼之前需要先搜集大量药物用于制作药浴,随后在烈火烹熬中运转心法,吸收药xing,方为最佳。

    这些药物包括什么九天鸾草,万年火jing,龙蜒凤血,百炼妖丹……看得唐劫眼前一阵昏迷。

    这些可都是真正的天才地宝级的存在,随便出来一样都是让六大派疯抢的,我到哪儿弄去?更别说下面还有备注:多多益善,永无止境!

    你妹!

    从这方面说,这兵主的仙法虽极具价值,却又极不具价值。

    因为它需要的太多了,多到常人根本无法承受,难以满足。

    若真有那能耐搜集到如此宝贝,就算是炼其他法门,也未必就不能睥睨天下。

    如此算来,这心法的价值竟是远远低于预计,让唐劫也不由一阵失望。

    罢了,罢了。

    走什么路不是走?

    既然得的是这兵主的心法,那便沿着他的路走下去好了。

    至少它给出了人生的方向。

    总算也不是非得要这些药草才行。

    离经下面另有注解,说要实在找不到这些,也可以找些功能相似的替代之物,找不到万年的也可以用千年的,实在不行几百年的也凑合。

    下面还列了张单子,从上到下,将各类药草对应属xing与功能大体解释了一下。

    唐劫直接看最下方,是一株五百年生的紫茯苓,唐劫算了算,买不起,以自己目前的身家,能买株五十年的,要是按套配置,那就只能买五年生的了。

    五年生就五年生吧,总比没有好。

    藏象经啥都没吃不也炼出一身铜皮铁骨了,唐劫暗想。

    不过想想自己练了三年的藏象经,也依然难以抵挡一个低级术法,被人评了个身子骨尚算结实,唐劫这自我安慰也有些进行不下去。

    好在除了离经外,这里面还有一个法术。

    兵字诀!

    正是当年兵主叱咤天下,碎尽万兵,执掌兵道的根本之法!

    据说这兵字诀修炼有成后,可碎尽天下万兵,取其jing华,凝练神兵。

    之前唐劫在兵鉴中看到的兵主那一声“兵”字令,就是兵字诀运用到极致的表现,一声令下,万兵皆碎!

    相比那需要海量资源的修炼心法,这兵字诀却是门槛低得多,只有足够的炼体底子,再依法激发体内血气力量,便可生成法术。

    唐劫依法运转体内血气,只觉得全身一阵血气翻涌,好不难受。

    唐劫只能咬牙坚持着,渐渐地,体内翻腾的气血平息,唐劫身上已出现一丝血se光芒,于光华流转中,渐渐凝聚于他右手食指尖。

    这就是兵字诀的血劲凝聚吗?只要使用它,就能碎尽天下万兵?

    唐劫有些不敢相信。

    正好伊伊此时手里还抱着那把紫火剑,正瞪着大眼看自己。

    唐劫信手一指点去,想看看威力如何。

    在他想来,自己初学乍练,怎么也不可能一击就碎掉一把术器,没想到这一指下去,只见那紫火剑先是叮地发出一声轻响。

    接着剑体猛地放出一道光华,轰地一声,竟散落成无数碎屑飞扬飘落。

    “这怎么可能?”唐劫被这一下彻底惊住。

    自己这轻轻一指怎的竟有如此大威力?

    虽然说兵主的兵字诀威力绝伦他早有体会,但唐劫也从没想过自己现在能象兵主那样一念下去,什么兵器都碎掉。

    这术器虽不是什么强**宝,却理论上也不是他现在能说点就能点的,怎的这般轻易就碎掉了?

    伊伊也被这一下呆住了。

    只是她的反应却与唐劫不同。

    看着那天空散落的剑屑,她小嘴一嚼,已是坐地哭喊起来:“我的宝贝……”

    “抱歉,伊伊。”唐劫正想安慰她一下,突然心口一甜,唐劫一大口血已喷了出来,全身一软,人已无力地瘫倒下去。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了。

    眼前一片迷离彩光,有无数星星在飞舞。

    那是严重脱力时产生的幻觉。

    “激发全身血气……我cao!”唐劫喃喃低语了一句,眼白一番,已是昏了过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