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藏弓

    躺倒在血泊中,庄申无力地呻吟着。

    此时他药劲已过,全身虚弱无力,双眼看着的却是那面青铜古鉴。

    “九黎玄兵鉴……真没想到,我天神宫费尽心思寻找的东西,竟然就在这儿……”庄申咳着血哈哈笑了起来:“唐劫,你狠,你胆子够大,竟然把兵鉴和青光剑藏在花盆里,就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

    “我人都来了,东西还有什么不敢带的?”唐劫颇感吃力地回答。

    刚才那一剑抽空了他的所有灵气,要是再无功,他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而真正让他感觉不舒服的是灵空干涸后,他的灵魂深处竟然有种难以言喻的饥饿感。

    这刻一时无力,他只能以剑拄地,同时取出一颗回灵丹服下。

    这才说道:“天神宫……真没想到随便派出个小卒子来都这么麻烦。”

    这青光剑一击,是他计划中最后的底牌,当初他选择纵剑十二式,除了能磨练格斗技巧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是唯一能让他在灵徒阶段就动用法宝力量的武技。

    只是这一击消耗太大,一旦出手不中,自己也就无力,所以非到必要,唐劫不愿使用这招。

    他曾以为自己可以避免动用这底牌,没想到庄申如此难缠,最终逼他动用这最后手段。

    庄申已厉声道:“你知道就好!你以为靠着洗月派庇护你就安全了吗?天神宫要杀你就跟碾死个蚂蚁一样,识相的赶快交出兵鉴,否则你就算杀了我,鹰主也会意识到你的问题。你不会以为,随便来个小子都能打败我吧?”

    “当然,当然。如果说发现有贼还只是一次巧合,无法确认,那么杀掉你,基本就等于是告诉天神宫,我就是唐杰了。不过你不会以为,我连这种问题都没想过就和你打吧?”唐劫笑道。

    说着他着下来,用剑尖拍拍庄申的脸:“到是你自己,你凭什么认为跑过来抓我,洗月派就能放过你?”

    “我压根就没打算再留在洗月派……”

    “白痴!”唐劫已打断他:“现在只要是知道兵鉴的人,都知道天神宫在查我。这个时候有人对我出手,不用脑子都能想到是天神宫出手。你不会以为这种情况下,你那位顾鹰主还会放你逃命吧?”

    庄申一怔:“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让我猜猜,他们派你来的时候,是不是跟你说,事成之后就把你接出洗月学院,送去天神宫?没准还有人在学院门口附近等你?可能就是学院的另一个学子,应该是有纠察权限的,可以将你送出学院。”

    庄申全身一震。

    看他表情,唐劫知道猜对了。

    唐劫笑笑:“现在你明白了?你就是个被人利用的白痴,如果不是我告诉你,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庄申连连摇头,他对着唐劫大喊:“他们不会这么对我的,这不可能!”

    唐劫冷哼:“我没兴趣让你信,我只是告诉你,你对天神宫再忠诚也没用,他们根本不把你当回事。现在天神宫派在这里的明暗子都有哪些人,是谁在负责?那个顾鹰主叫什么名字,具体什么身份?他们后续有什么计划?”

    庄申哈哈大笑起来:“唐劫,你刚次故意这么说,就是想从我这里套口供吧?我呸!你连真实身份都说了,那就是想要我死,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

    唐劫叹气:“自以为是,告诉你这个,不过是想让你死得明白些,你还真以为你不说就有用了?”

    “你想折磨就痛快来,看老子皱不皱眉头!”庄申大喊。

    “果然硬气,不过谁说我要折磨你了?你好象忘了有这个东西……”唐劫说着已取出一物。

    搜魂符!

    庄申面se大变:“不!”

    “如你所言,能享受这搜魂的待遇,你也算没白来世界走一遭,现在就让我看看你的记忆里有什么吧……”说着唐劫已将那搜魂符猛地按在庄申面门上,庄申立时发出痛苦之极的叫声,仿佛经历了什么人世间最痛苦的刑罚一般,整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剧烈的挣扎中,他的头拼命地撞向地面,发出砰砰的震响。

    唐劫却是不为所动,只是死死抓着他的头,灵气流动,已将庄申的记忆如海chao般送过来。

    搜魂术是一种异常恶毒的术法,说白了就是强行将受术者无形的记忆化为有形的意识,以灵气输送的方式传给施术者。

    天心境要修成灵念都需小心翼翼,怕的就是意识受损,这搜魂术却是强行施为,完全不顾忌受术者的感受,后果自然是严重无比。

    一旦中了搜魂术,如果是修成灵念的人,那还有希望保住神智,灵念未成者却是必成白痴!

    而且此术一旦施用,不但被搜魂的人每一刻都在经历万针扎脑的痛苦,而对施术者而言,也是各种记忆纷呈出现。

    这些记忆由于是在搜魂术下强行施展,只会存在很短的时间就消逝,所以需要施术者迅速强记,至于能够找到哪些就看施术者自己的运气了,正因如此,就连顾长青也轻易不愿采用这种手段。

    除非对付的是修成灵念的目标,因为对方灵念已成,反而可以多搜魂许多时间。

    这刻庄申的记忆变成一幅幅画面,不断地快速在唐劫眼前出现,就象是快进中的电影,幼时的经历,成长中的磨难,暗恋的少女,天神宫的到来,各种记忆纷纷呈现,一股脑儿的向着唐劫脑海塞去,就连唐劫也大感吃不消。

    他想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可他根本来不及寻找,眼珠快速转动着,只来得及捕捉那一个又一个的画面,杂乱无章的声音已各种形式塞入他的耳中。

    “顾长青……鹰堂副鹰主……高飞……赵新国……抓捕唐劫……弄鬼……闵东……暴猿……该死,暴猿是谁!”

    唐劫猛地吼了出来,却再承受不住那狂暴信息流的冲击,大叫着收手,这才发现自己眼耳口鼻中竟皆是鲜血渗出。

    真没想到用个搜魂术都会如此凶险,唐劫连连大口喘息了几下。

    可惜他终究没找到关于暴猿的记忆,只知道有个叫暴猿的人才是天神宫真正的王牌暗子,就潜伏在学子中暗中寻找唐杰的存在。

    好在他总算知道了接应的人是谁,在哪儿!

    再看庄申,人已是彻底昏死过去了,额头上的搜魂符更是化成青烟消散。

    “哥哥你没事吧?”伊伊已抓住唐劫连连摇晃。

    “没事。”唐劫摇了摇头:“真没想到用个搜魂术竟然都会自己影响这么大,难怪虚大哥说千万不要尝试幻生灵念。”

    “虚大哥?”伊伊好奇地看唐劫。

    其实她对唐劫过去的事同样一无所知,直到这次庄申过来,她才隐约明白了一些什么,却又不完全理解,只知道那藏在花盆中的东西,似是什么很要紧的事务。

    “恩,一个很好的人,可惜他死了。以后再跟你说他的故事,我们现在还有事要做。”唐劫摸摸小家伙的头,爱怜道。

    “对,对,还有好多宝贝要收起来呢!”小伊伊跳脚喊道。

    “不是这事……”唐劫苦笑:“是善后。”

    “善后?”伊伊不解。

    “对,善后。”唐劫道:“伊伊,记住哥哥教你的话,杀人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怎么才能在杀过人后,还不让别人找你的麻烦。”

    说着唐劫已站了起来,先一剑将庄申刺死,然后取过他手中的紫火剑。

    收了那阵图,唐劫也不及细看一眼,走出陶然居。

    此时正值深夜,万籁寂静,路上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

    唐劫沿着山间小路不断下行,来到山脚下一处偏僻的小树林中。

    这小树林四野无人,便是白天也没什么人经过,当真是个杀人的好地方。

    前方林内正站着个人,赫然正是那当初利用李真等人试探唐劫的闵姓学子。

    看见他,唐劫把头一低,借着夜se与丛林掩护向前靠近。

    只是正行进间,突地脚下发出啪的一声响。

    却是一根树枝被他踩断了。

    唐劫立知不好,那闵姓学子已然回头。

    唐劫急中生智,猛弯下腰伸出一只手,嘶哑着嗓子道:“帮……我……”

    洗月学子皆穿月白长衫,此时又是黑夜,闵东一眼没看清,本能的以为是庄申来了。

    看到对方对着地面狂吐不止,闵东心中大喜,从背后悄悄摸出一把短剑走过去,同时问道:“怎么搞成这样?事办成了吗?”

    他奉高飞命,无论事成与否,都必杀庄申,只是事若成,就等问出结果来再动手。

    那边唐劫点了点头,他不敢多说,怕闵东听出口音不对。

    闵东却是大喜,那短剑又被他放回背后:“确认是他?知道兵鉴在哪儿?”

    他心中兴奋走的已是近了,这才发现对方体形有些不对,心中一紧,只见唐劫已抬起头来。

    朦胧月se下,闵东看到唐劫冰冷的深情,心中大惊,知道不好正要退后,就听扑的一声,小腹猛地一痛。

    紫火剑已穿透他的身体!

    顺势一绞,几乎将他内脏都绞烂。

    “嗷!”闵东痛声狂啸,只是这啸声刚起个头,已被唐劫一拳整个塞进他嘴巴里,人随剑走,他推着闵东一路飞退,“碰”地一声,已将闵东整个人钉在树上。

    “……”闵东眦睚yu裂地看着唐劫,口中渗出大量鲜血。

    他努力的想要拔出身后短剑,只是背被顶在树上,却是怎么抓都抓不到。

    他只能努力地将手前伸,试图推开唐劫。

    然而顶住他的仿佛一座山,唐劫就那样任由他推搡着,却是一动不动,只是眼神冰冷地死死看着他。

    就这样僵持着……

    生命在体内飞速流逝,闵东渐渐感到无力。

    终于,在绝望地对空抓了几下后,他低下了头颅。

    唐劫又坚持了一会儿,这才缓缓抽出紫火剑,翻了翻他身上,搜出一把短剑,看上面法纹显然也是把术器,且是专门用来破甲的,估计就是用来对付庄申的,可惜除此之外却无其他法宝了。

    用剑尖在地上写下“飞鸟未尽,何急藏弓。庄申。”

    想想不对,唐劫又把庄申改成弄鬼,这才转身离去。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