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路争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青光

    013-11-10

    黑影如电,猛扑庄申,正咬在他的手臂上。

    这天神甲虽然防御力强悍,却只护胸腹,对四肢却是没什么防御能力的。

    这一咬下去,庄申立时吃透,只见一道电流已打在他身上,天神甲虽防御力强悍,对雷电攻击的效果却是最弱的,这一下电得他全身发麻,身体已是一滞。

    这时他才看清那咬住自己的赫然是一只狼形傀儡。

    “战傀?”庄申惊呼出声:“你没有灵引术怎么控制的?”

    “你猜!”唐劫大声回答,同时弃剑!

    弃剑用拳!

    对着庄申狠狠击出一拳,正打在天神甲上,震得他胸口又是一阵巨痛。

    庄申立知不好。

    他这天神甲毕竟只是术器级,对雷电与巨力冲撞的抵消作用并不太强。

    唐劫有剑不用,反用拳头,显然是早有准备,针对着天神甲的弱点而来。

    这三年来他长期躲避天神宫,对天神宫的许多事再了解不过,这天神甲又是天神宫最出名的东西,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对付。

    这刻中了一拳,他再度跌飞,唐劫已紧追而上,横肘砸向庄申面门。

    这一击若是砸中,庄申的脸都能被他打碎。

    下一刻庄申大喊一声,再度探手入囊,取出一根绳子往空中一抛,那绳子竟是如灵蛇一般卷向唐劫,将他整个捆住,重重跌在地上。

    一招得手,庄申已哈哈大笑起来:“我这件捆仙绳如何?唐杰,交出兵鉴,省的受那搜魂之苦!”

    “搜魂术?”尽管被捆得结结实实,唐劫却不惊慌,只是嘲讽地看庄申:“不过你会吗?”

    “我当然不会,可是我有这个。”庄申已从袋中又取出一物。

    搜魂符。

    庄申得意道:“这可是鹰主特意从神宫求来的,就是用来对付你这种人,紫府大能亲自出手炼制,价值不菲,你能享受到它,也算没白来这世上走一遭。”

    看到那搜魂符,唐劫笑了起来:“你这芥子袋还真是百宝囊,他们看来也真给了你不少好东西,紫火剑,芥子袋,天神甲,捆仙绳,搜魂符,虽然都是术器级,效果却当真不错,哦对了还有那隔绝阵图,还真是下了不少钱呢,不过……”

    他话未说完,旁边那狼形战傀突然对着庄申头一低,扑扑扑,三枚透骨钉已向着庄申扎来。

    庄申大惊,一闪身,两枚透骨钉打在他身前天神甲上,无功坠落,还有一枚却擦着他的手臂飞过。

    只是一点擦伤,庄申却发现竟然无法再调用灵气。

    “闭灵散?”庄申大惊,那狼形战傀已嘶吼着再度向他冲至,头顶尖角对着他撞去。

    庄申再不犹疑,又从袋中取出一个小小符牌,迎风一招,那符牌中已跃出一物,见风就涨,赫然也是一只狼,正与那狼傀儡战成一团。

    “炼兽?”看到那只狼出现,唐劫也是目光一凝。

    炼兽是兽炼门的拿手好戏,最擅捕捉野兽炼制成战宠。兽炼门与天神宫世代交好,庄申手里有这个到也不奇怪。

    只是现在这两人一个被术器捆缚,一个中了闭灵散,战斗竟然转成了傀儡与炼兽之争,却显得颇有些诡异。

    不过庄申虽中了闭灵散,人却是还可以动的,下一刻他已快速从袋中取出一颗药丸给自己服下,那闭灵散的药xing竟是被他解了。

    避毒丹!

    与此同时,唐劫也就地一滚,整个人竟是消失不见。

    随后庄申眼中的整个世界竟然都颠倒了过来,再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幻阵?”庄申吃惊叫道。

    “没错!”唐劫的声音已在云雾中响起:“伊伊过来,帮我解绑!”

    那傀儡中已飞出一个小人,正是伊伊。

    怪不得唐劫没有灵引术也能控制战傀,却原来是这小东西在里面掌控。

    没了伊伊,那傀儡立时停了下来,好在那炼兽也被幻阵迷惑,暂时不能来找他们麻烦,

    同时庄申也猛回身顺着音源一剑斩去,却只斩了个空,后方空荡荡一应皆无。

    唐劫的声音已再度响起:“你们的顾鹰主干的不错,不过他还是犯了两个错误。这第一个错误就是,你们忘了虚慕阳是什么人。”

    “虚慕阳?”听到这个名字,庄申心中一震。

    “对。虚大哥,阵道大师……他能把兵鉴交给我,凭什么就不能把阵道也传给我?”随着这话落,斜刺里一剑刺出,直指庄申后脑。

    庄申反应也快,猛地前扑,那剑尖划过他的背部,在天神甲上擦出一溜火花。

    一击无功,庄申反手回刺,紫火剑上又是一道火芒喷出,正打在唐劫身上,唐劫胸前气盾再现,又挡下这一击。

    庄申对着空中一指:“回来!”

    那捆仙绳竟然又自动回到庄申手中,吓得小伊伊尖叫一声,庄申已将那捆仙绳再度抛出,又一次捆住唐劫。

    唐劫不得不再度跌回雾气中,伊伊继续手忙脚乱地给他解绳子,同时还大叫:“讨厌,讨厌,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快被他绑住啊!”

    “那你能不能别让他把绳子再抢回去?”唐劫也没好气的回应。

    “没用的啦,那是他的东西,除非你能抹掉他在这上面留下的符印,否则他只要一施术就能拿回去,大笨蛋!”伊伊气得跺脚喊。

    这两人在片刻间你来我往,已交手数个回合,底牌也是一一祭出。

    庄申固然有各种术器,唐劫也是诸般手段一起上阵,场面一时间竟陷入僵持中。这刻好不容易再度松绑,唐劫一时竟不敢出来。

    庄申表情凶狠的四处寻觅,同时大声吼道:“唐劫,出来!象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和我打一场!”

    “cao,喊得还真漂亮,你有事别拿那么多术器和老子打啊?”躲在云雾中,唐劫一时也有些没办法。

    伊伊好奇问:“你不是说他宝贝越多越好吗?”

    唐劫翻翻白眼:“前提是他打不过我。”

    必须承认,庄申无论战力还是应变都极不错,定然是接受过天神宫的培训,要不然以他的年纪不可能打得如此果断。

    要不是他为了混入洗月学院不可能提前学习天神宫术法,唐劫还真未必能和他打。

    只是就象庄申低估他一样,他发现自己也依然低估了庄申。

    谁能想到庄申不但自己身手灵活,手里竟然有这么多货se,在他想来天神宫给庄申两三件术器已足够对付自己。

    现在看来终究是自己眼界小了,很显然在天神宫眼里,术器根不算啥,要不是庄申自己实力有限,给再多也发挥不出作用,就是塞给他几件法宝让他用都有可能。

    眼看唐劫藏匿不出,庄申眼中凶厉杀意闪过:“你以为有这么一个破阵,就能躲得下去吗?”

    他说着已又取出一个小瓶来,取出一粒丹药一口吞了下去,下一刻,庄申的身体已开始鼓涨。

    他原是白白瘦瘦的样子,在吃下这粒丹药后,竟是全身血肉贲起,骨骼暴涨之声连连,竟然从一个弱少年变成了一个凶狞猛汉。

    随手一拳击出,硕大的拳头轰在地上,已震出一片惊人气浪,竟是连那幻阵云雾也消散许多。

    唐劫的脸se也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呻吟了一声:“魔血丹……这家伙身上到底有多少宝贝啊?”

    他现在真的开始嫌这家伙的好东西多的过头了。

    魔血丹,一种提炼妖兽血液而制成的丹药,可以使用者暂时xing拥有某种对应妖兽的力量。说白了就和那李余的金se鳞片一样,只不过经过药物提炼,修者可以吸收其中血液jing华了。

    此刻庄申服用的,明显是某种强大妖兽的魔血凝丹,气势竟是变得无比磅礴。

    这幻阵虽然灵便,终究只是最低级别的幻阵,完全可以用蛮力强破。庄申不懂阵法,因此干脆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这刻一拳拳轰出,气劲震荡,迷阵幻雾竟是被他震得荡开,显出唐劫的身影。

    看到唐劫,庄申哈哈大笑着走过来:“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他也不再召回捆仙绳去抓唐劫,而是大手直接一把向着唐劫抓去。

    唐劫反手一剑刺去,他竟是无视剑锋大手急抓,那一剑刺在他手上,发出铮的一声响,其体魄竟是比唐劫的炼体还要强悍。

    唐劫被逼无奈,只能弃剑后撤,庄申已怒喝道:“竟然逼得我使用这血炼妖丹,待我抓住你,定要将你好好折磨一番,才能泄我心头之怒。”

    这血炼兽是低阶魔血丹中提升实力最明显的一种,不过副作用也很大,使用过后必然会虚弱无比。

    按照计划,这魔血丹根不是他抓唐劫时用的,而是抓住唐劫逼供之后逃离洗月学院追杀用的,没想到这唐劫小小一个灵泉阶竟如此难对付,连拥有三件术器的他都拿不下。而他术器在手,其实灵气消耗远比唐劫大,如今几度使用灵术后,灵气已然不多,被逼的只能使用这魔血丹。

    现在他只能祈祷逼供之后,自己还有混出去的机会,否则怕是在劫难逃。

    他自然不知道此事之后,无论成败天神宫都要杀他做替罪羊,以给洗月派一个交代,因此满脑子想得还是自己立下大功,将来去了天神宫后将如何封赏。

    与天神宫的其他暗子不同,庄申的的确确就是心国人,只不过他出身寒门,根没什么修炼机会,是天神宫找到了他,许诺他只要为天神宫做事,就给他修仙得道的机会。

    他自然也知道混入洗月派为天神宫做暗子有多大风险,然而富贵险中求,为了出人头地,他自然也不吝博这一把。

    这刻他仗着血炼兽丹带来的力量,连剑盾都不用了,那失去对手的炼兽想冲过来帮忙,竟是被他一把抓住丢回符牌,然后对着唐劫撞了过去。

    以他此刻的身体,已却已不需要任何手段。

    唐劫避之不及被他一下撞中,水光罩立时破碎不说,整个人都被砸至飞起,落在地上狂吐鲜血,一时竟是爬不起来。

    伊伊cao控着战傀飞速扑咬庄申,唐劫大惊:“伊伊不要!”

    只听轰的一声,那战傀已被庄申已被一拳轰退,雷殛木的身体开裂出道道裂纹,就连伊伊都被从傀儡体内震了出来,一下坐在地上,哇地大哭起来。

    庄申已大笑着向唐劫大步走来,唐劫只能坐在地上不停地向后移动,看起来就象是个穷途末路的人,手中还抄起一支扫把丢了过去。

    庄申一挥手打飞那扫把,唐劫已又扬起一把尘土洒了过来。

    庄申只是略闭了下眼便躲过那尘土,同时哈哈大笑道:“你就这么点能耐了吗?来啊,你不是说要杀我吗?不是说要的就是我宝贝多,你才好杀人夺宝吗?来啊,紫火剑就在这儿,天神甲也在这儿,我等着你来拿。”

    唐劫随手抓起身边的一个花盆,正是那当初他从卫府和伊伊一起带过来的根雕。

    捏着那根雕顶部,将那花盆拎了起来,唐劫冷冷道:“我还说过,你们家顾鹰主犯过两个错误。这第二个错误就是就是他过于关注兵鉴,却忽略了……”

    话未说完,他猛地将那花盆举起,就象是挥动一件流星锤般狠狠砸向庄申。

    怒剑式!

    “无用伎俩。”庄申鄙夷地撇撇嘴,手臂随意一抬,再次挡在那砸下的花盆上。

    然而就在那刻,他看到那如老树般的根雕已放出一片青se光芒。

    “这是……”青se光芒弥漫了庄申的整个视界,在他眼前无限放大。

    “剑芒”两字尚未吐出,血光乍起,一只手臂已脱体飞离!

    “啊!”庄申痛声长呼,这一剑砍断了他的手,也泄去了因魔血丹而来的所有力量,庄申整个人都委顿下来,再无力站起。

    木屑飞扬,唐劫手中已出现一把青se长剑。

    “……忽略了青光剑!”

    此时,唐劫的语声才悠然传来。

    花盆重重落地,摔成粉碎。

    一面青铜古鉴弹飞而出,落在地上滴溜溜转个不停。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